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63章 血霸尊魔
    “猴再也不会原谅你了……”大魔王小银猴从惊魂未定之中醒来,用自己锋利的爪子将周良的头刨成了鸡窝状,抓狂地泄愤。天』籁『小说Ww』W.⒉

    “汪汪!汪汪!”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小黑狗的叫声。

    就看虚空之中一道波纹一般的涟漪荡起,光华一闪,一个黑乎乎的身影纵身从虚空中跳下来,来到了身边。

    “这小家伙,也跟进来了?”周良有些惊讶。

    “汪汪,汪呜!”小黑狗跳到周良的肩膀上,和大魔王小银猴一人一个肩膀,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周良的脸,能够感觉出来一种浓浓的依恋。

    也许是因为“三头地狱犬”托孤的原因,所以小家伙对周良有一种特殊的依赖,极为信任。

    小银猴本来对于小黑狗占据了周良的另一个肩膀极为不满,不过想一想小家伙是个孤儿,且还是自己的宠物,也就忍了。

    “既然小黑狗也传送过来了,那剪梅道长和大白虎一家三口,应该也会出现吧!”

    周良若有所以。

    观察四周的环境,白云飘飘,仙禽缭绕。

    周良很快就感觉到了这片天地的奇异之处——这里的天道构筑之力极为清晰,仿佛还停留在太古年间天地力量潮汐最为汹涌的时代,空气之中充斥着极为浓郁的灵气,随便呼吸一口,就像是以极品灵石修炼一般。

    一个极为适合修炼的环境。

    接着周良很快就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种无所不在的压迫之力消失了,那种足以将道宗级别的高手的道家真气压缩到丹田之中无法动弹的力量,彻底的消失了。

    周良重新感应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腹部肉身丹田之中玄阴真气汩汩而动,在已经打开的经脉之中汹涌奔腾,就像是积蓄了无数年的洪水一般,重新冲刷激荡在那几乎已经干涸的河道之中。

    “力量回来了!”

    周良伸出指尖,一株晶莹的雪花飘飞起来,犹如白色的精灵一般,随着他的心意翩翩起舞。

    肉身丹田之中的力量,已经可以完全催动。

    实力的回复,让周良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不过几乎是在瞬间,他的眉头又微微皱起。

    因为周良意识到,如果自己的实力恢复了的话,那意味着其他人的实力,在这个环境之中也彻底回复——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在压制了道家真气的情况下,周良还可以依靠强横的肉身之力,以及镜像之中的毕方之火作为底牌越级挑战,而现在这两张底牌的作用,无疑被削弱了很多。

    难以想象,那些真正的道圣境界高手,一旦没有了压制的力量,会强横到什么程度。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如果遇到圣魔或者是道圣级别的高手,那自己只有落荒而逃的下场。

    “剪梅道长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怎么还不出现?”

    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剪梅道长和大白虎一家人,并未如周良所想那样,穿越黑洞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难道那个邋遢的家伙,贪生怕死所以并未和自己一样跳进黑洞之中?

    最终周良决定还是先留在这石柱顶端等一等。

    他盘膝坐下来,开始争分夺秒地修炼。

    之前镜像丹田的火焰道家真气已经是道皇境二层,所以周良现在要做的,就是争取将腹部肉身丹田的玄阴真气也晋入道皇境二层,这样才可以跟进一步。

    也许是因为之前被压制的太久,所以玄阴真气在经脉通道之中极为汹涌狂暴。

    周良深呼吸,运转《斗》,吸收天地之间的精纯元气。

    一呼一吸之间,心脏收缩震荡,周良浑身的毛孔都敞开了,源源不绝地吸收这片天地之间的雄浑元气。

    他的体质特殊,再加之这片天地灵气实在是太充足,周良整个人简直化作了一个人形黑洞一般,周围的灵气疯狂地朝着他涌来,几乎肉眼都可以看到空气之中那旋转着的气流。

    周良在疯狂地吸收元气。

    他身具“阴阳镜像体”的体质,不会产生修炼瓶颈,在境界晋升的时候,也不会如其他修真者一般产生小天劫和大天劫,更不会走火入魔,所以无需担心,只要彻底敞开吸收元气熔炼为己用就可以。

