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48章 救治
    能够进入到这里的,都是一方雄主,好歹也算是同族,应该有身为高手的尊严,日后周良活着走出“杀手神朝”遗迹的话,可以将其安葬在外界,或者是归还这些高手的后人,也算是一份功德。』  天籁『小说WwW.⒉

    一路向前走,周良又暗中向阴阳老人请教过关于尸魂的来历。

    “洪荒时代,妖、魔、人、神巨妖并立于世间,正邪难辨,据说层有一种极为邪恶的秘法,将生灵困住,将各种最痛苦的刑罚施加在其身上,刺激其神魂和感观,直至其精神崩溃,经年累月,活生生地熬制,犹如慢火炖肉一般,最终摧毁其肉身,存其神魂,然后又让这些无主神魂自相残杀和吞噬……经历无数年,杀死数百位高手,才能炼制成一尊神魂,可行走于阴影之间,无视虚空壁障,具有不可思议的暗杀之能。”

    阴阳老人详细地介绍。

    这种邪恶手段,听来都叫人毛骨悚然。

    周良想了想,心中还有所疑问。

    尸魂的确是有很可怕的暗杀之力,不过也就只有在“幽冥幻境”这样极致压制的空间之中才有战力,如果实在外界的正常环境之中,面对这正的高手,只怕不会有什么威胁。

    “刚才出现的尸魂,只不过是最低级的半成品,若是遇到真正的极品尸魂,阴阳并存,可以在虚与实之间自由转换,那时候万物难伤,就算是极致的毕方之火,亦难以毁灭它们,到那个时候,道圣级别的高手也难以抵挡这种邪恶存在。”

    阴阳老人言语之间,对于尸魂的可怕之处,极为推崇。

    周良点点头。

    “为什么在这“羽化神朝”的遗迹之中,会有这种邪恶之物的存在?据说当年的“羽化神朝”虽然行事霸道,横行中域,甚至挑衅“中域腾蛇大帝”的威严,但也并非是炼制尸魂的邪道门派……”

    周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阴阳老人闻言,道:“这就难说了,传说往往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一个门派在极致鼎盛的时候骤然灭亡,必然有其取死之道,我看刚才虚空之中出现的天眼之门,绝对不是普通的幻阵或者是杀阵,而很可能是一个天地传送阵,沟通另外一个天地世界,这种遗迹之中出现这种级别的空间之门,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多了……”

    就在周良在脑海里和刀剑二祖说话之间,一直走在前面的剪梅道长,突然做出了一个手势,脚步停了下来。

    周良终止了脑海里的谈论,向前看去。

    原来终于是遇到了其他人。

    这是四五个从穿着来看来自于南域的高手,不过几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势,其中两人伤势极重,鲜血横流,勉强运气疗伤,而另外三人一脸焦急地围在身边,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什么人?”听到脚步声,一位身上穿着黑色简单皮甲、赤膊赤脚的黑卷短年轻人,立刻冲上来,警惕地大喝。

    剪梅道长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异色,往旁边靠了靠,耸耸肩:“小家伙,别紧张,嘿嘿,路过,我们只是路过而已,你们继续……”说着从旁边绕了开去。

    周良跟在后面。

    不过他的目光,却从这几个南域高手的身上掠过。

    受伤的是一位白苍苍的老者,同样身穿马甲一般的黑色皮甲,下身是短裤一般的道袍,胳膊和腿脚都裸露在外,肌肉黝黑精壮,仿佛是生铁铸就一般,脖颈受了伤,几乎被直接斩,只留下了一丝皮肉连接……

    这老者浑身闪烁着奇异的光彩,盘膝坐在地面,似乎是在努力地疗伤,但效果不佳,因为那断裂的伤口处有黑色的雾气缭绕,无法被祛除,几乎断下的头颅无法愈合。

    而另一一个受伤者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这个倒霉的家伙也是黑卷短,被一道触目惊心的切口,从左肩一直滑到了右腹,五脏六腑彻底被斩碎,整个人几乎被斩碎,鲜血像是泉水一样从伤口出喷出来,伤口处也有黑色雾气缭绕,无法愈合。

