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云理望着眼前缄默不语的女人,对于程落,他只当她是心爱之人的替代品,如今正主回来,她这个冒牌货自然要滚蛋。虽然有些无情,可苏云理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可是今天,他竟然觉得程落有些不同。

    明明是一样的脸,气质却多了冷静自持和说不清道不明的霸道。

    “不,主要是为了吃顿早餐。”程落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其次和你商讨一下离婚。”

    赵薇宁眉眼滑过喜色,就连苏云理都挑了挑眉头。

    “我和你离婚,不过有个要求。”

    “你说,要多少钱。”

    钱?

    她才不会那么肤浅。

    这个世界上多得是给她钱的人,何必在意苏云理的这点小钱。

    程落垂眸看了眼怀中啃手指的糯糯,察觉到母亲视线,糯糯仰头给了个甜滋滋的笑,程落心下厌烦,收敛视线。

    “我和你离婚的条件是——这孩子归你抚养。”

    赵薇宁脸上笑容瞬间凝固。

    苏云理黑眸深沉,迟迟没做言语。

    “你是认真的?”苏云理轻声问,声线清冷低沉。

    他还记得几天前,程落要死要活的护着这个孩子,结果没过多久,就突然改了主意?他不得不怀疑她的意图。

    “认真的。”

    “好。”

    苏云理应的干脆,招呼来管家,说:“把我电脑拿来。”

    “是。”

    “云理……”

    苏云理抬手打断赵薇宁,唇边含了抹浅笑,看着程落说:“我可以养这个孩子,不过你要净身出户,和公司的合约也要解除,除此之外,不能利用我的名义获得任何益处,对媒体也不能提及我的名字,如果你能答应这些条件,那么今天就可以拟定协议。”

    听到这些,赵薇宁没了动静,缓缓靠在了椅子上。

    “可以,没问题。”

    此时管家将笔记本拿了过来,苏云理打开文档,修长的手指敲打键盘,片刻,合约拟好。

    “一式三份,打印出来。”

    合约打印好后,管家连同黑色钢笔一同送了过来。

    白字黑字,清清楚楚,程落手腕用力,在上面签下自己大名。

    然后解开背带,毫不犹豫的将糯糯塞到了苏云理怀里。

    幼童的身体柔软,带着浅浅奶香,像是一块面包,一不留神就会弄伤,苏云理瞬间绷紧脊梁,几秒后才回过神。

    他闭了闭眼,把这个从出生起就没好好看过的孩子送到管家手上,微舒出一口气,拿起纸巾细细擦拭着手指。

    “早餐很好吃。”解决完一大麻烦的程落心情颇好,颊边带着浅浅笑意,她起身,“再见了,苏先生。”

    “等一下。”苏云理突然叫住了她。

    程落回眸:“还有事?”

    男人深沉的双眸扫过她的身体,言语淡漠:“我的要求是净身出户,你现在穿的是我给你买的衣服。”

    意味很是明显。

    日光挥洒而下,将他修长的身影笼罩其中,显得缱绻而又温柔。

    程落感觉自己灵魂深处发出阵阵悲鸣,甚至能听到那个女孩儿不甘隐忍的哭泣。

    她面无表情看着苏云理,当着他的面一下一下解开扣子,脱去衬衫丢在地上,又拉开裤链,最后踢掉鞋子,只留一身内衣静立着。

    程落的身材已经走了样,这样的她绝对不会激起男性的欲望,可她脊梁笔直,哪怕近乎赤裸,也生出不可亵渎的高贵来。

    苏云理看着那双眼,突然抿紧唇瓣,心里无端生出几分气闷。

    “苏先生,你满意了吗?“

    苏云理没说话。

    她嗤笑声,在离开时,对赵薇宁嘲弄道:“你们两个挺般配的,不过我好意提醒下,你最好用自己的钱多买几身衣服。”

    赵薇宁脸色变了。

    望着程落背影,赵薇宁眸光闪了闪,她轻轻敲了三下桌子,听到讯号的旋风竖起耳朵,嚎叫着向程落扑去,这下,苏云理没有阻拦。

    旋风如同的它的名字一样,体型庞大而又矫捷,凡是见过它的人总要赞叹它发达的四肢和流露出杀气的眼眸。

    此刻,旋风露出獠牙,四肢迸发向着目标攻去。

    程落步伐顿住,没有回头。

    “停下。”

    女人的声音不大,平静,淡漠,却透着难以抗拒的气魄。

    旋风眼底透露出恐惧,嚎叫声变成呜咽声,慢慢收起锐利的牙齿,耷拉着尾巴不敢动弹。

    注意到旋风举动的赵薇宁惊呆了,这条狗是天生的恶犬,当初花了高价从德国购来,苏云理为了训练它用了近乎半年的时间,此后,恶犬成了看门狗,来者就咬,只听苏云理和赵薇宁的命令。

    现在竟然……怕一个女人?

