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61章 毁灭身影
    这种来自于精神层次的疲惫,已经不是简单的调息所能弥补,灵识在短时间之内消耗过度,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才能恢复到完全状态。

    第五百九十九层小世界是一个极度寒冰的世界,完全由冰雪组成。

    周良恍惚之中,有一种重新回到了北域大燕修真国最为寒冷漫长的冬季的错觉,不过这里的气温显然要比大燕修真国寒冷了太多太多,呼出去一口气,其中的水汽都会瞬间化作冰块碎碴子掉落,先天之下的修真者,进入其中,立刻就会被冻成是冰雕。

    这片小世界之中,已经有无数这样的冰雪雕塑。

    大部分冰雕之中,都是一个死去的高手,身穿极为古老的衣服,显然已经被冰封在其中很长的时间,拂去表层的杂乱雪渣,一袭可以看到他们犹如活着一般的面孔,仿佛是只要敲开冰层,他们就会立刻活过来。

    “这些都是死去很长时间的高手了,各个时代都有……”剪梅道长惊叹:“看来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已经有不少的高手,暗中知道了“杀手神朝”遗迹的所在,还一路都摸到了这里,可惜却身陨此处……”

    说到这里,剪梅道长突然停止了试图敲碎寒冰从冰封在其中的尸体上找到值钱玩意儿的举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大惊失色地道:“不好。”

    周良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既然此前数万年时间里,不断有高手来此,那这么漫长的时间之中,会不会那三大帝兵,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剪梅道长咋咋呼呼地道。

    周良:“……”

    “我们要加快度。”剪梅道长顿时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他放弃了敲碎冰雕寻找尸体宝贝打算,因为这寒冰实在是太坚硬,他挥舞着铁锅居然没有砸碎,而一直一声不吭地做着同样的事情小银猴大魔王,也放弃了这样的努力,因为它那无坚不摧的爪子,只能在寒冰表层留下留下四道抓痕,也无法破开那寒冰的封印。

    说话之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这片冰雪世界的尽头。

    不出所料,眼前依旧是一片璀璨的“星河禁制”。

    不过周良却是经呆在了原地。

    因为在这片星空之中,并无什么行星恒星之类的存在,而是一个黑色的巨大扭曲的犹如深渊一般的塌陷坑洞……这竟然是一个黑洞?一个真实的黑洞一般的存在?

    实在是太可怕。

    “星河禁制”的威力,居然可以达到这一步?

    说实话周良真的是有些被震撼到了。

    之前出现星群、星系和巨大恒星,这些都还算是在周良心理承受范围之内,但眼前这个连光线都可以扭曲的、犹如黑色河面上一个逆流漩涡一般的巨大坑洞,居然是一个小型的黑洞,目光所及,一丝丝光线犹如实质一般被弯曲,仿佛是被扭曲了的细铁丝一般,极为诡异。

    可怕的吸力,简直就是要吞噬这片小天地。

    周良和剪梅道长等人,也不敢靠的太近。

    “怎么办?这还怎么破开眼前这个“星河禁制”?”周良和剪梅道长都有些傻眼。

    尽管剪梅道长并不知道看似近在眼前的那个黑色的巨大漩涡坑洞是黑洞,但是从其中散出来的可怕力量,他也能猜出来,绝对是无比恐怖的东西,距离这片冰雪世界的边缘还有数千米的距离,一行人却是不敢再走了。

    因为再往前的话,那可怕的吸引力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了。

    “没有破绽,看不到丝毫阵脚的存在,也没有任何的缝隙……”周良强行催动灵识,开启了金色光柱的力量,可惜依旧是无法看到丝毫的破阵机会。

    “噗!”

    他脸色苍白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强行催动灵识的后果是剧烈的头疼,也会反噬本身,造成可怕的肉身伤害。

    剪梅道长也吓了一跳,忙道:“小子,你没事吧?”

