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52章 意料之外
    强横无匹的肉身之力爆,浑身的力量以脊椎大龙为轴,震动每一块肌肉的力量,不断地传递奔涌,“造化紫薇神玉”改造之后的肉身之力犹如山洪爆,最后以他的右拳为中心爆倾泻了出来。天』籁『小说Ww』W.⒉

    轰!

    “血淋狼皇”在惊恐万状的哀嚎声之中,直接被一拳轰成了碎渣血雾,彻底永远地消逝。

    黑色的神魂犹如小狼的形状,在空中尖叫着想要逃逸。

    “猴!”早就等待着这一幕的小银猴出手。

    拥有无数次和周良配合经验的大魔王,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见它纵身一跃,犹如一道灰色闪电,轻而易举地将“血淋狼皇”的神魂吞入口中,彻底灭绝了这位兽人宗魔的再生机会。

    “无量我了个天尊!”剪梅道长咬到了舌头。

    他也被这一拳的威力,给震惊到了。

    空气之中,尽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周围观战的众多高手们只觉得冷气抽的肺疼。

    之前他们一个个都觉得周良是去送死,但是现在,无数双眼睛都快要瞪出眼眶了,一个个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那种眼神像是看到了公鸡下蛋的母鸡一样,语言难以表达他们心中的震撼。

    叮当!

    “雌雄对剑”是去控制掉在了地上,它们的主人潘长江僵立在原地,像是石化了一般,在极度的震惊之下,居然忘记了去操控自己最得意的法器。

    “血淋狼妖”的可怕,潘长江心中非常的清楚。

    巅峰道宗境界的魔气修为和血淋狼族天赋异禀的肉身强横搏杀之能,让“血淋狼皇”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挥出来的战力,简直可以比肩一些半步道尊存在,否则也不至于被兽人的顶尖高手们,任命为这一层的兽人守关者。

    即便是潘长江自己对上这头凶狠嗜血的狼妖,只怕胜机还不到三成。

    这样一个兽人高手,居然被一拳轰爆?

    这个身穿黑雷不动舰的魁梧壮汉,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那人族模样的躯体之下,隐藏着的不会是太古巨妖的真面目吧?

    这种强横到了极致的肉身之力,到底该怎么修炼才会具有?

    整个宝塔第九十五层,这一瞬间死一般的寂静。

    兽人一方的高手一个个都面色灰败,有一种如芒在背的刺痛之感,这个人族黑袍壮汉的实力,令他们产生了一种窒息之感,仿佛心头压了一座大山一般,快要喘不过气来。

    周良没有理会众人的震撼。

    他眸光如电,抬头看向站在楼梯上的那头血淋狼妖。

    这血淋狼妖的狞笑,因为巨大的震惊和错愕还凝固在脸上,当周良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他一个激灵,对上周良目光的瞬间,恐惧像是不可遏制的潮水一般将他淹没,表兄的死已经证明自己绝对不是那黑袍壮汉的对手。

    他瞬间意识到大事不妙。

    惊呼一声,血淋狼妖转身头也不回地朝着螺旋楼梯上层狂奔……

    “想跑?做梦!”

    周良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看起来依旧是近乎于缩地成寸的神通。

    实际上是周良在“万灵战场”中击杀了那条黑色荒妖之后得到的“天道心骨”之中蕴含的异化神通,虽然玄阴真气被压制,但这种神通以毕方之火依旧可以催动。

    和真正的缩地成寸的天道演绎比起来,这种神通还差的太远。

    不过在此时施展出来,却有着绝对的度。

    周良瞬间来到了血淋狼妖之前,反手一掌拍下去,紫色龙形气流犹如飓风般轰落,空气之中又是龙吟之声大作。

    “不……”血淋狼妖惊恐地哀嚎:“师叔祖救我!”

    他面如死灰,疯狂地抵挡,玩命地催动所有可以动用的魔气,身体膨胀,化作一只黑色巨狼,做着最后的困兽之斗。

    但是那引以为傲的狼化身躯,却在哪紫色气流之中开始犹如风中砂砾一般解体。

    就在这时——

    “住手,什么人如此大胆,怎敢杀我“血淋狼族”的人?”

