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65章 切磋
    之前一连串大战,身上的黑铁甲已经破碎,况且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再隐藏本来面目的必要了。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走到了这一步!”

    熊霸盯着周良,一双铜铃一般的眸子里,燃烧着熊熊战意,反手一探,将那一双几乎和他身形一样巨大的战斧,握在了手中,轻轻一磕,火星迸射,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在虚空之中悠悠不绝。

    周良反手一划,身上的黑铁甲一分为二掉落,瞬间又换上了一袭青色道袍,风姿如玉,黑如瀑一般飘飞了起来。

    毫光闪烁,“大荒”和“辟邪”巨剑出现在了手中。

    这一对法器的体积,甚至还要比熊霸的一对巨斧更加庞大,握在周良这样面如冠玉、温文尔雅的英俊少年郎手中,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视觉错位感,却有一种别样的气势。

    ““种族之战擂台”开启,胜者进,败者退。”

    那个存在于虚空的高贵威严声音,再度响起。

    银色的光焰瞬间弥漫整个水晶囚牢,将两人实力,压制在了同一水平线上。

    战吧!

    这样的场合之中,不必要有其他任何的废话,唯有一战。

    熊霸大吼一声,如同一道炸雷,抬手一扬,左手中的巨斧脱手飞出,朝着周良轰击而来。

    巨大的斧身急骤旋转,如一团银色流光,出呜呜呜的怪啸之声。

    一道道小型龙卷风顿时被激起绞碎。

    周良眼中也燃烧着疯狂的战意,抬手一剑,准确地命中了迎面而来的飞斧,虚空中爆出一簇璀璨的火星,巨斧被轰的倒飞了回去,而几乎是在同时,周良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半空之中,右手巨剑“大荒”已经当着熊霸的脑门,凌空斩下。

    熊霸伸手接住飞斧,往上一撩。

    轰!

    震耳欲聋的撞击之声和璀璨的火星同时出现。

    巨斧封住了巨剑。

    周良人不落地,左手巨剑“辟邪”闪电般斩下。

    熊霸怒吼,同样以另一只巨斧抵挡。

    咣当!

    又是一声足以震碎先天之下修真者的巨响,犹如炸雷般扩散。

    “嘿,吵死了!”小银猴双爪捂住耳朵,对于这种野蛮碰撞的战斗表示不满。

    小黑狗的一双耳朵,却是灵巧地耷拉下来,正好将耳孔捂住,显然也很不喜欢这种针尖对麦芒一般的撞击式战斗。

    转瞬之间,周良和熊霸也不知道硬憾了多少次。

    一声声毁天灭地一般的撞击声,悠悠不绝地回荡在天地之间。

    整个白色石柱的顶端,仿佛是瞬间变成了一座巨人打铁铺一般,芊芊咣咣的巨响声朝着地面八方辐射出去,几只靠的太近的仙禽,被这声音直接震得晕,从云层之中坠落了下去。

    声音化作声波,透过那水晶气墙,将整个白色石柱方圆数千米之内的白云,全部都绞碎震荡了出去。

    周良陷入了一种战斗的狂热之中。

    还未从有人能够以肉身之力,和自己硬碰硬地战斗这么长的时间,即便是修炼了《蚩尤霸天功》的张猛飞,也做不到这一点,而眼前这个“战狂宗”的熊霸,却和自己打了个半斤八两,一剑一斧之间,完全是力量的对决和碰撞,没有丝毫的取巧。

    熊霸的肉身之力,的确是很恐怖。

    看来“战狂宗”是一个罕见的修炼修真者肉身的体修门派啊!

    这样的战斗,让周良热血沸腾。

    突然——

    嘭!

    “大荒”巨剑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碰撞之后,终于再也无法坚持,碎裂炸开,化作了一片片白色碎片迸射。

    周良手中有六大巨兵,是在“万灵战场”中击杀了四大巨妖之后,以它们的巨骨和法器锤炼铸就,配合《三十六变》神通施展后三头六臂的“白毛水猿”使用,之前在和血霸老祖的战斗中,“屠龙”飞剑被毁,想不到今天“大荒”也毁掉了。

    这六大巨兵,虽然不如宝器之列,但也是法宝巅峰的法器,且质地不凡,想不到居然无法承受这种程度的撞击。

    相比之下,熊霸手中的那一双巨斧,却是没有丝毫的破损痕迹,显然绝非凡品,只怕也是“战狂宗”这样级势力的宝贝。

    “哈哈哈,阴阳杀神,你的法器不行啊!”熊霸大笑。

    周良身形一闪,面无表情地丢掉“大荒”的剑柄,左手在虚空之中一探,六巨兵之中的“莫邪”出现在手中。

    战!

