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止在八点时向她发来了登机的短信,程落回复了一个好后,独自去了书房。

    书房被空了许久,四面的书柜上堆积着灰尘,程落上前把窗帘,阳光穿透而入,瞬间驱散潮湿的阴霾。

    然后,她在角落里发现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李雷说英语》和一张地图,把书本收好准备回去给双胞胎后,程落打开了那张皱巴巴的地图。

    这是这家动物园和周边土地的全貌。之前还没觉得,现在从地图上看,发现这里的占地面积非常大,动物园只占用了一小部分,另外没扩建的区域成了路上所见的无人荒野,而因为闹鬼原因,并没有开发商愿意收购这片土地,也就是说,现在这片偌大的地皮都成了程落的财产。

    把地图收好后,程落转身去了洋房对面的动物园。

    除了那天看到的巨蟒和老虎外,还有关押着孔雀的鸟笼,再不远处是一头大象的栖息地,左边是几只金丝猴和一网之隔的狼窝,程落数了数,动物园的动物们约莫有四五十只,数量很少。

    它们蔫蔫趴在地上,眼神无光,透着死寂,即使人类从眼前经过,也没有露出丝毫表情,只是一动不动,淡淡看着,像是病入骨膏,等待死亡的老人。

    程落只一瞬间就听到了它们心里的话。

    “死了就能找到同伴了……”

    “人类来杀我了。”

    “她来杀我们了……”

    “好可怕……”

    “……”

    如此的声音凌乱又模糊的涌入她的耳朵里,每一声都牵引起她身为万物之主的怜悯之心。

    她可能对一些人类不会有太强烈的感情,可这些情感单纯的动物却是被她真真切切疼爱着的。

    程落上前几步,弯腰抱起了只瑟瑟发抖地小白猪。

    小白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招摇撞市在动物园四处晃悠,也不担心自己成为雄狮的饲料。

    它在程落怀中哼唧了两声,沾着土的猪鼻子拱了拱程落的手臂。

    她眉眼柔了柔,低头用脸颊在它耳朵上蹭了下,也不嫌弃小猪身上的灰尘和沾着脚爪上的动物粪便。

    “旋风。”程落把自己的仆人召唤了过来。

    “汪!!”

    “这个给你。”

    看着程落手上白花花的小猪,旋风狗眼发光:“汪!!”

    主人你要给我做红烧小乳猪了吗!?哎呀妈呀,真感动!

    “叼去那边的水池,把它洗干净。”

    接着程落又说:“不准吃。”

    “……”

    “…………”

    旋风不服,汪汪叫唤两声:“猪不就是吃的吗?主人你要是不喜欢红烧小乳猪,那我们可以清蒸小乳猪,炭烧小乳猪,烤猪排也不错!我原来那家就喜欢给我做烤猪排。”

    她迟迟没有说话。

    旋风尾巴摇晃的欢快,看主人这个样子,恐怕是在清蒸和炭烧中挣扎,当然,它还是更喜欢红烧。

    程落摸摸下巴,双眸深邃:“我觉得红烧狗肉也挺好吃的。”

    旋风二话不说,叼起小白猪往后背一丢,撒丫子向水池跑去。

    到了水池,旋风用爪子扒拉开水龙头,水声哗哗,池子里被清洗下灰尘的小乳猪更加粉嫩也更加可口。

    望着小乳猪卷卷的,短短的猪尾巴,旋风吐着舌头,眼神饥渴。

    见四下无人,顿时心生歹意,它吞了口唾沫,呲着牙就向小乳猪的屁股咬去。

    “哼唧……”你是狗吗?你的毛好漂亮呀。

    哎……

    哎????