    一个犹如仙人一般的声音出现。

    这声音无比威严,犹如住在一切的皇帝一般,透过螺旋楼梯顶端的出口,像是滚雷一般轰落了下来,激荡在九十五层的空间之中,令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像是大海之中的蝼蚁一般渺小可怜。

    一起出现的还有一道漆黑如墨的魔气。

    这股魔气黑的有些诡异,似乎任何的光线到了它的附近都会扭曲被吞噬一般,顺着螺旋楼梯降临,化作一只巨大的黑色狼爪,犹如巨手捏蚂蚁一般,朝着周良捏了过来。

    黑**气激荡,带着难以抵御的强横霸道,呼啸之间,仅仅是余波,就轻易地瓦解了周良击出的紫色龙形拳劲。

    “多谢师叔祖……”

    血淋狼妖虽然大半个身躯几乎被废,但死里逃生的喜悦,让他几乎泪流满面。

    “是圣级高手!”

    人群高手之中有人惊呼。

    而兽人高手们则纷纷欢呼了起来,犹如暗夜之中苦苦支撑的旅人终于看到了光明一般,这个威严声音的出现,瞬间粉碎了压在他们心中那沉重的巨石。

    周良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已经没有时间去琢磨为什么这霸道威严声音的主人,居然可以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施展魔气而没有被压制,那黑色巨型狼爪的威胁,已经让周良瞬间就嗅到了浓浓的死亡威胁。

    没有任何的犹豫,残碎墨石刀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周良吸取了上一次全力催动桃木剑的教训,只是稍微注入毕方之火的力量,并未全力催动,却也觉得体内力量飞地流逝。

    只见黑色墨石刀绽放出炙人的热力,刀身并未变得完整,但是却变得通红刺目,周身缭绕着火焰。

    周良手握墨石刀,站立原地。

    一股沛然莫御的可怕力量,从他身上散出来。

    嗡嗡嗡嗡!

    整个九十五层宝塔的空间之内,一阵阵刀吟剑啸之声,所有人惊骇莫名地现,自己手中平日里操控娴熟的法器宝器,在这一刻,居然不受控制地急骤颤动了起来,仿佛是要挣脱飞出。

    一些实力稍低的人,最终控制不住自己的法器,刀剑从鞘中飞出,悬浮在空中,朝着站在螺旋楼梯之上的周良俯。

    这种场面,就像是臣子在膜拜自己的君王一般。

    场面诡异到了极点。

    周良一刀在手,还未出招,那黑色的巨型狼爪已经有崩坏崩溃的趋势,难以靠近他的身体。

    “这是什么力量?怎么可能……”之前那个威严无比的声音惊呼。

    周良一语不,反手一刀斩出。

    红芒弥漫,犹如血染虚空。

    可怕的炙芒扑面而来,众人只觉得犹如置身岩浆一般,还未明白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得那威严声音狼狈万分地痛呼一声,漫天的黑**气瞬间如滚汤泼薄雪一般消失不见。

    那位隔空出手的血淋狼族道尊级高手,显然是吃了个大亏,无法再插手这一层的事情。

    血淋狼妖面如死色。

    他浑身颤抖如同筛糠,再也不复之前的嚣张凶狠,瘫软在地上,眼睛如死鱼一般看着周良,满是哀求畏惧之色:“不……饶……饶了我……”

    周良一步步地走下螺旋楼梯,来到他的跟前。

    “刚才你食我族人血肉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此刻?”周良面色冷酷,没有丝毫的犹豫,反手一刀斩出。

    鲜血迸射。

    血淋狼妖级落地。

    猩红的狼血高高迸射出来,喷溅在墨石刀的刀身。

    奇异的事情生了,血液在瞬间就渗入到了破碎的刀身之中,周良看的十分真切,并非是被蒸,而是犹如海绵吸水一般,被吸进了刀身之中。

    紧接着更加奇异的事情生了——

    墨石刀在周良的手中嗡嗡嗡地震颤了起来,仿佛是有了自主意识一般活了起来,自动释放出一股奇异之力,将血淋狼妖的身体笼罩在其中。

    哗啦啦!

