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说不准过来这里了吗?!”素晚不知何时出来,一左一右拧着两个小姑娘就是一顿教训,“练习册没做完瞎跑什么?”

    “那个叔叔能看到我们。”双胞胎指着时墨,委屈巴巴说,“人家不想做练习册,想和叔叔玩儿……”

    “就是!”大点儿的一边挣扎,一边不怕死的说,“我们不要做练习册,再说了,又不是只有我们来,小杰他们也恶作剧了,你怎么不骂小杰。”

    “小杰?”

    “他们和我一起来的,就在我……”双胞胎一扭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

    她愣了几秒,瘪嘴暗骂句没有道义精神,低着头再也不敢顶嘴。

    素晚叹了口气,女儿这幅样子彻底激起了她的火气:“快点给我回去做题!”

    说完,素晚又看向程落,一脸抱歉:“我会教训她们的,打扰到您真的非常对不起。”

    程落叫住素晚:“你可以带她们去楼上书房,我又找出几本英语练习册,当鬼也要学门外语,万一那天遇到外国鬼语言不通,那就麻烦了。”

    素晚一合计,觉得有些道理。

    自从她们死后,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整蛊人,完全忘记文化才是最主要的,就算做了鬼,也要做只有文化的鬼不是?不然到时候那些文化人死了变成文化鬼,看到她孩子还是文盲,指不定怎么取笑呢。

    “好的,那我不打扰你们了。走吧,上去做题。”

    两个双胞胎心如死灰,看着程落的眼神满是控诉。

    你他妈……果然是个魔鬼啊!

    小鬼们前脚刚走,后脚保镖就带着糯糯进来了。

    糯糯蜷缩在保镖怀里,一动不动乖巧至极。

    然而注意到沙发上的程落时,小家伙再也没崩住,瘪着嘴嚎哭出声,向她张开双臂求抱抱。

    程落一脸冷漠,丝毫不为所动。

    “程小姐,你的孩子。”保镖直接把糯糯放到了程落身边,转而看向时墨,“时先生,我们可以离开了。”

    “……”

    没有得到回应,保镖又叫了声:“时先生?”

    “……”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他晕了。”程落不动神色避开往她身上蹭的糯糯,冷着脸说,“赶紧带他走,看着烦。”

    保镖觉得纳闷,又不敢多问,二话不说抱起失去知觉的时墨,扭头离开。

    “妈妈……”

    糯糯两眼泪汪汪,小手一个劲拉扯着程落衣袖,蹬着双腿儿往她身上怀里爬。

    他的眼睛随了程落,因为小还没长开,圆圆溜溜特别可爱,此时这双眼看着程落,满是期盼和委屈。

    她微微抬起下巴,低敛的眉眼是一派厌烦和冷漠,程落张开唇瓣,只说了一个字:“滚。”

    讨厌小孩,无比讨厌。

    只要一看到他,就想起那个穿越者嚣张丑陋的嘴脸。如果她最后安分离开,不说那番话挑衅她,那程落可能会对这个野种产生出些许怜悯,然而现在,她对这个孩子留下的只有厌恶和不耐。

    就算是用她身体生出来的孩子,就算流着相同的血液,可她依旧无法对他产生感情,更不会因为孩子的眼泪动容丝毫。

    察觉到程落的排斥,糯糯抽抽鼻子,强行把眼泪憋了回去,他小心翼翼后退两步,试探性伸出手触上了程落小拇指。

    “滚开,别碰我。”程落一巴掌拍开糯糯,起身坐到了另外一边的沙发上。

    她静静想了想,觉得这也不是办法,这小崽子总是让人养的,问题是谁来养……

    突然,一个点子浮上心头。

    程落上前抱起糯糯,小家伙看到母亲愿意抱他,当下笑了起来,歪头靠在了她肩膀上。

    “妈妈……”糯糯环住程落脖子,对着她下巴亲了口。

    小孩儿嘴唇香软,清甜,她怔了下,一些模糊的记忆忽然变得清晰起来。

    入住天外天时,程落已上了年纪,整个人都变得无喜无悲,无欲无求,她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趴在山崖上看日升日落。只记得那日的黄昏特别好看,尚未化形的小青龙在初晓撷来一朵花,那朵花开的不美,甚至将快凋零,他将它放置到程落头顶,并且用龙须触上她的脸颊。

    那时候,程落听到这个向来无法无天,嚣张到极致的小家伙用害羞的语气说:“谢谢你的照顾,龙祖。”

    程落从回忆里走出来,幽幽叹了口气。

    明明在的时候还觉着吵,如今不在了,又有些想念。

    到了楼上书房,程落看到了围在桌前读abcd的双胞胎们,她将糯糯放到素晚怀里,说:“他叫糯糯,你照顾你女儿的时候顺便帮我看一下孩子。”

    素晚:?????

