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三十一章 你再不放手,我就咬你
    莫欣蕊的双臂被制住,而且龙飛的力量,似乎远在她之上,就是再有本事,武技再高强,在没有办法挣脱龙飛手臂的情况下,一切都只是空谈。

    因此,莫欣蕊此刻那是又急又怒。

    急的是,明明对手的武技不如自己,而自己却又没有办法施展出来,把对手打个落花流水。

    怒的是,龙飛此刻的行为。

    毕竟,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被一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压在擂台上,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放手。”莫欣蕊怒道。

    “不放,除非你认输。”龙飛应道。

    “真卑鄙。”莫欣蕊小声骂道。

    “比武竞技,没有卑鄙这一说,只要能胜,能站到最后,那就是优胜者。”龙飛为自己辩解道。

    “你真的很无耻。”莫欣蕊说道。

    “我有齿,你看,我满口的牙齿呢,你说我无齿,这真的是有些过份。”龙飛胡搅蛮缠道。

    “放手。”莫欣蕊真怒了。

    “不放。”龙飛回应。

    “你再不放手,我就……就咬你。”莫欣蕊气急了。

    “你咬我试试看。”龙飛乐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血肉之躯有多硬,假如莫欣蕊手中的剑,只是一把普通精铁剑,根本连他的皮肉都割不开。

    而且他知道,莫欣蕊牙齿的坚硬程度,顶了天也就与精铁剑差不多。

    假如她动牙齿咬他,那只会是自讨苦吃。

    但龙飛的话,在莫欣蕊听来,却是有点斗狠的味道,似乎在警告她,不能动口咬。

    “赶紧放手,再不放手,我真咬了。”莫欣蕊的那张漂亮的脸,变得通红。

    “咬吧,你就是咬死我,我也不放手,除非你认输。”龙飛果断的回应道。

    ……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谈情说爱吗?”

    “这不可能吧?”

    “这还是决斗吗?”

    “他们竟然把这庄严的决斗擂台,当作了谈情说爱的地方,他们这是在亵渎战场啊!”

    “可恶的,卑鄙的,无耻的混蛋,我心目中的女神,就这么被他勾引去了。”

    ……

    场上传来两人的窃窃私语声,但谁都没有能够听清楚两人到底在说什么。

    因此,多数人认为,两人这是在擂台上打情骂俏。

    多数因为喜欢莫欣蕊的男生,此刻心里感到非常受伤,非常想哭。

    擂台上,莫欣蕊终于忍受不住,动口咬向龙飛的肩膀。

    然而,结果没有能够如她心中所想的那般,龙飛的肩膀被咬下一块血肉,反倒觉得,自己的牙齿,仿佛咬在了一块坚硬的钢板上。

    要不是她的牙齿够坚硬,怕是此刻已经因为用力过猛而崩碎。

    “这家伙的血肉之躯,怎么能如此坚硬?该死的,他的真实战斗力,肯定比我强得多。他这么做,是在故意逗我。可恶,真可恶!”

    直到这时,莫欣蕊似乎意识到,龙飛想要胜她,应该不是特别困难的一件事。

    于是,莫欣蕊不再挣扎,选择了放弃,选择了无奈的认输。

    随着莫欣蕊的认输,系统提示音响起:“叮,宿主击败高手榜排名第十的莫欣蕊,系统特额外奖励灵值+40,灵值累计+80!”

    “嗡!”

    一道声音,在众人耳旁响起。

    身在高手榜石碑前围观,紧盯榜单变化的众人,在这一刻赫然见到龙飛的名字,出现在了第十的位置,而那原本排在第十的莫欣蕊,则直接从第十的位置,跳到了二十。

    “莫欣蕊女神竟然败了,这怎么可能?”

    “这个龙飛,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一个新来的家伙,只是用了短短半个小时,就从无名,冲上了高手榜前十,这个龙飛,有点意思。”

    “好厉害,真牛逼!”

    看着榜单的变化,众人心中想什么的都有。

    但多数人心中却是被钦佩所充满。

    “龙飛,会是他吗?”在高手榜石碑前观看榜单的龙羽莺,微微皱起眉头,心中疑惑的问着自己。

    “羽莺妹子,这个龙飛,是爷爷从方家人手中救出的家伙吗?”龙羽莺身旁的青衫少年,一脸疑惑与担忧的向龙羽莺问道。

    青衫少年,是龙羽莺的堂哥龙宇。

    龙萬犁的嫡长孙,也是龙家年轻一辈的人物中,修为境界最高,实力最强的存在。

    如果不出意外,日后的龙家之主,会顺利落入他的手中。

    如果这个龙飛,真的是龙萬犁所救的那个奴隶龙飛,那么一旦龙飛进入龙家,那么他龙宇在龙家第一天才的位置,就会因为龙飛的出现而被夺走。

    他能不感到担心、紧张,那才叫奇怪。

    “应该不是。”龙羽莺摇摇头道,“当初我与他相见时,廖小虎与他交过手,当时他的战斗力,可能比廖小虎还要弱那么一点点。眼下才只是过去二十余天,就是他再天才,也绝不可能从小凡之境6、7阶的战斗力,提升到大凡之境3、4阶的层次。”

    “这么说,这个龙飛,和那个奴隶,只是相同名字的两个不同的人?”龙宇再三问道。

    “应该是。”

    龙羽莺心里也感到非常矛盾。

    她隐约觉得,奴隶龙飛的潜力,比她心中料想的要大得多。

    但如果龙飛在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一下子提升到如此高度,她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这是她心中矛盾的主要原因。

    “只是应该是吗?这也就是说,他还是有一定几率是那个奴隶了。”

    “假如爷爷救他,只是把他当作棋子也就罢了。”

    “如果爷爷真的把他当作了龙家的一份子,那么我是接受,还是借别人的力量,设法把他除掉呢?”

    “我现在该怎么办?”

    获得龙羽莺模棱两可的答复,龙宇的心情,变得非常不好了。

    因为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来自龙飛的威胁。

    “堂哥,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龙羽莺察觉到了龙宇的不对劲,连忙担忧的问道。

    因为她非常担心,龙宇因为嫉妒龙飛,做出了对自己不利的傻事。

    “没,没什么,只是感到有些不舒服。”龙宇长呼一口气后,向龙羽莺说道,“我回去休息一会,你继续在这里观察,有最终结果,立即赶过去告诉我。”

    龙宇说罢,就此匆匆来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