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49章 入宝塔
    声音激荡出去,方圆数里之内都听得清清楚楚,悠悠不绝。网

    但并未有任何的回应传来。

    白老人叹息一声,知道对方不愿意透露身份携恩图报,从怀中却出一颗丹药吞下,运转体内力量,开始疗伤。

    那黑色雾气被驱逐之后,断头这种伤势,对于他来说,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摸约茶盏功夫之后,白老人浑身冒出一丝丝幽幽雾气,仿佛是一座大蒸笼一样,脖颈间的伤口处,一道道血红色的肉芽蠕动连接,最终端头之处,终于彻底愈合。

    他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起身。

    目光在身边几人的身上掠过,白老人若有所思地道:“好霸道的幽冥尸魂之力,好高明的至阳火焰……这次真的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若不是灵儿蕙心兰质,及时你向那黑袍神将求救,只怕我这条老命,真的就要葬送在这里了。”

    “柏爷爷你好了?谢天谢地,实在是太好了!”花灵儿和妹妹花蕊儿这对双胞胎喜出望外。

    “恭贺师傅,您安然无恙,弟子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没有受伤的那黑卷短年轻人花忠一副喜极而泣的样子,恭恭敬敬地跪倒在白老人的面前。

    “哼!”白老人一声冷哼,道:“孽徒,之前在幽暗光牢之中时,要不是你贪生怕死,关键时刻退缩,将花贤置于险地,他怎么会受伤如此严重?为师又怎么会被尸魂偷袭得手?心浮气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刚才那两人,实力连为师都忌惮,你怎敢大呼小叫?简直就是自取死路,哼,我花柏怎么收了你这样一个不成器的东西做徒弟?”

    花忠闻言连忙跪地俯认错。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眼眸深处,却极隐晦地闪过一丝不满之情,被他掩饰的很好。

    白老人花柏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花忠,而是过去治疗那受伤极为严重的年轻人花贤。

    “师傅,我们还要继续深入吗?”花忠凑过来,心有余悸地问道。

    这里的危险程度,乎他的想象,一向在他眼中所向无敌的师傅,居然都受了重伤,这让他有些忐忑了。

    白老人花柏很快就稳住了花贤的伤势,回头瞪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徒弟一眼,道:“当然要继续前进?怎么?你怕了?”

    “不不不,我只是担心花贤师弟的安慰,毕竟他的伤势还未完全好,如果继续深入……”花忠山色闪烁地道。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美丽少女花灵儿看着远处周良等人消失的地方,自信地道:“我们花府的顶尖高手,这次来了不少,因为怕别人捷足先登,进入了“玄黄玲珑宝塔”,得到了其中的帝兵,所以才加先行,我们现在只要一路小心,等到了“玄黄玲珑宝塔”之下与他们汇合,到时候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花贤师弟的伤势,一定也可以立刻治好。”

    “恩,灵儿说的不错,我们要加前进,一旦到了宝塔之中,应该就不会再遭遇这万载尸魂,到时候就安全许多了。”白老者花柏点点头,继续在前方辨路,带着几人避开杀阵幻阵,小心翼翼地前进。

    “柏爷爷,我觉得刚才那黑袍战将,很不简单呢!”双胞胎小仙子之一的花蕊儿,凑到白老者花柏身边。

    白老者点点头,道:“尸魂之力在这片“幽冥幻境”,可以挥出的力量极为可怕,即便是我,也差点儿着了道,一旦被尸魂之力入体,若非是至阳之力,绝不可能将其驱逐,我刚才被尸魂之力所制,无法外视,隐约觉得那股火焰之力,霸道无比,极为奇异,似乎……似乎隐约之间,蕴含一丝兽力,也不知道那黑袍神将使用的是何种火焰,居然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轻易祛除尸魂之力。”

    “蕴含兽力?”一边的小仙子双胞胎之一花灵儿目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道:“整个南域,能够使用兽力的只有一股势力,就算是在中域,也未曾听人说有何门派以兽力修炼为主,莫非……”

    花蕊儿美丽的眸子里厉芒一闪,惊呼道:“莫非那黑袍战将,居然是三年之前反叛出那个组织、这段时间在南域搅得天翻地覆的那妖女的人?”

