<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四十五章 方士恒感觉被坑了
    连续挨了方士恒十几掌攻击,龙飛的血肉之躯,似乎逐渐适应了《烈焰掌》劲力的攻击,从而使得那火焰力量,对他的伤害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减弱。

    伤害减少,这也就意味着,龙飛《铁布衫》功法获得的经验值,也就相应变少了。

    “砰!”

    龙飛重重的跌落在地。

    只把那处坚硬的石质地面,砸出无数裂痕。

    “哎呦,真特么的疼!”龙飛从地上爬起,使劲揉了揉与地面接触的屁股,然后看向方士恒,伸出小指,不屑的说道,“这就是你的真实战斗力吗?似乎攻击力非常弱啊!”

    “你……你竟然还没事?”方士恒以为,龙飛遭到他这一波攻击之后,不说被杀,最少得重伤,但事实却是大出他所料,令得他心中隐隐感到有些不安起来。

    “你的攻击力,刚好在我的承受范围内。如果你的力量,再强那么一点点,我或许就真的挂掉了。”龙飛忽悠方士恒道。

    他这么故意忽悠方士恒,是希望把他的力量彻底耗尽,然后他看看能不能做到,以目前的等级水平,把方士恒干掉。

    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跨越等级越多的情况下杀死对手,自己获得的灵值相对要多得多,一旦自己的等级,与敌人相差无几的时候,获得的灵值奖励,就会少很多。

    正是因为这样,龙飛这才没有选择先升级,然后再与方士恒战斗。

    “这个家伙,比我心中料想的要难缠得多。起初,挨了我一掌,他没有受伤。眼下连续挨了我十多掌,应该是受伤了。他脖颈处从面具里面流出血液,就是最好的证明。似乎,想要把他杀死,真的得加大力量的投入,才能收到奇效。”

    方士恒的观察力,那是细致入微,龙飛口中出血,顺着面具流到了脖颈处,都没有能够瞒过他的眼睛。

    因此,在他看来,龙飛这次是真的受伤了。

    假如他知道,龙飛这是故意弄破了舌头,搞出的一点血液来迷惑他的话,他定会因此气得吐血了。

    至于方士恒,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把《烈焰掌》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是因为他心中仍有顾忌,担心施展《烈焰掌》功法力量过度,导致自己无法控制在体内存在的火焰力量。

    “继续加大火焰力量的投入,对敌人的伤害,会大大提升,同时对我自身,也会造成一定的伤害。要继续加大火焰力量的投放吗?如果不这么做,那么想要杀死他,真的不现实。如果这么做了,杀他的可能性大增。同时,我自己也将面临危险,一旦遭到火焰力量的反噬,身体将会虚弱到极致。”

    经过一番思想挣扎,方士恒最终还是选择了动手,觉得哪怕是拼得自己受伤,如果能够如愿把龙飛击杀,那么他通过短时间修养,就能重新恢复过来。

    这一结果,对于他来说,那是最好的。

    “嗖!”

    方士恒动手了,身影如箭矢一般射出,挥动一双赤红的手掌,再一次施展连击掌法,向龙飛发起新的一轮攻击。

    “砰砰砰……”

    “叮!《铁布衫》功法经验+190!”

    “叮!《铁布衫》功法经验+180!”

    “叮!《铁布衫》功法经验+170!”

    “叮!《铁布衫》功法经验+185!”

    ……

    听到系统提示音,龙飛的心跳加快,心脏都在剧烈抽搐,一股子冷汗,涌出身体,心下不由得暗自惊呼道:“超!血肉之躯对火焰力量有了少许抗性的情况下,受到的伤害值,直接提升了一倍都不止,方士恒这一次,似乎是下了血本,意图把我彻底击毙呀。马勒戈壁的,这个老狐狸,真不是东西。要不是我有变态功法绑身,还真的有可能被他坑杀了。”

    意图将龙飛击杀的方士恒,这一次接连打了龙飛三十多掌,这才收手。

    其实,他也是被迫收手的。

    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输出,已经到了极限,血肉之躯已经受到了较为严重的损伤。

    哪怕是再多打一掌,他都要因为内耗过多,显露出较重的伤情。

    “砰!”

    龙飛挨了方士恒最后一重击,身体如陨石一般,砸落地面,只把那处石板地面,砸出一个足有米余深的人形大坑。

    见到这一幕,方士恒的脸上,显现出了一抹淡淡笑意,心下暗道:“这下,这可恨的家伙,该挂掉了吧。”

    在这么想的同时,方士恒迈出略显艰难的步子,一步步走到那被龙飛砸出的大坑边,探头往里看。

    就在他的脑袋,探出之际,迎接他的,却是一脚飞踢。

    没有料到龙飛还有战斗力的方士恒,被龙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竟然就重重挨了龙飛一脚。

    顿时,无比虚弱的方士恒,直接被踢得往后踉跄退出十余步,这才稳住身形。

    而后,他便是“哇”的一声,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

    “我这一脚,踢得似乎并不重,你怎么就吐血了呢?难道是我的力量,突然增长了?”龙飛猜到方士恒受了内伤,可能是因为内耗严重所致,但他故意这么说,言语中,充满戏谑的味道。

    而且,龙飛在说话时,做出的演戏动作,也显得有些夸张,给人的感觉,他就是在自己身上,寻找自己力量突然变得强大的原因。

    见到这一幕,方士恒再次吐血了。

    这一次,他是气的。

    因为直到这时,方士恒才真正知道,龙飛的真实战斗力并不强,即便是想要杀他,都非常困难,但他却拥有变态的防御力,足有硬扛住他的任意攻击。

    隐约间,他意识到上了龙飛的当,被他给耍了,导致他内耗严重,此刻已经处于了血肉之躯,随时崩溃的边缘。

    “二十多天前的那个奴隶,就是因为能扛打,才死里逃生的。”

    “后来竟然在战斗中快速提升实力,最终成功从格林森城堡逃掉了。”

    “眼前的这个家伙,同样拥有变态的防御,扛打的能力超强。”

    “难道,这个家伙,是当天逃掉的那个奴隶?”

    “这,难道就是真相?”

    似乎想起了一些事的方士恒,又吐血了。

    因为他心里,真的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毕竟,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来说,栽在了一个他只是将其当作蝼蚁看待,根本不把他们当一回事的奴隶手中,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耻辱与讽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