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七章 龙家人的身份
    “这女孩,真漂亮,神话传说中的嫦娥仙子,与她比较起来,怕是都要逊色几分。”见到那少女,龙飛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住,一双眼睛,紧盯少女上下打量,再也不愿移开。

    这少女,是龙家孙子一辈的人物,名叫龙羽莺。

    女孩中,排行第二。

    龙家仆人都称呼其为“二小姐”。

    紧随龙羽莺身旁的那位身穿锦袍,腰间挂着一把剑的少年,名叫廖小虎,是龙府管家廖贤侗的孙子。

    “你这卑奴,不知尊卑,竟然这么看龙家二小姐,赶紧给我低下你那卑贱的头颅,以免你那卑贱的目光,污了我们龙家二小姐。”

    廖小虎一见龙飛那副眼神,再看看他那张脸,脸上不由得显现出了厌恶的表情。

    “在我眼中,你连屁都不如。少在我面前摆臭架子。”

    见廖小虎对自己充满敌意,龙飛知道,这家伙就是一个给他送分的经验宝宝。

    于是,他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只为达到彻底激怒他的目的。

    “你找死!”

    廖小虎果然被激怒。

    龙飛的话音一落,廖小虎就大吼一声,然后直接冲出,罩着龙飛的胸脯,就是一拳打去。

    “砰!”

    龙飛被击飞。

    “叮!《铁布衫》经验+700!等级提升,现在是6级。”

    “经验宝宝,果然够猛,只是一拳,就助我把《铁布衫》功法提升了一个等级,这种感觉,真的是超级爽。”听到系统语音信息,龙飛心里暗喜。

    龙飛揉了揉被击中,隐隐感到有点疼的胸脯,然后若无其事的爬起,冷眼看着廖小虎,轻蔑的说道:“真是垃圾啊,你的修为境界,似乎达到了小凡之境7阶,却连我的防都破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廖小虎暗惊。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拳,最少能够把龙飛打个半死。

    但事实却是,龙飛根本就如没事的人儿一般,根本不把他的那一拳重击,当一回事。

    廖小虎用了多大的力量,龙萬犁、龙羽莺这两个实力略强的高手,一眼就能看出。

    此刻见龙飛没有受伤,脸上不由得显现出了一抹淡淡的讶异之色。

    “砰!”

    “砰!”

    “砰!”

    ……

    “+70!”

    “+70!”

    “+70!”

    ……

    廖小虎似乎真怒了,在龙飛爬起向他说出挑衅之言的刹那,他再次动手了,重拳连挥,接连打在龙飛身上。

    只是,他的攻击,对于龙飛来说,就如挠痒痒一般,根本没事。

    当龙飛透过系统提示音,得知他每一次攻击,都能令《铁布衫》功法增加70点经验时,龙飛心里那是感到非常高兴,连连张口,只骂廖小虎“垃圾”,顿时把廖小虎气了个半死。

    直到龙飛连续挨了廖小虎六拳,使《铁布衫》功法提升到7级,廖小虎攻击在龙飛身上后,龙飛获得的《铁布衫》功法经验只能够增加7点时,龙飛就没有再骂廖小虎。

    因为他觉得继续骂下去,廖小虎贡献给他的《铁布衫》功法经验实在是有限,自己被他打那么多次,有些不划算。

    见龙飛不骂了,以为龙飛服气了,廖小虎也就罢手了。

    然而,就在廖小虎罢手的刹那,龙飛趁其不备,直接一脚,踢中廖小虎的裆部。

    顿时,廖小虎脸色变了,直接就那么捂着裆部,栽倒在地。

    “叮!宿主击败龙家仆人,获得灵值+14!现在有足够的灵值点兑换个人经验卷轴用以升级,是否立即兑换使用?”

    “兑换使用吧,我要升级。”

    “ok!”

    “叮!宿主升级,现在是5级,小凡之境5阶。”

    跟随廖小虎一道前来的几人,见到龙飛偷袭廖小虎,把他击倒,纷纷扑出,就要向龙飛动手。

    这时,龙萬犁那威严的大喝之声,就此响起:“够了。”

    听到龙萬犁的大喝之声,众人不敢放肆,纷纷罢手。

    但看向龙飛的眼神,却不那么友善,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才肯甘心。

    “从即刻起,他是我龙家的一份子,名叫龙飛。”龙萬犁似乎看出了龙飛的不凡,为了拉拢他为龙家效力,竟然在这一刻,决定给龙飛一个龙家人的正式身份。

    “爷爷,这……”龙羽莺对龙萬犁的决定,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满,正要说话,却被龙萬犁挥手打断,“从此之后,他是你五叔龙战狂之子。”

    龙萬犁第五子龙战狂,却实有一子。

    只是那个儿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从此就没有了音讯。

    龙战狂的妻子,因为无法承受失子的打击,投海自尽了。

    至于龙战狂,当年也是因为突然接到儿子失踪的消息,深受打击,导致练功走火入魔,直到现在,仍然疯疯癫癫,神志不清。

    “是,莺儿记下了。”龙羽莺虽然对龙萬犁的决定感到不满,但没有半点违逆他意思的想法。

    因为在她心中,龙萬犁就是龙家的天,如果没有了龙萬犁,龙家早就不复存在了。

    心觉既然龙萬犁这么决定了,必有深意。

    于是,龙羽莺也就欣然接受了龙萬犁的安排。

    “这是抹除他脸上,身上刺青的药粉,待会到了船上,你把这个交给他。”龙萬犁说着,探手从宝物空间,取出一瓶药剂,递给龙羽莺。

    “好的。”龙羽莺点点头,接了龙萬犁递上的药剂。

    奴隶,脸上和身上,都会被烙下身份刺青。

    有了刺青存在,无论奴隶跑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然后就会有多事之人,助那家族,把奴隶抓捕送回,以此讨得奴隶主的欢心。

    奴隶脸上和身上的刺青,对于奴隶们来说,算得上是奴隶主们,强加在奴隶身上的精神枷锁。

    龙飛附身后,根本没有机会看自己的脸,也没有机会看自己的身体肌肤,自然不知道脸上和身上,还留有方家人烙印的刺青。

    在外行走,没有一个正式的身份,就会被人轻视。

    龙飛深知这一点的重要性。

    因此,听了龙萬犁的话,龙飛觉得要是日后能以龙家人的身份在外行走,也是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自己至少能够摆脱奴隶的身份。

    因此,对于龙萬犁的安排,龙飛没有提出异议。

    在他看来,日后如果龙家人值得他帮助,他出手帮一下也无妨,如果龙家人的所作所为,不能令他满意,他随时拍了屁股走人。

    当然了,他暂时接受龙家人这个身份的理由,是他从此之后,有机会接近龙羽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