    旋风还维持着张开大口的动作,可延伸却愣住了。

    “哼唧哼唧……”哇!你的牙齿好尖锐,肯定能一口咬死我,好羡慕哦,我也想要尖尖的牙齿。

    小乳猪黄豆大小的眼直勾勾盯着旋风,眼神中满是崇拜和羡慕。

    被它这么一顿猛夸的旋风立马飘飘然起来,更忘了自己原本的使命。它趴在水池边上,用湿漉漉的黑鼻子蹭了下它的猪鼻子,“你这只猪怎么就爱说实话,我很和善,不吃肉的。”

    “对了,你叫什么?”旋风问。

    “我是储备粮,没名字。”

    旋风歪歪头:“你不是叫储备粮,为什么没名字?”

    “我的意思是……我是储备粮。”

    旋风:“是啊,你是储备粮啊。”

    “我不是储备粮……”

    “那你叫什么?”

    “我没名字。”

    旋风耳朵耷拉了下去:“你到底叫没名字,还是叫储备粮。”

    小乳猪:“……”

    小乳猪:“……我叫储备粮。”

    “好的,储备粮,我是旋风。”旋风将狗爪子耷在猪耳朵上,气势很是威风凛凛,“我是第一个跟着主人的,你是第二个,所以我是你大哥,从此以后我罩着你,有人欺负你就和大哥说,大哥帮你揍它们!”

    “好的大哥,没问题大哥!”

    于是,旋风和储备粮在水池里达成了完美交易。

    等它们再出现在程落面前时,程落发现旋风有了明显的变化。

    它趾高气扬走在小乳猪前面,狗尾巴几乎要翘到天上去,更奇怪的是,小乳猪竟和地上路过的蚂蚁吵了起来,程落离得远,只听到一句猪猪哼唧声。

    “没长眼啊,你挡住我大哥走路了!”

    程落:“……”

    懒得搭理自家犯神经的宠物们,程落扭头又去参观别处。

    现代的动物园大多是全封闭式,所有动物都关在笼子里,若不挡在铁丝网里,说白了就是供人参观的展览品。望着眼前凌乱的环境,程落眸心敛了敛。

    首先她要把所有铁丝网和栏杆撤离,然后将这里恢复成纯天然的自然森林,保证每一处环境都适合所有动物生长。她的戒指里刚好有几株百草,百草随主人心愿而生,而长,形成森林只是时间问题。

    然后是它们的身体,因为被虐待原因,这里大部分宠物的身体机能都不同往日,可以说活下来就是一种奇迹,如果没记错的话,戒指里还剩下一些供动物所食的灵丹,到时候就磨碎放在它们的饲料里好了。虽然不能让它们变成洪荒的灵兽,可恢复强大机能还是轻轻松松的。

    最后……

    就是如何处理围绕在房屋四周的这些冤魂野鬼,这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如果怨鬼不除,那怨气便不会散,怨气不散,就无法实施动物园建设,夜晚这些怨气更会惊扰到动物们。

    程落皱着眉,和素晚一起的鬼魂应该是冤死的好鬼,可死在战争时期的那批就不一定了。

    它们死太久,承受太多怨气,随着流逝的时间,积累的怨气成为别人口中的诅咒,永生永世笼罩在这片土地上,现如今只能完完全全除去它们,想感化怨鬼是不可能的了……

    程落垂下长睫,修长的指尖不由抚上食指那枚浅红色的圆环戒指。

    这枚“饮血”原本的颜色是天蓝色,它吃的恶鬼和怨气越多,戒指的颜色便越红,能力也越大。如今程落肉体凡胎,如果真让它吃下这里的怨气,那戒指的能力必定大增,更甚会有人类的情感,就是不知道……自己到时候还能不能驾驭的了它。

    正想着,旋风突然跑向门口,对着大门一阵吠叫,储备粮不甘示弱,也哼唧哼唧叫唤着,只不过没什么威慑力。

    程落扭头看去。

    只见这荒山野岭外,几辆名贵的黑色轿车毫无预兆出现眼前,并且稳稳当当停在了门口。

    很显然,他们为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