    一旁的黑卷短年轻人花忠眼中一亮,一丝阴狠之色闪过,大声道:“没错,绝对是那妖女的人,这天下还有谁能驾驭兽力?”

    白老人花柏点点头,道:“这个猜测,并非是没有可能。”

    花忠闻言,更是得意了,道:“哼,若真的是如此,师傅,下次遇到,一定不能轻易放过他们,那妖女背叛师门,掀起无数腥风血雨,已经成为南域公敌了,她的属下,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丝敌意。

    白老人花柏一瞪眼,怒斥道:“混账,不管他是不是那妖女的人,他都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就凭这一点,你都要心怀感恩之情,怎可出此忘恩负义之言?”

    花忠背着兀自昏迷的花贤,被骂的面红耳赤。

    白老人顿了顿,又道:“若那黑袍神将真的是妖女的人,须想办法让他改邪归正,他愿意出手救我们,说明并不是一个坏人,只要心存善念,愿意放下屠刀,我们都应该给他们一次机会。”

    “柏爷爷说得对。”花灵儿精致无暇的脸上露出笑容,道:“我也觉得,那黑袍战将是个好人呢!”

    周良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了好人卡。

    此刻他心中只有震撼。

    眼前一座赤红色的巨塔。

    这塔犹如插入云霄的山峦一般,扎根大地,抬头看去一眼看不到顶峰,简直就像是一座撑天之柱般,连接着天与地,充斥着神秘气息。

    巨塔的塔身闪烁着一种奇异的红色氤氲,远远看去仿佛是燃烧着的仙人火焰一般,每隔十米一层,塔身为八角形,分为八个棱面,从上到下,塔身直径并无丝毫的变化。

    周良抬头仰望,视线所及的地方,至少已经是数百层。

    眼看着这样一座仿佛是燃烧着火焰一般的巨塔出现在眼前,那种震撼简直用语言难以形容。

    这就是“玄黄玲珑宝塔”?

    它真的如同传说的那样,通往仙人居住的天宫吗?

    周良有些瞠目结舌。

    这塔真的只能用神迹来形容。

    不知道当初“杀手神朝”的人,到底是怎么建筑出这样一座宝塔?莫非是那神大能者,以神通构筑出来的幻阵?以规则之力构筑出来的仙人建筑?

    “行了,你小子别在这里感慨了,赶紧推门登塔才是正事,“杀手神朝”所有的仙藏和那三大帝兵都在这里,千万别被其他人抢先了!”

    剪梅道长心里时时刻刻想的都是仙藏。

    看着这“玄黄玲珑宝塔”似乎近在眼前,但真的是应了那句话——望山跑死马,周良几人又花费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才真正到了火焰巨塔之下。

    粗略算来,自从进入“幽冥幻境”已经是整整两天的时间。

    从“幽冥幻境”边缘到这里,足足有三百多里的,这样磅礴恢弘的古建筑群,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年才可以修建而成,可现在却空无一人,犹如一片死亡之地,给人一种幽冥之城的感觉。

    站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下,周良觉得自己渺小,就像是巨峰山脚下的一颗小沙粒一般。

    近处看来,塔身直径至少也有千米。

    “玄黄玲珑宝塔”以某种罕见的红色岩石堆砌而成,表面极为光滑,犹如明镜一般,缭绕着红色氤氲,传递出洪荒沧桑气息,仿佛是穿越了千万年的岁月,矗立在这天地之间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这塔如此之高,为什么之前没有人现他?”

    周良心头闪过一个疑问。

    按理来说,这样的高塔,连接入天外,应该是极为显眼,即便是隔着数百里也能看到,可是为什么以前从未有人察觉过它的存在?

