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56章 天道宗
    交战双方的实力都极为恐怖,若是在正常的环境之中,自己绝对不是这两人的对手,能够进入九十八层的高手,果然都是凡脱俗之辈。网

    周良的目光在人群之中巡视了一遍,并未看到剪梅道长和小银猴的身影。

    “也许他们已经登上了九十九层?”

    周良猜测。

    就在这时——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可怕的劲气波动扩散开来。

    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呼。

    却见那生有四臂的黑色巨熊尊魔,被那位白衣飘飘的人族高手,震得倒飞出去十几米远,两条手臂软软地垂下,显然是折断了,受了不轻的伤势,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红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凶光,死死地盯住对手,最终极为不甘地道:“你赢了,上去吧!”

    这场战斗,终于分出了胜负。

    这黑色巨熊尊魔应该是这一层的兽人守关者,人族高手想要进入第九十九层,就必须击败他。

    那白衣飘飘的人族高手,看起来也只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面色极嫩,肤如冠玉,手握一柄描金折扇,黑如瀑,英俊潇洒,当得上是玉树临风、风姿如玉这八个字。

    击败这黑色巨熊尊魔,对于他来说,似乎并没有任何值得骄傲之处,折扇拍打着手心,看也不看满眼不甘的对手,抬脚朝螺旋楼梯走去。

    才走了一步,他突然咦了一声,回头看来。

    这白衣少年的目光,在人群之中掠过,在周良的身上略微停留片刻,眼眸深处一丝失望疑惑的神色一闪而逝,摇了摇头,最终快步上了九十九层。

    周良心中有些惊讶。

    因为这白衣飘飘的折扇少年,竟是曾经在“九天玄女金船”的天厅见过的那个最终得到今后天厅后厅的英俊少年,还曾在第二日特意跑来问了自己一句:你真的是男人吗?

    后来周良在“骷髅森林”边缘小城的酒馆里,也曾见过这个少年,对中域级势力出言不逊,引起了一场不小的战斗……

    没想到这少年居然也来到了“玄黄玲珑宝塔”之中,而且实力还如此之高,举手投足之间,击败了一尊尊魔高手。

    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周良思忖之间,就听又有挑战生。

    不过这一次却是兽人闯关者挑战人族守关者。

    战斗很快就开始,打的火星四射。

    人族守关者是一个浑身弥漫着紫色道家真气的身影,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使用道家真气力量,至少也在道尊级别的修为,他的招式极为简单,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有着开山断河的力量。

    闯关的兽人高手,却是一位美艳的中年******她身材火爆,胸前**在出招之间波涛汹涌,那一片晃人眼的嫩白,充满了极致诱惑,穿着略显暴露,一袭紫色薄纱仅能掩盖住身上的关键部位,还时不时出荡人心魄的笑声,身形快到了极点。

    是一尊来自于狐族的尊魔。

    周良缓缓地朝着战圈中心靠近。

    等这场战斗结束,按照规则,人族闯关者又可进行挑战,周良必须赶紧登上九十九层,找到剪梅道长和小银猴,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在密室之中看到的宝塔外界的末日场面,并非是幻影。

    兽人闯关者的战斗很快结束。

    那美艳的狐族女尊魔最终胜出,得到了进入九十九层的名额。

    周良微微皱眉。

    因为他看出,那浑身弥漫着紫色道家真气光焰的人族守关者,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是并未全力以赴,稍微应付了一下,就放狐族女尊魔过关。

    战斗一结束,周良就站到了战圈中心。

    这一次的兽人守关者却不是之前那头受了伤的黑色巨熊尊魔,而是一个面色冷峻、目光如刀的中年男子,若不是其颈部露出的青色的狼鬃,肯定会有很多人,将其当做是人族高手。

    “嘿嘿,这么迫不及待地站出来,以为熊霸兄受了伤,你就可以趁人之危了吗?本皇青眼,让你有来无回。”青狼尊魔冷笑,看着周良的目光,像是看着一团碎肉。

    和之前几层的高手们一样,在第一眼看到周良的时候,很多人都被那一身廉价的黑色铁甲和魁梧的身形所欺骗,不由得心生轻蔑之心,委实是周良此时的这一副面貌,和高手风范一点儿都不沾边。