    继续战!

    轰轰轰轰!

    咣当咣当咣当咣当!

    火星迸射之中,可怕的战斗持续。

    疯狂撞击的声音到了最后简直连成了一片,周围的世界之中只剩下了这种声音,巨斧和巨剑在两个狂人手中轻若无物,他们的身形几乎是站在原地不动,就是挥动手中巨大的法器,化作一片残影,用最简单的劈砍动作,不断地朝着对方攻击。

    嘭!

    “辟邪”巨剑爆裂,碎片迸射,最终也被撞毁。

    周良早有准备,瞬间取出了“青冈”巨剑,继续挥击。

    “好小子!”

    熊霸大喝。

    他心中当真是震惊到了极点。

    “战狂宗”的功法《战狂神功》,被称作是中域修炼肉身之力的第一功法,神妙无穷,他的《战狂神功》已经修炼到了第八层,而且他还另有奇遇,修炼过一门叫做“巨力天罡”的上古炼体神通,若是单论肉身之力,绝对是“战狂宗”的“四大战狂”之,在此之前,他还未从未遇到过这样可以和自己以这种方式战斗的对手。

    战斗持续。

    嘭嘭!

    “青冈”和“莫邪”也再度崩坏破损,化作了裂片。

    “再来!”

    周良眼睛都没有皱一下,随手扔掉两截光秃秃的剑柄,将六道器之中的最后两柄巨兵取出,状若疯魔一般还击。

    “好一个“阴阳杀神”周良,对我的胃口!哇哈哈,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熊霸也被激起了心中的战意,哈哈大笑,浑身肌肉隆起,巨斧挥动如电。

    两个人干脆就是站在原地,你一斧头我一飞剑,砸来砸去,几乎没有任何的招式和功法可言。

    幸亏脚下的地面,乃是那奇异的白色石柱,极为坚韧,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造成,经受住了如此疯狂的战斗,居然都没有丝毫裂缝,若是换做普通场合,只怕两个人早就像是砸钉子一样,将彼此砸得钉进了泥土之中。

    到了最后,周良身体周围缭绕着紫色光焰,脊椎之后一条紫色天龙咆哮而起,近乎于实质。

    而熊霸身后则浮现出了一头巨大的银色猛虎幻影,作势前扑,血盆大口犹如血渊一般。

    这种异象,别人见了绝对瞠目结舌。

    肉身强度修炼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两人都是大呼酣斗,从未遇到过这种对手,铜锅碰到了铁刷子,彼此势均力敌,不肯后退丝毫,谁先后退一步,就是输了。

    周良只觉得双臂被震得快要麻木,一道紧接着一道的震荡波从手腕传来,不断地激荡着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就像是过电一般,整个身体都逐渐有一种麻木的错觉,肉眼可见肌肉上泛起一道道的波纹,犹如水纹一般从手指、手背、手腕、小臂泛动,最后一直蔓延到了全身。

    这是最原始的力量对决。

    周良觉得自己的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每一处血髓、每一块骨骼都被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高频率震荡,若是普通的高手,在这样的震荡之下,只怕已经成为了一堆肉糜肉泥,即便是以周良的肉身强度,浑身的毛孔之中,也开始沁出一株株细细密密的红色血珠。

    对面。

    熊霸身上也有了血迹,血液被从毛孔之中震荡出来,浸透了银色巨战道袍。

    不过两人都没有停止攻击。

    嘭!

    又是一声巨响。

    周良右手的巨剑化作了碎片迸射开来。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双手握住剩下的最后一柄巨剑,疯狂地斩出。

    一种难以形容的疼痛在身体里开始游窜,周良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了。

    自从修真小成以来,周良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仅在肉身之力的比试上,和自己占了个半斤八两势均力敌的对手。

    “难道要输了?”

    周良紧咬着牙,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快要到达极限了,再这样下去,力量就要耗尽了。

    嘭!

