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结果三天后,时墨自己把自己打脸了,他真的又来了,并且恳请程落再给一巴掌。

    说也奇怪,自从程落打了他之后,往日纠缠在身边的男鬼女鬼小鬼恶鬼全部不敢靠近,凡是有他经过,那些鬼魂必定退避三舍,后来他没忍住,拉住个小姑娘一问,才知道原因。

    那个早死的小鬼说:“你被标记了。”

    标、标记?

    这个词让时墨有些不爽,转而想,可能是程落巴掌的锅。

    “你打了我之后,它们再也不会踩着我的鞋上床,也不会在我洗澡时用头发扫我,更不会在我看电视的时候从里面冒出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眼前程落,时墨表情肃穆。

    作为一个从生下来就能见到鬼的高冷男子,他的人生是痛苦的。

    按理说从小见鬼早就有了抵抗,可随着年龄增长,时墨越来越怕,越来越怕,越来越怕。开始身边只出现小鬼,后来是成年鬼,再后来就是死相凄厉的厉鬼,前两者都不会把他怎么样,可后者不同,它们爱捉弄时墨,晚上睡觉拉一下脚踝都是轻的,更甚者会在耳边低喃,说找个机会夺取他的身体。

    吓尿了好吗!!!!!!

    由于见鬼这事儿太惊世骇俗,家人都不太相信,甚至痛斥时墨,说他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应该崇尚科学,打倒一切妖魔鬼怪。

    好吧,时墨佛了。

    然而这三天,时墨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新人生!!!

    虽然还能看到,但它们不敢接近了,见鬼史上史诗级的进步!

    程落微一挑眉,体态慵懒,“喜欢吗?”

    “额……”

    她这个姿态,这个话,怎么总觉得怪怪的?

    时墨左右环顾,确认无人后,正襟危坐到程落身旁,低低道:“程小姐,难不成……你是道士?”

    “……”

    神他妈道士。

    她只是把自己的气息通过肌肤相亲传给了时墨一些,因为只是暂时性的,所以并不会持续太久,像香水一样,到点儿就自己消散。

    “既然你不想告诉我,那就不用说了。”时墨看着程落的眼神逐渐深沉,他早知程落不一般,却未想到她有神力(?)。

    “所以……”

    “脸凑过来。”程落对时墨淡淡说。

    时墨将自己的手心摊开,“手心成吗?”

    三天前他顶着张肿脸回去就被家人齐齐质问,这次可不想再重复当天情形。

    程落耷拉着眼角,“每天打巴掌多麻烦,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给你神水,能持续半个月。”

    “神……什么?”

    程落不耐烦:“按照你们人类的话说就是口水。”

    口……

    水????

    “……”

    “………………”

    口水就口水,为啥说的那么清丽脱俗。

    时墨认真想了下,摇摇头,“不必了,巴掌挺好的。”

    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处女座,时墨实在接受不了别人的口水。

    “好吧。”

    程落懒得说什么,朝时墨的掌心拍了下巴掌。

    被打过的掌心酥麻,时墨攥攥修长的指骨,向来淡漠的脸上有了些许柔和,那双深邃瞳眸望着程落,脸上缓缓展露笑意,就声音都轻柔不少,“谢谢你,程落。”

    直接呼了名字。

    “唔……”她眯眯眼,“没关系。”

    “我为我三天前的粗俗向你道歉。”

    程落凝眸。

    这小子果然识大体,比那个苏什么强多了。

    她玩弄着食指血红色的戒指,有生以来第一次好好打量一个人。

    老实说,眼前的男人很合程落口味,那头黑发似墨染的,瞳眸晶亮,倒映着她冷淡的眉眼。程落视线下滑,扫过他的高鼻,黑痣,薄唇,最后停留在他性感凸起的喉结上。

    然后神色深沉,眸光探究。

    作为洪荒第一条存在的生命,程落刚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上,自然不屑双修这种增长神力的道法,再后来,她佛了,年复一年缩在天外天,动都懒得动……

    没穿越前……

    她有过男人吗?

