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窗外是夜色。

    室内是明亮的灯火还有浓郁的寂静。

    沙发上的男人长腿交叠,看着她的眼神似是淬了寒冰。

    桌上放着一份协议,黑色钢笔静躺旁边。

    程落紧攥着拳,美艳的脸庞逐渐失了颜色,

    她抬起眼皮,嘴唇牵扯,好一会儿才用那沙哑的声腔发出声音:“云理……”

    “签吧,对你我都好。”

    他声音清冷,近乎无情。

    随着这句话落下,程落感觉自己被人在心口扎了一刀,鲜血淋漓,疼的蚀骨。

    她咬紧牙关,脸色愈发苍白,张张嘴,说:“我不会签,随便你在外面怎么玩儿,可苏太太的位置……只能是我一个。”

    说完,苏云理笑了,是嘲弄,更是不屑。

    “程落,你是不是搞错了?”苏云理直视着她,“我和你的婚姻本来就是一场交易,我给你名气,你给我家庭,如今交易解除,你我各归各位,谁也不欠谁。”

    程落死死拉扯着裙子,手背青筋凸起,凌乱的发丝下,看着他的一双眼涨红,无比狼狈。

    她很清楚苏云理是什么样的人,高贵骄傲,冷漠无情,内心深处的城池仅住着一个人,可那个人不是她……

    就算这样……

    程落依旧深爱着他,哪怕死,也不想和这个人分开。

    “云理……”程落起身过去跪在他面前,冰冷的手指小心翼翼拉上他的衣角。

    她仰头看着他,眼泪簌簌的往下落,“我们离婚了,糯糯怎么办?他还小,不能没有爸爸,我求求你,我不介意你和赵薇宁,真的不介意,你别不要我,求你了……”

    苏云理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

    曾经那个美艳万千,骄傲矜贵的女人在此刻变得卑微而又难堪,那双带着哀求的眼眸更让他厌恶。

    苏云理拉开她的手,冷生生的说:“薇宁介意。”

    程落的心彻底坠入了谷底。

    他又说,表情更是漠然:“儿子?你跟过那么多男人,谁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我的种。”

    说完,苏云理起身,只给她一个孤高的背影。

    “签不签随便你。不过有件事要通知你,明天薇宁会搬进来,在这之前你最好带着你的孩子从这里离开,不然我不介意用特殊手段。”

    记忆戛然而止。

    程落平躺在床上,双眸直直盯着泛黄的天花板。

    脑海中的那些画面来自于夺舍她身体的穿越者。

    时隔太久,一些东西早已模糊。

    她隐约记得自己刚拿下奖项,然后睡醒一觉就来到了个陌生的世界,那是个混沌世界,天地相连,万物虚空,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苍茫,而她囚困与一颗小小的圆球里,漫无目的的四处飘荡。直到盘古苏醒,开天辟地,历经千年游离的程落降生世间,成了宇宙洪荒里的第一条真龙和唯一的生命。

    再后来,大地复苏,万神降临,程落成了洪荒之祖,神之上神。

    因为年纪太高,又无人能敌,老祖程落定居在了水天一线,过上了闲懒的养老生活。

    直到今天,一觉醒来又发现自己回来了。

    程落在心里叹了口气,还记得当初怕时间太久丢了这段记忆,于是把现世的记忆储存在了记忆池中,无事的时候翻出来看看,权当是拿来解闷。

    只是她怎么都没有算到,在自己离开后会被其他人占据身体,并且搞得乱七八糟。

    程落缓缓从床上爬起,四处环视打量着这间屋子。

    这间房屋是临时租下的,狭小而又肮脏,尤其是从厕所传来的潮湿气味,顿时让老祖的眉头皱了起来。

    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从桌上拿起一面小镜子审视着现在的自己。

    程落是个美人胚子,凡是见过她的人都要感叹一句她的美貌,可短短一个月,镜子里的女人就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

    长发散乱,发丝干枯,往日白皙的皮肤此时没有任何光泽,泛着一层不正常的蜡黄,她不知几天没喝水了,嘴唇干涩,渗着血丝。

    再低头看去,身上的衣服早就传来臭味,皱皱巴巴裹着四肢,没一点形象可言。

    程落自脑海搜寻着记忆,在身体被夺取的四年内,穿越者已结了四次婚,每段婚姻都以凄惨收尾,到了苏云理这里,更是将程落以往给大众留下的好感消费一空。

    网上对她的评论从“天才演员”变成“破鞋”,“人人可上的公交车”,影评人说她一手好牌打的稀烂。

    的确稀烂。

    只要稍微聪明点的穿越者,就懂得利用她的优势,就算成为不了名留世界的芳华,也不至于落得现在人人喊打的地步。

    如今唯一让她开心的是,她回来的时候带回了青龙曾赠她的灵戒,里面放着些供灵兽吃的灵石和几株百草。

    虽然戒指里没多少实用的东西,可胜在美观好看。

    程落闭上眼,试着运气,感受着真气从任督二脉流通到四肢百骸,现在这幅身体已修炼不到原来的样子,可强身健体,美容养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而……

