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宠物医院刚好挨着儿童医院,程落把一人一狗分别送进去后,在医院走廊默默等待着。

    头顶的灯光忽闪,夜里的医院空阔寂寥。

    先前忙乱时还没觉得,如今冷静下来,才发现全身的骨头都疼,她闭了闭眼静下心,摇摇晃晃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程落低头凝视着手指上的戒指,绚白的光源下,宝石红的似血,周身凝聚着一圈瑰丽的色彩,她指尖轻轻触碰,戒指发出嗡鸣,如同回应。

    吃了那么多怨气,这戒指早就不是一般的空间戒指了,她倒是不怕戒指有自己的感情。只怕它生出戒灵,找准机会夺取她的身体,吸收她的灵魂,像是今天,如果不是她意志坚定,恐怕早就被饮血吸收了。

    程落有些累,闭上眼准备小睡一下,迷迷糊糊间,感觉一只冰凉的手轻轻托住了她的头,好不让她身子下滑。

    “糯糯家属!”

    护士的声音顿时让她清醒过来,程落睁开眼四下环视,无人。

    她不甚在意,起身走了过去。

    “轻伤,有点发烧,今晚先住院观察。”护士将写好的单子递了过来,“你先去缴费吧,他现在睡着了,最好不要过去吵醒他。”

    程落没多说,拿过单子缴好费用后,又去了隔壁的宠物医院。

    比起只受了轻伤的糯糯来,旋风伤情严重不少。

    它的左爪打了石膏,脖子上套了防止它乱动的固定头套,此时正躺在小小的病床上,呆滞看着头顶输液管,也不知道是脑补到了什么剧情,一脸的心如死灰。

    “旋风。”

    听到程落声音,旋风的尾巴登时翘了起来,开始猛个劲儿晃动。

    “汪汪汪——!”

    主人你来找我腊,人家刚才是不是超勇猛!!

    “傻狗。”听懂它话的程落上前几步,伸手在它耳朵上揉了揉,然后看向医生,“它没事吧?”

    “受了点内伤,不过没什么大问题。”看着一脸谄媚的旋风,医生笑道,“您这狗挺有意思的,给它正骨的时候明明疼的要死,偏偏忍着不叫唤,那小表情可好玩儿了。”

    他这宠物医生也当了好些年,有趣的狗见过不少,可这么通人性还死要面子的却是第一只,估计以后也不会遇到第二只。

    “旁边有只博美和他一块来的,那只博美刚剃毛,光秃秃不太好看,您这狗见了,一直在人家面前炫耀,搞得对方主人都生气了,可又不敢说什么。”

    程落忍俊不止,抚上旋风:“它也就这点本事了。”

    “……”

    胡说!!朕的牙齿和爪子也很厉害!!

    旋风不服气,冲医生咧开了一口大白牙,正要亮爪子时,想起还打着点滴,于是乖乖趴下,一动不敢动。

    “汪汪汪……”小主人没事儿吧?

    这功夫竟然还关系那个小崽子。

    “没事儿,死不了。”程落拍拍旋风的狗头,和医生说,“它也要留院观吗?”

    “要住院一周,看它这伤像是被重物砸的,我能冒昧问一下怎么回事吗?”

    程落也没瞒着,直接说:“一个小孩从楼上摔下来,它跑过去去接,被砸了。”

    话音落下,医生看着旋风的眼神明显不同,忍不住赞道:“狗如其名,还挺勇敢的。”

    被夸赞的旋风立马嘚瑟的不成样子,尾巴几乎要翘到天上去。

    程落见旋风生龙活虎没什么事儿,于是也放心了,抬眸看了眼时间,说:“我先去那边看看,你乖点。”

    “汪!”

    旋风抬起爪子当做告别手势,目送程落离开后,旋风重新闭上了眼。

    儿童病院里。

    糯糯躺在病床上一动一动,程落拉开把椅子坐下,双手环胸静静看着床上那个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小崽子。

    她实在想不通那个蠢女人为什么生下这个孩子,妄想用孩子捆绑住男人的心,这是世界上最愚傻的手段。现在好了,所有的烂摊子都丢给了她。

    程落心烦,索性闭上眼不看糯糯一眼。

    正她假寐时,原本昏睡去的糯糯突然动了动手指头,他长而翘的睫毛颤颤,转而,悠悠睁开了眼。

    糯糯黑亮的双眸盯着天花板,他有些迷茫,再也一扭头,望着程落出了神。

    “龙……祖?”

