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57章 不可战胜
    “《十二生肖阴阳刀》·刀一”。天『『籁小说Ww』W.』⒉

    得自于“临仙摘星阁”之中刀楼的刀决战法瞬间绽放。

    这还是周良第一次施展《十二生肖阴阳刀》。

    “天道宗”人族守关者眼睛大睁,只觉得这一刀的轨迹,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蕴含着一种难言的大道轨迹,想要躲避竟是没有丝毫角度……

    噗!

    人头飞起,血泉喷射。

    墨石刀嗡嗡作响,自动复苏,释放出一种可怕的吸力,将其尸体笼罩其中,一身精元血气之力,瞬间全部都被从胸腔之中抽取出来,融入到了破碎的刀身之中。

    转眼之间,这人族守关者的尸体,就化作了一层薄薄的皮囊和外面的衣服,软软地坍塌在地面上。

    场面诡异而又恐怖。

    看到这一幕的两族高手,齐刷刷地打了个冷战。

    所有人都觉得有一道彻骨寒意,从为椎骨窜起来直冲脑门,要将天灵盖掀飞炸裂一般,难以遏制的恐惧像是瘟疫一般在身体之中蔓延开来。

    青狼尊魔青眼不可遏止地惊呼一声,第一时间后退,再也不敢守在螺旋楼梯门口,生怕接下来被周良当做是对手。

    他一生高傲自负,纵横兽人,还从未产生过如此恐惧。

    尤其是当目光落在周良手中那猩红色的残碎墨石刀之上的时候,内心所有的恐惧和负面情绪,仿佛瞬间就会被轻易激放大。

    周良屹立在空间中央,手握猩红色的墨石刀,依旧闪烁着赤芒。

    刀柄之中很快就有温暖的热流传来。

    这是墨石刀在反哺最原始最纯净的原始之力。

    和上一次一样。

    一直等到彻底吸收了墨石刀传来的反哺之力,周良才将墨石刀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他一步一步走向螺旋楼梯口。

    没有兽人守关者敢现身阻拦。

    一直到周良的身形,消失在螺旋楼梯之上,这一层的两族高手,久久都不能回过神来,依旧沉浸在那种可怕如噩梦一般的恐惧敬畏之中。

    那个浑身黑铁甲的壮汉,那猩红色的残破墨石刀,仿佛是狠狠地斩在了所有人的心上一般,留下了一道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痕,令他们终生难忘。

    可怕的存在!

    ……

    ……

    周良踏入第九十九层的时候,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在走出螺旋楼梯的瞬间,周良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眼前是一个极为空旷的广场,淡红色的天外像是一团鲜血在流动,一根根倒塌的石柱,横七错八地躺在广场之上,表层布满了刀剑痕迹,还有各种各样的掌印和抓痕……

    广场上躺满了尸体!

    至少有数千具的尸体,还有晶莹的血液,从这些尸体之中流淌出来,这些尸体或站或坐,姿势各不相同,有的面色狰狞地厮杀在一起,手中的法器刺入了对方的身体,显然是同归于尽……

    这简直就是一个修罗血狱一般的战场。

    一种难以形容的杀意和煞气扑面而来,空中隐隐有鬼魂呼啸哀嚎,似乎还有圣灵战歌从风中传来,有厮杀呐喊之声响起,还有战鼓轰鸣,恐兽咆哮……

    但是仔细再听的话,就会现这一切实际上只是幻觉。

    “原来“玄黄玲珑宝塔”的第九十九层,是一个以大神通构筑的小世界……”周良若有所思。

    这片广场的面积和规模,远远越了塔身的空间。

    周良小心警惕,凝聚力量,一步步向前走。

    视线范围之内,都是死去的尸体,面色狰狞,仿佛下一瞬间,它们就会突然活过来,挥舞着刀剑向你冲来……

    周良没有看到剪梅道长和小银猴的身影。

    “恩?不对?这些尸体,已经死去很长时间了,是古代的人……”

    周良一惊,现了异样。

    仔细看的话,就会现,这些看似依旧流淌着鲜血的尸体,实际上已经是数万年之前的古尸了,他们身穿着极为古老的道袍,肌肉骨骼都已经僵硬,就连那看似晶莹新鲜的血液,实际上都已经凝固成为了岩石一般的固体,只是表层光华犹如水晶,在天空红光的辉映之下,仿佛是在流动一般……

