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45章 天道压制
    以阴阳老人所传授的小技巧改变了身形,成为了一个身高两米多的巨汉,又换上了一身黑色玄铁道袍,戴上头盔,鬼脸面甲遮去了真面目,犹如一座黑色铁塔一般,煞气逼人,仿佛是一尊杀戮机器一般。天籁小说WwW.⒉

    就算是再熟悉的人,站在身边,也不可能认出来这个铁塔壮汉是周良。

    换完了行头,周良扭头看向小银猴。

    “唉?看猴干什么?”小银猴一阵心虚,响起之前被周良硬抹了一把黑泥的悲惨经历,顿时弓着腰跳起来,道:“等等,猴自己来……”

    话音未落。

    小银猴像是振动棒一样抖动了下身躯,下一瞬间变成了一直灰白条纹的肥憨狸猴,背上的一双白鹤之翼也消失不见,没有了之前的灵性,看起来又蠢又笨。

    小黑狗以及奶妈大白虎跟在周良等人身边不久,也不用遮掩了。

    打扮完毕之后,这一队奇特的组合,鬼鬼祟祟地朝着远处那琼楼玉宇古建筑群走去。

    到了近前才看清楚,在这片仙宫神殿一般的古建筑外围,有一层透明的禁制之力守护,禁制之外围聚了至少数千各族的高手,穿着道袍各不相同,各自占据一方成为不同阵营,彼此警惕虎视眈眈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人群密密麻麻,澎湃着强横的气息。

    周良等人的出现,顿时引起了无数道蕴含着敌意的目光看过来。

    已经来到了“羽化神朝”遗迹,出现在眼前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绊脚石,成为大战爆之后争夺遗迹仙藏的死敌,如果可能,在仙藏开启之前,就要先杀一批,清理场地。

    “无量天尊,贫道剪梅道长,各位英雄有礼了。”

    剪梅道长面带微笑,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仙家儒雅风度,真的如同得道高人一般,朝着前方众人微微唱了个诺。

    周良偷乐。

    这邋遢老头还真能扯,张口就扯出了一个剪梅道长,煞有介事一般。

    谁知道——

    对面有人却是霍然变色,原本一些蕴含着敌意的目光,顿时都收了回去,像是极为畏惧一样。

    有人哈哈大笑着打招呼:“原来是剪梅道长,真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十年之前一别,再无缘相见,想不到今日居然可以在这里再见道长,真是人生幸事啊!”

    “剪梅道长神龙见不见尾,想不到今日可以在这里一睹仙容,大慰平生啊!”

    “传说之中,剪梅道长的《剪梅天机术》天下无双,可知过去未来,可晓阴阳百理,可上查三十六天,下探地府幽冥,今日道长来到这里,莫非也对这遗迹仙藏动了心?”

    许多人神色不一地上来打招呼。

    剪梅道长一一回应,滴水不露,指着周良向众人介绍道:“这是贫道的护法战将黑铁,这几只小猴小狗小老虎什么的,都是贫道闲暇无聊收的宠物。”

    周良头盔下的额头上一排黑线。

    怎么难道“剪梅道长”真有其人?还名声不小,精通卜算之术,真的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不是吧,这样的大人物,剪梅道长这货也敢冒充?不怕被人揭穿打死?

    就看“剪梅道长”左右逢源地和众多高手打招呼,丝毫不露马脚,人缘似乎很好的样子。

    周良在一边装聋作哑。

    很快剪梅道长就将当前的情形打听了个清楚——

    原来各路高手汇聚于此之后,已经有十几天的时间,可无数高手轮番出手,竟然无人能够打破守护这片琼楼玉宇的透明禁制之力,一时进退不得,正在想办法,据说人族和兽人的一些顶尖高手,已经达成了协议,要联手轰开这一层防御,然后各凭本事和机缘,抢夺其中的仙藏。

    “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哈哈,等一会儿各大顶级高手联手攻破了禁制之力,我们跟在后面浑水摸鱼,千万不要冲到最前面,据说当年“杀手神朝”的宗主是完整将这片琼楼玉宇挪移到这里,只怕其中的机关禁制和杀阵现在依旧运转,贸然闯进去,有杀身之祸。”