    幼童的声音又细又软,宛如蚊鸣般低不可闻。糯糯呆呆看着程落,眼神中的不可置信逐渐化作委屈和欣喜,他瘪着嘴不说话,竟在瞬间就红了眼眶。

    他很难过,又很开心。

    作为四象之一,他从生下来就万人景仰,为了让他成为合格的东方之主,青龙早早被丢到了天外天,由真龙之祖管教,小青龙为此很不开心,凭什么白虎玄武他们在天上天,只有他在天外天?而且他一点也不想和那个老祖宗一起。

    然而小青龙的反抗没什么用,他还是被残忍丢去了只有龙祖一人居住的天外天里。

    第一次见到龙祖时,他是排斥却也畏惧的。

    传说中的上古之神有着好似麒麟山的巨大体魄,她盘卧在云雾缭绕的龙岛上,身体如同高耸起的丘陵,仙气笼罩中,玄色龙鳞散发着浅浅金光。

    她睡着,万物匍匐于身下,时间停滞,天地血脉都由她掌控。

    那一幕是小青龙自生下来见到过的最震撼的光景。

    她看到了他,缓缓睁目,灿金色的瞳眸蕴含着整个洪荒宇宙。

    龙祖的苏醒顿时惊动天地神兽,那一刻万鸟齐鸣,海水呼啸,而小青龙……活活被龙之吐息吓晕了。

    最后小青龙听到一声苍老的喟叹:“四方神?还看守东方?吾看也就配看个茅房。”

    从此,记仇的小青龙默默把龙祖记在了小本本上。

    天外天是个无聊的地方,这里在九重天之上,天上天之外,是四海八荒最孤寂之地。龙祖也不是个正经龙祖,每天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把不会化形的他打成蝴蝶结,要不当跳绳丢给其他没长大的龙崽子玩儿,再要不把他当成围巾裹在脖子上。

    小青龙:记仇jpg。

    然后有一天,龙祖再也没有醒来。

    哪怕扯她的龙须,抠她的鼻子,往她的脸上画小人儿,她也没有醒来。

    众神让他走,让他去天上天找白虎玄武,可是他不想走,要是走了,龙祖一个人可怎么办?

    于是他守了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守到她的龙须化作天上之海;龙身变做人间丘陵,又看到她的龙骨化作细沙,四处飞散……

    所有神仙都说:“最后的古神也走了。”

    他们说:“她见证了天地初开,万物诞生,她就是天地,就是宙宇。”

    他们说:“她的神格会庇佑天庭人间。”

    他们又说:“青龙不必痴念,万物皆有定数。”

    这不是龙祖的定数。

    龙祖是神上神,怎会屈于定数?

    哪里来的定数?谁定的定数?

    他太难过了,眼泪流了几天几夜都没有流完,白虎和玄武还来取笑他,他气的把这些家伙统统记在了小本本上,想着等龙祖回来再报复这几个没礼貌的坏崽子。

    现在,他真的又见到龙祖了。

    虽然神魄变暗不少,可气息总不会错。

    小青龙瘪嘴低低啜泣着,泪珠子源源不断从他眼眶滑落,他不敢发出声音,主要觉得被看见丢人。

    然而那小小的哭声还是吵到了程落。

    她刷的下睁开眼,望着那满脸鼻涕眼泪的小孩儿,瞳眸一派淡然:“哭丧呢?”

    听到声音,小青龙再也没忍住的嚎哭出声:“龙祖,玄武、玄武他们咒你!”

    “本座、本座要抽他们筋,扒他们皮嘤嘤嘤!”

    “嘤嘤嘤,龙祖我的声音好奇怪。”

    “呜呜呜呜,头好疼,肯定是白虎趁本座不注意打本座了!”

    “龙祖我好想你!”

    “我、我给你当围巾,当帽子,当小棉袄,你、你别走了好不好?”小青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模样委屈又无助,“再不行,就……就把我打成花结,虽然有点难解,不过我不在意的。”

    “……”

    “…………”

    突然觉得那个糯糯还不错,起码不吵。

    微笑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