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58章 血霸圣魔
    扬手将“屠龙”的刀柄掷出,周良没有丝毫的犹豫,唤出了墨石刀,并未朝着血霸老祖出招,而是全身的力量爆,脊椎骨紫色大龙轰鸣,犹如闪电一般冲向了石殿中央的那团黑色火焰。??网

    “开!”周良一刀斩下。

    那恐怖足以弑神灭魔的黑色火焰,犹如一张破纸一般应声而开。

    “快走!”周良大喝。

    转身“刀二”一招劈出,将血霸老祖喷过来的黑色火焰挡住,周良稍微催动墨石刀,刀身闪烁着红色氤氲,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走什么走?小周良,你给我上,弄死他。”剪梅道长咋咋呼呼地大喝:“特么的,我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居然被人逼到了自己的锅里煮,要不是我这身老骨头还算是硬,早就被这头老狼狗给玩死了!”

    剪梅道长的确很狼狈,白胡子几乎被烧光,一脸烟火缭绕的模样,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像是刚从炭窑里面钻出来的难民一样。

    周良被那黑色火焰压着后退。

    双脚在地面上犁开了两道长长的痕迹。

    “老家伙你费什么话,赶紧跑啊!”周良回头大喝:“你不跑我跑了啊!这大狼狗太狠,我快挡不住了!”

    剪梅道长闻言,二话不说,从火焰缺口处跳出来,抱着小银猴、小黑狗和那一对白色的小奶虎,骑在白虎的背上撒丫子狂奔,冲着白色石殿刚才被轰开的墙壁一面就逃了……

    周良怒喝一声,上臂猛地力,将碾压而来的黑色火焰震了回去,然后第一时间转身就逃,朝着剪梅道长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想跑?做梦!”

    血霸老祖身形一纵,犹如大鸟一般凌空飞起,追了下来。

    圣魔级别的高手,依旧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飞行。

    不过肯定会消耗更多的力量。

    周良也不再保留底牌了,召唤出飞行飞行法宝车,全力运转“毕方之火”道家真气,注入其中,摩托车的排气筒放出一阵滚雷一般的轰鸣,闪电一般朝着前方窜出……

    转眼之间,周良就追上了剪梅道长一行。

    剪梅道长手脚麻利地提起白虎,手里抱着四只小兽,跳上了摩托车后座,大声催促周良赶紧加快度!

    飞行法宝严重载。

    大白虎几乎是四脚朝天压在周良和剪梅道长的头顶,要不是有剪梅道长抓着,只怕早就摔落下去了……

    “快快快快快啊!那老狼狗要追上来了!”剪梅道长回头看了一眼,吓得快尿了,因为后面天空之中,血霸老祖浑身澎湃着汹涌的黑**气,不惜消耗自身力量,紧追不舍。

    “你这惹祸精,怎么一来就碰到了这头老狼?”周良气的大骂,要不是为了救剪梅道长,自己大可以绕开,怎么会被追的如此狼狈。

    “说起来还不是怨你,要不是你小子宰了人家的徒子徒孙,这老狼狗会一直守在九十九层的入口处蹲点?”剪梅道长没好气地埋怨道。

    轰轰轰!

    天空之中,不断有黑色的火焰光柱轰落。

    周良不得不小心地操控着飞行法宝不断做出各种高难度的贴地甩尾飞行,旁边的碎石迸射出来,砸的小银猴哇哇大叫……

    “这老东西是真拼啊……”剪梅道长咋着。

    血霸老祖真的是拼了,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魔气消耗一分少一分,不像是外界那样可以通过修炼来得到补充,原本以来血霸老祖追杀一阵也就罢了,谁知道居然紧咬不舍。

    “要糟糕!”

    周良叫苦。

    自己的镜像丹田火焰道家真气,也就是道皇境一层中品,就算是全力催动飞行法宝,度也要比身为道尊级别的血霸老祖疯狂催动要慢一些,现在只是靠着不断地改变方向来躲避,但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很有可能就真的被追上了。

    实在不行,那就只能催动墨石刀拼了。

    不过要硬撼这等圣魔级别的顶尖高手,那就必须全力催动墨石刀,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周良自己也不清楚。

    轰!

