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话说完,穿越者终于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疯狂在程落体内挣扎,动作剧烈狰狞到像是要撕裂她的血肉,从心脏里破裂而出,把她生吞活剥一样。

    “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质问着程落,声音尖锐,冲破耳膜。

    “你为什么这么狠心!我只是想留一张照片而已,为什么不给我照片——!”

    程落觉得可笑。

    她放下剪刀,垂眸看着一地碎屑,嗤笑道:“狠心?那又不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善心,再说了,我为什么这样做,你心里没点数吗?”

    话音落下,体内的穿越者貌似冷静了下来,再也没有说话。

    她本身是个又矮又胖的高中学生,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分开,而她像皮球一样的被丢给了乡下外婆。从那天起,父母再也没有回来,她清楚明白自己被抛弃了。而因为外貌关系,同学们把她当成了一个可以取悦地对象。

    现实生活是如此苍白,日复一日的校园欺凌让她看不到一点希望。

    最后她迷上了网络小说,最爱看的就是豪门总裁,甚至不断幻想自己要是女主角就好了,这样她就会有很多人疼爱。

    估计是她的信念感动到了上天,在一天夜里,她穿越了……

    她叫程落,模特出生,拿过影后,五官是她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样子。

    她借用着别人的身体和经历如愿以偿嫁入豪门,生下一子,虽然老公不爱她,但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像其他小说总裁那样回心转意,对她死心塌地。

    可是……

    “呵,你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声音猛然冷静下去,语气中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决绝,“实话和你说吧,在我穿到你身体前,已经有三个人用过你的身体了,最后我们打了一架,我赢了。”

    “我可以走,不过我死后,你会承担一切后果,人人会骂你,会打你,会辱你,你以为你还能回到原来?不可能的,你现在就是只四五个男人睡过的破鞋!”

    “你把我赶走了你就会过的舒心吗?不会!!永远不会!!!你就是个肮脏的贱货!”

    最后,女人已经变得癫狂。

    程落静静听着,眼神冷漠。

    “说完了?”

    “你活该这样!!!我咒你一辈子孤苦无依!!”

    体内灵魂的气息已变得虚无缥缈起来,这是它最脆弱的时候。

    程落闭上眼,调动经脉,一点一点将那残破的灵魂吸收,她慢慢呼气,又慢慢吐气,随着呼吸,灵魂的声音归于寂静,缓缓与之相融,合二为一。

    等一切都结束后,程落睁开了眼,抬手拿起面小镜子细细端详着自己。

    吃完一个灵魂的程落有了细微的变化,她的眼神光更加明亮,往日略显干枯的发丝有了浅浅光泽,淡淡粉红从腮上透出。程落深吸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轻快不少。

    解决完一大麻烦事儿的程落心情颇好,干脆利落收拾好行李后,拎着箱子出了门。

    “旋风,我们走了。”

    冲趴在阳台上晒太阳的旋风唤了一声,程落转身下楼。

    今天日头有些大,刺目的光线层层坠落炙烤大地。

    旋风吐着舌头跳上后驾驶座,探出头看着帮程落放行李的何止。

    何止身高,穿着条纹断袖和黑色长裤,露出发达的二头肌和线条好看的小腿肚子,旋风瞪着何止的小腿,眼冒精光,哈喇子啪嗒声耷拉在了地上。

    程落余光扫过旋风,淡淡一笑:“何先生真的很受动物欢迎。”

    她毫无预兆的夸赞让何止腼腆地红了脸,不好意思说:“估计是体质问题。”

    “你有女朋友吗?”

    何止怔了下,摇摇头:“还没有。”

    程落绕过何止,上前捏上了旋风毛茸茸的脸,来回拉了拉后,说:“我这条狗好像想和你谈一场跨种族恋爱。”

    旋风很配合的:“汪!”

    “旋风说你的小腿肌肉很性感。”

    “……”

    “…………”

    “程小姐,我是正常男人。”

    对人兽什么的……

    完全没兴趣!

