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喝了几天西北风后,程落终于盘算起日后的生计来。

    她现在已经不是洪荒老祖,也不会挥一挥手就有满天神佛过来伺候她,更不会打个喷嚏就引起地动山摇,她现在是个人。

    可是让她屈居人下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程落合计了一会儿,问:“你说会有人送我一座公司吗?”

    追着尾巴玩儿的旋风:?????

    程落皱眉,有些不满旋风的反应:“他们凭什么不送我?”

    “……”

    他们凭什么送你啊!

    程落嗤了声,就算重新回到人身,她依旧觉得自己应当继续被人宠爱着。

    因为她聪明,美貌,生来高贵。

    旋风懒得搭理看似高傲冷艳,实则脑子少根筋的主人。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准备继续今天的“散步。”

    “能往我脖子上挂个塑料袋吗?”

    狗盘子不太好用,昨天没风还好,要是有风,里面的钱一准被吹去。

    程落斜睨它一眼:“你自己没长手?”

    “……”

    敲你妈!老子要是长了,还用得着你?

    程落眉峰微扬,找了根绳,将白色塑料袋穿过,挂在了它脖子上。

    套好后,旋风晃着尾巴跑了出去。

    旋风离开不久后,门铃声响起。

    程落起身开门。

    站在门外的青年穿着白色t恤,深色牛仔,气质十分清朗干净。

    他琥珀色的眼眸凝望程落,表情有瞬间的松怔,紧接着脸上露出笑来,爽朗的声音徘徊耳侧:“昨天晚上的天台小姐。”

    “是你啊。”比起他的热情来,程落有些冷漠,“有事?”

    “我妈让我来和你打个招呼,这些是她让我带给你的。”

    说着,将手上的篮子递了过来。

    “拿到里面去吧。”程落让开了路。

    何止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进去。

    他并没有随意打量女孩儿的房间,乖乖巧巧将篮子放在桌上后,说:“我叫何止,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去找我。”

    “没什么需要的,就是缺亿万家产。”

    何止怔了下,哈哈笑了:“你真会开玩笑。”

    可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并不是在开玩笑,何止突然笑不出来了,急忙转移话题:“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程落。”

    何止笑着搭话:“好巧啊,有个女明星也叫程落,不过风评不是很好……”

    程落淡漠的脸上突然勾出了笑意,双眸促狭,声线婉转:“不巧,我就是那个程落。”

    何止脸色果然变了,显然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程落饶有兴趣看着他神色的落差,老实说任谁都不会把现在的程落和以前那个结婚后就靡靡不振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气质可以由内而外的改变一个人,程落本身就是一个强势冷艳的女人,自从被满脑子恋爱观的侵入者占据身体后,原本的她和以前判若两人。如今程落自洪荒归来,那过于强大的气质早就盖住了她的长相,就算熟知她的人站在面前,也未必认得,更别提是刚见面的陌生人了。

    “真、真没想到……”

    何止有些尴尬,他之前在电视上匆匆一瞥,镜头里的女人长发凌乱,衣衫褶皱,尚好的五官是浓郁的疲惫不堪,面对记者的刁难问题,她双眸略显无神,吞吞吐吐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那时何止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可怜,于是没放在心上。

    可现在的程落……

    虽然是一身简单的打扮,却干净利落,依旧长发披肩,随意慵懒,看着他的眼眸带着其他女人所没有的幽深,很是蛊惑人心。

    的确是相同的脸……

    然而眼前的她气质迷人,透着不可触及的高贵,让何止都不敢细看她一眼。

    “我那句话不是认真的,媒体本身就爱乱写文章。”

    他着急忙慌做着解释,清透的双眸渗着不安。

    程落不由笑出了声:“你很像我曾经照顾过的一个小兔崽子。”

    何止张大眼睛:“嗯?”

