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兀刺耳的振铃显然触怒了面前的巨蟒,它吐着猩红色的蛇信,张开血盆大口便向何止袭来。

    面对着野生动物的袭击,哪怕是何止也动弹不得。

    如今情形愈发失控起来,围栏外面的大川急的面容扭曲,暗叫不好,却想不出应对的法子。

    就在此时,一抹高挑的身影挡在了何止面前。

    她眼睑微抬,深黑的瞳眸中酝酿着阴沉之气。

    突然出现的程落让何止惊了半晌,回神就想让程落离开,然而过于惊惧的内心让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别动。”

    很轻的两个字,奇异的让两条蛇停下了动作。

    程落懒懒说:“我挺中意你们的。”

    场外的旋风耷拉着尾巴,突然觉得这话有点耳熟。

    巨蟒歪歪头:“嘶……”

    程落耷拉着眼皮,依旧是那种懒洋洋,欠揍的语调:“我现在是这家动物园的头儿,你们当然也要归我管辖。”

    “嘶嘶嘶!”

    “不同意?”程落眉梢微挑,唇边勾起一抹弧度,“那我只能使用不人道的办法了。”

    场外的旋风:嗯,这个模式的确在哪里看到过。

    程落和巨蟒你一嘶我一句的交谈着,完全看傻了何止和大川。

    如果不是他们眼花就是脑子有病,程落……貌似在和动物说话?

    这个认知一下子让两人傻眼,迟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程落乃龙祖转世,就算没了原来的身体和修为,依然能号令百兽,何况这个时代的动物远不及洪荒凶兽,如今只要她一个眼神,它们就会匍匐于她的脚下,乖乖奉她为主。

    人类的肉眼可能发现不了,眼前巨蟒却清楚看到程落身后盘旋着一条玄色大龙,大龙慵懒闭眼,身上的金色玄纹散发着浅浅金光,它一吐一息,缄默假寐间,竟有气盖山河之气……

    巨蟒竖瞳顿时收紧,蛇尾疯狂摆动,庞大的身体不住后缩,眼神中是浓郁的恐惧。

    程落伸手过去,两条蛇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将脑袋靠在了她的掌心。

    何止和大川已经彻底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大川做了大半辈子的动物饲养员,也见过和动物亲昵的人类,可是从没见过不受束缚的蟒蛇会像是宠物一样惧怕人类,并且甘愿臣服。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历?!

    “你叫大川?”程落看了过去。

    大川回过神,点点头:“啊,是……”

    “这家动物园以后交给我看管,你觉得可以吗?”

    何止猛然回神,拉住程落:“等……”

    “何先生。”程落打断他的话,笑着看向他,“这里的全貌我看到了,差不多也知道是什么情况。你觉得凭你个人,可以重建这里吗?”

    何止哑口无言。

    程落抚了抚巨蟒冰凉的额头,声音柔和不少:“大川,它们有名字吗?”

    大川呆呆回答:“没有,还没来记得起。”

    “嗯……”程落思索片刻,说,“这条花纹深的叫绵绵,那条花纹浅的叫羊羊。”

    大川:“……”

    何止:“……”

    蟒蛇:“……”

    旋风:他妈的,幸好前主人给起了名字。

    大川显然觉得不妥:“不太……适合吧?”

    “我觉得挺适合的。”说着,程落拍了下巨蟒身体,“你们觉得呢?”

    两条蟒蛇露出愉快的表情,忙不迭点了点头。

    何止又是倒吸口气凉气,终于按耐不住问出了那个困惑已久的问题:“程小姐,你能……听懂它们的话?”

    “只是动物缘比较好。”

    程落给了个棱模两可的回答。

    罢了转移开话题:“走吧,再去看看别处。”

    最后拍了拍两条蛇的脑袋后,程落率先出去。

    大川朝程落看了几眼,眼神比第一次见她时多了其他东西。

    她维持着淡漠的表情,实则内心早就膨胀骄傲的不成样子。

    人类就是见识浅薄,不就驯服了两条虫虫吗,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想当初,她可是把小青龙拧成蝴蝶结来玩儿的。

    唉,烦。

    没龙给她玩儿,烦。

    这家动物园被搁浅太久,加上资金不足,设备不全,已经死了不少动物,留下的一部分要不得了抑郁不轻信他人,要不生患重病奄奄一息。

    饶是程落,看到她的孩子们这个德行,心里都不太好过,也更加坚定了留在这里的决心。

    “后面是人住的房屋,不过空了很久,听说还闹鬼。”