    若非是先天之上的高手生命力强横,换做普通修真者,这样的伤势,早就一命呜呼了。

    周良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人的伤势,都是被尸魂切割留下。

    那在伤口处缭绕的黑色雾气,明显是幽暗光牢之中存在的那种可以隔绝一切光线的黑雾,居然可以缭绕在伤口处不散,导致伤势无法痊愈……

    这一幕让周良心中一动。

    自己也层被尸魂之刃所伤,几乎被腰斩,不过当时伤口很快就愈合,并未察觉到任何的异样,所以自己当时也没有留意。

    难道那黑色雾气居然还有这种可怕的杀伤力?

    可以阻止高手的伤势愈合?

    可是为什么这种杀伤力对于自己并没有作用呢?

    从这几人的身边走过,周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南域高手的衣着打扮,和北域以及中域都完全不同,基本上都穿的很少,****着胳膊和小腿,大多数人甚至都赤足,即便是道宗级别的高手,也不例外,道袍极为简单,不似中域和北域那种道袍飘摆、衣袖当风、追求华丽和美观的风格。

    这一行南域高手之中,除了那受伤的两人之外,还剩下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十六七岁的妙龄女子。

    这两个女子的皮肤,并不相识南域男子那样黝黑,恰恰相反,竟是白皙如羊脂白玉一般,白嫩水灵,容颜极为小巧精致,都是罕见的美女,眉目之间有一种南域女子特有的狂野气息,英气勃勃。

    两人身穿短铠,只是隐约遮住了丰满高挺的仙子峰,纤细柔软的白皙腰肢裸露在外,肚脐处镶嵌着红色的宝石,缭绕着迷人的红色氤氲,越衬托的肌肤无暇如玉,精巧的道袍护住了臀部和双腿之间,白嫩修长的大腿晃人眼睛。

    南域的女子穿着极少,但却佩戴者很多精巧的饰品,这两个少女一头淡紫色的秀光华可鉴,佩戴着至少几十种精巧无双的银白饰品,曳尾流苏,弥漫着银色光芒,手腕和脚腕也都佩戴着十几个脚镯手镯,做工精细,显然是出自于大师手笔。

    两个少女美丽惊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将南域女子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最令周良称奇的是,这两个少女的长相极为相似,仿佛是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的一般,看样子竟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花。

    “柏爷爷,你怎么样了?你一定要撑住,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两女都是惊慌失措,其中一个更是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周良扫了一眼,心中暗暗猜测,这两女看样子是来自于某个南域大势力的弟子,否则也不可能一路进入到这里,不过在这里被压制了实力,周良无法看出她们的真正修真法宝修为,但若是论肉身修为的话,实在是和自己差的太远。

    不过隐约可以感觉的出来,这五位南域高手之中,以那位几乎断头的白老者实力最高,一身力量令周良也有些心悸,即便是受了重伤,也犹如一头负伤的荒古巨妖一般,气机骇人。

    而这一对小仙子双胞胎的实力其次,那一脸警惕地盯着周良等人的黑卷短年轻人,虽然身上没有什么伤势,实力却一般,几乎被斩为两半的年轻人实力应该是最低的一个……

    看着两个少女哭的伤心,尤其是精致容颜上那惊恐和悲恸的表情,令周良不由得心中一软,莫名地想到了失踪已久的妹妹周迅。

    如果她也来到这里,身边的亲友师长受伤,以她那善良的性格,一定也会哭的这么伤心无助吧?

    也许是当初的那份诺言实在是太沉重,以至于周良每看到一个南域的少女,心中总会觉得亲切一些,就仿佛是真的看到了自己的妹妹一样。

    就在这时——

    “前辈,这位前辈,您能不能救救我的柏爷爷和师弟,您一定有办法,对不对?”双胞胎之中的一个南域少女,突然冲到剪梅道长的跟前,出言哀求。

    剪梅道长如今的这副化身的面孔,一派仙风道骨,鹤童颜的样子,给人深不可测的仙人般感觉,也难怪这少女潜意识中会觉得他有治疗那黑色雾气伤势的手段。

    “无量天尊!”剪梅道长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道:“女施主,你为什么会认为,贫道可以治疗此伤?”

