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54章 异变
    这蒲团得自于“临仙摘星阁”的刀楼,和那剑楼蒲团一样,看似破破烂烂,但却是一件宝物,其中蕴含着一个难以想象的繁星一般的刀之天道世界,可以助人领悟刀之天道。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坐上“刀之天道蒲团”之后,并未立刻就进入刀之天道星空世界,而是取出墨石刀,开始仔细观察。

    在九十五层的战斗之中,墨石刀的异变,让周良十分震惊。

    记得当时在远古遗路中那个残刀世界得到这柄墨石刀的时候,天地异变,杀戮暴虐之气横溢,若非桃木剑在关键时刻与之对抗,周良只怕还无法将之收服。

    得到墨石刀以来,周良完全施展其威力的次数有限。

    没想到这次因为玄阴真气被压制,桃木剑无法挥威力而是用墨石刀,居然出现了这种异变,尤其是它自动复苏吞噬血淋狼兽人尸体体精血再反哺周良的异变,让周良震撼惊喜之余,不由得又想到了很多。

    墨石刀的来由神秘。

    阴阳老人也曾做出过猜测,它有可能是原始圣魔的法器,遗落在了万灵战场这个原始天地之中,足以和桃木剑媲美,都是禁器级别的存在。

    它的威力,周良到目前为止,还未彻底摸清楚。

    所以他现在有些忐忑。

    以后是不是该减少使用墨石刀的次数,能不使用的话就尽量不使用,因为周良总觉得这刀有些邪性,居然可以激自己心中的杀意魔性,仿佛是一个恶魔一般在怂恿和诱惑自己,如果使用次数过多的话,会被会反而被这墨石刀所控制,变成一个杀人魔王一般的刀奴?

    “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脑海之中,突然想起了阴阳老人的声音。

    周良眼前一亮,忙道:“还请老前辈教我。”

    “哇哈哈哈,小周良你原来越会说话了。”阴阳老人显然对于周良那一句“老前辈”极为满意,哈哈大笑着道:“我一生之中,不知道会过多少神刀,以我观之,这柄残刀虽然邪性,可以激人心中的杀意魔性,但我观它不是邪道妖刀,吞噬王者精气血肉也不一定就是邪道,它能够去芜存菁,炼化妖邪之力,化作最纯净的原始元气反哺,这是传说之中,唯有最神圣之器才有的神能。”

    周良大喜,道:“莫非这刀不是邪器,而是圣器?”

    阴阳老人道:“这个……目前还不能确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你可以放心使用此刀,就算是被其激起心中的杀性,也可以用《斗战圣法》之中的《圣》法门予以压制,毕竟《斗战圣法》乃是千古奇功,《圣》更是修习灵识和心神的第一功法,要做到压制心魔,并不太难。”

    听完阴阳老人所说,周良心中,终于安定了一些。

    在肉身丹田玄阴真气被压制的情况下,桃木剑基本上是无法使用,所以墨石刀的能否挥威力,对于此时的周良来说,就显得更加重。

    若是遇到以自己实力无法对抗的高阶道尊高手或者是圣级高手,墨石刀便是周良最后的底牌了。

    能否正常使用墨石刀,是周良这次探险能否走到最后一步的保证。

    又和阴阳老人讨论了一些关于墨石刀的事情,周良这才将墨石刀重新放入到了储物戒指之中。

    盘膝坐在“刀之天道蒲团”之上,周良沉浸进入那刀之天道星空的世界。

    这样的修炼,在此之前已经进行过了很多次。

    周良早就领悟了春夏秋冬四种刀之天道,且已经融合变通,施展起来极为娴熟,只是他一直以剑法和剑之天道示人,所以很少施展刀之天道,实际上周良在刀法和刀之天道方面的造诣,并不比剑之天道逊色丝毫。

    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神妙无穷,奥义近于天道,变化万千,实实是刀道和剑道至高无上的终极神通,许多人究其一生也不能踏入这玄妙之门,周良有“刀之天道蒲团”和“剑之天道蒲团”,又是阴阳镜像体体质,所以在这方面的修炼才如鱼得水一日千里。