    程落蹙着眉,很认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时墨被她盯地头皮发麻,抿唇静默几秒后,起了身,“明天工人和摄影团队会过来,你先做好准备,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让糯糯多露脸,网友们看到可爱的孩子会转移注意力,也会念在你是母亲的份上对你留情。”

    说完,时墨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一双冰凉而又柔弱无骨的手拉上了他手腕。

    时墨一扭头,对上了女人那细长上挑的吊梢凤眼,她笑着,眼神却很淡漠,嗓音淡淡,“时先生,你有女朋友吗?”

    时墨怔了下,摇头道:“没有。”

    “之前呢?”

    他不知道程落为什么突然这样问,但还是诚实说,“也没有。”

    因为体质太过奇怪,时墨母胎solo至今。

    她笑了下,缓缓松开手,“没事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感受着空下的手腕,时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许失落,他没告诉过程落,在她四年前上台颁奖时,自己的目光就被她深深吸引,那时的时墨忽略了这种悸动,哪怕后来听说她结婚,也只是有短暂的茫然,再然后……二人再无相交。

    直到不久前,他与之重逢。

    如今的程落不像是四年前那样光华绽放,宛若骄阳,她甚至很少笑了,就算笑着,也达不到眼底,他在她脸上看到的是死海一样的沉寂,甚至能感觉到程落那颗孤如枯井的心。

    时光将她磨炼成冷淡自私的女人,可时墨发现……他没办法讨厌她。

    “时先生。”程落忽然起身,她179的身高在女性中已经拔高,可还是比时墨矮小半个头。

    程落伸出手细细整理着他胸前歪掉的领带,罢了收手,说:“你挺顺眼的。”

    “……”

    哎?

    “如果你能一直这么下去,说不定……”

    她笑得意味深长,不禁让时墨生出一丝丝旖旎的想法,然而很快打住。

    “官方、官方晚上会在微博公布直播的事,你记得上你账号转发一下。”时墨抿抿唇,小小后退几步,“我先走了。”

    他步伐匆忙,背影狼狈,有几分则仓皇逃离的意味。

    见人走了,躲在阴影里的双胞胎开开和心心跳了出来。

    “姐姐,他喜欢你。”

    “你们要上床了吗?”开开很认真询问。

    “你们两个!”素晚拉着女儿就是一顿猛扯,“不是说过不准白天出来的吗?过来学习!”

    双胞胎呼痛,踉踉跄跄被扯了回去。

    晚八点,程落登录了微博。

    头像还是那个头像,第一条置顶还是穿越者无病呻吟的自嘲,程落往下翻着,穿越者似乎很少用她的微博,翻到第三页就到了四年前,然后她对着那条微博出了神。

    [程落v:从进演艺圈到现在,走了很多艰难的路,吃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苦,可拿到这座沉甸甸的奖杯时,突然觉得一切值得。我爱你们,[心]]

    配图是四年前的程落,她穿着鱼尾长裙,手捧奖杯,眼底藏有星星,整个人耀眼温柔到不可思议。

    程落点开评论。

    [程落粉丝后援会v:恭喜我们落落!小星星你是最棒的!!!]

    [为女王打call:啊啊啊啊啊,获奖那一刻我都要哭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你看有星星:小星星是世界上最好的小星星,眼底真的有星星啊!!]

    [永远爱你:你可以为一个角色去学戏剧,为了解自闭症患者把自己封锁房间半个月,也可以为女性权利呐喊,为留守儿童捐助百万,你是光,是世界上最好的星星。]

    [看,有繁星:不管前路多远,我们都会陪着你。]

    [rng牛逼:再翻到现在看这条微博,突然觉得可惜,程落这么好这么有才华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变成那样了……]

    [国足没完:我相信她是被夺舍了,要不被下蛊了,不然这么温暖的小姐姐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希望小星星快点回家,我们在等你。]

    “……”

    快点回家,我们等你。

    扫到这句话时,感觉有液体从眼眶滑落,程落不由伸手去摸,一片凉意。

    她眨眨眼,神色分明是茫然。

    泪?

    程落长睫微颤,滚动鼠标将所有微博清空,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如数抛弃。

    然后拿起手机,对着趴在地上熟睡的旋风拍了一张照片,当做头像传了上去。

    她对着空白的输入栏斟酌许久,最终只打下了四个字。

    [程落v:我回来了。]

    她在盛名时远去,在落魄时归来。

    程落并不颓丧,她坚信——

    跌入泥土的真龙,终有一天会重归浩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