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旋风正式在程落家里扎了窝,不过它深深担忧起未来的生活。

    它的新主人已经穷到每天晚上喝西北风,真喝西北风,晚上九点准时上天台,10点半再准时下来,一日三餐只有两颗苹果和一杯白开水,再这样下去,旋风很怕新主人饿死,然后它流落街头,被狗贩子抓走卖给餐厅,它的最后一次露脸可能是在饭店的餐厅上……

    想到那个画面,旋风的狗头开始疼了。

    程落对它是放养状态,不打不骂也不亲昵,和当初带走它时说的一样,完全把它当普通的看门狗来对待,于是旋风的自由活动时间很多。

    旋风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下去,既然主人不养它,那它就另谋出路!

    打定主意的旋风当下叼起狗盘子,晃着尾巴跑下楼,到了不远处的广场,找了个风水宝地后一屁股坐下,再把狗狗盆子放在面前。

    可惜旋风的狗爪子不能写字,不然它一定要戴块儿牌子,上面写——要饭。

    正想着,旋风瞥到身边还跪着个小年轻,他面前放着块白布,上面潦草写着红字,偶尔有人过来冲他面前丢钱,小年轻连连拜谢。

    旋风吐着舌头,突然临机一动。

    它昂首挺胸过去,将狗爪子往白布上一按,对小年轻露出獠牙以作威胁。

    旋风被富豪养的皮毛锃亮,体型比一般的大型犬还要高大一些,加上那威风凛凛的姿态和凶恶十足的眼神,顿时将行骗的小年轻吓个不轻,一时之间也顾不了其他,收罗起零钱就是跑。

    赶走小年轻的旋风心情颇好的晃了晃尾巴,将狗盆子扒拉过来,直接鸠占鹊巢,占地为主。

    这年头要饭的人不少,要饭的狗可没见过,原本晨起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瞬间被角落里霸气的旋风吸引,三三俩俩围了过来,有人认出它是烈犬,一时之间没人敢上前,就在不远处看着。

    “这谁家的狗啊?”

    “不像是流浪狗,走丢的吧?”

    “下面有字呢。”一个大爷低头念出了白布上写的东西,“身患绝症,孤苦无依,求好心人施舍一顿饭钱,谢谢!”

    旋风吐着舌头,用爪子将狗盆子往前推了推,暗示性十足。

    一群大爷大妈和围观群众们立马乐坏了,现在骗子手段越来越高超了,直接让宠物出面,别说,他们都挺吃这套的,一时之间,路纷纷往里面塞零钱,有一块的,也有十块的,短短一会儿工夫,狗盆子就满了。

    正当人们凑热闹凑的开心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吼叫:“城管来了!!!”

    城管?!

    旋风立起耳朵,叼起盆子和白布条,撒开丫子就是跑,转眼间,狗影消失在人海。

    真他妈刺激!

    这年头狗都不好当。

    一路狂奔回家,旋风用爪子拍了拍门。

    程落起身开门,看着风风火火的旋风,问:“你去哪儿了?”

    旋风把狗盆子放在了程落脚边。

    “汪!”

    不用表扬朕,买点皇家狗粮就好。

    看着嘚瑟的旋风,程落不由皱起眉头:“你去要饭了?”

    旋风晃着尾巴一顿乱嚎: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明明去卖色了。

    程落:“……”

    她将盘子往过踢了踢,说:“那你这色是白卖了。”

    “……”

    看着那空空如也的狗盆子,旋风尾巴不晃了,耳朵不竖了,耷拉着眼皮,狗脸上是大写的四个字——生无可恋。

    程落觉得好笑,像旋风这种高智商的烈犬她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安抚性的摸了摸它的头,轻声说:“饿不死你的,狗老大。”

    最后那声狗老大,完全是调侃意味的。

    旋风蔫蔫的趴在地上,他不是怕饿死自己,而是怕饿死新主人。

    突然,一个念头划过旋风脑海。

    新主人是如此贫穷,每天光喝西北风,却给它买狗粮,难不成——

    难不成新主人省吃俭用是为了它?

    哎呀妈呀,真是太感狗了!

    旋风嗷呜一声扑到了程落身上,抱着她就是一顿乱舔。

    程落皱着眉推开它:“脏死了,不要过来。”

    旋风委屈的哼唧两声,跑到边儿上去吃狗粮,虽然这狗粮比不上原来的,可此刻,旋风却觉得这是世间最美的山珍海味。

    程落先去浴室洗了个澡,这一周她杂粮不食,每日只吃一颗苹果,到了夜里就吸收日月精华。

    这样做的效果是显著的,她原本微微隆起的腹部已逐渐平坦,蜡黄的皮肤渐渐恢复光泽,干枯的发丝也变得柔顺滑亮,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原有的样貌。

    洗好澡出来,久久没有响起的手机突然传来震动,来电显示是[朱丽丽]

    程落看了眼,直接接通。

    “程落姐,你……你真的和华城娱乐解约了?”