    更何况从周良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道家真气波动,显然是被“玄黄玲珑宝塔”的压迫之力完全压制了道家真气修为,这说明就算是没有被压制,他本身的境界也高明不到那里去。

    总而言之,在所有人的眼里,周良就是一个根本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弱者。

    所以那青狼尊魔青眼,才会以为周良这么着急上前挑战,是因为看到黑色巨熊尊魔熊霸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受了伤,想要投机取巧占个便宜。

    就连在场很多人族高手也都这么想。

    甚至还有一些当真抱有投机取巧之心但是却被周良抢了先的人族高手,幸灾乐祸地出阴笑。

    周良没有任何其他表示。

    他轻轻舒展身体,运动全身的骨骼,准备蓄力出招。

    就在这时——

    “等一等。”突然有人出声打断,一个身穿紫色道袍的年轻人,从人群中走出来,指着周良,咬牙切齿地大声道:“师叔,就是这个家伙,在宝塔的第二十层出手偷袭,卑劣地打劫了我们。”

    周良回头看去。

    居然是这个家伙!

    这年轻人正是那个在宝塔第二十层出言不逊,要打劫自己和剪梅道长,最终反而被剪梅道长毫不留情地打劫了的那个玉面紫色道袍年轻人。

    想不到他实力浅薄,居然能够闯到第九十八层。

    “哦?友谅,你认仔细了,确定是这个黑袍汉子吗?”之前那个浑身笼罩着紫色道家真气光焰的人族守关者,缓缓踱步而出,浑身散着惊人的压迫气机,盯着周良。

    玉面紫铠年轻人陈友谅眼眸之中一道阴狠眸光闪过,冷笑道:“就是这个家伙,他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紫色焰光笼罩的人族守关者点点头,逼近周良,双眸之中爆射出两道紫芒,冰冷地道:“想不到这世上,真的有不怕死的东西,连我天道宗都敢打劫,你自裁吧!本皇放过你的亲友家人。”

    **裸的霸道。

    周良皱眉:“难道你就不问一下事情的真相吗?”

    人族守关者哈哈冷笑,盛气凌人地道:“没有必要,不管任何原因,惹了我“天道宗”的人,就得死。”

    周良不禁冷笑:“早就听闻“天道宗”行事霸道,蛮不讲理,今日一见,天道宗的人果然如传说一般不要脸。”

    “你说什么?”人族守关者一愣之后,勃然大怒,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原本本皇还心存善念,打算放过你的家人朋友,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居然如此乖张暴戾,不知悔改,有人生没人养,只怕你的父母师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要将他们统统杀尽。”

    周良怒极反笑:“好大的理由,好无耻的借口!你这种人,怎配成为人族守关者?”

    周良眼眸之中,杀机大动。

    自从在仿仙城市中央仙火祭坛上,金色光源告知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地仙界上那令人心酸的一幕幕,让从未见过面的父母周去病和凤霓裳,在周良的心中,已经有了极为神圣的位置,岂容别人随口亵渎?

    更何况心云宗在周良的心中,也是一块圣地。

    这个人族守关者,该死!

    “哈哈,本皇怎么成为守关者,你这种出身低贱之辈,又怎么会知道?”人族守关者哈哈大笑,笑声之中尽是不屑之意。

    年轻人陈友谅也在一侧阴阴冷笑道:“小子,你这次死定了,我“天道宗”的尊严,不容亵渎,我所受的耻辱,要你的鲜血来洗刷。”

    周良看了他一眼,目光之中尽是蔑视:““天道宗”有你这样的弟子,迟早必亡。”

    “妖言惑众,小子,纳命来吧!”人族守关者冷笑,一掌拍出。

    紫色道家真气光焰横空,恐怖的力量犹如龙象爆。

    周围众人不由得都齐齐后退,以免被这飓风一般的可怕力量波及,像是守关者这样的存在,可以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一定程度地运转道家真气力量,非常恐怖。

    周良不退反进,猛地一拳击出。

    轰!

