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50章 守关者
    “特么的,什么都没有?宝藏都去了哪里?这也太寒酸了,我敢打赌,就连老鼠来了见到这种场面,也绝对都会忍不住哭出声来!”剪梅道长表示很失望。??

    在没有外人在场的前提下,他丝毫不顾自己这一幅面孔身份的仙风道骨的形象,破口大骂了起来。

    然后他迫不及待地朝着三楼爬去。

    “我们要赶快,不然连汤都喝不上了……”剪梅道长撒丫子就往楼梯跑。

    虽然这一路上进来,并未见人,但剪梅道长和周良心里很清楚,一定有人走到了他们的前面。

    当日聚集在一直外围透明壁垒之外有数万多高手,能够走到那一步的,都是一方之雄,身怀绝技,实力比他们高的不知道有多少,两人不可能是走在最前面的人。

    攀上第三层,一切和前两层的情况一模一样。

    依旧只有空旷的四壁,还有那几乎一模一样的红色旋转狭窄楼梯。

    “继续!”剪梅道长咬牙切齿。

    一直这样攀登了大概二十多层,除了空旷的楼层空间之外,别说是仙藏宝藏,就连一只破碗都没有,剪梅道长气的差点儿凿开墙壁来看是不是有什么暗格或者是隐藏密室之类的东西。

    “我敢肯定,这塔里的宝藏,一定被那些捷足先登者给搜刮走了!”剪梅道长摩拳擦掌,愤愤难平地道:“我们赶紧追上去,我要打劫,我要把宝藏都统统抢过来……”

    这位表面上看起来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有一种趋于崩溃的倾向。

    就在这时——

    “又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咦?前面有人,一定是被这几个家伙搜刮走了,都给我滚过来,把藏起来的仙藏,统统给我交出来……”

    一个同样气急败坏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就看十几个身影从螺旋楼梯上飞快地登上来,四下看了一圈,二十二层空间里没有任何东西的空旷场面,让这十几个人难掩失望,不过当他们看到了周良几人的所在之后,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不怀好意地围了过来。

    这十几个人显然是来自于同一势力,出身不凡,身穿清一色的道袍,流光溢彩,是极为罕见的宝器,释放出淡淡的光晕,可以抵抗这片天地之间压迫力,减轻负担。

    “什么?打劫我们?”剪梅道长跳了起来。

    他现在心情本来就极度糟糕,闻言更是气的都快双目喷火双耳冒烟了,咬牙切齿地道:“你们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打劫我们?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我管你这个老不死的是谁,劝你老老实实把身上的空间法宝都给我交出来,饶你们一命,滚出“玄黄玲珑宝塔”,否则……”一位身穿紫色宝器道袍的玉面年轻人嘿嘿冷笑:“嘿嘿,那么嚣张有什么用,在我的眼中,你们就是一堆****而已,本公子今天吃定你们了。”

    话音未落。

    “噗……”周良忍不住喷了。

    这玉面年轻人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这种语言实在是太高深,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小银猴大魔王一愣之后,也抱着肚子哈哈哈大笑了起来:“猴……笑死猴了……你吃定了……难道你平时都是吃****的吗?嘿哈哈哈,这可真的是……好奇特的饮食爱好,猴平时什么都敢吃,就是不敢****……你赢了!”

    对面那紫色道袍的玉面年轻人一呆,下一瞬间也明白过来了自己的口误,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恼羞成怒地道:“你们……好,给我上,宰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有那只灰不溜秋的肥狸猴,全部都给我剁成肉酱!”