    大量的血液和宗魔精华之力,被从狼兽人尸体体脖颈断口之,处直接被抽了出来,犹如一道狰狞的血龙一般,瞬间没入到了墨石刀刀身之中。

    巨大的狼兽人尸体体最终被活生生地吸成了一个干枯的皮囊,还未落在地上,被风一吹,就化作了黑色的粉末。

    这诡异的场面,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墨石刀之上泛出一层层红晕,一闪即逝。

    空间之中,所有人都用一种见了鬼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墨石刀,只觉得视线如同被黏在了上面,根本难以挪开,内心深处完全被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占据,负面情绪被触,不可收拾。

    一些实力稍低的人族和兽人的高手,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周良心中也极为惊讶。

    这不是他第一次施展墨石刀之力,但却是第一次见到墨石刀生这样的异变,简直就像是一个嗜血兽人一般,将那庞大的狼兽人尸体体瞬间吞噬。

    低头看时,刀身依旧,仿佛什么变化都没有出现。

    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现其上那深红色符号的颜色,似乎更加深了一些,仿佛是被鲜血染红一般,它安静了下来,不再挣扎,静静地停在周良的手中。

    就在周良想要收回墨石刀的时候,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

    因为在这个瞬间,突然有一股娟娟热流,毫无征兆地从墨石刀的刀柄之中传出来,顺着周良的手掌进入身体。

    “这是……”

    周良一惊之后,很快就分辨出来,这股热流竟是一股极为精纯的原始元气,注入身体之后,进入经脉通道之中,化作了道家真气力量,可以为自己所用。

    他万万没有想到,墨石刀竟然还有这种威能。

    居然可以吞噬敌人的血肉身躯骨骼精元,炼化成为最原始精纯元气,反馈反哺持刀人,这样的能力,甚至要比它强横的攻击力更加可怕和恐怖,就算是传说之中的帝兵,也不过如此。

    如果让墨石刀击杀吞噬了足够多的高手生灵,那反哺过来的元气,足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让自己成为绝世高手!

    这个念头在周良的脑海之中浮现,具有无比的诱惑力。

    周良的余光,不经意地看到了在场人族和兽人高手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他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难以遏制的杀意,想要拔刀而起,将他们全部都斩杀干净!

    不对劲!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周良一个激灵,一咬舌尖。

    剧痛让他心中骤然清明许多,强行运转《圣》,“我意唯一”境界勃,压制了那股杀戮之意。

    墨石刀刀柄传来的热流消失。

    周良第一时间将其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略微内视观察,刚才进入体内的这股原始精纯元气,相当于自己苦修数月之功,此刻镜像丹田之中,火焰道家真气雄浑激荡,隐隐有难以压制的趋势,而腹部肉身丹田中的玄阴真气,居然也有了一丝丝的松缓迹象,不再如之前一般被“玄黄玲珑宝塔”完全压制无法运转。

    可以打通下一经脉了。

    不过此时此地显然不适合进行突破。

    周良目光在地面上那些惨死的人族高手的残肢断臂上掠过,叹息一声,屈指弹出一颗赤红色的火焰,落在地上,瞬间将一切都焚烧火化,也算是还这些枉死者身为修真者的最后尊严吧!

    潘长江的眼睛一亮。

    他因为身上有一件入塔的人族顶尖高手留下的宝器,所以可以抵抗宝塔的压制之力,以道家真气催动“雌雄对剑”战斗,但是这个强横神秘的黑铁甲壮汉,居然弹指之间可以催动火焰道家真气,莫非……

    莫非这黑铁甲壮汉,实际上乃是一位扮猪吃老虎的顶尖高手?

    要真的是这样,那就好了。

    新加入一位顶尖高手级别的存在,那这次人族夺取三大帝兵的机会,又多了几分。

    “哇哈哈,你小子干的不错。”剪梅道长不怀好意地靠近,勾肩搭背地站在周良身边,嘿嘿道:“对了,你刚才那把破刀,还挺厉害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借给我看看啊……”

    周良:“滚。”

    在两人结伴而行的这几天时间里,剪梅道长用这样的语气,至少已经在周良的手中借走了十几件不同的小玩意儿,最终都是有借无还,再也要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