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落对人类小孩无感,甚至说是厌烦。

    在程落看来,那脆弱的生命太过不堪一击,他们弱小,又不聪明,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不像是幼龙,就算是没人看管也能生活的很好。

    思来想去,程落决定把孩子送出去。

    从脑海残留的记忆来看,这个孩子很大程度上不是苏云理的,穿越者在和苏云理交往的那段时间里,还和前任纠缠不休,也产生过肉体关系。

    可如果贸然去找对方,对方肯定不认账。

    她有些烦。

    入住水天一线后,程落已经不会为凡事忧愁,就算天塌下来也有其他神仙顶着,可现在竟要顾虑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还是当老祖好。

    程落想着,不禁微微叹息。

    此时天色已晚,稀疏的星光点缀在黑夜里,窗外静谧,偶有几声猫叫,非常清静。

    她看了眼脏乱的房间,撸起袖子,摸索着如何打扫。

    刚把桌子擦干净,那边饿了一天的糯糯终于忍不住的嚎哭出声,声音响亮而又刺耳。

    程落抬眸瞥了他一眼,又拿起一边的扫把,开始扫地。

    地扫完,哭累的糯糯没了力气,咬着手指头,抽抽搭搭,委屈巴巴看着她。

    正在此时,门铃响了起来,听到动静的糯糯立马忍住眼泪,趴在婴儿车上眨巴着大眼睛朝声音所在方向看去。

    程落放下扫把,过去把门打开。

    门外站着个大婶,体型微胖,模样非常和蔼可亲。

    “你是昨天新搬来的吧?我是房东,昨天刚巧不在家,也没过来和你打个招呼。”说着,房东大婶上下打量着程落。

    现在的程落和以前光鲜亮丽的她简直是两个反差。

    程落身高179,模特出身的她骨肉均匀,腰身细软,可如今被糟蹋的没有一点美感,发福了不说,皮肤更是暗淡蜡黄,任谁也认不出她就是当初的影后程落。

    房东大婶不上网,自然也不知道她是谁,笑眯眯说:“我比你大,你叫我燕婶好了。”

    正说着,婶子注意到了程落身后咬手指头的糯糯。

    糯糯长得非常精致讨喜,发丝柔软漆黑,小脸白净,粉雕玉琢的似是一尊瓷娃娃。

    燕婶喜欢小孩,当下觉得糯糯可爱,绕过程落进了屋,弯腰逗弄着糯糯,一边逗一边说:“这娃儿可真漂亮,是你儿子?”

    程落皱皱眉,没说话。

    “我小儿子和你差不多大,你都当妈了,我那混小子连个对象的影都不见。”燕婶是个自来熟,对着她自说自话起来。

    “是不是饿了呀?”看糯糯一直咬手指头,燕婶不由问说。

    程璐低低嗯了声:“家里没吃的。”

    “啊呀,你怎么不早说。”燕婶拍了下大腿,“看你是一个人搬过来的,也不容易,你等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啊。”

    说完,燕婶风风火火上了楼,没一会儿又拎着两个大袋子下来,一股脑将东西放在了桌上。

    “那里面有牛奶和儿童燕麦,都是给我外孙买的,还没喝,你先凑合着用。另外里面是我闺女带来的特产,你拿着尝尝,要是有啥需要就去楼上找婶婶。行了,这么晚就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

    眼看对方要走,程落想了下叫住了她:“等一下,那个燕麦……怎么喝?”

    燕婶愣了下,又想起她可能是没给小孩喝过这种东西,于是直接拿着东西进了厨房。

    程落看清她的步骤,一一记下。

    “水开了冲泡,可以放点牛奶。”

    燕婶泡好燕麦,等凉的差不多后,端着碗顺便把糯糯给喂了,动作熟练细腻,可见她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小孩儿。

    饿了一天的糯糯没一会儿就狼吞虎咽吃个精光,吃完后老老实实躺下睡了过去。

    燕婶把碗放下,说:“那婶子就回去了,看你家里什么都没有,最好早点布置全了。”

    等燕婶离开,程落收罗着洗刷碗筷。

    厨房中只有哗啦啦的流水声,突然间,一道声音突兀响起。

    “你是谁?从我的身体里滚出去!”

    声音是是从脑海里传来的,隐隐伴随着神经被拉扯的疼痛。

    她浸泡在水里的手指顿了下,不由勾起唇角。“你说……这是谁的身体?”

    “我的!”那个和程落相同的声音尖锐,不罢休的挣扎着,“你给我滚出去!!”

    “呵。”程落忍不住笑了出声,“有趣了,侵略者反倒成了受害者。”

    那人总算觉得不对劲,小声问:“你、你是谁?”

