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家名叫森林之家的动物园非常偏远,开车抵达那里要四五十分钟的路程。

    程落坐在后驾驶,她的狗在她身边,越往里走,越看不到人烟,茵茵绿草与天边相连,风吹稻田,春意顿生。

    微暖的风透过敞开的车窗吹入,轻撩起她黑色的发丝。

    何止透过后视镜看她一眼,她精致的侧脸笼罩光晕里,让平日骄傲冷艳的女人多了些许温柔。、

    何止心中一跳,忙不慌移开视线。

    “快到了。”

    “嗯。”

    前面土路难走,何止放慢车速。

    窗外有风拂动树叶的摩挲声,还有黄鹂低低的鸣翠声,鸟叫声逐渐接近,只见一只小小地嫩黄色的鸟儿盘旋而来。

    她眉眼揉了揉,将手探了出去。

    那鸟儿撷了只野花放到她手上,又拍打着翅膀飞向天边。

    前面开车的何止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十分钟后,车子在一处破旧的大门前停下。

    程落开门下车,这动物园显然有了年头,大门生锈,两边的铁护栏歪歪倒倒,风吹雨淋中,门上的牌匾早就破旧不堪,衬着两边荒野,看起来格外凄惨荒凉。

    何止对程落说:“这里面还留守几个工作人员,我和他们约定这个时间见面。”

    正说着,身穿深蓝色制服的高大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三四十岁的样子,留着大胡子,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看起来非常不好惹。

    “你是新园长?”大胡子叼着根烟,边给他们开门边说,“这年头还真有闲的蛋疼的人。”

    大胡子态度很是不好,何止不在乎笑笑:“我是何止,这是和我同行的程落。”

    “程落?”

    大胡子对这个名字起了不小的反应,眼睛扫过她,认真审视番后,说:“和我前妻粉的那个女明星的名字一模一样。”

    何止有些尴尬。

    程落倒是满不在乎。

    “进来吧,我叫大川,这里的动物饲养员。”

    程落跟在两人身后,不动神色打量着周边。

    这家动物园占地面积不小,可破旧不堪,一些护栏早就倒下,地上四处可见动物粪便,再往两边的平地上杂草横生,到处彰显着早已荒废的事实。

    尽管事先有了心理准备,可此情此景还是让何止讶异,这里的环境已超出了他的想象,他都不能细想那些动物如何在这种地方生存下去的。

    “大川,这里除了你外应该还有其他人吧?”

    “之前是有。”大川吐出口烟圈,“后来全跑了。谁家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营生啊,傻逼才留下,没错,我就是那个傻逼。”

    没工资,没假期,没五险一金,除此之外还要支付动物的开销,那可是笔重金。

    正在此时,程落听到阵狮子的咆哮声。

    她顿下脚步,朝声音传来之地看去。

    “那边关着老大他们,带你们去看看。”

    程落跟上去,这可能是整个动物园最坚固的设施,铁质的围栏非常粗壮,里里外外共上了五把锁,估计是怕动物从上面跳出去,主人又在头顶又加固了一层铁皮。

    这无疑是个监牢,而关押在里面的犯人是一头雄狮,一头孟加拉虎,还有一头灰熊和非洲猎豹。

    最为起眼的是那头猎豹,它的身材比一般体型的猎豹还要瘦削,没有一点光泽的皮毛如同张破旧的地毯般包裹着它的四肢和躯干。

    猎豹匍匐于一块石头上,它眯着眼,享受着从细缝穿过的日光,在它的左颊上,一道深见骨的伤疤横过耳边,无比狰狞。

    其余的几只动物都围在它身边,和谐听话的不得了。

    何止很是震惊,说:“你把它们关在一起?”

    大川解释说:“这几个小家伙从来动物园前就在一起了,感情好的不得了,老大是它们的boss,就是那头豹子。”

    何止惊住了。

    “这几头都被人类虐待过,很不相信人类,曾经还攻击过我们的饲养员,后来我把围墙加固,开了个口,吃的就从那儿送。因为它们太凶残,其他的动物园和管理中心都不接收,没办法只能继续在这儿了。”

    说话间,里面的几只发现了他们的身影。

    叫做老大的猎豹的眯眯眼,锐利的眸光落了过来。

    旋风是个不怕事儿的,当下嚎叫出声。

    旋风的叫声在它们看来简直就是挑衅,处于最后方的大灰熊直立起身体,朝天发出阵阵咆哮,下一秒,另外一只老虎也呲着牙向着这边扑来。

    何止急忙拉着程落后退几步,那头大老虎张嘴咬上了铁栏杆,攻击的意味很是明显。

    大川嘲讽道:“看吧,这些畜生都是养不熟的。”

    “汪!”旋风也被吓了跳,由于顾忌面子,硬是壮着胆多叫了两声。

    大川看着虚张声势的旋风,笑道:“这是你的狗?”