    华城娱乐是苏云理旗下公司,她曾经签约再此,程落这才想起这个朱丽丽是她原本的助理。

    “嗯。”

    “那……你们离婚也是真的?”

    “嗯。”

    朱丽丽的声音略显失落:“看到新闻我还吓了一跳呢,那程落姐你现在在哪儿?”

    “白桦街130号。”

    “那个地方很偏僻的,糯糯还好吗?”

    程落说:“给苏云理了。”

    电话那头的朱丽丽怔了下,想起糯糯那张小脸和程落苍白的神色,她心里不是滋味起来,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安抚。

    “那……程落姐发个详细地址来,我过去看看你。”

    “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想一个人安静些日子。”

    她一个人过了万儿八千年,早就习惯了寂寞,就算曾经身为人类,可早就忘了如何与人类相处,换句话说,程落高高在上惯了,不愿意再与凡人平起平坐。

    朱丽丽是个有眼力见的女孩子,听她这样说也没在强求。

    “那好吧,程落姐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打给我。还有……网上一些言论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说完,挂断了电话。

    程落原本不好奇这事儿,听她这样说,倒是好奇起来。

    也不知道这四年,网络上变成什么样了。

    想着,程落凭借着记忆登陆了个人微博。

    她微博的头像换成了很俗气的自拍,往下翻了翻,看到了第一条微博。

    【程落v:爱一个人没有错。】

    矫情……

    程落又点开评论,清一色的讨伐。

    ——[呕吐]你快别恶心人了,要点脸好吗?

    ——破鞋还谈爱情?

    ——别人上公交车还要交一块钱,您到好,免费+倒贴啊。

    ——挺可惜的,原本那么有天赋的人,现在竟然变成这样了。

    ——可惜+1,虽然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希望她变好的。

    ——sao货。

    “……”

    “看看你干的好事。”

    这话是对身体里另外一个灵魂说的。

    对方显然心虚了,没敢作声。

    结果没一会儿,低低说:“能……能把糯糯带回来吗?”

    程落嘲讽道:“你养?”

    “我可以养的!”

    “呵。”程落将那条微博删除,眼不见心不烦,问,“你怎么养?”

    “你把身体给我……一会会儿。”

    她还想的挺美。

    现在程落的灵魂和身体还不吻合,等再过些日子,体内的夺舍者就会被程落强大的灵魂完全吸收吞噬,相信她蹦跶不了多久。

    夺舍者变乖了不少,就算心里挂念儿子,也不敢触怒程落,见她沉默,再也没敢说话。

    晚上。

    程落按照以往时间上了天台。

    她屏息凝神坐在角落里吸收着日月光辉,万物声音被她隔绝,就算察觉到有人过来,程落也没有发出响动。

    “我已经决定了,接手那家动物园。”

    “我知道很难,但是我有信心。”

    “嗯,好……”

    “……”

    青年的声音在身后,干干净净,像是一块清润的玉。

    挂断电话,何止余光一扫,看到不远处有抹身影,她坐在天台边缘,衣摆在夜风中摇曳,背影苍凉,透着缕缕孤寂。

    何止心跳快了几秒,想也没想的扑过去,从后死死抱住了她。

    陌生男人侵略而来的气息让程落皱起眉头,她握紧拳头,朝后扬去。

    砰!

    拳头稳稳当当砸在了何止的左眼。

    “哼。”他握着酸痛的眼睛,痛苦的蜷下了身。

    “小姐,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你不要想不开啊。”

    程落起身,居高临下看着何止。

    月色微凉,他穿着牛仔外套,很高大结实。

    何止费力睁开一只眼,看向程落。

    光影很暗,隐约看到她五官轮廓,是个美人胚子,只是眼神透着犀利,一看便知是个不好接触的女人。

    “你还好吗?”待疼痛有所缓解后,何止直起身子,冲她伸出手,“那边很危险的,你过我这里来。”

    程落不屑的哼了声,绕过何止向门的方向走去。

    何止眨眨眼,表情茫然。

    难不成……

    她只是上来看看风景?

    说起来……

    何止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禁陷入沉思。

    那张脸有点眼熟啊,总感觉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