    又是一道粗如水缸的黑**气光焰,轰了下来。

    眼看周良因为分神,就要躲避不开,剪梅道长脸色大变,就要丢了白虎举起黑锅抵挡,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想到的异变生了——

    “汪!汪汪!”

    一直被抱在怀里的小黑狗,突然伸出脖子大叫两声,张开嘴轻轻一吸。

    不可思议的事情生了。

    那足以将数十名道宗级别的高手轰杀至渣的黑**气光焰,突然之间,变得就像是听话的小绵羊一样,悉数都被吸到了小黑狗那连牙都没有长齐的口中。

    “嗝……”小家伙还打了一个饱嗝。

    轰轰轰!

    又是几道黑**气光焰从天空轰落。

    这都是血霸老祖的本源妖火,即便是同为圣级的顶尖高手,都不敢轻易接下,但小黑狗却像是遇到了什么美食一般,张开嘴连吸了几口,无一例外地将那十几道黑**气光焰吞入到了口中。

    剪梅道长被惊得差点儿要掉了舌头。

    小银猴也像是看见了鬼一样看着小黑狗,“嘿,这货是谁?”

    唯有周良没有回头,所以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依旧催动着飞行法宝狂奔。

    天空之中。

    血霸老祖停了下来。

    他也现了异状。

    自己几道本元妖火分明击中了对手,为什么这群家伙居然安然无事?

    当他看清楚是一只黑色的小土狗吞掉了自己的本源妖火之后,惊得差点儿一头从空中栽倒下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为什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血霸老祖不信邪地又击出几道黑色本源妖火,却无一例外地都被小黑狗轻松地吞噬,就像是在吞吃美味的佳肴一样。

    “汪汪汪!”

    小黑狗冲天嚎叫。

    这声音落在血霸老祖的耳中,仿佛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只觉得心惊肉跳汗毛倒竖,仿佛是被种族天敌给盯住了一般,令他两股战战,有一种立刻转身就逃的冲动。

    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瞬间笼罩了他。

    一直看着周良等人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上,血霸老祖再也没有敢追上去。

    那几声类似于狗叫的汪汪声,似乎还在耳边,自从成圣以来,他还从未相识刚才这一刻一样,如此惊惧,觉得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会让我有这种感觉?”

    血霸老祖惊魂不定。

    很快其他几十名血淋狼族的高手纷纷赶到,见老祖居然追丢了敌人,也不敢再问什么,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

    “那个黑铁甲壮汉,居然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催动火焰道家真气,难道他隐藏了实力?那副面孔,只怕也是化身,嘿嘿,不管你是谁,总要到一层禁制露面,到时候……”

    想到这里,血霸圣魔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厉色,摆摆手,道:“我们走吧!先放过这两个狂徒,等到了一层的禁制,再找他们算账。”

    血霸老祖长出一口气,转身离开。

    ……

    “呼呼,终于摆脱了那条疯的大狼狗。”

    周良浑身是汗,镜像丹田的火焰道家真气几乎被消耗一空,这种在圣级高手的追杀下逃命的感觉,真的不想要再体现一次了。

    “这次对亏了小黑啊!”

    剪梅道长一停下来,就将小黑狗抱在怀里,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仔细地翻看,就差拿一把刀剖开小家伙的肚皮,看看它肚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居然可以吞噬那血霸圣魔的本元妖火。

    “还有这种事情?”

    周良这才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事情,大为惊讶。

    “嘿,小狗狗你快说,那本元妖火好不好吃?”大魔王小银猴的逻辑果然在另一个次元,关注点和别人完全不同。

    “汪汪汪,汪呜……”小黑狗等着圆溜溜黑宝石一般纯净的大眼睛,看着周良三人,眼神中有疑惑。

    “你这小狗崽子还装傻啊?”剪梅道长对小黑狗的回答大为不满,手里拿出一把菜刀,晃了晃,道:“坦白从宽,不然将你宰了做狗肉火锅……”