    程落敛下眸子:“嗯。”

    “胆子还挺大的。”

    不,只是好面儿。

    程落并没有点破,继续看着里面的神奇组合。

    她上前几步,正要接近时,何止拦在她面前,“别去,很危险的。”

    何止警惕朝里面看了几眼:“你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况要糟的多,我都应付不来,更别提是你了。”

    程落自从过滤了他的话,收敛视线:“再带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行,你们和我来。”

    二人又跟着大川去了别处,临走时,旋风还冲里面的几只大块头呲牙挑衅。

    “前面那片区域有些危险,女士你还是不要过去了。”

    说着,大川的视线扫过程落。

    程落低眉敛目,没有应他。

    依旧是铁网护起的区域,内部种植着植被树木,因为长久没人打理,内里的人工河流早就干涸。

    “这是黑斑蟒的住所。”大川介绍说。

    程落看到门敞开着,于是直接推门而入。

    等大川和何止回过神,程落早就去了正中央。

    大川倒吸口凉气,吓掉了嘴里烟头,扒在护栏上冲程落急吼出声:“快出来!这两条巨蟒咬人的!”

    居住在森林之家的两条黑斑蟒有着巨大的体格和狂躁的脾气,就算它们的獠牙没有毒,一口下去也会咬断人的脖子。

    大川只是凭着一丝善意留下的饲养员,他可不想惹上什么事端。

    何止脸色也变了,转头就跑进里面拉住了程落臂膀,“趁它们没注意,我们快走。”

    话音刚落,一股凉意从身后传来。

    窸窸窣窣的响动徘徊耳侧,树叶摩挲,隐约有吐舌声。

    程落眸光微闪,向前看去。

    黑色的身影不疾不徐从黑暗中窜动而出,它巨大,身体好似强壮的树干,尾巴在地上摇摆,看着二人的竖瞳是彻骨的冷意。

    紧接着,另外一条黑斑蟒从相反的方向爬来,同样的体格,它身体的斑纹却更加深邃危险。

    何止拉着程落的手在哆嗦,一张脸早就吓得惨白,他不动神色护住程落,脚下一动不动。

    程落看着这两头巨蟒,长睫微颤,冲它们伸出手:“过来。”

    何止心里一个咯噔,急忙挡在她前面,刻意压低的声线带着紧张:“我数到三,你就往回跑,我会在你身后,你不用怕。”

    这小子……

    这种时候还照料她?

    “1……”

    何止脚步往后移了下,紧紧盯着巨蟒视线,冷汗簌簌流了下来。

    “2……”

    巨蟒带着压迫的危险之息缓慢接近,何止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

    他喉结上下翻动一番,拉着程落的手不断锁紧。

    “3!快跑!”

    话音刚落,何止就被一股外力拉扯到一旁,再一眨眼的功夫,就见那个原本在身边的女人跑到了巨蟒身前!

    何止瞪大双眼,低吼出声:“你在干什么?!”

    野生动物不是家养的宠物,它们不温和,充满警惕和攻击,排斥着除了同类外的一切生物,更憎恨着对它们实施过暴力的人类,如今程落的这个行为在它们看来是□□裸的挑衅。

    地上的两条巨蟒仰起头颅,蛇信飒飒。

    对比巨大体型的巨蟒,站在它们面前的程落像是主动送到嘴边的肥羊,充满诱惑。

    尤其……

    这两条蛇已经很久没有进食。

    “嘶……”

    叫声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很厚重,听在耳朵,让人脚底生寒。

    站在外面的大川已经拿起一把铁锹,敲动栏杆,用声音吸引着它们。

    然而它们纹丝不动,依旧定定看着眼前的程落。

    何止不敢动,就怕自己的一个小动作会触怒巨蟒敏感的神经,从而产生无法挽回的后果。

    四月的太阳还很柔和,却让何止和大川出了一身的冷汗。

    万物寂静中,何止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发出振铃。

    与之僵持的巨蟒竖瞳一缩,视线从程落移动到了何止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