    剪梅道长传音道。

    周良不动声色地点头答应。

    到了这种程度,绝对会是步步杀机,一不小心,连道圣级的高手,都有陨落的危险。

    周良的目光,不断地在周围众人身上掠过。

    他这次来到“羽化神朝”遗迹,除了对遗迹仙藏感兴趣之外,还希望可以在这里接触到来自于南域的高手,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关于妹妹周迅的线索。

    果然,周良很快就看到了一大群和中域修真者穿着不同的修真者,这些人并非是道袍大褂,而是紧身的奇异道袍,大多都赤着胳膊和双腿,甚至赤足,身上带着许多金环银环以及各种金银宝石饰物,有一种异域风情。

    这些人有男有女,浑身涌动着的力量气息也极为骇然,有一种中域和北域修真者不曾具有的奇异力量波动,一些人脸上甚至划着各种奇异的符号,裸露在外的肌肤大多呈现小麦肤色,刺着黑色的纹身图案,有些狰狞和诡异。

    “这些人就是来自于南域的高手?”

    周良心中一震,仔细观察了起来。

    只可惜人实在是不少,定好一一看去,并未现什么特别之处,也没有感受到某种血脉相连的亲近气息,似乎周迅并不在其中。

    这里粗略算下来,至少有近万人,周良一时之间也无法全部都看得过来。

    除了人族高手之外,还有数量磅礴的兽人存在,大多数都幻化做了人形,也有一些不屑人族,以本体形态出现,奇形怪状,狰狞可怖,或者身高百丈,或者是只有巴掌大小,但是散出来的魔气却近乎于凝实,是极为强横的存在。

    以周良的实力,在这样的一个场合,也只能算是中等,实力在巅峰道宗、道尊乃至于道圣级别的存在为数不少。

    突然,一个声音如滚雷打破了周围的平静——

    “时间差不多了,该出手了。”

    是一个浑身都笼罩在了紫色光焰之中的身影,魁梧伟岸,看不清面目,道家真气波动如同汪洋一般汹涌,强横到了极致,令人心悸,这是一个人族顶尖高手。

    几乎是在同时,便有其他几尊实力相当的人族和兽人的顶尖高手做出了回应。

    数十道强横无匹的气息,犹如一轮轮无双昊日一般,爆射出璀璨的光华,不可逼视,在透明护罩之前冲天而起,犹如一道道开天辟地的神光一般。

    余波四溢,扩散开来,虚空之中有一道又一道透明光波辐射。

    这可怕的气息简直犹如暴风雨之中的狂涛怒澜大海汪洋一般,而其他众多高手就如同被波浪卷入汪洋的蚂蚁一样,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渺小。

    剪梅道长第一时间站在了周良的身后。

    周良不得不咬牙站立,释放出力量,在身前形成一个光弧,抵抗这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的将小银猴和小黑狗等挡在身后。

    轰!

    第一道光柱轰击在透明护罩之上,大地顿时震动,仿佛要开裂一般。

    旋即轰轰轰一道道光柱轰落,轰击在了同一个点上。

    无尽的力量勃,连绵不绝地撞击透明护罩,犹如一柄柄仙剑刺出,周围的空间都扭曲了。

    不断有力量余波被透明护罩反震回来,朝着四面辐射扩散,惊呼声之中,有人被直接掀飞,像是飓风之中的稻皮一般毫无挣扎的余地,实力稍低一点的人,直接被吹的飞到了数里之外的逆天道通天龙柱广场上……

    周良的双腿仿佛是钉在大地上一般,膝盖以下的部位,都已经没入到了岩石之中。

    咔嚓!

    咔嚓嚓咔嚓嚓!

    一连串犹如蛋壳破碎一般的声音微弱而又清晰地在众人的耳中出现。

    周良抬头,看到那透明护罩终于有了一个个蜘蛛网一般的裂缝,以轰击点为中心,开始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要开了!”

    “哈哈,这该死的阵法禁制终于要被轰破了!”