    “到点喂点东西吃就好,死了也不碍事。”

    素晚:?????

    “交给你了,拜。”

    程落挥挥手,潇洒离去。

    素晚呆呆看着怀里这个一岁不大点的孩子,一脸懵逼: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一会儿没见,程小姐就搞了个娃儿出来?

    没人打扰后,程落从戒指里掏出了剩下几颗的灵丹,准备捣碎放在饲料里,好给动物吃下。她一边捣着灵丹,一边打开电视翻看着节目。

    电视原本播放的是娱乐频道,可报道的却是新闻。

    她索然无趣,低头细心做着手上工作。

    “今天早上八点,一艘飞往英国的航班遭遇气流,目前……”

    “我回来了。”

    她磨药的手一顿,关闭电视抬头看去。

    何止站在门口,笑容爽朗。

    程落垂眸扫了眼他脚下,眉头微微一蹙,抿唇没说话。

    “航班出了问题,今天飞不了了。”

    “是吗……”程落说,“那你回家了吗?”

    “回去了一趟,可是我妈不在家,我有些不放心你,就先回来看看。”说着,何止把包包摘下来放在一边。

    “今天好热啊。”何止拉开领子扇了扇,上前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仰头一饮而尽。

    程落抬起眼睑,自外回来的何止看起来非常狼狈,衣角破开几处,手上隐约有干涸的血迹,她又朝嗲电视屏幕扫了眼,投落出的倒影里,没有何止的影子。

    她低头继续捣药,沉默着什么也没有说。

    “今天有一个叫时墨的过来,说愿意给动物园投资。”

    “时墨?”何止怔了下,“是我知道的那个时墨吗?”

    “你认识?”

    何止坐到程落身边,笑着说:“恐怕没人不认识他吧。”

    说起时墨,也是个传奇人物。

    传闻他官家出身,背景硬到无人敢惹,本人更是娱乐圈的“不可说”,虽然出道多年,可拍的影视作品并不多,但是每一部都成为获奖无数的经典。

    这样一个长相英俊,家室庞大的男人,想攀上高枝的自然数不胜数,然而他为人高傲,性子冷僻,就算有心,也没那个胆。如今竟然愿意来投资这家破旧的动物园?

    何止怎么都不敢相信。

    “他是突然过来的吗?”

    “嗯。”

    “真意外,不过也好……”何止靠着椅背,长长叹了口气。

    不知怎么回事,从机场回来就非常疲惫,更口干舌燥。

    他又倒了杯水,再次一口气喝光后,何止喘息着说:“那挺好的,其实买下这里已花光我所有积蓄了。我妈知道后,差点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程落没说话,静静听着。

    “我妈一直想让我当个医生,也一直往这方面培养,然后我在上学回家的路上捡到了只小狗,灰色的,很可爱,我把它带回了家。”说到这儿,何止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温和笑意。

    “可是看起来不太开心,我们也没放在心上,直到一天雨夜……”他说,“这只小狗从八楼阳台上跳了下去,它自杀了。”

    “我们在整理小狗的遗物时,发现狗粮被它藏在了狗窝和沙发下面。这件事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于是我在网上搜索了许多关于宠物心理相关的事件,发现宠物自杀并不是一例,为此,我转离了所学的医学系,告别家人去了英国,就连这次买下动物园都是我一意孤行的决定。其实我不确定这样做是不是正确,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不过……”何止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他指间冰凉,没有一点多余的温度,“遇到你后我觉得这一切是正确的,你可以听懂动物的话,你能知道它们在想什么,程落,你会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

    见程落沉默,何止猛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太多了。

    也是奇怪,从机场回来后他就心神不宁,总觉得要把这些话交代清楚。

    “抱歉,我叨叨了好多。”何止收起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家了,等明天再过来,再见了,程落。”

    说完,何止挥挥手转身离开。

    背着包的青年渐渐走在深沉的暮色里,身影被血色的残阳笼罩,他走的很慢,程落的目光追随着他,直至消失不见。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