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八百七十九章 周海绵被软禁
    “这份协议,我会签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现在我们只喝酒,不谈其他。协议你且先收起来。等我有空了,再签也不迟。”泉在汐勾了勾手指头,吩咐身旁的易天宗女门徒为他斟酒,然后接着说道,“我泉在汐说话,一向算数。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是说大话,就易天宗每年缴纳的物资,连我个人都看不上眼,对于我圣灵宗来说,那根本无关紧要,只要我一句话,全免那都不是问题。”

    泉在汐这话,有吹牛皮的嫌疑。

    因为他在圣灵宗中,地位并不高。

    要不是他有护法长老这么位师尊为他撑腰,在圣灵宗中,根本就不会有门徒正眼瞧他。

    可以说,泉在汐在圣灵宗中,用“人微言轻”这个词来形容,那一点都不为过。

    方霖驹要求泉在汐签的协议,那是泉在汐设计诱惑易天宗宗主蒋旷岚的筹码。

    蒋旷岚为了顺利与泉在汐签订减免部分税收的协议,减轻易天宗人身上的负担,这才选择了向周海绵出手,向她施压,逼迫她答应嫁给泉在汐。

    虽然蒋旷岚心里明白,泉在汐哪怕是与易天宗签订下了那份减免部分赋税的协议后,圣灵宗高层中人未必会买账,但他仍然选择了这么做。

    理由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他希望以这件事来巴结泉在汐,以此讨好泉在汐在师门中的庇护者,他泉在汐的师尊娄苍平,从而经泉在汐介绍,结实娄苍平,与他攀上一些关系,日后也好希望娄苍平暗中照拂易天宗。

    当然了,蒋旷岚执意希望泉在汐与易天宗签订下那份根本没有多少价值的协议,仅仅只是为了达到日后约束泉在汐一人的小手段。

    不过,这泉在汐倒也狡猾。

    每当易天宗人提及协议之事,他就会想方设法推诿,选择了拖延战术应付。

    因为他不是傻子,知道一旦自己签了这份协议,日后自己就等于是有把柄捏在了易天宗人手中,那么他日后行事,必须站在易天宗这一边,这对于他将来在圣灵宗中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一件事。

    而且,他根本就没打算签那份协议。

    拿了资料文件在手的方霖驹,此刻那是显得极为尴尬,更多的却是郁闷,因为他负责做这件事,时刻提醒泉在汐签协议的任务,是易天宗宗主蒋旷岚交给他的。他如果在泉在汐和周海绵的婚礼举办之前,没有能够将签好的协议拿到手,他真的没法向宗主蒋旷岚交待。

    眼下,方霖驹见泉在汐没有半点签协议的意思,心里那是感到非常无奈,恨不得冲上去给泉在汐几个耳光,但他却没有那个勇气与胆量,毕竟他的修为境界,比泉在汐要低,哪怕泉在汐随随便便一巴掌拍下来,他都无法承受。

    为了避免把泉在汐逼得过紧,导致他厌烦。

    于是,方霖驹深感无奈的把协议书收起,然后装出一副非常镇静的样子,向泉在汐说道:“既然泉兄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与你签这份协议,是宗主吩咐给我的任务。只因我担心没办好这件事,被宗主等人斥责我没用。这才显得急迫了些,还请泉兄不要介意我刚才的鲁莽之举。”

    “放心,我不会令你为难的。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泉在汐随口敷衍道。

    ……

    一天后下午,龙飞借“时空穿梭灵符”的力量,跨越大片空间距离,到达易天宗上方高空,然后借卓依赋予的力量,改变外表形象,化作顾常英的模样,这才迅速飞落而下,直奔易天宗山门而去。

    易天宗门徒,没有人不知道顾常英,没有人不认识顾常英,因为顾常英曾经是易天宗年轻门徒心目中的偶像。

    而顾常英与周海绵两人,则是他们心目中的神仙眷侣。

    如今,大多数易天宗门徒心里都清楚,正是因为有了泉在汐的出现,并强势参与了与顾常英争夺周海绵的事情发生,这才导致易天宗高层中人,为了讨好泉在汐,以及其背后的圣灵宗,这才选择舍弃顾常英。

    因此,当龙飞以顾常英的形象,出现于易天宗山门前的时候,那看守山门的易天宗门徒,立即认出他来,但却显得有些局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龙飞前来易天宗,本来就是捣乱而来,并不是参加婚礼的宾客,他见看守山门的易天宗门徒,一脸诧异的看着他,由此断定,这山门前的门徒,估计是认出了出现于山门前的人是顾常英,也就没有丝毫犹豫,疾步上前,向那几个门徒微微一笑,而后向几人直言说道:“我此番前来,是希望见周师妹一面,希望各位师弟,你能够替我通传一声。顾常英在此谢过各位了。”

    “顾师兄,原来你还活着。”那身材魁梧,名叫雷择富的门徒,听罢龙飞说的话后,这才真正确定,来人就是顾常英。

    “我没事,好得很。”龙飞微笑着回应。

    “我们对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心中虽然感到愤愤不平,但却因为我们能力有限,不能为你做点什么,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雷择富说道。

    “曾经发生的一切事,我都不会放在心上。”龙飞装出一副豁达的样子,微笑着回应一声,然后转移话题,直接问道,“周师妹她现在过得还好吧?”

    “你希望听实话吗?”雷择富反问道。

    “当然。”龙飞点点头。

    “她……”雷择富说出这么个字后,四下张望一眼,确定除了自己信得过的几人在场外,这才放小嗓门,以只有龙飞和身边几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她现在心里应付非常憋屈,甚至有些恼火。假如没有宗主出面,封印了她的力量,把她软禁了起来,迫使她乖乖听话,想必她已经愤然离开易天宗,绝不会再回这令她感到伤心的地方了。”

    “这么说,周师妹不是心甘情愿要嫁给那位名叫泉在汐的家伙了?”龙飞确认道。

    “周师妹心里喜欢的人是你,假如她知道你还活着,她绝不会放弃寻找你。这些年来,她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但是她仍然没有能够忘记你。”雷择富说道。

    “是这样啊!”龙飞装出一副伤感的样子,沉默了一会,这才接着问道,“她现在在哪?我要带她离开。”

    “顾师兄,你别乱来,目前有圣灵宗的高手在易天宗做客,你如果贸然行事,不但没法把周师妹从火坑里救出,反倒会使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还请三思。”雷择富一听龙飞说要把周海绵带离易天宗,他连忙显得有些急切的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