    那股潮湿的味道没办法让她平心静气。

    程落刷的睁开眼,猛然对上了双黑漆漆的清澈眼眸。

    不大点的小萝卜头趴在床边,正仰头看着她,表情怯生生的,又弱小又可怜。

    程落颤了颤睫毛,想起这是穿越者代替自己生下的便宜儿子。

    她不是没有照顾过小孩,相反照顾过很多,比如四方神之一的青龙,战绩显赫的应龙,最小的虬,脾气不太好的蛟,都是被她在龙地养大的。

    然而龙和人类之子终有不同,她可以随便把龙从龙地丢到天外天,反正死不了;可要是把这小娃娃从楼上丢下去……怕就活不了了。

    何况……

    程落将指尖抵靠在幼童眉心处,这孩子发育不太完善。

    感受到触碰,奶娃娃吓得一个哆嗦,脚上不稳,噗通声跌坐在了地上,也没哭,就委屈巴巴的看着她。

    程落眉梢跳了下,静默时,听到阵阵咕噜声。

    声音是从奶娃娃肚子里传来的,又一会儿,她肚子也传来同样的声音。

    程落笑了,觉得新鲜。

    刚破壳出来时,程落吃的是天地精气,后来世间有了生命,饮的是醴泉水,再后来,不吃不食,也不会感到饥饿,尤其真龙的肚子娇贵,王母的蟠桃都嫌弃。

    像是现在的这种饥饿感,让她觉得十分有趣。

    程落拎着小娃娃上了床,起身开窗。

    现在是深夜,只看到远处闪烁的霓虹灯。

    程落闭上眼,静静感受着。

    [世间万物,听吾之声。]

    夜色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没一会儿,几只野猫聚集在阳台上。

    程落睁开眼,对着眼前皮毛稀疏,皮包骨头的野猫陷入沉默。

    “喵呜~~”

    你是要当我的铲屎官吗?

    “喵呜!“

    人类你叫我?

    “喵呜?!”

    你是要给我小鱼干吗?

    程落:“……”

    看它们这样子,也不可能给她找来吃的。

    程落一挥手将召来的野猫遣散,重新关上窗后,侧头看向在床上咬指头的奶娃娃。

    她能倾听万物之声,可是无奈听不懂婴儿语。

    她能知道他人内心所思所想,可无奈猜不透小孩子心思。

    就算程落触碰到小婴儿,看到的也都是一片乱码。

    “你叫……糯糯?”

    她开了口,喑哑的声线中透着清冷。

    糯糯瘪瘪嘴,继续啃手指头,没说话。

    程落再次沉默,根据现在情势来看,那个叫苏云理的肯定是不认苏诺这个儿子,就算她把这孩子送到他们家,下场也是还回来,要不直接丢到孤儿院。

    其实苏云理说的也没错,穿越者水性杨花,用她的身体搞了不少男人,谁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苏云理的亲生骨肉。

    她凝视着糯糯,下了主意:“今晚不吃饭,你同意吗?”

    糯糯歪头,表情懵懂。

    “我这样说并不是征求你意见,而是通知。”

    糯糯眨巴眨巴眼,嘴巴一咧,笑了。

    笑容干净,酒窝很深,有些可爱。

    程落心中一动,猛然想起了那个总围在她脚边撒娇的虬,顿时心软,没在看他。

    转身走进和狭窄的厨房,打开冰箱翻找一圈,最后只找到一盒牛奶,低头看了看盒底,还没过期。

    可此刻她犯了难,这牛奶……怎么热来着?

    那些电器……都是怎么用来着?

    老古董当太久,除了一些基本的记忆外,这些电器使用方式都被她忘的一干二净。

    想了想,程落又拉开窗,再次把那些野猫召了过来。

    程落垂眸看着野猫:“帮我热个牛奶。”

    不是询问,而是命令。

    野猫:“……”

    野猫:“?????”

    这人类……他妈的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