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六百五十六章 龙飞的主张
    傲府客厅,龙飞、大白鲨等人与傲府主人傲里森聚头在了一起,商量应付安迪岚逼婚傲府的相关事宜。天籁小说WwW.⒉

    其实,对于这件事,龙飞的想法,那是非常简单,如果傲茹歌不同意,那就直接前往告诉安迪岚,让他彻底死心,否则的话,就直接兵戎相见,没有必要过多考虑其它因素。

    龙飞、大白鲨、老玄龟等人被傲里森请到客厅中后,龙飞就直接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如实向傲里森说了出来。

    只是傲里森心中有所顾忌,再加上他又听信了王麟宇的话,不要轻举妄动,以免给傲府带来更大危机,这才在听了龙飞的话后,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中。

    一时间,这客厅之中,变得安静下来。

    “我知道前辈身负家族重任,担心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给家族带来灾难,那就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做吧。出事之后,所有的一切结果,由我一人承担,就是那安迪岚想要找傲府的麻烦,也没有正当理由。”见众人沉默,龙飞觉得这么继续沉默下去,那是浪费时间,就打破沉寂,直言开口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傲里森问道。

    “前些时日,傲府举行了比武招亲赛事,这是众所周知的,而最终获得冠军的人是我。这也就是说,我是傲府默认的傲茹歌的丈夫。这一点,我相信,没有人胆敢否认。”龙飞说道。

    “确实不会有人对这件事有任何异议。”傲里森点点头道,“但问题是,那安迪岚根本就不管这些,他摆明了是要强抢傲茹歌,逼迫傲茹歌嫁给他。”

    “既然他蛮横,我也没有理由服软,任由他蛮横。”龙飞略作停顿后道,“我明天就光明正大的带着傲茹歌离开傲府,如果他安迪岚胆敢阻拦,那么就是他输了礼节。因为在世人看来,我作为傲茹歌的丈夫,带自己的妻子离开傲府,那是理所当然之事,他安迪岚阻拦,那就是他安迪岚的不对。如果因为这事,我与安迪岚等人生冲突,哪怕是把安迪岚等人统统击杀,安迪岚背后的势力想要报复,也只会找我,而不会选择拿傲府出气。”

    “这么做,可行,只是你真的有把握,确保茹歌的安全吗?”傲里森显得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从来都不打没把握的仗,如果没有办法确保傲茹歌的安全,我不会提出这么做。”龙飞说道。

    “既然你如此有把握,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我就对外宣布你们的婚事,然后你和几位水族的前辈直接带了茹歌离开傲府。”傲里森点点头道。

    ……

    在闺房中等待结果的傲茹歌,得知龙飞的决定,心里那是感到非常高兴,因为在她看来,龙飞能为她这么做,甘愿为她冒险,与丰陵阁人为敌,就足以证明,龙飞心里有她,这对于她来说,那是极为幸福的一件事。

    只是,在这一刻,她心里又在为明天将要生的龙飞意图强带她离开,与安迪岚等人生冲突的事情,感到担忧起来。

    她不是不相信龙飞有这个实力与胆量,只是她心里那是非常清楚,丰陵阁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底蕴到底有多丰厚,就是在东方修行圣地,他所在师门逍遥宗门人,都不敢轻易选择与之为敌。

    担心龙飞在与安迪岚等人的冲突中,万一不小心杀死了丰陵阁的弟子,导致丰陵阁人对龙飞产生怨恨,从而派实力更强的门徒前来对付龙飞,给他日后的生活,带来麻烦与困扰,导致他无法再过安宁日子。

    “如果跟他一起冒险,那极有可能会给他带去无尽麻烦。如果不随他离开,那我也就没有任何选择,必须得应了安迪岚的要求,随了他的心愿,跟他离开,前往皇宫,与他成婚,这是我最不情愿接受的结果。我该怎么办?”坐于窗前,望向窗外的傲茹歌,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中,心情在这一刻,那是变得极为复杂,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

    夜,寂静无声。

    月儿被厚厚的云朵所遮挡,使得今晚,变得比起以往,更显黑暗。

    一道黑影,极划过虚空,瞬间到达傲府上空。

    这道黑影,自然是决定了要夜袭傲府,意图趁龙飞与老玄龟、大白鲨等水族生灵分离之际,把龙飞杀死的丰陵阁弟子鲁锦孝。

    到达傲府上空,鲁锦孝略作停留,释放探查之力,投射而下,对整个傲府的环境探查一番,确定了龙飞住的客房所在位置,也就没有丝毫犹豫,闪身掠下,奔龙飞所住客房而去。

    鲁锦孝的度,非常之快。

    仅仅眨眼工夫,就从高空掠下,到达龙飞所住客房门口,接着施展手段,释放出一丝受他意念操控的力量,从门的缝隙之间穿越而过,无比轻松的把门闩扯开,接着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迅闪身进入客房厅屋之中。

    这时,一阵如雷般的呼噜声,从龙飞住的房间里传出。

    “这家伙,死到临头了,竟然睡得跟猪似的。估计是他认为,我们不敢贸然擅闯傲府,也就没有对我等设防,选择了安心睡觉,静候事态的展了。”听到房中传出鼾声,鲁锦孝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一抹淡漠的兴奋笑意。

    为了避免惊醒龙飞,导致他顺利击杀龙飞的计划泡汤,进入了屋中的鲁锦孝,那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就此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小心翼翼迈步,向龙飞住的卧房靠近。

    到达卧房门口,见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没有上锁,鲁锦孝心中顿时大喜:“嘿嘿……这真的是天助我啊,看来连老天都看不惯这混蛋的行为,才故意让他今晚犯晕,连自己睡觉的房门都不关,好使我能够顺利进来,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直接对这混蛋下杀手啊!”

    右手轻弹,一丝细微的力量涌现,直接把虚掩的房门推开得能够容纳他从容进去,就立即止住推势,而后迅闪身进入房中,接着蹑手蹑脚移步,向睡在床上的龙飞靠近。

    距离龙飞睡的床越来越近,鲁锦孝不知道怎么搞的,心中竟然涌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紧张感觉,这令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安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因为动手偷袭这个没有什么后台背景的土著,心中会感到不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