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六百九十章 进展顺利
    “叮!恭喜宿主,击败贼敌,并成功将其收服为仆从,系统现奖励宿主灵值300万!”

    “超,听到了不一样的系统语音提示信息,我还以为收对手为仆从后,系统会额外给予灵值奖励,没有想到,给予的灵值数额,与击败、击杀玄天之境6阶层次的修士一样。”听到系统语音提示响过,龙飞心中只觉一阵无语。

    收服中年男子,给了疗伤丹药给他服下,待得他恢复大半之后,龙飞向中年男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张奕樑,一名散修,在东方修行圣地打拼多年,仍然没有多少收获,最近才来这康德城碰运气,无意中获得了关于你的消息,这才心生歹念,意图灭掉你后,获得你所拥有的一切。只是这贼老天,根本就不给我机会。还没有等到我出手,却直接就栽在了你的手中。因此,我任命了,这一次是真的任命了。”中年男子,显得非常无奈,甚至是有些悲观。

    “不必如此悲观,只要你诚心为我做事,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的。好了,不跟你废话了,你就在这处虚空暂歇,恢复元气,待我收拾掉了其他人后,再带你去‘龙飞院’暂住。”

    龙飞这么向张奕樑说了一句话后,就此纵身飞掠而出,瞬间到达下一个目标人物身旁,然后吩咐卓依,将贼子圈进幻阵空间。

    待得贼子显身,龙飞立即以对付张奕樑的手段,直接出手向那反应虽快,但却根本不把龙飞当一回事的家伙发起强势攻击。

    “哼!”见到龙飞挥剑闪电般刺向自己,青年男子不屑的冷哼一声,而后催动体内金属性力量,施展加强防御的护体功法,凝聚金属性护盾,笼罩身体。

    只不过,他太过高估了自己那防御护盾的防御效果,甚至认定龙飞手中剑,根本做不到攻破他的防御,也就懒得做多余的动作,就那么直挺挺的立于虚空,任由龙飞刺杀。

    “噗嗤!”

    锋利的剑锋,毫无阻滞,轻松无比洞穿青年男子的防御,然后迅猛冲刺,直接把青年男子的身体,刺了个对穿。

    与此同时,龙飞根本就不给青年男子任何反击机会,操控体内“控火宝葫”和“紫金御水瓶”同时释放火、水两种属性的力量,灌进青年男子的身体,并且在第一时间操控“如意神兵”改变形态,瞬间膨胀,顷刻间就把那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的青年男子那血肉之躯撑爆。

    而后,龙飞疾步冲前,靠近青年男子那瞪大眼睛,只剩下了半截躯体和脑袋的部分,迅猛挥拳,罩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砸下。

    “砰!”

    失去抵抗力的青年男子,脑袋遭到重击,连喊话都来不及,就被龙飞的拳头击爆,化作一蓬血雾,溅射向四周空间。

    “叮!恭喜宿主,击杀贼敌,获得灵值+300万!”

    ……

    “他的战斗力,竟然如此恐怖,杀玄天之境6阶层次的高手,就如屠狗一般轻松。幸亏我反应及时,在他下杀手之前,向他喊出了求饶的话。要不然,我的下场,与这位根本看不起他的青年男子一样,直接被爆头了。”

    见到龙飞在眨眼的瞬间,就把青年男子杀死,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反应与喘息之机,张奕樑的脸上,在这一刻,立即浮现出了惊恐的表情,但更多的却是欣慰,甚至是庆幸。

    接下来的三场对付玄天之境6阶层次修士的战斗,结果都一样,无一幸免,全都被龙飞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掉,从而使得龙飞,如愿从对手身上,拿到了灵值奖励。

    见识过龙飞的狠辣手段后,张奕樑那颗原本恢复平静的心,此刻竟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心中甚至在担心,自己虽然选择了向他屈服,甘愿做他的奴仆,受他御使,日后会不会因为他心情不好,从而暴起出手,直接把他灭掉。

    在张奕樑目光的注视下,龙飞不慌不忙的穿行于幻阵之中,靠近最后一个目标人物,但龙飞并不急着出手,而是选择了新的尝试,意图借阵法的力量,削弱对手的力量,然后趁敌虚弱之际,挥剑砍掉他的头颅,将其击杀,从而锁定最终胜局。

    那玄天之境7阶层次的老者,来自一小势力门派天涯阁,名叫萧冬笙,张奕樑曾经与他有过几面之缘,对他算得上是比较熟悉,知道萧冬笙盯上龙飞,那是受师门重托,希望他能够从龙飞手中,拿到防御变态的护体功法秘籍,以及龙飞手中所拥有的一切财物。

    “主子现在忙碌的那片区域,似乎是天涯阁的萧冬笙长老藏匿之处?他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打算在那处布置一个针对萧冬笙长老的杀阵,从而借阵法的力量,把那以他自身的战斗力,没法做到杀死的对手干掉吗?他的应敌手段,竟然如此之多,不光自身战斗力强横变态,就连手持兵刃,那都变态得没边,能够随他意念的变化,直接改变兵刃的形态,从而对敌的血肉之躯,造成致命伤害。”

    见到龙飞忙碌的身影,张奕樑这时候才算真正知道,龙飞想要杀他这等人物,真的不是什么难事,脸上立即在这一刻,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惊骇表情。

    ……

    十分钟后,龙飞停止忙碌,然后直接脚踏虚空,移步到达那布置下了“金流沙阵”的空间区域,这才吩咐卓依,立即施术将萧冬笙圈进幻阵空间。

    萧冬笙十分警惕,一落入幻阵空间,他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凝重之色,与此同时,他在第一时间,施展护体防御盾术,加强了自身防御后,这才冷漠的紧盯盘膝坐于那里,正微笑着关注他的龙飞说道:“你这小娃,在搞什么鬼?”

    “我不搞什么鬼,只想与你打个赌,如果你输了,就要乖乖的做我的奴仆,供我差遣。假如我输了,就直接放你离开这个受我彻底掌控,而你想要离开,却不那么现实的宝物空间。”龙飞故弄玄虚的笑应道。

    萧冬笙四周张望一眼,见四周空间所见一切,与现实中的景况毫无两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空间中,除了他和龙飞外,再就只有另一个盘膝坐于远处,此刻正紧盯他们这个方位的张奕樑,就再也寻不到其他任何一个生灵。

    由此,萧冬笙确信,龙飞没有撒谎,他此刻确实被龙飞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摄进了一件受他龙飞直接操控的宝物空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