    “四年前,因为生病被你占据身体的原主人。”

    她说着,继续冲刷碗筷。

    程落总算记起了离开身体的原有,当初拿下大奖后的第二天,她毫无预兆生了一场重病,就在这灵魂最脆弱的时刻,一个冒失者抢夺了她的身体。

    那个声音犹豫下去,也平静不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四年前,什么生病,我听不懂。我只想回到这具身体里,如果你不同意,就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

    程落还真想看看她是怎么不客气,如何不客气。

    “这位小姐,我奉劝你注意言辞。”将碗筷归位后,进了洗手间,打好香皂冲洗着手指,她看向镜子,透过那双凤眼在看着另外一个人的灵魂,“那个叫糯糯的是你的孩子吧?”

    一说这话,对方立马紧张起来:“你要做什么?”

    程落笑意深了深:“我曾经有十二个孩子,可最后一个也没留下,你知道为什么吗?”

    如果那人在程落面前,现在的脸色一定是苍白的。

    取下毛巾仔仔细细擦干净水渍,看向镜子的表情不变:“所以,你可以闭嘴了吗?”

    “你、你别伤害糯糯。”

    说完这句话,再没了动静。

    程落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心里又生出怀疑,那个人说得话不像是假话,难不成四年前夺取她身体的另有其人?现在这个是半路插插进来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程落都不会将身体的控制权让出去,上次倒霉去了一颗蛋都没有的洪荒,孤苦伶仃过了万年,谁知道这次又会去什么地方,又或者直接魂飞魄散,得不偿失。

    随便吃了点东西后,程落拿起钥匙去了顶楼天台。

    春夜的晚风微凉,头顶月光如水。

    天台已经很久没人上来,显得荒凉而又凌乱,程落随便找了个空地,直接坐下,闭目静静吸收着日月精华。

    现如今日月精华已经不顶饿,更不能让她长生不老,增长修为,唯一的作用也只是增强体健,美容养颜。

    待感觉清凉的气息顺着丹田从全身游走一圈后,程落深吸口气,转身下楼回了房间。

    次日。

    天刚蒙蒙亮时,程落就收拾好自己,用背袋装好还没醒的糯糯,拿起钥匙出门。

    她住的地方偏远,又是清晨,路上不见车辆,更没有行人。

    慢悠悠走了两里路,又上了辆公交,直接去了苏家。

    苏家别墅在城中半山腰上,僻壤却又优美。

    按响门铃,程落静静等待着。

    没一会儿,里头传来声音:“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程落。”

    沉默会儿,对方说:“抱歉,苏家不准闲人进入。”

    程落有些不耐,语气隐隐带着烦躁:“你和苏云理说,我是找他离婚的。”

    果真,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大门开了。

    此时睡了一路的糯糯也醒了,打了个哈欠,懵懵懂懂看着她。

    程落进去被领到后花园,刚过去,就听到一阵狗吠。

    下一秒,一道矫捷的黑色身影似是闪电一样向程落扑来。

    怀中的糯糯吓得直打哆嗦,扭头埋入到她的胸前。

    程落双手插兜,表情无波无澜。

    眼见那条德国黑背快咬过来时,从身旁传来的低沉声音叫住了它。

    “停下,旋风。”

    坐在花园椅上的苏云理长腿交叠,一手捧着杯咖啡,一手翻阅着桌上报纸,他没抬头,细碎光影下的侧脸英俊而又淡漠。

    听到声音,烈犬没了动静,却依旧对程落露出獠牙,一副随时要攻过来的架势。

    “旋风过来,你看你都把程小姐吓到了。”

    坐在苏云理身边的女人发丝及肩,气质温婉而又高贵,细看之下,眉眼竟和程落有几分相似。

    叫做旋风的烈犬摇着尾巴跑了过去,在她膝下摇尾乞怜。

    程落勾了下唇,眉梢闪过嘲弄。

    收敛视线,定定看向苏云理:“我饿了,让你的人给我准备份早餐。”

    说完,直接拉开椅子坐下。

    当下,旋风又冲她高吠起来。

    程落眼角余光看去,眼底是蚀骨寒芒。

    旋风呲着牙,威胁感十足。

    程落望向赵薇宁,声音冷冷生生:“这畜生是你养的?”

    畜生二字当下让赵薇宁变了脸,却不好发作,依旧柔着声音:“程小姐,请注意你的用词。”

    苏云理让人给她准备的早餐已经上来,程落拿起刀叉,垂眉敛目,说:“这只畜生碍了我的眼,让它滚。”

    “你……”

    “旋风。”苏云理轻放下咖啡,“你去那边玩儿:”

    旋风不情不愿叫了声,迈着蹄子跑向远处。

    男人那双狭长的眸子看向她,语气不好不坏:“你今天过这儿,恐怕不仅仅为了吃顿早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