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46章 光牢
    周良一边默默地计算在这片天地之下,自己还可以具有的战斗手段和底牌,一旦遭遇强敌,该如何战斗,一边站在原地换换活动身体,感受这个新场地的天道之力。天籁小说Ww』W.』⒉

    半晌之后,他略微才适应了这种力量强弱的变化。

    前面不远处。

    一副世外高人风范的剪梅道长也一个狗吃屎狠狠地摔在地上,因为刚才跑的太快,所以也摔得更狠,一口金牙都摔得丢了出去,哼哼唧唧半天才爬起来,跌得鼻青脸肿。

    小银猴也很艰难地迈步,适应着这里力场的变化。

    倒是小黑狗、白虎母子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没有受到影响,行动如常。

    “哎呦哎呦……”

    “啊……”

    身后传来一声声惊呼。

    又有反应过来的高手,冲进了遗迹,猝不及防之下一个个都摔倒在地。

    “走!”

    剪梅道长捂着摔肿的腮帮子,一翻身跳到了白虎的背上,朝前猛冲。

    周良双脚力,轰地一声弹地而起,地面应声裂开塌陷出一个小坑,他整个人跳跃而起数十米,跟在了白虎之后,急前掠去。

    身后留下了各方高手像是喝醉了酒的婴儿一样,还在挣扎着适应新的环境和天道。

    看到周良像是人形暴龙一般不断地弹地而起,所过之处碎石飞溅留下一串串凹陷深坑,简直就是是一尊破坏机器一般,众多刚刚适应了新的力量天道的高手,脸上都露出了骇然之色,剪梅道长的这个护法战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依旧似乎不受压制一般,简直绝非肉身之躯。

    不会是一尊以神料铸就而成的战斗傀儡吧?

    ……

    很快周良就看到了尸体。

    一尊巨大的天狼巨妖的尸体倒在了古建筑群的街道上,内部孕育的菁华部分都被取空,一身强横到了极点的魔气,被人以某种秘法抽取一空。

    “这狼妖至少也是高阶宗魔境界,却像是乞丐一样横死路边……”

    周良叹息一声。

    再往前走,6续有看到了不少血迹尸体,都是陨落的各方高手。

    这些人的死状极惨,这些存在在“骷髅森林”之外,都是一方雄主,跺一跺脚都会引地震,麾下从属弟子无数,一呼百应,可惜在这里却不明不白地死去,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走过了被之前爆炸冲击波摧毁的琼楼玉宇和古建筑群,这才只不过是一两里的距离而已,就看到了二十多具尸体,其中实力最弱者,境界也在周良之上,如果正面对决,周良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够战胜对手。

    金色的建筑物连绵不绝,就像是走进了一座古城一般。

    街道两边有各式各样的房屋和石殿,路面上几乎没有丝毫的灰尘,除了建筑的造型和风格属于洪荒时代之外,其他一切都极为崭新,给人一种感觉,就仿佛在前一刻一片连绵布局的古建筑物群之中,还是人山人海人流如织,却在一瞬间全部都消失不见一般。

    顺着狭窄的小街道往古建筑群的深处走,街道变得越来越宽阔,楼宇也是越来越高。

    到了最后,放眼看去,尽是皇帝宫殿一般的恢宏建筑,古香古色,多为砖石结构,以金色岩石雕铸,都是近古时代的建筑风格,厚重质朴。

    四处安静到了极点。

    偶尔远处传来了零星的厮杀惨叫之声,应该是先进入的高手们遭遇到了杀阵或者是自相残杀,越衬托的这片连绵不绝的古建筑群寂寥阴森。

    如此大的建筑群,可以想象,当年“羽化神朝”鼎盛时期,到底有多少的弟子门人,绝对是从者如云,景者如雨,是一股足以横扫四方的可怕力量。

    周良等人走的很小心。

    因为这片看似平静的地方,实际上藏着无数的机关陷阱,一不小心,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周良随时释放出灵识,观察周围的动静。