    正因如此,大川才不留在这里过夜。

    说话间,三人一狗已经来到了建立在马场边缘的一处小型别墅。

    这座屋子很大,上下两层楼,内里家具齐全,因为长久无人居住,蒙了层厚厚的灰尘。

    屋里很是阴暗,从进来开始,旋风便不安的打着转,时不时朝楼上乱吠几声 。

    程落抬眸朝楼上看去,一片阴影中,一团黑气蜷缩在墙壁角落。

    她安抚性的拍了拍旋风的脑袋,跟着何止打量别处。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何止天生阳气重,又是科学主义者,自然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反倒是很满意这里。

    他推开窗,春风带入青草香气,将房间阴霾如数驱散。

    “我明天会搬进来。”

    大川苦笑说:“随便你们,要是发生什么,可别来找我。”

    “当然不会。”

    “既然都确定下来,看看还有其他问题吗?如果没有,下周我就会离开这里。”

    何止有些意外:“你不留在这里了?我会支付你酬劳。”

    “不了。”大川摇摇头,“我已经在城里找了份工作,想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孩子们身上。”

    大川为这份职业放弃了太多,也是时候回归原本的生活。

    何止虽然觉得可惜,但是并没有强求他留下。

    参观完大体后,二人离开。

    到了车上,程落没有啰嗦,直入主题:“怎么样,现在就你一个人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何止说,“搬进来后,我再去找员工。”

    “可是动物园这个情况,恐怕没几个人愿意过来。”程落眉眼带笑,“就算有,可能也坚持不了几天。”

    “……”

    程落挠了挠旋风下巴,语气慵懒:“我们合伙,日后动物园赚取的钱三七分,我七你三。”

    何止握紧方向盘,眼角余光朝后瞄去。

    她敛目,神色淡淡,话里不像是说假。

    “程小姐……”

    “你也看到了。”程落打断他,“我可以让巨蟒服从我,自然也能让雄狮听命我。大川说那里的孩子们受过不同程度的虐待,你觉得凭你一个人,可以管理好它们?”

    何止抿着唇,迟迟没有开口。

    她唇角扬了下,身子往后靠了靠,不紧不慢道:“你花了大价钱承下这片土地,想来是真心为动物考虑;我不一样,我只是为了钱,一小部分觉得有趣。如果你同意,明天我和你一起搬过来,建设的部分资金我也会出。你觉得呢,何先生?”

    最后那声“何先生”尾音上挑,听得人骨头都酥了半边。

    何止也是觉得奇怪,程落长得是不错,可比她好看的大有人在,偏偏……偏偏她气质出落,单是一个眼神就勾魂夺魄,何止不是沉迷美色的男人,然而对于这个只认识一天的女人却难设心防。

    他深吸口气静了静心,思绪转动,最后打定主意。

    “你都这样说了,我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我同意你的要求。”

    预料之中的回答。

    “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你好好地大明星不当,为什么要和我来这种偏僻小地?”

    何止想不明白,就算程落声名狼藉,可也是拿过影后的人,再者她包养的并不差,想要翻身也不是不可以,如今却屈居在那一亩三分地,还要过来和他开动物园。

    程落闭了闭眼,轻声说:“无聊而已。”

    透过后视镜,他看到女人略显平淡的表情,她的眼底弥漫着层深邃的雾,如同孤寡了千年的老人。

    回到家,程落开始收拾行李。

    她的东西不多,只有几件衣服和日常用品,在整理的过程中,程落发现了行李箱里没来得及拿出来的相册。

    她翻开看了看,照片的主人都是苏云理和糯糯。

    糯糯看起来刚生下,正被占据她身体的“程落”抱在怀里。

    那个女人的表情是由内而外的欢喜,眼神是浓郁的化不开的母爱。

    程落扬了下眉,便要将相册丢到垃圾桶。

    突然间,她的手腕被一股外力捏紧。

    一个声音徘徊脑海:“别扔掉,求你……”

    程落嗤笑声,说:“你的儿子我都给你丢了,凭什么不能丢掉一个相册。”

    她听起来像是要马上哭出来一样,声腔带着不安和无助:“糯糯……糯糯在苏云理那里会过的很好,就算苏云理不爱他,也不至于饿肚子;可是这些照片是他们留给我的唯一的记忆,我求求你……别扔掉。”

    程落睫毛颤了下,面色冷了不少:“你说这是你唯一的记忆?”

    “是、是的。”

    程落听后,眼角眉梢突然带上笑意。

    占据者一个咯噔,猛然觉得不好。

    她从桌上拿起一把剪刀,浅笑盈盈将照片一张接着一张剪碎。

    望着如雪花般飘落的碎屑,程落眼神轻蔑,“可惜了,你唯一的回忆也没了,不过死人不需要什么回忆。”

    “你——!”

    她的灵魂拼命挣扎,波动的情绪影响到了程落,让她大脑泛起阵阵疼痛。

    程落依旧维持着冷酷无情的表情,说出的话似是淬了毒的刀子:“对了,忘记和你说,那个女人已经搬到了苏云理家里,她不像什么好人,恐怕你儿子……不能如你意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