    不过即便是现在的周良,也不敢说自己真正掌握了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

    因为对于这两道神通掌握越深,越是淫浸,就越是能够了解其博大精深,自己犹如撑一蒿小舟行驶在茫茫大海之上,始终不能见到大海的全貌,且稍有松懈,就会被巨浪掀翻被海水湮没。

    所以周良从来不敢放松对于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的修炼。

    尤其是每一次使用了桃木剑或者是墨石刀之后,或许是因为体内力量被极限透支的缘故,周良使用蒲团会达到更完美的效果。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周良才从入定之中醒来。

    这次使用“刀之天道蒲团”收获极大。

    周良尝试着将春夏秋冬这四种刀之天道融合,创出属于自己的刀之天道,不过目前只是一个摸索的阶段,距离成功还十分遥远。

    随着实力的提升,周良对于自身修炼方向的思考越来越多。

    之前阴阳老人曾经提出过“阴阳大帝”之道的修炼道路,并未详细阐述太多,周良心中也算是有个模糊的目标,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周良越觉得,自己虽然同是修炼刀法和剑法,领悟了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但是在刀剑齐施的时候,总是难以做到阴阳老人所描述之中那种完美和一至高境界。

    刀剑齐施之时,招式的威力会增加,但那是因为自己“阴阳镜像体”的缘故,只是表面上的并行,而不是真正的融合。

    “也许我还欠缺一步可以让刀剑融合的功**决,之前所修炼的功法和功法,都是刀剑各行其道……”

    周良若有所思。

    自己虽然屡屡得到奇遇,“临仙摘星阁”之中的功决都是洪荒时代之大成功法,但唯一的缺憾在于,不论是刀楼之中的刀决,还是剑楼之中的剑诀,剑法就是剑法,两者之间,并无共通点。

    而且从墙壁上留下的字迹看,创造收集整理这些功决的两个人,曾经虽然相互爱慕,但一生却也是争强好胜相互较劲,这样的两个人,所创的功法又怎么会有相互融合的可能?

    想要真正走上阴阳老人所说的“阴阳大帝”之道,就必须找到刀道和剑道的完美融合的那个点,那条道路。

    想通了这个关窍,周良心中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将这个问题暂且抛在一边,周良开始内视自己的身体。

    由于之前被墨石刀反哺,周良此时体内火焰道家真气力量极为雄浑。

    感受到体内镜像丹田炎阳真气激荡雄浑,隐隐有难以压制的趋势,周良干脆继续入定,开始冲击镜像丹田镜像之中新的经脉。

    这道经脉,一旦冲开,突破成功,便是道皇境一层的高手,这才意味着周良成为了真正的道皇,要比之前半步道皇强横了无数倍,许多只有道皇境界才能修炼的功法和功法,可以开始真正修炼了。

    之前在第九十五层得到了墨石刀反馈的足够的原始力量,且毕方之火在宝塔之中并不受压制,让周良冲击这道经脉变得非常容易。

    阴阳镜像体在道家真气境界的晋升并无瓶颈和天劫的压制,所以茶盏功夫之后,一道赤色星光从周良肩甲位置投射出来,犹如一颗在宇宙空间之中湛湛生辉的大星一般奇异神妙梦幻。

    突破成功!

    周良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又晋升了一个小境界。

    距离上次晋升才过去不到十天而已,这样的实力增长度,绝对骇人,创造了一个可怕的记录,也让周良感到极为满意。

    镜像丹田镜像进入道皇境一层,接下来想要跟进一步的话,就必须先让肉身丹田也进入道皇境一层,相辅相成,这才可以。

    不过如今周良的肉身丹田玄阴真气被“玄黄玲珑宝塔”的力量压制,想要晋升基本上无可能,这意味着如果接下来没有其他奇遇的话,那周良的道家真气修为晋升到此为止了。

    只有走出宝塔,才可能更进一步。

    周良也不强求,将毕方之火道家真气在镜像之中运转八八六十四个周天,巩固了这一境界,才缓缓地停了下来。

    他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灵识在储物戒指中扫过,周良心中一动,一颗赤红色的珠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一枚极品的天道心骨。