    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对于周围的一切都观察的很仔细。

    有一点让周良印象深刻。

    这片古建筑群之中,犹如通天神柱一般的神像到处可见,几乎是每隔百米就有一尊。

    这些神像有人形也有兽人巨妖形状,都是前身道袍手握法器,尽管时光在这些神像身上已经流逝过去了近万年,但它们依旧栩栩如生,身上有若隐若现的奇异力量澎湃,给人一种极为惊悚的感觉,就仿佛是稍微再靠近一点,这些神像就会突然睁开眼睛活过来一般。

    “这些……都是圣级高手才能开辟出来的神像,凝聚了一定的修真意蕴精华……”

    剪梅道长口水都流了出来。

    他挥舞着黑锅,想要将这些神像都装进黑锅之中。

    可惜这些神像仿佛是生了根一般,以周良的蛮力,居然也都无法撼动,剪梅道长的黑锅敲击在看似岩石铸就的神像之上,迸出金属一般的火星,却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妈的,真抠门,这都搬不走,那我们该找什么?”

    剪梅道长骂骂咧咧,却催动着胯下的白虎风驰电掣一般朝前突进。

    不知道为什么,白虎并不受这片天地变异天道的影响,居然可以活动如常,可以在楼宇石殿之间跳跃前进,犹如一道白色的闪电,剪梅道长骑在白虎背上,度极快,可以跟上周良犹如炮弹一般的推进。

    剪梅道长时不时地拿出那张黑色古地图看一看,调整前进的方向。

    也正是靠了邋遢老头的带路,周良等人一路前行,居然并未触任何的杀阵和陷阱。

    虽然已经深入了大约五六千米的距离,但这里依旧是这片琼楼玉宇之海的外围区域,大多数石殿之中都空空如也,只留下了一些石桌石椅之类的法宝,都是极为普通之物,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一些较大的石殿楼宇之中,偶尔也会现一些生锈了的刀剑法器,昔日或许都是法宝宝器级别的存在,但是其中的灵气早就在岁月的冲刷之下消耗殆尽,是能算是锋利一些的法器,自然不会被来到这里的众多高手看在眼里。

    当然,剪梅道长除外。

    这位外表看起来仙风道骨的大伯,用自己的黑锅,将所过之处各种石殿楼宇之中能够看到的一切法器,全部都收藏了起来。

    “嘿嘿,这些可都是好玩意,拿出去找到一些识货的人,可以买个好价钱。”他神秘地笑着。

    周良冷哼了一声。

    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一想,都可以看出来,这老货明显是想要拿这些毫无用处的古物去骗人,什么找一些识货的人,分明是要去找一些傻子狠坑。

    “我们要加快度了,在这片“幽冥幻境”的深处,传说有一座玄黄玲珑宝塔,乃是昔日“杀手神朝”中心枢纽所在,是“羽化神朝”的真正仙藏的储藏之地,昔日传说之中“杀手神朝”的三大帝兵“时光沙”、“生死转盘”和“番天印”都在通天浮屠塔的第九十九层之中……”

    剪梅道长看着远处禁不住流口水。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周良有些奇怪。

    “废话,老头我这大半辈子背井离乡到处蹦跶,不就是为了今日,哇哈哈,关于“杀手神朝”的传说和史料,谁敢比我熟?”剪梅道长很是自傲。

    好吧!问了也是白问。

    周良闭嘴。

    剪梅道长的身上,一定隐藏着很多秘密,至少到现在为止,周良依旧看不透他实力的深浅,和那口黑锅一样,充满了神秘。

    “幽冥幻境”犹如一座失落的楼宇之海,寂静而又神秘。

    至少已经有近万名来自于中域和南域的高手雄主进入其中,却仿佛是一粒灰尘汇入沙漠,一滴雨水进入大海一般,激不起丝毫的涟漪,到目前为止,除了死去的尸体之外,周良等人还未见过活人。

    偶尔有一道光焰冲天而起,或者是惨叫传出,代表着有高手不小心激了杀阵,或者是遭遇了不测。

    在这片看似祥和的幽冥幻境中,高手们像是大海中的蚂蚁一样弱小。

    就在周良对于周围的一切,逐渐开始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轰鸣在头顶响起,霎时间整个“幽冥幻境”的上空突然阴暗了下来,原本晴朗的天空,骤然被大片大片的阴云所笼罩。

    “这是……”周良敏锐的第六感,让他感觉了一阵阵不安。

    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生。

    剪梅道长的脸上,表情也是阴晴不定,像是想到了什么。

    下一瞬间,就看天空之中那无边无际的黑云,突然毫无征兆地开始旋转,出现了大大小小无数个漩涡,就仿佛是暴风雨之夜汪洋之上出现的海眼漩涡一般,度越来越快,最终连肉眼都可以捕捉那漩涡的度。

    就在周良心头不安最浓的时候,突然——

    轰!

