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七百零六章 攻与防
    “叮!恭喜宿主,《不坏宝体》功法经验值+10万!”

    “叮!恭喜宿主,《不坏宝体》功法经验值+10万!”

    ……

    被血光吞没后,龙飞的身体,遭受到了血光之中所蕴含恐怖杀伤力的持续攻击,而龙飞的识海中,则是接连不断的响起《不坏宝体》功法增长经验值的语音提示。

    听到系统语音提示增加的数据,龙飞这才清楚的知道,血阳子的这一次的强势攻击,携带的持续杀死威能,竟然强大到了足以与无极之境1阶层次修士的普通手段攻击,才能给他带来的伤害了。

    “他的力量,竟然能够这么强。这血脉之力,果然变态。”

    “好在我的自我修复能力强大,他的持续攻击力量,对我造成的伤害,能够迅速愈合,恢复正常。”

    “要不然,他如此这般对我持续攻击的时间,只要坚持个三五分钟,那么我肯定会被持续伤害的力量制造出的累加伤势折磨致死。”

    龙飞心中顿时感到无比震惊。

    龙飞的身体,被血光所吞没,擂台下观战的众人,没法做到看清楚龙飞的身影形体,还以为龙飞被血阳子的打出的恐怖力量轰成了渣,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事实上,龙飞没事。

    而这一情况,在持续输出力量,对龙飞展开猛攻的血阳子,心里那却是清楚得很。

    因为他能够清晰的察觉到龙飞的手掌仍然存在,且在不停的释放反抗力量,冲击着他与之接触的拳头,虽然那股微弱的冲击力量,在他释放出的力量面前,弱得可怜,但却足以证明,他释放强力攻击的对手,仍然活着,并且还有反抗的力量。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连击杀无极之境1阶层次修士的杀伤力,都做不到杀死他?”

    “施展这一击之力后,我就会陷入虚弱状态中。”

    “到那时,我的防御,就会落回玄天之境5阶层次。”

    “似乎他当时与我交战时,拳、掌的攻击力量,就达到了玄天之境7阶的层次。”

    “假如我持续释放出的力量,没有能够把他打残,而他还有反击余力的话,那我就危险了。”

    “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变态?”

    “不行,得趁他此刻处于被动承受的机会,彻底把他搞残。”

    察觉到龙飞没事,且活力无限,血阳子心中感到有些着急了,而且他心里明白,如果这孤注一掷的攻势,都不能给做到把龙飞击败、打残,那么他自己就危险了。

    于是,他连忙施展逆天手段,催化体内精血,化作力量,加大了攻势。

    “叮!恭喜宿主,《不坏宝体》功法经验值+80万!”

    “叮!恭喜宿主,《不坏宝体》功法经验值+90万!”

    “叮!恭喜宿主,《不坏宝体》功法经验值+87万!”

    ……

    随着血阳子的攻势加强,龙飞忽然察觉到自己遭受到的冲击力量在猛增,而系统语音提示给予的报喜之声,则清晰的告诉龙飞,血阳子此刻的攻击力量,强大到了足以与无极之境1阶中期,甚至后期水平的修士所能够施展出的水准,脸上立即在这一刻,浮现出了难以置信的惊讶表情。

    血阳子的攻势虽然加强了,但仍然与龙飞的防御极限,有着极大的差距。

    因此,此刻血阳子对龙飞释放出的持续攻击力量,仍然没有能够做到令龙飞感到心惊恐惧的地步。

    见到《不坏宝体》功法经验值数据,那是在以极快的速度跳动,距离最终升级数据越来越近,龙飞心里乐了:“嘿嘿……你继续,只要你能加持一分钟,这《不坏宝体》功法就能再次因为你的贡献而升级。千万不能萎了,要加持不泄,将力量的释放持续到底啊!”

    “那血阳子为什么还没有收手?”

    “莫非龙飞仅仅只是被血光淹没,实际上没事?”

    “血阳子在坚持释放力量,这就足以证明,龙飞还在反抗,还在坚持,从而可以知道,龙飞暂时无性命之忧。”

    “这两个变态家伙,都是牛逼人物,一个攻势牛逼,一个防御牛逼,就是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谁牛逼?”

    ……

    观战的众人,见到血阳子没有撤招的意思,反倒加大了力量的释放,以为龙飞已死的他们,这才真正认识到龙飞的强大,好些希望龙飞活着,日后继续能为他们改造血肉体质品质的修士们,脸上在这一刻,浮现出了淡淡的惊喜笑容。

    原本见到龙飞被血光吞没,心中感到无比难受的傲茹歌,此刻见到血阳子仍然没有撤招,由此意识到龙飞可能没事,心中的难受感觉,稍稍好了些,但同时还是在为龙飞的安危,感到担忧起来:“这血阳子太强大了,他能坚持下来吗?”

    “老龟,你的实力较强,观察力比我们要强,你能够透过血光,看清楚小主此刻的情况吗?他有没有事?”见到擂台上只有一片血光,看不清景象的大白鲨,扯了扯老玄龟的衣角,非常担心的向他小声询问道。

    “血阳子的实力太强,那血光太刺眼,我没法看清楚被血光覆盖的小主此刻的情况,但见血阳子仍然在持续释放力量这一点就能够得知,小主应该没事。要不然,那血阳子也不会冒着耗尽力量的危险,持续将力量输出。如果我所估不错的话,定然是小主以厉害的手段,扛住了血阳子的攻势,仅仅只是被他输出的力量所困,无法脱困。而血阳子也意识到了自己一旦失去这次击败小主的时机,想要再次将小主逼到如此地步,根本就不现实。于是,他这才选择了孤注一掷的做法,哪怕是耗尽自己的力量,也要把小主击败。假如小主能够扛过血阳子此刻的一轮强势猛攻,应该能够逢凶化吉。”老玄龟回应道。

    “你的意思是说,小主现在仍然非常危险?”大白鲨追问道。

    “虽然危险,但应该无性命之忧。”老玄龟应道。

    “听你这么一说,那我就真的放心了。先前见小主被血光淹没,当时真的把我给吓死了。”听罢老玄龟的话,大白鲨顿时松了一口气,紧张的心境,也因此逐渐恢复平静。

    老玄龟身旁的水源兽、金鳌蟹、萧冬笙、张奕樑等人,听了老玄龟和大白鲨的对话后,都微微点头,觉得老玄龟的分析,非常有道理,那颗为龙飞担心而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