    一直得到“羽化神朝”遗迹的消息爆,来自于中域和南域的高手,才找到了这里,就仿佛它以前并不存在一般。

    宝塔有八个楞面。

    每一面皆有一扇方方正正的红木大门。

    大门之上有金光闪闪的圆形大钉整齐排列,每行九个,一共九行,两扇门共一百六十二个金钉,也不知道这样的数量,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除了金钉之外,门面平淡无奇。

    “从哪边的门中进去才好?这塔身有八面,会不会是暗合五行八卦之术,入塔需要选择生门,是不是会更加安全一些?”

    周良矗立在塔前,一时有些犹豫。

    因为越是靠近这“玄黄玲珑宝塔”,他心中的不安之感,越是强烈。

    就仿佛这巨塔之中,藏着什么极度危险的嗜血巨妖一般。

    就在这时——

    “汪汪,汪……”小黑狗不知道何时从小银猴的身边挣扎开,跳下了白虎的背,嗅着地面上的某种味道,居然不知道不觉地就来到了眼前这面塔身的红色大门跟前,顺着缝隙进去了。

    “特么的,别乱跑,小狗狗你给我回来。”小银猴化作一道白光冲过去,想要将小黑狗抓出来。

    不过它的身体没入那红门之后,也消失了踪迹。

    周良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千挑万选不如机缘巧合,莫非这是天意?算了,就选这扇门了……”周良一咬牙,推开这扇门赶紧追了下去。

    “哎?这么着急?太莽撞了吧?这就从死门进去了?找死啊……哎哎哎?等等我!”

    剪梅道长大叫。

    他原本还在仔细地研究手中那一张黑乎乎的像是烂牛皮一般的地图,看到这一幕,气的直咬牙,最终不得不催动胯下的白虎,紧跟着跨进了这扇红色巨门。

    ……

    周良本以为进入巨塔之后,内部可能会是一个小世界空间。

    不过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玄黄玲珑宝塔”第一层内部的空间,和外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差别。

    在四周墙壁的红色氤氲的照射缭绕之下,周围的一切都可以看的清楚,整个第一层空间之内没有摆放任何东西,空旷无比,只有最中央的位置,有一个可以容一个人攀登的狭窄螺旋楼梯,通往宝塔的第二层。

    简直就像是一座被搬空了的仓库一般。

    临时保姆小银猴已经抓回了小黑狗,正在黑着脸教训小家伙不该乱跑。

    小黑狗低头耷耳地蹲在原地,虚心接受教训。

    就仿佛它真的可以听懂小银猴的话一样。

    看到这一幕,周良才放心了下来。

    “冲冲冲,向第二层进……”剪梅道长在扫了一眼之后,就对空旷且没有任何宝藏的宝塔第一层完全失去了兴趣,迫不及待地朝着螺旋狭窄楼梯冲去。

    周良和小银猴紧跟上。

    那白色巨虎摇身一变,身形缩小了许多,跟在剪梅道长身后。

    这头洪荒遗种荒妖也有智慧,它一开始是迫不得已被逼着扮演小黑狗的奶妈的角色,一路上无数次地哀叹自己命运的悲惨,但现在却乐的屁颠屁颠地甩着尾巴,犹如一只乖巧的大猴一般顺从。

    它具有不弱于成人的智慧,心中很清楚,如果不是跟在周良和剪梅道长的身边,只怕它终此一生都不可能来到“玄黄玲珑宝塔”之中。

    在洪荒遗种巨妖的传闻之中,“玄黄玲珑宝塔”内蕴造化乾坤,若是有缘得入其中,说不定可以净化血脉、返回始祖的纯净之血,得到神兽白虎的神通奥义。

    在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之中,变强,对于任何一种生灵来说,都具有无比的诱惑。

    第二层依旧四壁空旷,并未见任何宝藏的踪影。

    除了红色的墙壁,就只有一条几乎和第一层中央一模一样的螺旋狭窄木楼梯,通往第三层。

    “特么的,什么都没有?宝藏都去了哪里?这也太寒酸了,我敢打赌,就连老鼠来了见到这种场面,也绝对都会忍不住哭出声来!”剪梅道长表示很失望。

    在没有外人在场的前提下,他丝毫不顾自己这一幅面孔身份的仙风道骨的形象,破口大骂了起来。

    然后他迫不及待地朝着三楼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