    天空之中的黑云突然静止,仿佛是画面被一个无形的遥控器定格。

    那数千个疯狂旋转的黑云漩涡却依旧高运转,接着一道光华从中间投射出来,然后漩涡开始消弭,取而代之的是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虫洞一般的圆形光门,直径足有数百米,其内传出恐怖如雷的嘶吼之声,仿佛是通往恶魔世界的空间通道一般。

    抬头看去,就仿佛是天空中突然睁开了数千只巨大的眼睛一般,诡异而又阴森。

    “这是……黄泉之门?!”剪梅道长的脸上出现了极度震惊的表情:“难道传说是真的?当年“羽化神朝”真的掌握了前往地府的空间之门?”

    黄泉之门?

    周良微微一愣,这个名字听不起来不怎么美好。

    下一瞬间——

    那圆形光门之中,有东西破封而出。

    是四条黑色的锁链,犹如四条黑色巨蟒一般,从光门之中迫不及待地探了出来,朝着地面呼啸着砸了下来。

    其中一个圆形光门的方位正好在周良等人的上方。

    那四条黑色锁链初始看起来倒也不算是惊人,但快到地面的时候,露出了狰狞之态,链条最细的地方,至少也有二三十米的直径,简直就像是一座黑色的山峰掉落了下来,在锁链尖端是一个黑色的三椎体,直径过了五十米,仿佛是一座小型的钢铁山峰一般,直接砸了下来。

    轰隆!

    周良只觉得身边地面巨震,四条锁链,四座三椎体山峰砸在地面,直接洞穿了四面街道金色的岩石,没入了地面数百米。

    这黑色锁链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炼器而成,泛着金属一般的光泽,澎湃着一股生灵般的气息,仿若是活物。

    四道锁链释放出黑色幽光,彼此相连,开始逐渐形成一个直径百米左右的黑色囚牢。

    周良等人,正处于这个逐渐形成的黑色囚牢的中心。

    “糟糕……”周良右拳聚力,脊椎龙吟呼啸,一道紫色拳焰化作天龙呼啸而出,重重地撞击在黑色囚牢光壁之上。

    黑色光牢泛起涟漪。

    紫色拳焰之力瞬间被反弹了回来。

    周良大惊,生怕这股力量伤及剪梅道长、小银猴等同伴,瞬间十几掌连同一线拍出,将那紫色天龙拳焰化于无形,整个人却也被震得倒飞了数十米。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黑色光牢彻底形成。

    周良等人被囚禁。

    会有什么生?

    周良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运足目力透过黑色囚牢光壁,可以看到,同时形成的相似的光牢足足有数千座,连接天空之中的漩涡光门,就仿佛是在天地之间多出了数千个黑色幽光之柱。

    “小心!不要站在正中间。”剪梅道长大喝。

    一股极度危险的警兆在天空之中浮现。

    周良带着白虎和小银猴瞬间退到了光牢边缘。

    轰!

    天空之中的光门里,骤然喷出无数漆黑如墨的气雾,犹如光柱一般轰击下来,很快黑色的雾气弥漫了整个黑色光牢,眼前顿时变得漆黑不可视物,空气粘稠,就像是清水之中瞬间注入了黑色墨水一般。

    周良浑身的汗毛瞬间炸竖了起来。

    眼前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感觉不到光牢之中生了什么,但周良的直觉告诉他,在那黑色雾气轰落注入光牢的瞬间,眼前仿佛是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周良大喝一声,猛地跺脚。

    一股磅礴的力量,以他为中心扩散了开来,将空气之中的黑色物质逼开。

    一丝光亮透入,隐约看到了剪梅道长等人的身形。

    周良身形一晃,挡在了众人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