    是几日之前,那头巨妖之王“三头地狱犬”的神魂在托孤之时,许给周良的报酬,极为珍贵,当时因为被剪梅道长催着赶时间,所以周良并未在第一时间将其融合。

    “也不知道这一枚天道心骨之中,会蕴含着什么样的异化神通,不过它既然是来自于“三头地狱犬”这样的洪荒巨妖之王体内,想来绝非凡品,将其融入体内,定可增长我的实力。”

    周良略作思考,张口将这枚天道心骨吞下。

    既然被剪梅道长忽悠到了这里,来到了这“玄黄玲珑宝塔”之中,周良也不想空手而归,想要和那些道尊级、圣级的高手争一争“时光沙”、“生死转盘”和“番天印”这三大帝兵。

    这就需要周良抓住每一个机会提高实力。

    天道心骨在入口的瞬间,就化作了一股温润的热流。

    这在周良的预料之中。

    在此之前,他已经有了很多次的融合天道心骨的经验。

    但是下一瞬间生的事情,就让完全出乎于周良的意料了——

    以前吞下天道心骨,其所化的热流,都会顺着食道进入身体胸腔,然后再分化融入身体的四肢百骸,以道家真气力量催化,最终于己身融为一体,得到其中所含的异化神通。

    但是这一次,这枚天道心骨所化的热流,并未朝下进入身体,而是瞬间朝上冲起,抵住了周良的舌根,然后化作一股极具攻击力和侵略性的电流一般的热力,竟是直接破开了周良的上颚,如钢针一般刺入到了周良的大脑之中。

    “怎会如此?”

    周良惊讶之余,第一时间催动毕方之火,凝神屏息,想要控制这股热流。

    但下一瞬间脑海之中传来剧痛,令他禁不住一声闷哼。

    那股电流一般的热力,横冲直撞,暴戾无比,四处乱窜,在周良的脑海之中仿佛是炸弹一般爆裂开来,朝着四面八方迸射爆裂,简直要将周良的头都彻底炸开。

    周良有一种错觉。

    在这一瞬间,自己脑袋里的脑浆和一切东西,仿佛都已经被那股电流给炸成了粉碎,成为了一团浆糊一样的混合物。

    他张嘴想要惊呼。

    却很快现自己根本不出声音。

    甚至都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完成张开这和动作。

    平日里那许多一念之间就可以轻松完成的动作,在这一刻竟然变得无比艰难。

    就在他惊骇莫名之时,又有变化出现。

    脑部的最中心,那股电力热流最开始爆裂开来的地方,开始传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炙热之意,然后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热,就仿佛是有一团火焰正在那里滋生燃烧一般。

    这恐怖的热流,简直要将周良烧成为灰烬。

    危机时刻,周良强迫自己镇定,强行催动《圣》,“一眼万年”境界的灵识如有形之物,固定住了自己的身躯,内视进去,想要查找原因,驱逐脑海之中的那股热流。

    周良此时的灵识力量,就算是一块万斤巨石也会被瞬间粉碎。

    亦可以轻松地进入己身,观察入微,察觉到身体之内的一切变化。

    但是这一次,当他操控着灵识进入脑海之中,却被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所阻碍,灵识反馈过来,周良只能“看”到一层金色光罩,笼罩在自己的大脑之中,任他如何催动灵识,都无法透过光罩看到大脑内部的景象。

    脑海之中的炙热感觉越来越强烈。

    周良觉得这种炙热之力,简直已经越了毕方之火,但奇怪的是,自己的脑袋居然并未被烧成灰烬,那种清晰的痛感不断地传来,就仿佛只是虚无之火在炙烤着自己的神经。

    突然,在脑海之中炙热感觉最强烈的位置,迸出一道强烈的劲气。

    就仿佛是在地下酝酿了千万年的火焰岩浆,在积聚了足够的热力之后,终于破开泥土的阻碍,犹如火山一般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