    苏云理皱眉看向程落,女人已经回了头,一脸慵懒,双眸淡然无波。

    赵薇宁咬咬牙,又敲了三下桌子。

    旋风回过神,再次做出了攻击的架势。

    “如果你敢咬,我就捏碎你的喉咙。”

    她说,脸上带着浓郁的杀气。

    “呜……汪。”

    旋风快吓哭了,刚开始就觉得这人类不对劲,现在看来,果然不对劲,因为它完全没办法抗拒她的命令。

    可是……把它养大的主人在这儿,总不能丢了恶犬的面子不是。

    于是……

    “汪!”

    旋风摆起架势,龇牙咧嘴咬叫几声。

    这狗语翻译过来就是:人类你快跑吧,我超凶的!

    程落觉得这狗有趣,不由笑了。

    “汪汪汪!”

    请给我个面子,假装害怕一下。

    程落走过去,弯腰拎起旋风的两只前蹄,让它直立起来。

    注意到这个动作的赵薇宁倒吸一口凉气。

    旋风脾气那么暴,就连她都不敢做出这种动作。

    赵薇宁几乎看到了旋风咬断她脖子的画面。

    然而……

    所想的血腥场面并没有出现。

    恶犬变成了宠物狗,吐着舌头,耷拉着耳朵,乖巧听话的不得了。

    “我挺中意你的,允许你这畜生当我的看门狗。”

    “汪……?”

    “我不喜欢看上的东西跟了别人。”程落笑眯眯揉着旋风狗头,轻轻说,“你要是不乐意,我只能在这儿弄死你了。”

    “汪——嗷!”

    日了人了!这人他妈的有毛病吧!

    “嗯?”

    “……”

    糟,忘记她听懂它的话。

    旋风左右权衡,觉得在这大院子也没什么意思,每天好吃好喝一点都不刺激,虽然对不起原来主人,可是……坏狗是不需要原则的!性命就是原则!!!

    “汪汪!”

    好呀,汪跟你走。

    于是旋风蹭了蹭她的手心,摇着尾巴在程落脚边打转,那狗腿的样子和先前凶神恶煞的它形成鲜明对比。

    眼看养了多年的宠物要投奔曾经的情敌,赵薇宁再也冷静不了,起身就向程落走去,低吼出声:”旋风,你给我回来!”

    “旋风。”

    程落使了个眼色,旋风皮毛立起,将程落挡在身后,凶相十足的对着赵薇宁。

    赵薇宁的一颗心瞬间凉了。

    她不由看向苏云理,眼神透着委屈:“云理……”

    苏云理闭了闭眼,这旋风攻击力十足,就算有五个大汉也难挡住它,只是不知道这女人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旋风这么听话。

    “算了,薇宁。”

    “可是……”

    “我说算了。”苏云理态度强硬,“一条狗而已。”

    赵薇宁不甘心的瞪了程落眼。

    程落牵着旋风已经走远,察觉到什么的糯糯突然趴在管家肩上张望着,看着程落越来越远的背影,糯糯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等身影完全不见后,他终于嚎哭出声,满是难过。

    糯糯的哭声徘徊耳边,程落不为所动,倒是身体里的那个灵魂在不安挣扎着,妄想夺取身体的控制权,然而她灵魂太过弱小,根本无法撼动到程落丝毫。

    快出大门时,后头传来个和蔼的身影:“太太,请等一下。”

    程落回过头,发现是苏云理的老管家。

    “有事?”

    管家李叔将外套脱下,恭恭敬敬递到程落面前,说:“太太穿上吧,这样出去不好。”

    “我已经不是苏云理的妻子了。”

    “我知道。”李叔笑了下,“可在我心里,苏家的太太只有一个。”

    她沉默一会儿,什么都不说的接过衣服,扭头离开。

    看着那逐渐消失在远处的身影,李叔叹了口气,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朝相反的方向离开。

    “人类你为什么能听懂我的话?”

    旋风颠颠儿跟着程落回了家,一边用狗语交谈着。

    “吾乃万物之主,苍生之母,可倾听世界之语。”

    那一刻,旋风看到程落身后迸发出了刺眼的金光。

    于是心里越发期待万物之主,苍生之母的生活,可是——

    “汪汪汪?”

    万物之主您就住这儿?

    看着眼前破旧的小公寓,含着金汤勺的旋风开始怀疑狗生。

    程落面无表情掏出钥匙开门:“躯体只是肉身,住在宫殿还是住在茅屋都没什么区别,重要的是灵魂的安处。”

    “……”

    好他妈深奥啊,听不懂。

    它可以理解为……万物之主其实是个穷逼没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