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青龙哭完了,才发现眼前情况有些不对。

    他懵懵懂懂看着四周,眨眨眼,指着头顶的输液管说:“这根绳子是什么呀?”

    程落悠悠叹气,微微变换了下坐姿:“你不在天外天,是怎么跑来的?”

    她能穿回来还能理解,可小青龙突然过来就理解不了了。

    这小子愚笨顽劣,不会化形,每天没头没脑像是小傻子,如今突然过来,怎么着都说不过去。

    小青龙的神色瞬间黯淡,轻轻说:“我很想龙祖,就对着院落的那颗神树许愿说,希望能再见到龙祖,然后我睡着了,梦里还看到一个小男孩飞到了我这里。”

    程落沉着眸把镜子递到小青龙面前,“是不是这个小男孩?”

    镜子里的小家伙模样软萌,眉眼精致,和小青龙睡梦时所见到的那张脸一模一样。

    他惊喜点头,“是,哎……?”

    他怎么和这个人长得一样!!!!

    程落明了。

    恐怕小青龙的执念太深,触动了神树之力,这才让两个人互相换了身体。

    她并不担心糯糯一个人类会在神界活不下去,相反,那个小傻子会活的更好,就不说青龙自带的四方神之力,还有各路众神的庇佑,就算他暂时开发不出青龙的能力,也没人欺负未来的东方之主。

    倒是青龙……

    突然从神变成了人,不知会不会适应。

    刚穿越过来的青龙还留有倾听他人之言的能力,当下就听到了程落心神。

    小青龙聪明,立马明白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冲程落绽开笑颜,“只要能和龙祖在一起,就算变成草履也没关系。”

    小青龙干净的笑容和真挚的眼神让她沉了眸,那颗向来坚硬的内心在此刻突然融化一角。

    “你为什么惦念我?天外天的时候,我对你并不好。”

    时打时骂,冷眼相待。

    他说,“因为龙祖的身边只有我,没有我的话,龙祖会很寂寞的。”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寂寞?”

    小青龙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和语气,“一直一个人的话,当然会寂寞。白虎说您活了那么久的岁月,已经不需要别人陪伴了,可是我觉得……有人陪着您的话,您应该会开心许多。”

    她忽的攥紧指骨,长长的指甲几乎要嵌入肉里。

    程落眉眼深沉,声线喑哑,“你呢,陪着我你会开心?”

    “是啊。”

    “我死了你会难过?”

    小青龙郑重点头:“嗯,难过的不得了。”

    “……”

    从来没有人在意过她的情绪,就连她自己都不会在意。

    对于众神来说,她是高高在上,不可触及;高贵的真龙之祖不需要一切情绪,所有悲伤,开心,难过,寂寞都与之无关。可此时此刻,程落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变回人了,她无需端着,更无需承担真神之责。

    “过来。”程落向小青龙张开双臂。

    他歪歪头,从病床上爬起,小心翼翼凑到了程落怀里。

    她身上有着浅浅的香气,小青龙说不出那种味道是什么,因为以前的龙祖冰冰凉凉,没有一点体温和气息。

    程落缓缓抱住小青龙,下巴轻轻在他柔软的发丝上蹭了蹭,两颗心贴的很近,她第一次感受到这具身体的心跳,平稳有力,生命的律动。

    “变成人的话,寿命只有几十年。”

    “嗯。”

    “我不会一直陪着你。”

    “嗯。”

    “我要是有一天死了,你不能像今天这样哭哭啼啼,丢人。”

    “……嗯。”小青龙很艰难点头,“我会、会努力不哭的。”

    就算哭也躲起来偷偷哭,挖个洞洞好了,白虎哭的时候就会挖个洞洞把自己的脑袋瓜子埋进去,虽然有些不耻,可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又过几日,小青龙和旋风出了院。程落带着他们回到了森林之家,同一天,时墨带着助理一起抵达。

    男人依旧西装革履,神色淡漠。

    只是看着程落的眼神怪异些许,也是奇怪,明明刚来的时候身后还跟了一大群的孤魂野怪,可是一到动物园门口,那些孤魂野怪就像是见了神仙般作鸟兽散。

    “时先生好。”

    站在他面前的程落挽着黑色长发,素白长裙将之托衬高贵,一尘不染,她眉如远山含黛,眼似近水含烟,波光潋滟中,映照出清冷与骨子里的自傲。

    女人气势强大,竟生生把时墨压了下去,让身边所有都成为了她独一的陪衬。

    时墨眸光微闪,视线转动,看到了一边玩闹的苏诺,现已改名叫程诺。

    “他看起来很开心。”时墨上前几步,刚要把手放在程诺头顶时,却换来小青龙轻蔑一瞥。

    “凡人!离本座远点!哼!”