    有人欢呼。

    下一瞬间,那透明护罩终于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片片断裂破碎,轰击点的空间骤然开始收缩,连光线都被压缩的变形扭曲,视线之内一切物体都变了形,朝着那一点急骤压缩,伴随着的是天地之间的一切声音都消失,画面仿佛是定格了一点。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失去了一切声音和色彩。

    就在下一瞬间,那急骤压缩的一点又开始以一种令人错愕的度膨胀,一层连着一层的光波犹如辐射圈一般光扩散,原本朝内凹陷扭曲的光线和空间骤然朝外凸出膨胀。

    下一瞬间——

    轰!

    一道如灭世神雷一般的巨响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下一瞬间就看那攻击点终于爆炸,时放出恐怖的元气,白色的元气光华澎湃,犹如铅云一般腾空而起,周良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来不及再去想什么,只觉得一股巨力袭来,自己犹如惊涛骇浪之中的小舢板岌岌可危……

    然后视线之中的一切,都化作了白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一切感觉都重新回归五官的时候,周良缓缓睁眼,看到周围一片狼藉,碎石尘土和裂开的地缝火焰,简直犹如突然转换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再往远处看的时候,透明护罩之后的那无边无际的琼楼玉宇,数里范围之内已经全部都化作了一片废墟,楼宇坍塌,飞亭坠落,石殿只剩下了基座,神像被炸成了几截,就像是被飓风袭击了的沙雕城堡一般,几乎被夷为平地,变作了废墟。

    “这一定是刚才禁制阵法被攻破的时候,爆炸冲击造成的破坏!”

    周良咋舌。

    “羽化神朝”果真是曾经中域近乎于霸主的门派,强悍之处难以想象,这是万多年之前留下来的禁制阵法,居然还是如此强横,今日若非是人族和兽人数十位顶尖高手联合出手,只怕所有人都难以进入遗迹之内!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啊!已经有人抢在前面了……”

    剪梅道长从碎石泥土中跳出来,顾不得拍身上的泥土,撒丫子就朝远处奔去,禁制阵法一破,算是终于踏入了真正的遗迹之内,远处那连绵的琼楼玉宇仙宫神殿之内,说不定就隐藏着当年“羽化神朝”的各种仙藏宝器!

    “嘿,冲!”小银猴也眼睛都红了,仙藏近在眼前,大魔王恨不得全部都收入囊中。

    周良从废墟土堆里挖出小黑狗和白虎母子,带着它们跟上了剪梅道长的不乏。

    “恩?”

    在一只脚踏进之前那透明护罩之后的区域的瞬间,周良一个踉跄,差点儿一头栽倒。

    因为在刹那间地面上传来的重力仿佛是增加了数百倍,双脚简直就像是被粘在了地面上一样,几乎抬不起来,连空气都变得沉重了起来,仿佛吸进肺部的是沉重的铁砂而不是气体。

    “这是……近乎于规则级别的力量,这片天地之间的天道之力,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改变了……”周良震惊。

    他能够感受的出来,这绝非是简单的道纹阵法力量施加的禁制之力,而是真真切切的规则之力,是一种凌驾于普通力量灵根的力量。

    体内的道家真气力量,被彻底压制,从经脉通道之中退了出去,压缩到了丹田之中,完全无法运转,寒冰之力再也无法施展,就连道纹的力量也完全失效,因为这里的天道不与外界相同,所以道纹难以沟通天地意志,无法借到天地之力。

    镜像丹田的仙火之力,也被极致压缩。

    不过周良很快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因为融合了毕方之力之后,炎阳真气并未被压制的如同玄阴真气那样完全无法催动,而是可以稍微催动其中一些属于毕方之火的力量。

    这个现,让他稍微心安。

    不过当周良释放灵识的时候,只能蔓延到周围大约千米范围之内,也受到了这片天地之间异化了的天道之力的压缩。

    这些消息有好有坏。

    周良一边默默地计算在这片天地之下,自己还可以具有的战斗手段和底牌,一旦遭遇强敌,该如何战斗,一边站在原地换换活动身体,感受这个新场地的天道之力。

    半晌之后,他略微才适应了这种力量强弱的变化。

    前面不远处。

    一副世外高人风范的剪梅道长也一个狗吃屎狠狠地摔在地上,因为刚才跑的太快,所以也摔得更狠,一口金牙都摔得丢了出去,哼哼唧唧半天才爬起来,跌得鼻青脸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