    紫色的气劲犹如火星一般爆射

    错乱的气流,使得整个九十八层空间之内的空气骤然粘稠,靠的最近的高手心中一窒,被逸散的紫色气流波及,有一种被巨大铁锤狠狠地击中了胸口闷疼。

    人族守关者一声惊呼,身形像是破布娃娃一般倒飞了出去。

    他浑身的紫色道家真气光焰被震散,露出了一张极度震惊的中年人面孔,嘴角溢出了一丝丝的血迹。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玉面年轻人陈友谅呆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周良一招得手,转身大步走向陈友谅。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他惊恐万众地后退,结结巴巴地道:“你别乱来,不然我“天道宗”不会放过你……”

    啪!

    周良一巴掌抽出。

    陈友谅立刻犹如被攻城锤狠狠击中一般,人在空中旋转着就飞了出去,半张脸直接被抽烂,骨骼粉碎,眼珠子飞迸。

    “啊……”陈友谅凄惨地嚎叫,毒目之中闪烁着疯狂阴毒的目光:“你敢打我,我不会放过你,我……”

    “你这种货色,留着也是祸害。”周良一脚踏出,咔嚓一声,直接踩断了陈友谅的胸骨。

    “住手,你敢杀害我“天道宗”弟子,你好大的胆子……”人族守关者大急,如一道紫色闪电一般冲过来,雄浑的紫色光柱袭向周良的后背。

    周良反手一拳轰出。

    龙吟之声震耳欲聋。

    一道紫色天龙劲气直接从周良的后背脊椎之中迸,顺着周良的右拳击出,如摧枯拉朽一般击溃了那紫色光柱,击中了人族守关者的前胸,后者喷血倒飞出去……

    ““天道宗”很了不起吗?这种不讲道理的门派,我看用不了多久,就要灭亡了。”

    周良一拳击飞了人族守关者,轻描淡写地道。

    同样的话,周良之前就说过,但是此时说出来,却更具震撼力,他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让所有人都明白,向来霸道蛮狠的“天道宗”这一次是真的踢到了铁板,遇到了真正的高手。

    “你……你会后悔的……“天道宗”绝对不会放过你……”陈友谅独眼之中尽是怨恨。

    “那就让陈家的人,来找我吧!”周良把这样的威胁根本不放在心上,一脚踩落,力量爆,将陈友谅瞬间震成了碎屑血雾爆裂开来。

    周围的人噤若寒蝉。

    之前小看轻视周良的人,也是一阵阵的后怕。

    那青狼尊魔青眼背后也出了一身的冷汗,嘴角一阵抽搐。

    来自于“天道宗”的人族守关者,实力和自己差不多,却被这个黑铁甲壮汉轻轻松松两拳击败,这意味着自己上去也是这样的下场,会被摧枯拉朽地击败,弄不好还有陨落的可能。

    他已经看出,这黑铁甲壮汉使用的最纯粹的力量,没有丝毫的道家真气波动,这是何等恐怖的肉身修为,在宝塔这样的环境之中,简直就近乎于无敌。

    “你……你居然杀了城主的儿子,小子,你死定了,不管上天入地,“天道宗”都会将你斩为肉糜!”人族守关者口中喷血,咬牙切齿地看着周良。

    他堂堂道尊级别的高手,可恨在这宝塔环境之中,一身道家真气修炼百分之六十以上被压制,只能挥很少一部分力量,否则也不至于败得这么凄惨。

    “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周良心中杀意沸腾,瞬间下了决心,反手唤出墨石刀,稍微催动其中之力,一股赤红炙热之力迸出来。

    红芒划破虚空。

    “《十二生肖阴阳刀》·刀一”。

    得自于“临仙摘星阁”之中刀楼的刀决战法瞬间绽放。

    这还是周良第一次施展《十二生肖阴阳刀》。

    “天道宗”人族守关者眼睛大睁,只觉得这一刀的轨迹,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蕴含着一种难言的大道轨迹,想要躲避竟是没有丝毫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