    说完,小青龙骑坐在旋风身上颠颠儿跑远。

    吃瘪的时墨僵了下神后,直起腰身,“变活泼了。”

    刚开始还一句话都不说,现在嘴巴就这么利落了,果然母亲的教育很重要。

    程落哼笑声,“客套话就不必说了,我们谈谈合同。”

    “当然。”

    两人一同进了屋。

    时墨四处环视,见没有那一群小鬼后,他暗暗松了口气。

    程落坐在正中沙发,长腿交叠,言语冷冽,“这地儿你应该听说过,它曾是日军所开的研究病院,后来发生多起命案,一直荒废至今。”

    “当然。”

    “后来有人开了动物园,可没多久被废弃,最后被我的朋友低价收购,然而不久前,我的朋友发生空灾。”

    时墨有些惊讶。

    最近几天他都在处理这次航班失事的事件,万万没想到程落口中的合作伙伴会在那列飞机上。

    “抱歉……”

    “动物园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虽然地面广,然而因为传言和种种原因并不能盈利,这里共有四十多只动物,多是病原体,需花费大量费用,就算重建,也未必能赚钱,你确定要做这门归亏本买卖?”

    看着眼前的男人,程落说,“我知道你那天打下承诺是为了糯糯,如今我愿意养这个孩子,就算收回你当初的话也没关系。”

    时墨没想到她如今会劝说自己,可是既然答应了,哪有收回的道理。

    “合约我已经带来。”时墨命助理把合约递过去,“只需你签字了。”

    话已至此,程落也没有矫情,干脆利落签下了自己大名。

    “因为我的合作方去世原因,所以后期盈利的一部分会交由死者的家人,时先生没意见吧?”

    “当然,这都是应该的。”

    合约签好,万事尘埃落定。

    “我已经带来了宠物医生,可以让他们帮助动物治疗。”

    谁知程落淡淡说,“不用了,我已经把它们都治好了。”

    灵丹的药力可不收益说笑的,只一晚上功夫,所有动物都生龙活虎,聪明伶俐。

    时墨:????

    “好吧……”时墨很快回神,“还有一件事你要知道,为了后期盈利,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做动物园的宣传。”

    “具体呢?”

    “我已和一家网络综艺公司联系好,他们会在网上直播动物园重建,期间你只要和温婉的动物做一些互动就好。”

    时墨知道程落现在名气不好,也不指望她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宣传力度,然而作为合作商之一,她不出面又说不过去,只能拍几幕和动物的亲密画面,虽然免不了被网友吐槽,但也有可能借此洗白一下她的形象。

    “好,我没什么意见。”

    尽管程落脸上没表现出什么,其实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想她洪荒孤苦无依十几万年,现在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那下周开始施工,你做好准备。”

    “等一下,有件事我要说清楚。”程落睨着时墨,“动物园的施工建设由我说了算,你无权插手,如若不听我的,那我们就终止合作。”

    “……”

    还真是霸道。

    偏生她眼底有光,胜券在握,让时墨不敢不答应。

    “你说了算。”

    他怂怂的妥协了。

    程落觉得这小子挺又眼力见,顿时看他顺眼不少。

    想了想,对时墨勾起手指,“你过来,我给你点东西。”

    时墨歪歪头,不明所以的弯腰凑上前。

    离得近了,时墨更发现女人眼底淡漠,气质冷冽,他惊与气魄,更是一动也不敢动。

    程落在手心上哈了口气,然后松松手骨,只听“啪”的清脆一声,五个红红的指头印烙在了时墨那俊美的侧颜上。

    这巴掌来的毫无预兆,一下惊愣住了在场的助理,保镖和当事人时墨,

    脸上火辣辣的疼,他神色间分明是不可置信。

    时天子骄子大公司总裁墨被女人打了?????

    这就是她给的点东西????

    他活这么大,就连他爸妈都不会给这种东西!!!

    打完巴掌的程落微扬下巴,神色是不变的傲慢,“不用谢我,应该的。”

    “……”

    “………………”

    还……谢你?

    这是多不要脸的人才能说出的这种恬不知耻的话!!

    时墨气的全身哆嗦,哑口无言,就差没哭。

    半晌,他才重新组织起语言能力,颤声质问:“你为什么……打我脸?”

    程落微一挑眉,“你要是不介意,我也可以打你屁股。”

    “……”

    时墨,一个高贵的蓝子,一个体面人,一个帝国总裁,此时此刻却……委屈难受弱小无助。

    “别生气。”程落拍了下他的肩,“到时候你会谢谢我这一巴掌的。”

    时墨:“呵呵。”

    我谢你个棒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