    其他紫色道袍的修真者顿时轰隆隆犹如巨犀一般冲了过来。

    在这宝塔之中,压迫之力比外界更加清晰,这写紫色道袍修士,都是高阶道宗境界的高手,但是一身道家真气几乎被彻底压制在体内,仅能动用肉身之力。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们气机爆之后,奔跑起来脚步轰隆,就仿佛是一座山碾压了过来,气势极为骇然。

    “好小子,还真敢出手啊!”剪梅道长跳着脚大骂:“你们死定了。”然后躲到周良的身后,一推周良,道:“护法神将,给我上,抢光他们。”

    周良无语。

    他拔出巨剑“大荒”。

    十多米长的剑身呼啸着横空一扫。

    飞奔过来的十几个紫色高手像是被铁锤击中的稻草一样,倒飞着跌了出去。

    周良身形一闪,下一瞬间就来到了那紫色道袍玉面年轻人身前,剑身横抽。

    啪!

    这嚣张至极的年轻人,直接被拍飞了出去。

    周良如影随形,在这玉面年轻人落地的瞬间,“大荒”飞剑的剑尖,已经对准了年轻人的喉咙,冷声道:“把身上的储物空间法宝,全部都交出来,不然就宰了你。”

    “你……”年轻人愤怒,口中喷血,狠狠地顶着周良,大吼道:“你居然敢打劫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妈的,又是这样可怜的对白!

    敢不敢有点儿创意?

    这群不知死活的“官二代”。

    周良将“大荒”飞剑压在年轻人的喉咙上,语气冷森地道:“我管你那么多,我只是一个护法战将而已,主人有命,不敢不从,我劝你老老实实将身上的宝贝都交出来,我饶你一命,以后想要报仇,去找那个白胡子老头就好了。”

    “大荒”在差点儿压断了年轻人的喉管。

    这巨剑本是周良为了配合《三十六变》神通之后的“白毛水猿”,才特意以巨妖之骨打造的,虽然没有开锋,但巨大剑身的视觉冲击还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如此巨型凶物之下,那紫色道袍的年轻人被吓得不轻,不敢再横。

    最终他老老实实地交出了身上所有的空间宝物。

    连带着其他十几个紫色道袍的高手们,也都被剪梅道长毫不留情地洗劫一空。

    “咦?还真的有些好东西……”剪梅道长手法熟练地破掉那些储物戒指之上的灵识封印,轻而易举地将其中的储存的东西都拿出来一一检验。

    法宝、宝器、神料、草药和秘籍、丹方……

    这些身穿紫色道袍的高手来历不明,但绝对非富即贵,一定是出自于某个大势力,否则身上也不可能带这么多的宝物,其中有几件,连周良都有些动心。

    “哇哈哈,有了这些东西,算是勉强能够弥补我老人家受伤的心灵!”剪梅道长恬不知耻地将所有的宝贝,都朝着自己的储物袋里装去。

    小银猴大魔王当然不能同意,亮出了毛茸茸前爪肉垫下面那锋利如道器一般的爪子,然后居然打了一个口哨。

    小黑狗就像是听到了命令一般,汪汪汪地冲过去扯住了剪梅道长的脚脖子。

    “哎哟?干什么?别咬,住嘴,快住嘴,疼死我了……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呸,动手不动口,快松开我……有话好好说,咱们平分还不成吗?”

    剪梅道长跳脚。

    最终他不得不妥协,一脸肉痛地将所有的宝贝都分成了三分,自己一份,小银猴一份,小黑狗一份。

    “哈哈,我们走了,谢谢诸位送上门来的宝贝,还有啊!下次有什么宝贝不想要了,记得一定第一时间来找我啊!欢迎再来打劫我们,哇哈哈哈!”

    剪梅道长临走之前哈大笑。

    他的嘴巴真的很贱。

    小银猴大魔王也乐的屁颠屁颠地和紫色道袍高手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带着自己的小弟小黑狗,以及两只奶声奶气的小武虎,朝着下一层的楼梯爬去。

    看着周良等人消失在螺旋楼梯处,紫色道袍玉面年轻人的眼眸之中,闪烁着浓浓的阴毒仇恨光芒,犹如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舌一般。

    “哪里来的两个野种,居然敢打劫我……”年轻人又恨又怒,抚着推开第一时间过来搀扶的道宗高手,咆哮道:“我陈友谅誓,以天道宗的名义誓,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少主请息怒。”一位天道宗的高手凑过来道:“这两人既然进了玲珑宝塔,就别想再逃,等到了一百层的浮屠第一界天的禁制,我天道宗的高手聚集,只要少主一声令下,到时候任不管这两个贼子如何嚣张,还不是任您揉捏。”