    话音未落——

    “啊……”剪梅道长惨叫着跳起来。

    小黑狗暴怒,一张口咬住了他的左脚踝,喉咙里还出威胁式的低吼,任凭剪梅道长如何甩动脚踝,都无法将其甩掉。

    小黑狗简直就像是长在了他的脚踝上一样。

    “哎?小家伙快松口,我老人家只是开一个玩笑而已……你咋这么不经逗呢?以后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啊!”剪梅道长叫苦连天,最终不得不赔礼道歉,可惜都不能得到小黑狗的原谅。

    周良仔细观察一阵,也啧啧称奇。

    此时依旧无法从小黑狗的体内,感觉到丝毫的元气波动,不论从哪方面看,除了过于憨胖之外,小家伙都和普通的土狗没有什么区别,即便是得到了来自于母亲“三头地狱犬”的本源之力,它也没有什么显著的变化。

    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家伙,居然吞掉了血霸尊魔的本元妖火,甚至惊走了那个圣魔级别的顶尖高手……

    到底是为什么呢?

    周良找不到答案。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太妙。”周良咨询剪梅道长的意见,将自己在第九十七层密室闭关过程之中,机缘巧合之下看到的“玄黄玲珑宝塔”外面的画面,说了一遍。

    剪梅道长极度震惊。

    “如果你看到画面不是虚幻的话,那就有点儿糟糕了……我想这次“杀手神朝”遗迹之事,只怕会是一场大灾难。”剪梅道长神色凝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什么灾难?”周良心中一跳。

    “也许有人再利用这个遗迹做文章。”剪梅道长欲言又止,从怀中取出那张黑乎乎牛皮一样的地图,仔细看了一阵,又坐在一块岩石上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小黑狗还坚定不移地不松口,挂在他的脚踝上。

    周良没有再去问,而是取出一颗“火炏焱燚丹”吞下,开始恢复镜像丹田的毕方火焰道家真气,刚才为了摆脱血霸圣魔的追杀,力量消耗的太厉害,此时镜像丹田的力量,几乎全部都耗干了。

    盘膝坐在地上,周良浑身缭绕着火光。

    足足过了茶盏功夫,他才满意地睁开眼睛,借助着那枚火焰灵根的七级丹药的药力,镜像之中火焰道家真气重新雄浑饱满起来,基本上恢复了力量。

    剪梅道长还在沉思之中。

    小黑狗也依旧挂在他的脚踝上。

    周良在脑海之中尝试呼唤阴阳老人,可惜依旧没有丝毫的回应,这让他越担心起来,可是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灵识内视。

    额头部位处,那个金色光珠依旧在滴溜溜地旋转,占据了自己识海的一部分,一旦有任何的灵识力量探寻过去,都会被吞噬,无法弄清楚到底这光珠的内部,存在着什么东西。

    回想刚才和血霸圣魔之间的战斗,周良神色严肃了起来。

    一直以来,以道王、道皇境界的修为,逆行伐皇,即便是对战道宗境界的高手,自己也丝毫的不落下风,尤其是在这样的压制环境之中,自己的强横的肉身之力,更是占据了上风,即便是那来自于“天道宗”的道尊境界的守关者,都被自己轻松击败。

    这让周良对于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

    但是这次面对圣魔级别的对手,却全面落入下风,几乎是摧枯拉朽一般被血霸圣魔击败,简直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若不是手中有墨石刀这样的禁忌之器,只怕这次早已陨落。

    这还是在血霸圣魔的魔气被“玄黄玲珑宝塔”压制的前提下。

    很难想象,若是在外面正常的天地之中,只怕周良连坚持一瞬的机会都没有,道皇境界和圣魔境界之间,相差两个大境界,这不是奇遇或者是天财地宝乃至于血脉体质的特殊性所能够弥补。

    这让周良清楚地认识到,以自己目前的实力,面对圣僧境的对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取胜之机。

    除非是全力催动桃木剑或者是墨石刀,或许还有一拼的机会。

    也不一定就能够战而胜之。

    毕竟周良的实力,还无法完全复苏桃木剑和墨石刀的全部威力。

    而且很显然,以圣僧境顶尖高手的阅历和战斗经验,是不会给周良时间去完成这两件禁忌之器的催动——简单来说,这两件禁忌之器算是周良的“大招”,但是这个大招的施放,需要足够的吟唱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