    周良拭去嘴角的血痕,摇摇头:“你这老小子,总算是说了句人话。”

    剪梅道长顿时暴怒:“……”

    虽然口中吵闹着,但两人的眼神交汇,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凝重。

    这一行表面上看起来,到了这里依旧是有惊无险,但是两人心中都很清楚,不仅仅是自己一行,就连那些前后进入“玄黄玲珑宝塔”的各路高手,都已经陷入到了极为危险的局之中,根本无法后退了。

    通过几次激金色光珠的力量,周良已经可以确定,自己之前看到的“玄黄玲珑宝塔”之外的画面并非是虚幻,成千上万的万载尸魂大军碾压进来。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足以击杀任何高手,为今之计,只有强行进入玄黄玲珑宝塔顶端的神殿之中,拿到传说之中的三大帝兵,或许还有一战之机。

    而剪梅道长显然还知道更多的东西,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周良缓缓地坐下来,运转《圣》恢复灵识。

    昔日饱满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的识海,此时已经几乎干涸成为一个小湖泊,尽管《圣》乃是古今奇功,尤其可以称之为锤炼灵识第一神话典籍,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将周良消耗掉的灵识彻底补全。

    周良知道,自己必须争分夺秒。

    这一路上走来,剪梅道长和小银猴大魔王虽然也都打打闹闹,但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耽误赶路的时间,大家嘴上不说出来,心中已经开始冒火了。

    必须再催动一次金色光珠,看清楚眼前这个黑洞级别的“星河禁制”的破绽和阵眼。

    否则自己一行人就只能到此止步,等待着那无尽的尸魂和那个可怕的男子,从外面的世界之中掩杀进来,即便是周良可以催动毕方之火,剪梅道长或许也有什么底牌没有施展,只怕也难以抵挡那无穷无尽的尸魂的袭杀。

    稍许,周良的灵识终于恢复了一些。

    他没有犹豫,从戒指中取出三颗“太极蕴仙丹”,张口吞下。

    “太极蕴仙丹”是一种七品丹药,唯一的作用是可以滋润灵识,是周良以从“万灵战场”的“仙人药圃”之中得到的几味圣药炼制而成,由于之中丹药除了弥补灵识之外,再无其他用途,周良总以为自己灵识雄浑堪比斗帝级别的高手,又有《圣》在手,不会遇到灵识匮乏枯竭的局面,所以他没有炼制太多。

    三颗“太极蕴仙丹”吞下,枯竭的识海,总算是包满了一些。

    周良立刻催动灵识,激了金色光珠的力量,朝着远处那黑洞级别的“星河禁制”看去。

    一道金光从周良的额头爆射而出,注入到了远处那个黑色的漩涡坑洞之中。

    周良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苍白,像是大病一场一般。

    剪梅道长的目光落在周良的身上,表情略显复杂,嘴角一动,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不对,不对,没有丝毫的破绽,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阵眼,更没有阵法缝隙的存在,这简直就是一片真正的黑洞虚空……”周良嘴角又溢出血迹,疯狂地催动灵识:“为什么会这样,就算是道尊级的阵法禁制,也会有破绽存在,不可能达到如此天然合一的地步,规则构筑之物,毕竟不是天生造化,阴阳老人也曾说过,世界上绝对没有完美无瑕的阵法禁制,除非是天然生成!”

    周良脑海里千万个念头瞬间闪过。

    最终他识海再次枯竭,金色光柱暗淡了下来,额头上的天眼也再度消失。

    周良有些头晕,像是喝醉了酒一般,看剪梅道长有两个影子,看小银猴像是涨了三个脑袋一般。

    缓缓地坐下来,心中依旧在飞地思考:“一定是自己疏漏了什么,不可能没有丝毫的破绽啊……阴阳老人说过,有阵必有眼睛,就算是道尊级阵法也不列外……”

    突然,周良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没有阵眼,那一定是隐藏了起来……许多大师级的道纹阵法高手布阵,都会以别出心裁的手段,将阵法的破绽隐藏起来,眼前这个黑洞级别的“星河禁制”看起来浑然天成,四处都没有缝隙存在,那么说来,唯一的阵眼隐藏之处,应该就是在那里了!”