    最后一柄巨剑终于无法支撑那可怕的撞击之力,在哀鸣声之中爆裂了开来,化作白色的碎片迸射出去。

    周良嘴角喷出一道血箭,瞬间就召唤出了桃木剑和墨石刀。

    不过他并没有催动这两柄禁忌之器,而是依旧以肉身之力对撞熊霸的巨斧。

    这是一场肉身之力的对决,周良不想依靠墨石刀和桃木剑的力量取胜,熊霸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取巧,有些胜之不武。

    “哈哈,你的法器快不行了,不如算是平手吧!”熊霸哈哈大笑,作势就要罢手,连续劈碎了周良五件巨兵,眼看此时周良手中只剩下了一柄泥垢斑斑的破剑和一把直接破碎的钝刀,他想停手,依靠法器取胜,并不是他想要赢的方式。

    “战!”

    周良的回答干脆而又简洁。

    墨石刀和桃木剑如闪电一般地劈出。

    “不要勉强……咦?好,我倒是走了眼……”熊霸原本还想劝周良不要勉强,谁知道连续碰撞之后,惊讶地现,桃木剑和墨石刀之上,竟是连丝毫的痕迹都没有出现,倒是自己一双“巨战狂斧”的斧刃上,竟然出现了头丝一般的印痕,这才明白,“阴阳杀神”手中的刀剑,不是凡品。

    周良在咬着牙苦苦坚持。

    双臂似乎已经失去了直觉……

    一道道血口子在手臂上出现,整个手掌手腕都已经被震得血肉模糊,隐隐之间可以看到白骨。

    又过了茶盏功夫,对战的两个人都开始变得气喘吁吁。

    出招的度,也已经变得十分缓慢。

    咣当!

    轰隆!

    每次停顿数十息的时间,两人才挥动法器对撞一次。

    他们都强撑着没有后退,嘴角五官都有血迹沁出。

    周良以刀剑拄地,弯着腰呼呼急促呼吸,而熊霸也是扶着自己的一对巨斧,勉强没有倒下。

    两人快地恢复体力,对视着彼此,在能够挥动法器的时候,立刻做出攻击。

    在这其间,只要有任何一方不能在对方出招的时候蓄力完毕,就会被击倒。

    到了这个时候,两个人的力量几乎可以说是耗尽了。

    此时若有一个大道师境界的修真者在一边,一个人就可以将周良和熊霸这两大高手完虐。

    “嘿,似乎都打不动了啊!嘿哈哈……”小银猴不坏好意地笑着,围着两个人转圈,最后它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捏的嘎巴嘎巴想,哇哈哈哈狂笑,道:“你们两个,快给猴爷说声好听的,不然将你们全部都吞掉……”

    周良的脸瞬间就黑了。

    这只死猴居然在这个时候犯贱,难道是跟在剪梅道长那个老家伙的身边学坏了吗?

    周良知道,小银猴说这种话,其实是在分散熊霸的注意力,想要帮自己一把,可是这样的手段,真的有点儿不光彩。

    “汪呜……汪汪!”小黑狗似乎是感觉到了周良的意思,叫了两声站了出来,咬住小银猴的尾巴将他拖了回去。

    “猴?你居然敢咬我?你小子反天了!”小银猴被小黑狗拉着,却挣扎不脱,一直被咬着尾巴拉到了白色石柱平台的边缘。

    “呼呼呼……”周良大口大口地呼吸。

    从眉毛上留下来的汗水和血水,几乎模糊了周良的视线,身体稍微动一下都会疼痛欲裂,平日里拿在手中轻若无物的墨石刀和桃木剑,此时却有着说不出的沉重,就仿佛手中端着两座巨山一般。

    前方又激荡起了风声。

    熊霸的攻击又来了。

    周良闷哼一声,奋力举起刀剑还击。

    咣当!

    可怕的反震之力,让周良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形晃了晃,差点儿倒退出去。

    “不行了,没有办法再坚持了……”周良从未到达过这种极限,身体之中最后一丝力量,随着刚才的撞击,彻底的消失,脑海中一片眩晕,眼前黑,双腿失去了支撑之力,身形朝后倒去。

    要输了吗?

    真不甘心啊!

    到了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意志力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周良将自己身体的全部力量都挥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