    “不可思议,这些尸体生前,都是极为强大的存在,实力最低也在道尊境界,所以才能历经万年而不腐烂,鲜血固话,却没有消失……“

    周良蹲下来仔细观察。

    可惜这些尸体和血液之中的仙灵精华力量,早就已经干涸消失了,否则这种道尊高手的尸体,对于后人来说,也是极为珍贵的宝藏。

    这些高手生前绝对是很强大的存在,可惜经历了太长的年岁,如今都没有了什么价值,他们手中的法器,身上的道袍衣物,大多数都已经在战斗之中损毁,品相稍好一些的法器,也都失去了灵性,变成了死物!

    周良行走在这片犹如末日废墟一般的广场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惊悚,就像是进入了一片太古坟场一般,心中的不安之感越来越强烈,隐隐约约之中,总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暗处偷窥着自己。

    “传说之中,昔日“杀手神朝”是因为得罪了“中域腾蛇大帝”,因而被这位中域的至高存在,遥遥一掌,从这世上抹除,可是这一层空间之中,为什么会留下这样的战场?”

    周良心中有些疑惑。

    眼前的一切和传说不符。

    这种场面,分明是被敌人侵入到了宝塔,进行了一场同归于尽的战斗。

    死去的尸体之中,有一大部分身穿相似的制式道袍和衣袍,应该是“杀手神朝”的高手,还有一部分竟然也是制式道袍和战袍,显然也是一个组织严密的级势力成员!

    到底死在这里的双方,都来自于哪里?

    这很难说。

    也许其中之一就是昔日“杀手神朝”的弟子,又也许双方都不是,而是后来进成帝塔想要得到“杀手神朝”仙藏的两个势力,在这里相遇产生了冲突,最终同归于尽。

    周良心中猜测,加快脚步朝着广场的深处走去。

    这广场的广袤程度,难以形容,放眼看去,除了倒塌的石柱、岩石和死去的尸体,就是血色的地平线,一眼看不到尽头。

    且这广场之中的压迫之力,越的强烈了起来。

    以周良的肉身力量强度,每次弹跳也只不过是四五十米的距离,再快根本不可能,身上像是被压了一座大山一般。

    心中记挂剪梅道长和小银猴的安全,周良并没有继续观察这坟场一般的广场,而是以最快的度飞奔,一路朝着广场的深处飞驰。

    也不知道飞奔了多少时间。

    所过之处依旧是各式各样的古尸和坍塌的战场,周良越来越心惊,至少有数千尊的道尊级别的高手,死于这里,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人族高手。

    怎么还不到坟场的尽头?

    周良有些焦躁。

    就在这时——

    “哈哈哈,看你还能撑多久,吾今日就要活活将你炼化!”

    一声大笑从前方传来。

    周良心中一震,总算是遇到活人了。

    又往前飞奔了近千米,一股强横无匹的魔气波动从一座坍塌的白色石殿之中传出来,黑色的魔气弥漫着方圆数千米之内,犹如乌云压顶一般。

    “是血淋狼族的魔气……”

    周良一惊,加靠近。

    下一刻,前方传来了剪梅道长那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般的叫嚣之声:“呸,大狼狗,就算是累死你,你也别想破靠我这一口神锅的防御,要不是我的护法神将不在身边,早砍下你的狗头当球踢了!”

    周良心中一松。

    转眼之间石殿已经到了跟前,周良纵身一跃,犹如炮弹一般弹起,朝着下方的石殿落下去。

    “血淋狼族在这里办事,不想死的,给我滚!”