    少女听他这样问,心中稍安一些。

    她扭头看了一眼旁边一身黑铁道袍的周良,这才恭敬地道:“仙长能够毫无伤地从那幽暗光牢之中走出,说明您实力强大深不可测,且您身边那位护法战将,身上道袍有极为清晰切口整齐的裂缝,显然也被那光牢之中的幽魂所伤,如今却已经恢复,小女子花灵儿,斗胆猜测,仙长您有治疗那幽魂伤势的逆天手段。”

    剪梅道长呵呵一笑,道:“你这丫头,倒是也算是有点儿机灵劲儿,也会说话,一顿马屁拍的贫道浑身舒适,不过,这一回你可猜错了,贫道圣的无法治疗那尸魂造成的伤势。”

    少女那双明媚如阳光一般照人的大眼睛里,最后一丝希冀的神色,快地退去,眼角的泪珠仿佛是珍珠一般掉落。

    不过下一刻,剪梅道长犹如天籁一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又响起:“不过,贫道虽然不能治疗此伤,但并不代表着别人也不能治疗。”

    剪梅道长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周良。

    “小丫头,去问问这小子吧!如果他心情好,说不定你那个什么柏爷爷,就可以活过来了!”

    他?

    花灵儿抬头看了看周良,心中有一丝疑惑。

    这个两米多高的壮汉,样貌粗犷凶狠,身穿黑铁甲,看起来丝毫不像是身怀大神通的高手,他的身份,只是这仙风道骨的老者的护法神将而已,战力强横或许是真的,但居然可以解去那古怪的黑色雾气?

    这白胡子老头不会是在骗自己吧?

    花灵儿有些不确定。

    不过她心中虽有怀疑,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转向周良,刚欲开口……

    周良只是摆摆手,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屈指一弹。

    两团毕方之火的火星,瞬间从手指尖弹射出去,分别落在了那白老人和年轻人的伤口上,化作赤色火焰瞬间在弥漫着伤口的黑色雾气上燎过。

    空气之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肉焦的奇异问道。

    白老人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那年轻人更是杀猪一般凄厉地嘶吼了起来。

    “好小子,你干什么?让你治伤,没本事你就滚蛋,现在你居然趁机伤人……”那唯一没有伤势的黑卷短年轻人怒喝。

    周良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下一瞬间,剪梅道长已经骑在白虎的背上哈哈大笑着离开。

    周良双脚力,轰地一声,旋风一般的气流以他的脚为中心爆开来,将那黑卷短年轻人直接掀飞了出去,只见那坚硬的地面踩出一个蜘蛛网裂缝弥漫的深坑。

    而周良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弹空而起,黑色闪电一般消失在了远处……

    “你敢跑?”年轻人吃了个闷亏,怒声大喝,想要追。

    “放肆,不知死活的东西,还不给我滚回来。”白老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年轻人一声冷喝。

    “柏爷爷你好了?”美丽少女花灵儿大喜。

    这才看到白老人脖颈伤口处弥漫的黑色雾气早就已经消失,没有了这股怪力的阻碍,以白老人的实力,想要恢复这样的伤势,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师傅,那小子……”年轻人噤若寒蝉。

    白老人冷哼一声,不再看他,而是扭头看着周良两人消失的地方,运气大声喝道:“多谢两位救命之恩,在下南域花府长老花柏,还请两位高人留下姓名,日后花府定当偿报今日之恩。”

    声音激荡出去,方圆数里之内都听得清清楚楚,悠悠不绝。

    但并未有任何的回应传来。

    白老人叹息一声,知道对方不愿意透露身份携恩图报,从怀中却出一颗丹药吞下,运转体内力量,开始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