    从理论上来讲,只要可以吸收到足够的力量,周良可以无限制的提升自己的境界。

    到了最后,以周良为中心,天地之间再度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云气漏斗。

    气流犹如旋风,疯狂地在周良的身边旋转。

    石柱周围的白云被搅动,雾气弥漫。

    就连那些原本悠闲惬意地飞翔着的仙禽,也都好奇地朝着这边看来,围绕着周良旋转,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鸣叫声。

    小黑狗静静地守候在周良的身边。

    如果有仙禽靠的太近的话,小家伙就会昂怒视,喉咙里出低沉的嘶吼之声。

    不过很显然小银猴大魔王则对小黑狗的表现非常不满。

    “小黑狗,闭嘴,给猴闭嘴,保持安静,让它们过来……”小银猴大魔王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偏偏飞舞的仙禽,流着口水道:“让他们过来,这些天都没有开荤了,猴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了,让它们靠近一点,猴抓几只我们一起吃哈!”

    小黑狗无奈地低呼一声,前爪子抱着头就趴下来,表示不认识这只灵猴。

    “猴!”小银猴突然出一声怒吼,化作一道闪电,朝着靠的最近的一只三米多长的仙鹤飞去,头颅瞬间也化作数十米的直径,张口血盆大口就吞了过去。

    这一套捕食动作它已经极为熟练。

    “嘿哈哈哈,不论多么凶狠狡猾的猎物,只要被小银猴锁定扑出,那下一瞬间肯定就会成为小银猴的口中肉!”

    灵猴就是有这种自信。

    那仙鹤似乎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

    小银猴甚至都已经品尝到了仙禽那种鲜嫩润滑的鲜肉的味道。

    但就在下一瞬间——

    砰!

    前方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一道水晶气墙。

    “猴呜……”小银猴一声惨叫,猝不及防撞在上面,顿觉得头昏脑涨,像是撞到了一堵铜墙铁壁一般,倒飞着跌回到了石柱顶端,只觉得有无数个金色的小星星在眼前调皮地飞来飞去。

    只见银光闪烁之中,整个圆形的白色石柱顶端,周围否浮现起了犹如透明冰层一般的水晶气墙,将整个石柱都笼罩在其中。

    就像是一座水晶囚牢一般。

    “他师娘的,怎么回事?难道我们被囚禁了?”小银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看着周围的气墙,试了一下,都无比坚硬,根本不是他能破开。

    周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身体之中,隐隐有五十六颗大星一般的光团在闪烁。

    其中新的经脉光华璀璨,犹如新生,从肩部投射出来,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华。

    道皇境二层。

    腹部肉身丹田的玄阴真气,终于也进入了道皇境二层。

    在这个犹如仙境一般的空间里,终于没有了压制之力,且周围空间之中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浓郁精元元气,以周良的体质,在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里,晋升一个小境界,也并非是难事。

    “终于是肉身和镜像同时达到道皇境二层了。”

    周良满意地点点头。

    每提升一个小境界,对于修真者最大的好处,在于寿命的增加。

    这意味着有了更多的可能。

    其次才是战斗力的增加,道皇境二层的力量、度都比之一窍境界提升了一倍不止,周良全力催动道家真气的时候,隐隐可以听到道家真气在他的体内轰鸣运转,犹如长江大河咆哮奔腾一般。

    这个时候,周良也注意到了石柱顶端周围的变换。

    一个若隐若现的水晶气墙从四面围住了石柱。

    周良看了一眼狼狈的小银猴大魔王,心中也有些诧异,难道这里真的是“玄黄玲珑宝塔”之中的某一个监牢不成?

    周良来到石柱顶端边缘,缓缓地深处手掌按在水晶气墙上,骤然力。

    轰!

    空气之中一阵虎啸龙吟般的轰鸣声。

    周良后退了一步。

    手臂有些麻。

    而那水晶气墙之上,却是连一丝涟漪都没有出现。

    周良摇了摇头,这道水晶气墙,绝非是自己所能破开,除非要以桃木剑或者是墨石刀强行打开。

    就在他衡量得失的时候,异变出现了——

    哗啦!

