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影后有家动物园 > [捉虫]
    作者有话要说:</br>晚上八点更,么么哒。<hr size=1 />  “说啊,你家长呢。”

    见两个小鬼一直在沉默,程落微微提高了音量,眼神里的不耐已经不加掩饰。

    她气势很强。

    也不知道是不是花了眼,双胞胎竟然看到一层浅浅金光把程落环绕,那道金光不刺眼,渐隐渐现,竟让她们不由自主产生恐惧。

    “在、在外面。”其中一个双胞胎抱着头颅,小心翼翼倒退一步后,软乎乎说。

    “外面哪儿?”

    “树、树上,绳子吊的那个就是。”

    “让她过来。”

    “啊?”双胞胎瞪大眼,“过、过来?”

    见两个小孩儿明显是畏惧的样子,程落忍不住嘲笑出声,“怎么,现在怕了?刚才你们吵得时候怎么不懂得怕?”

    双胞胎憋着嘴,低头没说话。

    另外一个比她高点的小姑娘明显更横,再程落说完那句话的下一秒,她便张牙舞爪向程落扑来,声音尖锐恐怖。

    “姐姐!我也把你的头拧下来做成皮球吧!!!”

    她身影飞快,只看到一道黑红色的残影,下一秒,露出利爪的双胞胎姐姐闪跃到了程落身前,然而没等她把手放在程落脖子上,就觉得自己的腰被人控制住。

    双胞胎姐姐懵懂茫然的眨眨眼,不由自主低下头。

    只见程落双手扣着她的腰,明明没感觉她用多大力气,可自己就是没办法动弹,她收起手挣扎两下,发现依旧没办法从程落手上挣脱。

    看着神色明显不稳的双胞胎姐姐,程落唇边泛起冷笑,手腕一转,把小鬼扣到床上,然后拉开她身上那条脏兮兮的裙子,对着她的屁股狠狠打了上去。

    “你要拧谁的头?”

    程落问,巴掌不轻反重。

    “既然你妈妈不教训你,那我来教训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小鬼瞪着眼睛没说话,一副被打懵逼的样子。

    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人为什么能打她?

    鬼是没有实体的,正因没有实体,所以她们才可以按为所欲为,为所欲为,各种为所欲为。平常只有她们打人类的份儿,哪有人类打她们的份。

    关键是……

    打的好疼!

    她疼的有些受不了,双腿来回晃,再也忍不住的嚎哭出声。

    鬼魂的哭喊是凄厉的,更是凄惨的。

    周边感知到的动物们都从梦中惊醒,发出不安的窸窸窣窣的响动。

    “回答我,现在几点了。”

    双胞胎姐姐抽抽搭搭哭着,迟迟没有说话。

    看姐姐在受苦,一边的妹妹也跟着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说:“十二、十二点,姐姐你不要打我姐姐,呜……”

    她眨巴着眼睛上前,把手上的男性头颅递了过来,依旧抽抽搭搭:“姐姐,我……我把爸爸的头颅给你玩儿,你放过我姐姐。”

    这竟然是她们的爸爸……

    看着那颗血淋淋的头颅,饶是程落都有些惊讶。

    望着那张苍白的脸,她隐约觉得五官是和今早上看到的照片里的男主人相似。

    双胞胎姐妹一个在挨打,一个猛个劲儿哭,加上外面动物的嘶吼,可谓是鬼哭狼嚎,乱作一团。

    正在此时,阵阵阴风拍打窗户,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比一声急促。

    只听噼里啪啦的响动后,窗户碎了,四散的玻璃片溅落到整个房间。

    月光凄凉,穿着白色印花旗袍的女人站在阳台上,她身体凹凸,发丝盘起,似血的红唇装点在那苍白的脸上,成为唯一一抹艳丽诡异的色彩。

    比起其他女鬼来,这位夫人意外的干净高贵。

    “妈妈!”妹妹抱着头扑了过去,埋在她怀里就是阵委屈的抽泣。

    “你叫素晚?”通过她内心,程落知道了女鬼名字。

    “这是你的孩子吗?”程落停下动作,拎起袖子把双胞胎姐姐丢了过去,“你知道你的孩子做了什么吗?”

    素晚眼睛一眨不眨,弯下腰面无表情看着双胞胎,声音空灵,更干干巴巴。

    “妈妈不是说过,不能玩儿爸爸的头颅吗?”

    “可是……可是我们没有其他皮球了。”姐姐抹干净眼泪,“爸爸说没关系的。”

    素晚直立起身子,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看向程落:“你是什么人?”