    一个厉喝从下面传来,几个浑身涌动着强横魔气的狼妖身影冲天而起,朝着周良围攻而来。

    周良反手一弹,“屠龙”巨刀出现在手中。

    “《十二生肖阴阳刀》·刀三”。

    “屠龙”在空中画出一道古朴的圆形弧线。

    在《十二生肖阴阳刀》刀谱之中,这一刀还有个别名,叫做“夜战八方”,意思是就算在深夜之中,被数量众多的敌人围攻,仓促之下,以这一招迎敌,不用看清楚,亦可以横扫八方。

    这一招最适合团战。

    刀芒一处,四面围过来的狼妖砰砰砰全部都斩的倒飞了出去。

    周良身形一晃,已经落在了石殿之中。

    落地的瞬间,迎面一道黑**气携带雷霆之势轰击而来,令得整个石殿都摇晃起来,仿佛是要破碎坍塌一般。

    周良双手握刀,迎面斩出。

    “《十二生肖阴阳刀》·刀二”。

    这一招也有个别名,叫做“迎风一刀斩”,最适合破解正面攻击,修炼到极致,不管敌人招式如何精妙,气势如何强横,只需心中有刀,心中有信,不偏不倚,一刀斩出,便可以拙破巧,一刀破万法。

    果然周良这一刀落下,轰击而来的黑**气瞬间溃散消失。

    对面传来一声惊呼。

    周良倒拖长刀,定睛看去,却见石殿的正中央,一团十几米高的黑色恐怖火焰腾腾燃烧,犹如火场一般,将四周的岩石都烧成了灰烬,其中围困着几个身影,正是剪梅道长、小银猴、小黑狗还有白虎母子三个。

    几个家伙都坐在剪梅道长的黑锅之中。

    这黑锅比原来大了不少,容纳他们几个绰绰有余,释放出一股神能,将那缭绕在周围的黑火全部都隔绝在外。

    场面看起来有些滑稽。

    剪梅道长等就像是被人仍在锅里熬煮的食材。

    在另一边,站着数十个黑色身影,都是“血淋狼族”的高手,浑身都有魔气闪烁,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做到魔气散出体外,显然都是尊魔境界的大兽人,实力还在之前九十五层的兽人守关者“血淋狼皇”之上。

    为一人浑身黑色毛浓密,犹如野人一般,大致可以看出是人形,却有着一颗黑色巨狼的头颅,血盆大口,獠牙雪白犹如道器,张口喷出一丝黑线,到了空中,便化作是熊熊黑色火焰。

    周良瞬间就辨认出了此人的身份。

    正是曾经尝试隔着数层宝塔就下那自己徒子徒孙的血淋狼族老祖,那种暴戾残忍的气息,再熟悉不过了。

    在周良认出这狼妖身份的同时,那血霸老祖显然也认出了周良。

    “是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吾还担心你逃了,想不到居然偏偏来送死,哈哈哈,来得好!赔我徒孙命来!”

    血霸老祖一抬手,一点寒芒朝着周良爆射过来。

    周良瞬间浑身汗毛倒竖,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笼罩全身,仓促间以“屠龙”巨刀迎敌,“《十二生肖阴阳刀》·刀二”施展开来,迎风一刀劈出。

    叮!

    一声轻响。

    “屠龙”的刀锋不偏不倚地劈在了那一点寒芒之上。

    周良只觉得一股巨力装来,手中巨刀差点儿握不住脱手飞出。

    下一瞬间,嘭第一声,眼前白色碎片爆裂飞炸开来,却是“屠龙”巨刀难以承受那撞击的巨力,直接爆碎损坏了。

    刀身碎片犹如流矢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迸射。

    周良还未来得及反应,迎面寒芒一闪而逝,洞穿了他的肩膀……

    “噗……”

    周良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犹如被巨型攻城锤击中的布娃娃一般,不可遏制地倒飞了出去。

    不可战胜!

    周良心中瞬间浮现了这样一个字眼。

    那血霸老祖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只怕已经是圣级的存在了,之前隔着三四层宝塔间隔,自己勉强可以抵抗,现在如此之近的距离,对方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横扫自己。

    落地的瞬间朝着右侧翻滚。

    黑色的魔气光柱,如雷霆一般轰鸣,带着毁灭性的力量,擦着身体轰击过去,半面石殿的墙壁直接被轰塌。

    如果周良闪避迟上半分,只怕不死也得重伤。

    扬手将“屠龙”的刀柄掷出,周良没有丝毫的犹豫,唤出了墨石刀,并未朝着血霸老祖出招,而是全身的力量爆,脊椎骨紫色大龙轰鸣,犹如闪电一般冲向了石殿中央的那团黑色火焰。

    “开!”周良一刀斩下。

    那恐怖足以弑神灭魔的黑色火焰,犹如一张破纸一般应声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