    身边的虚空闪烁出一道涟漪,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从这涟漪之中闪了出来,落在了石柱顶端的平台上。

    周良目光一凛。

    这可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个黑色身影,居然是一个来自于血淋狼族的兽人高手。

    “恩?是你?”那血淋狼族的高手在一愣之后,显然也认出了周良,微微一怔,旋即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而又凶残的狞笑,缓缓地朝着周良逼近:“小子,上次让人逃脱,这次我们被分在了同一座“种族之战擂台”,我看你还能逃到那里去?”

    种族之战擂台?

    周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字眼,看来这个狼妖似乎是知道什么。

    就在这时,天空之总突然毫无征兆地想起了一个威严而又不可挑衅的声音——

    “擂台开启,同等境界,胜者进,败者退,生死不论。”

    话音落下。

    一道银色光华漫过石柱顶端,将周良和这血淋狼族的尊魔都笼罩在了其中。

    “该死,又是实力压制……”血霸尊魔恨恨地咆哮,一缕缕的黑**气从他的身躯之中弥漫出来,缭绕全身,没有丝毫的实力保留,他的身体膨胀,撑破了衣物,一根根犹如黑色钢针一般的狼毛,从皮肤之下钻出来,瞬间他整个人就化作了一头身高三四米的巨大黑狼。

    这是血淋狼族的本体。

    可怕而又恐怖的魔气力量,几乎将整个石柱顶端的空间,都染成了黑色。

    周良伸出手掌。

    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在掌心燃烧浮现。

    奇异的火焰之力,犹如光明驱散黑暗一般,将汹涌而来的黑**气逼开,占据了水晶监牢里面的半壁江山,分庭抗礼,并不落下风。

    “死吧!可怜的人族小子!”

    血霸尊魔身形化作一道黑色残影,犹如闪电般朝着周良扑来,度之快,完全和他那巨大的体型不成正比,黑色的狼爪挥动之间,连空间都有要被抓碎的趋势。

    兽人现出本体之后,具有可怕的近身作战能力,造化赋予它们的强横肉身力量,在很多的时候,都足以彻底压倒同级别的人族修真者。

    周良脚下踏出奇异的不乏,不动声色地闪开了这一次攻击。

    他还在观察。

    刚才突然响起的那句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这只血淋狼妖的境界,分明是在尊魔境界,但是很明显他现在挥出来的只有皇魔境界的力量,有两个可能——一是这尊魔并没有全力出手,而是他的实力,被某种力量给压制了。

    稍微思考,周良就否定了前一种可能。

    因为血淋狼族和自己之间有着深仇大恨,那血霸老祖更是恨不得将自己剥皮吞肉,眼前这尊魔没有可能会留手,如果可以做到,他一定是想要瞬间将自己轰杀成为渣渣。

    联想到刚才天空之中响起的那一句突兀的威严之音,周良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在这个被称之“种族之战擂台”的石柱顶端平台上,对决双方的力量,会被压制在同一等级,而这个等级通常是由弱小一方的力量境界决定的,比如自己是道皇境二层,这血淋狼妖是尊魔,以自己的力量为基准,它被压制到了皇魔境界。

    是为了彰显公平吗?

    有点儿意思。

    周良侧身闪开血霸尊魔的攻击,掌心之中火焰暴涨,轰地一声,化作一只巨鸟,朝着血霸尊魔轰击而去。

    轰!

    血霸尊魔被轰的倒飞了出去。

    他愤怒地咆哮,再次犹如黑色闪电一般冲了上来。

    周良躲避,故技重施。

    毕方之火已经可以幻化出毕方的形状,巨大的独角火鸟出凶唳的怒吼,煽动双翅,恐怖而又狰狞。

    血霸尊魔倒飞了出去,嘴角流溢出来了血迹。

    毕方的火焰之力,天生克制魔气力量,可以引燃魔气。

    “看来我猜对了,他的确是被压制在了皇魔境界。”周良已经已经是大定。

    “该死的人族蝼蚁,居然敢伤害我……”血霸尊魔极为愤怒,双眸犹如血池,不过这样狰狞而又凶狠的表情,在此刻只能彰显出他的无能和弱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