    “这样啊……”阳光升高,愈发灼热。

    程落不由眯起细长的眼,修长白皙的手指把玩着旋风耳垂,她舔了下唇,弯腰凑到旋风耳边,声线低沉:“可以用强的。”、

    “汪?” 旋风慢慢扭头看向何止,眼神中的意味很是明显。

    正在开车门的何止后背一凉,手上一僵,看着程落的眼神复杂起来,他嘴唇嗫嚅,半晌说:“程小姐,我都听到了……”

    “……”

    “请您不要教坏旋风。”

    “……”

    “它会当真的。”

    “……”

    程落扇动长睫,默不作声上了车。

    见她总算停止那个话题后,何止不禁松了口气。

    “我明天要去一趟英国,大概走三个月左右。”

    何止边说边从后视镜打量着程落。

    她长腿交叠,牛仔裤下的双腿修长结实,好像比之前瘦了不少,白色吊带下的腰身明显变得纤细盈柔。

    对于何止的话,程落脸上并没有多少触动,依旧有一下没一下的撸着旋风光滑细软的皮毛。

    “我也是临时接到的消息,因为太过突然,所以……”

    “嗯。”程落接过话,“没关系,你一路走好。”

    何止要是离开,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她可以更放得开去做动物园的建设和改造。

    她的话让何止微微皱眉,眼神来回扫过她后,终于开口:“程小姐,你可以换个措辞……”

    那句话听起来就像是他前去赴死,一去不回一样。

    看女人还是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何止微微叹息:“算了。”

    他不放心说:“快的话两个月就会回来,之前我已经安排好了工人和饲养员,他们下周就会到。我有些担心你一个人住在那里不安全,不如先把东西放进去,再回我妈那里待上一段时间,等饲养员来了后……”

    “不用那么麻烦。”程落打断他,“我有分寸。”

    之前的房子又小又破,她坚持到现在已是极限了。

    何况旋风早就受不了那狭小的环境,不止一次期待着新的游乐场所,如果现在改变主意,别说她了,旋风也不会开心。

    想起程落之前在动物园的表现,何止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好吧,随你开心。”

    抵达动物园后,何止将车子停在了小洋楼后面的车库里,程落最先拎着箱子进去。

    “你住朝阳的房间。”

    何止很绅士的将光线最好,也是最大的房间让给了程落。

    到了二楼卧房,程落眼神打量着周遭。

    虽然长久没人居住,可屋子算是干净。

    正中是一张复古的大床,悬挂在两边的幔帐随着穿透而入的风轻轻摇曳,再旁边是宽阔的阳台,上面摆放了一张很小的桌子和藤椅。

    她四处转悠一圈,伸手抚摸着眼前古老的家具。

    就在此时,程落注意到面前的高桌上倒扣着张相框,她拿起相框,擦拭去上面灰尘。

    玻璃框已有了裂痕,藏在里面的照片泛起老旧的枯黄,照片的主人公是一家四口,高瘦的男人着有灰褐色西装,面无表情站在面貌柔美的妻子身边,两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双胞胎抱着小熊布偶跟在妈妈身前,冲镜头露出甜甜的笑脸。

    “女主人和孩子们都被爸爸杀死了……”

    相框发出细细的尖锐声音。

    程落垂着长睫,无动于衷。

    “我知道,妹妹开始躲在了我的身体里。”衣柜说,“可惜被发现了,跑不了了。”

    沙发说:“跑不了了……”

    墙壁上的壁画突然动了一下:“跑不了了,血溅在了我身上,他们还以为是玫瑰花纹。”

    “尸体就埋在院子后面的槐树下哦~”窗帘随风晃动着,慢慢飘向窗外,“我都看到了,妈妈还被吊死在了那颗树上。”

    啪嗒。

    程落重新将照片合在了桌子上,刚还在进行大合唱的家具们立马恢复如常,无比安静。

    “你们说……她会不会听到我们说话?”

    “不可能的吧……?”

    程落掀了下眼皮,默不作声将行李箱的衣服一件一件挂到衣柜里,她眼角余光扫过,发现柜门上面有几道长长的抓痕和干涸已久的血迹。

    “一个两个三个小朋友,四个五个六个小朋友。

    七个八个可爱小朋友,一起手拉手玩雪球。

    一本书看到第八页,一首歌谣唱完第四句。

    一颗糖果只了半口,还剩五个小朋友。”

    “……”

    耳边突然传来歌声,用稚嫩的童音断断续续唱着。

    “一双拖鞋弄丢了一只,一部法典背完第二卷。

    一把猎枪弹已上膛,还剩两个小朋友。

    一个故事还没说开头,一个小朋友睁开眼……”

    “……”

    砰。

    有什么东西撞到了程落跟前。

    风声猛然停了,万物陷入深沉的寂静。

    呛鼻的血腥味将她紧紧包围,程落听到一个很小很小的呢喃声。

    “姐姐,可以捡一下我的皮球吗?”

    她低头看去。

    一颗带血的男性头颅静静贴在她的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