    “那天我们见过面了,陈太太。”程落靠着枕头,眼睛扫过躲在素晚身后的两个小鬼,嗤笑声,收敛视线,“你的女儿们让我很不愉快。今天是我刚搬进来的第一天,她们白天在我房间里玩儿就算了,可半夜三更还要骚扰我,这未免有些过分。”

    比起小鬼,成年鬼的素晚要聪明的多。

    那天程落第一次过来参观房子,她就躲在楼梯口,原本想给程落一个下马威,哪想到她根本无法接近程落。

    素晚死了百年之久,一般的驱魔人和大师根本不敢把她怎么样,然而她在程落的身上感觉到了恐惧。最让素晚恐惧的还是程落手指上的那枚戒指,戒指上像是渡了一层气,那股气息让她不敢直视程落,甚至只要靠近半步,就能察觉出戒指带给她的警告和威胁。

    “你打都打了,还想怎样?”素晚多少有些不开心,她活着的时候都没打过她们,结果今天被一个人类打了,更气的是,她不敢找这个人类麻烦。

    程落闭闭眼,说:“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你们毕竟是房子原来的主人,就算你们死了,我也不能把你们赶出去。”

    “……”

    “我看这样吧。”程落冲几鬼露出个笑来,“这房子这么大,我一个人收拾起来未免麻烦,你就让你的其他朋友搬进来,白天睡在地下室,晚上就给我把房子打扫干净了。对了,我这个人怕吵,打扫的时候安静点,顺便隔壁动物园也是我的,饲养员下周才会来,就麻烦你们晚上把饲料弄好,可以的话再帮它们清理一下身体和伤口。”

    “还有,那些小家伙胆子小,你们照顾的时候千万不要露出死相,免得吓到她们。”

    “至于你的孩子……”程落挑了下眉,“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小孩,你最好看住她们,不要让她们出现在我面前,明白吗?”

    素晚一左一右护着两个孩子,声音嘶哑:“我凭什么听你的?”

    程落脸上的笑顿时没了。

    她最讨厌别人说的话就是凭什么听你的。

    以前小青龙就喜欢说我凭什么听你的,后来程落让他切身体会到凭什么,结果今天,又被一个小小女鬼看不起。

    想她在天外天的时候,这种程度的女鬼一天吃一百个好不好!

    程落有些不开心,柔软的指腹压上那枚从洪荒带过来的戒指,“我的这件法器叫饮血,人类的血可以滋养它,鬼魂的血可以强化她,陈太太,你说鬼魂……还会流血吗?”

    话音刚落,程落手上的那枚戒指竟发出类似老人的喘息声,威慑力十足,登时让小鬼停止住啼哭。

    素晚不动神色把小孩儿护在身后:“我知道了,如果是清理房子的话,我会按照你说的做,那么我们先走了,我保证我的孩子们不会再吵到你。“

    她们扭头正要离开时,程落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叫住了她。

    “等一下。”

    “您还有事吗?”

    “我今天在这房里发现了一本书,这本书是你们写的吗?”说着,程落把床头柜上的书本丢了过去。

    素晚低头看了两眼,摇摇头:“这本书在我们搬进来的时候就在了。”

    “那你知道最后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吗?”

    素晚翻阅到最后一页,上面的字迹已泛起枯黄,她张张嘴,说:“这件事我也是死后才知道的。”

    程落来了兴趣,不禁直起身体:“你继续。”

    “在战争时期,这片土地上建着日军的研究病院,名叫黑山精神病院,那时很多人被安上了莫须有的疾病,然后强行押送到这里。说着是精神病院,实则是他们的人体研究所。”

    “再后来战争胜利,侵略者被赶出华夏,又过了十几年,一座基督教堂取代了原来的研究病院。然而这座基督教是一个名为黑弥撒的邪教,他们崇拜撒旦,奉恶魔为主,以耶稣之名去寻找合适的祭品。他们相信那个祭品可以唤醒这片土地下的亡灵,更能让它们的撒旦从地狱苏醒,然而……祭祀发生意外,在现场的所有人都离奇死亡。因为这件事发生的诡异,上面的人利用手段压了下去,再然后,我们搬了进来……”

    说到这儿,素晚不禁发出叹息:“那天晚上我的丈夫像中邪一样,杀了我和我的孩子,我们遭遇了相同的诅咒,灵魂被永生永世囚困在此,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最好离开这儿,这个地方死了太多的人,有太多不甘的灵魂。所谓的诅咒根本就是它们的怨气所化,死的人越多,怨气就越多。”

    “我知道了。” 程落摆摆手,“你可以走了。”

    看着程落背影,素晚张张嘴,最终欲言又止。

    正要带着两个孩子从窗户离开时,听到她漫不经心说。

    “我看到书柜里还有几本数学练习册,不如拿回去给你孩子看看,不能因为当了鬼就忽略教育。”

    素晚:“……”

    一脸狰狞的双胞胎:“……”

    你他妈是魔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