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周海绵的真爱
    “你的话,我记在心上了。更新最快你放心,我待会与你的未婚妻,在擂台上好好表现的。只是希望你看过这场擂台表演后,不要太过愤怒。”

    龙飞冷漠一笑,直接看向那坐于观众席上的泉在汐,向他这么喊话的同时,直接向泉在汐伸出右手小指,做出这么个挑衅味道十足的动作。

    见得龙飞的挑衅动作,泉在汐那是愤怒无比。

    但他没有动,将心中的怒意强压下去。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此刻哪怕是有多余的动作,都会引起众人的关注,从而使周海绵发现他的踪迹,这是他目前最不希望见到发生的事。

    如果选择按兵不动,见到龙飞挑衅动作的众人,仅仅只会四下搜寻,猜测寻找龙飞挑衅的人,却不会把关注目光,过多放在他身上,从而减少自己被关注的几率。

    泉在汐的沉稳,使得他如愿的避免了成为众人关注的对象,也避免了被周海绵发现的可能。

    龙飞的挑衅动作刚刚完成,还没有来得及收回,一身青衣劲装的周海绵,纵身跃上擂台,恰好立于龙飞对面,从而造成龙飞摆出如此挑衅动作所针对的对象人物,一下子就从观众席上的泉在汐,变成了周海绵。

    “你这家伙,竟是如此不懂礼数,哪怕是你看不起人,也不用表现得如此明显吧?”见到龙飞此刻的动作,周海绵感到有些愤怒,当即瞪眼紧盯龙飞,向他直言说道。

    “如果我说,这纯属误会,或许你不会相信。因此,我也懒得多作解释。反正有人知道我刚才的挑衅动作,是针对谁,那就足够。”龙飞深感无奈的收起挑衅动作,皱起眉头,向周海绵说道。

    “哼!”周海绵轻哼一声,不再打量龙飞,就此直接在擂台上盘膝坐下,开始闭目养神,耐心等待赛事正式开始。

    “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刚才做那挑衅动作,针对的是什么人?”见周海绵如此,根本不愿过多与他交流,龙飞微微一笑,然后直接厚着脸皮,向周海绵说道。

    “没兴趣。”周海绵睁开眼睛看着龙飞回应道。

    “就在昨天,我遇到了一个青年男子,他叮嘱我,让我在擂台上好好羞辱你,并且答应给我大量好处。我可是正人君子,怎么能做这种事。因此,我拒绝了他。没有料到,他今天来了现场,又以密音之术向我传话,重提昨天的要求。然后,我再次拒绝了他。你猜怎么着,他竟然以武力要挟我。于是,我就向他做出了那你刚刚看到的挑衅动作。哦,对了,你是不是侮辱过某个追求你的男人,这才导致她恨你入骨,希望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呢?”

    龙飞随口编谎言,把自己所遇之事,以相反的方式说出,打算耍周海绵一下,找找乐子,打发距离正式开战所剩无几的闲暇时间。

    一听龙飞所说的话,周海绵的脸色,立即变得有些不正常了,观察力极强的龙飞,竟然隐约见到周海绵的眼眶之中,有泪珠在滚动。

    紧盯龙飞,过了约莫半分钟的样子,周海绵轻轻摇头,苦笑一声,这才向龙飞说道:“你撒谎。”

    “你凭什么说我在撒谎呢?”龙飞好奇的问道。

    “第一,他如今应该已经是个废人,根本不可能从遥远的东方修行圣地,长途跋涉赶来这里;第二,他确实应该恨我,不过我却知道,他即便是再恨,也只会把那股子刻骨铭心的恨,藏在心底;第三,他是一个心胸坦荡的人,绝不会做那种威胁别人的事,哪怕是背地里所他人闲话的事,他都不肯轻易去做。有这三个理由,你认为能不能证明,你在撒谎呢?”周海绵长叹一口气道。

    “这么说来,你对那位被你抛弃的男人,付出的是真情了。”龙飞微笑着问道。

    “真情又如何,在真正的利益面前,真情是何等的脆弱。”周海绵说罢这话,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直接陷入了沉思中,仿佛龙飞对她所说的话,勾起了她曾经拥有过的无数难以忘记的往事。

    见得周海绵如此陷入沉思中,龙飞由此断定,周海绵心中有喜欢的人,而那个人,绝非意图讨好周海绵,从而逼迫龙飞输给她的泉在汐,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无奈笑意。

    “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在这一刻,龙飞忽然想起了这句编凑的诗句,也就在无意间当着周海绵的面,将其吟诵出来。

    “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听罢龙飞吟诵的这句诗,周海绵逐字斟酌一遍,脸上立即浮现出了淡淡的苦涩笑意,而眼泪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她的眼眶之中流淌出来。

    “对不起,令你想起了伤心的往事,勾起了难忘的回忆,影响到了你迎战的心情。待会我们较量时,如果你败给了我的话,可别说我卑鄙,用这种方式影响你的心情,导致你输掉这场决斗赛事。”见周海绵从愣神的状态中缓过神来,龙飞连忙微笑着说道。

    “我知道你很强,我根本就不报获胜的希望。之所以选择上得擂台,那是想要见识一下,与你这般实力强横,战斗力惊人的真正厉害高手较量,是什么感觉。只是希望待会你在出手之时,千万要手下留情,不要让我输得太难看。最重要的是,你选择的攻击点,不能是我的脸。我可不希望这场赛事过后,直接变成一张大花脸,导致我没脸见人。”周海绵轻轻摇头,就此抹掉脸上的泪水,然后向龙飞说道。

    ……

    周海绵与龙飞在擂台上的对话,在观众席上观战的泉在汐,一句都没有能够听清楚。

    不过,泉在汐却是见到周海绵起初对龙飞那是嗤之以鼻,甚至不屑与他交谈,却到后来,见到周海绵与龙飞竟然直接面对面说话,大有在擂台上打情骂俏之意,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他竟然见到周海绵因为听了龙飞说的话后,流下了泪水。

    “该死的家伙,竟然胆敢当着众人的面,调戏老子的女人,甚至意图挖老子的墙角,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见到擂台上的一幕景象,泉在汐此刻那是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敢有大动作,因为他心里清楚,一旦观众席上某处的动静过大,擂台上的周海绵只需稍加关注出现大动静的地方,就能够一眼从大量观众之中,认出他来。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