    “没什么……”

    她只是想起了青龙,在成为四方神之前,那条小龙崽子由她照料,每天咋咋呼呼,无法无天,在九重天上惹了不少祸端。这样的问题小子看似放荡不羁,实则单纯腼腆,尤其是一双眼睛,像是清澈见底的河,稍微有点坏主意,就全写在了里头。

    何止尴尬挠头:“那、那我先回去了。”

    “嗯,好。”

    他刚开门,就见一个黑色影子飞快而过,何止心里跳了下,扭头一看,发现一条等人高的德国黑背匍匐在程落脚边,一条毛耸耸的尾巴讨好似的来回晃着。

    察觉到何止视线,旋风立马看了过来,眼见是陌生人,立马跳起来护在程落身前,眼神写满威胁。

    冷汗刷的从何止额头滑落,这狗一看就是性子烈,不好惹。

    程落踢了踢旋风的小腿肚子,冷着声说:“坐着。”

    “汪!”旋风坐了。

    何止吞咽口唾沫:“这狗是名犬啊,花色非常正宗。”

    程落淡淡说:“看门狗而已。”

    看门狗……

    旋风委屈了:谁家看门狗有这么帅啊。

    何止注意到了旋风的表情,轻声说:“它不开心了,你还是多夸奖夸奖,免得出现反叛心理。像是这种烈犬,要格外注意情绪。”

    程落睨了旋风一眼,转而收敛视线看向何止:“你看起来很懂。”

    何止不好意思说:“我学动物心理学的。”

    动物心理?

    程落总算拿正眼看他了。

    何止抿抿唇,低低说:“人类要是情绪失常,可以找心理医生,可是动物不一样,它们不会说,也无法做,总要有人帮助它们。”

    听到这番话,旋风对何止的敌意消解不少。

    程落觉得这孩子意外的有趣,免不得多问几句:“那你现在做什么?”

    “我吗?”何止笑得更加腼腆,“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距离我们这里不远处有一家私人动物园,园长去世前将动物园交给亲戚打理,我不久前得知,那家人早在半年前就去了国外,至于里面的动物也无人看管,而其他动物管理中心根本不会接纳这里,于是我接手了那里。”

    何止海外留学归国,自从知道这件事后,毅然决然拒绝了年薪百万的工作,不顾家人和朋友反对接手了那家动物园。何止知道这个举动很愚蠢,可是……总要有人去做。

    程落敛眸想了想,去开动物园的确是个不错的法子,人类很无趣,更不会听从她指挥;动物就不一样了,作为真龙之祖的转世,就算雄狮站在她面前都要乖地像是小猫咪,还能让她再享受一把支配的乐趣。

    “那好吧。”程落看向何止,突然说,“看你这么不容易,我勉为其难帮帮你好了。”

    何止:????

    程落唇瓣微扬,笑容耀眼:“那家动物园,我承包了。”

    何止:?????

    旋风:????

    一人一狗,同时懵逼。

    见他不说话,程落挑眉,问:“还有什么问题?”

    “等等……”何止半天没缓过神,“你、你说你要和我一起?”

    他别是弄错了?今天不过是代替母亲过来问候新邻居,怎么就……就莫名其妙拉了个合作伙伴。

    程落眼神轻蔑,对他的说辞嗤之以鼻,“注意你的用词,是我主动帮你,不是一起,你只能成为我的下属。“

    何止:“……”

    旋风:“……”

    这个雄性人类脾气真好,它要是这个雄性,早就揍上去了。

    旋风舔了舔爪子,安静看戏。

    “程小姐,这不是开玩笑的。”何止并没有生气于她的语气,“里面关押着很多动物,其中有很多凶兽,我虽然很高兴你的诚意,可是……”

    程落突然明白了他的意图。

    “你是担心我的安危?”

    “你可以这么认为。”

    就算是从小和动物打交道的何止都不敢保证能否不发生意外,更别提没有一点基础的程落了,尤其……她还是演艺圈出生的。

    要是发生点什么意外,何止担待不起。

    程落伸手揪了下旋风耳朵,声音低浅:“那好吧……”

    正当何止以为她放弃时,又听程落说:“我可以和你去动物园走一趟,然后你再做决定。”

    程落双眸坚定,竟让何止哑口无言。

    看她这个样子是铁了心要和他去动物园了,何止觉得带她去看看也挺好,那里荒废了那么久,用脑子想一下都知道肯定不成样子儿了,等带她去过,不用他说,程落就该主动放弃了。

    打定主意后,何止点点头,说:“我下午刚好要过去,你可以和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