    周良的目光,变得坚定了起来。

    他已经猜到了破阵的方法。

    不过这可真的要冒险,一旦猜错,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

    ……

    成千上万的尸魂大军,终于来到了“玄黄玲珑宝塔”之下。

    这些犹如僵尸一般的可怕存在,疯狂地朝着宝塔之门飞窜过去。

    可是宝塔微微一震,缭绕在周身的红色氤氲,骤然暴涨,将靠近百米范围之内的尸魂,瞬间都烧成了灰烬。

    那红色氤氲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似乎专门克制尸魂。

    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尸魂前仆后继,疯狂地冲击宝塔,可毫无例外全部都在百米范围之内被燃烧成为了灰烬。

    终于,那个带来毁灭的身影出现了。

    在数百个银色尸魂的簇拥之下,缓缓地走到了宝塔之下。

    “万年的时间过去了,你的力量,还剩下多少呢?还能守住这座塔吗?哈哈,我苦苦等待,这一天终于到来了,这最后一片净土,必在我的脚下颤抖臣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仙帝大人的脚步……”

    毁灭身影抬头看着宝塔。

    突然,他睁开眼睛。

    两道浓黑如墨的死气,从他的双眸之中爆射出来,轰击在了玄黄玲珑宝塔之上。

    缭绕在塔身的红色氤氲之力反击。

    可是这死气竟似是可以克制红色氤氲之力,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之后,轰隆一声,冥冥之中仿佛是有什么东西破碎,有某种守护力量消失,一层奇异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杀!”

    毁灭身影挥手。

    成千上万的尸魂犹如洪流一般,涌入了宝塔之中。

    那红色氤氲之力,再无抵抗之力。

    成千上万的尸魂,犹如亟不可待地想要吞噬血肉的恶鬼一般,出尖锐刺耳的呼啸,犹如黑色的逆流一般,疯狂地冲入到了“玄黄玲珑宝塔”之中,它们不受塔中那压迫之力的影响,漂浮在虚空之中,度快如闪电,朝着更高层冲去……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毁灭身影仰天大笑,笑声犹如滚滚激荡的九天阴雷一般,震荡在天地之间,仿佛是毁灭之神在向这个浑浊的世界宣战一般。

    “啊……”

    “不,救命……”

    宝塔之中,很快就响起了凄惨绝伦的惨叫之声。

    最后进成帝塔之中的一波兽人高手,在猝不及防之下,就遭遇到了万载尸魂大潮,几乎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浪,就被完全斩杀,即便他们的单体力量或许要比任何一个尸魂强,但是在面对这群怪物组成的大军,依旧难逃陨落的命运……

    转瞬之间,就有几十位兽人宗魔境界的高手死去……

    尸体落在地面,鲜血流淌。

    尸魂像是一群用不知道疲倦的幽灵,洪水一般朝着更高的塔层冲去。

    它们所过之处,一切生灵灭绝。

    只是一个时辰的时间,就有数千位人族和兽人的高手,成为了它们手中的亡魂……

    “玄黄玲珑宝塔”之外,景象更是恐怖如末日一般。

    漆黑如墨的恐怖黑云覆盖了方圆数千里之内的整个天空,一个个犹如恶魔之眼一般的巨大圆形光门开启,淡绿色的尸魂像是雨点一般从这光门之中坠落下来,疯狂地朝着玄黄玲珑宝塔之中涌去,从天空之中俯瞰,简直就像是淡绿色的洪流……

    那毁灭身影一步步地接近宝塔。

    他的身边,始终围绕着数百个拥有近乎于实质身体的尸魂跟随,犹如最忠心的护卫一般。

    不紧不慢地一步步走在宝塔之中,这个毁灭身影仿佛是塔内的一切,都极为怀念,缓慢地审视,虽然他的身边是无尽的淡绿色的尸魂朝塔上倾泻而去,出震耳欲聋的尖锐呼啸,但是这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那种沉醉的表情,就仿佛是在暖暖的阳光之下欣赏一副完美的画卷一般。

    杀戮,在宝塔之中疯狂地进行。

    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玄黄玲珑宝塔”的第一层的一百层,已经彻底被这群可怕的恶魔所占据。

    “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这群怪物的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