    陈友谅点点头,目光越阴狠了起来。

    ……

    剪梅道长的好心情,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

    因为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连续攀爬了不知道多少层的塔楼,都没有任何的现。

    随着塔的层数越高,那种压制之力越大,到了最后,周良腹部肉身丹田的玄阴真气已经被彻底压制,无法动用丝毫。

    只怕是道宗境界的高手,在这里都会被压制的只剩下先天之下的力量。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把这塔里的东西搜刮一空,我一定要把他打出屎来!”剪梅道长已经处于一种极度狂躁的抓狂状态。

    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千辛万苦进入一座传说之中充满了各种仙藏的藏宝之地却现,在自己进入的前一步,这座藏宝之地已经被搬空这样的事情,更加令他崩溃了。

    剪梅道长的眼睛,现在都是红的。

    像是被人抢走了胡萝卜的兔子一样。

    周良倒是显得很淡定。

    一来他一开始就对这里的仙藏没有抱着必得的念头,二来自从“万灵战场”之行以后,他现在本身也不缺乏宝药仙藏,这次来到“羽化神朝”遗迹,周良主要是想要见识见识各方高手势力,也顺便接触一下来自于南域的高手,寻找一些关于妹妹周迅的信息。

    所以就算是整个“玄黄玲珑宝塔”被搬空,周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失望。

    “不行,我们必须要加快度,如果不赶上去,别说是三大帝兵,就连一口破碗都找不到了……”剪梅道长红着眼,像是疯狂的赌徒一般。

    转眼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

    “妈的,又是空的?难道就不能给我老人家留一个破碗什么的吗?”

    “这一层还是空无一物?不可饶恕!”

    “妈的,又被搬空了!”

    “第八十九层,老天保佑还有东西……靠,又空了!”

    “九十三层……空无一物,妈的难道前面的这些高手都是特么的是老鼠精吗?”

    “九十四层……唉,又空了!”

    “九十五……又空……哎?没空?天啊!我不会是做梦吧?”

    当剪梅道长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被那空无一物的四壁给刺激近乎于心灰意冷之后,登上九十五层,他本能地扫了一眼,本以为又是空无一物,谁知道居然真的看到了有东西存在。

    剪梅道长当场就兴奋地跳了起来。

    虽然这些所谓的“东西”,并非是他期待之中的宝物和仙藏,而是近百个个神色不善、凶神恶煞的阵营各不相同的各方高手。

    偌大的第九十五层空间之中,弥漫着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

    空气之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道。

    地面流淌着鲜血,还未凝固,数十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通往九十六层的螺旋楼梯口附近,死状极为凄惨,基本上都是被大卸八块,身上的法器和空间法宝之类的东西,也被抢掠一空。

    对峙的高手有人族也有兽人,有来自中域也有来自于南域,分为数十个阵营,彼此之间的气氛并不算是友好。

    剪梅道长在最初的激动之后,瞳孔骤缩,感觉到了这里的异样。

    下一瞬间,周良和小银猴也从螺旋楼梯上来。

    “又来几个送死的……”有人说道。

    周良的目光,在这些人的身上扫过,感受到了一些充满了敌意的目光,都是来自于兽人人群,在宝塔内部压迫之力的作用之下,许多兽人的高手都露出了原形,奇形怪状,许多物种都是周良前所未见。

    周良也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两族高手。

    他们聚集在这里,心怀杀意,但是并未展开大规模的厮杀,似是在进行某种很有秩序的比斗。

    周良和剪梅道长的到来,只是引得其中一些人回头看了一眼,但是这些目光并未在两人的身上停留太长的时间,而是很快就转向了通往“玄黄玲珑宝塔”第九十六层的螺旋楼梯口。

    周良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

    现在螺旋楼梯口,静静地站着两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