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44章 改头换面
    一路上看到了前行者们的留下的痕迹,有战斗痕迹和气息,被新毁坏的神像和石墙,显然不久之前有高手在这里进行过剧烈战斗,不过却没有尸和血迹,倒是隐约可见一些残碎的法器……

    “让我看看,接下来该怎么走。』天『籁小』说WwW.⒉”

    剪梅道长从怀里掏出一张古地图,仔细看了一阵,这才走在前面带路。

    周良怀疑这老家伙手里很有可能有真的完整的“羽化神朝”遗迹的地图,现在更加确定自己这样的猜测了。

    遗迹外围极为磅礴,无边无际。

    放眼看去无数残垣断壁耸立连接,以某种极为奇异的方位相连,通体金黄色看不到边,这些残碎的建筑物组成了一座另类的迷宫,修真者在无法凌空飞度的情况之下,若是方向感不强,行走在这金色废墟之中,极容易迷失。

    对于周良来说,这种地形显然是极为致命的。

    他只能老实地跟在剪梅道长身后。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剪梅道长突然停了下来。

    “你有没有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我们?”剪梅道长狐疑地道。

    周良没有说话。

    虽然释放出去的灵识并未差距到附近有生物的存在,但的确有一种危险的感觉,在缓慢地逼近,就仿佛是有什么幽灵在无声无息地靠近一般。

    “糟老头你疑神疑鬼什么?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现?”化身为全天候保姆的小银猴大魔王表示怀疑。

    话音未落。

    一道黑色闪电,突然从旁边断壁缝隙之中电射出来,朝着白色母虎扑去。

    这次袭杀来的极为突然,犹如鬼魅乍现。

    周良骈指点出,一缕寒芒迎上。

    空气之中寒气大作,那黑影在被寒芒触及的瞬间,冻成了冰晶掉落在了地面。

    几乎是在同时,那断壁的缝隙之中,瞬间又有百十道黑色流光****而出,犹如漫天剑雨一般朝着几人笼罩而来。

    周良身形一晃,第一时间抢在白虎之前,一拳砸在地面。

    一道坚不可摧的冰墙瞬间从地面之下浮现出来,阻挡在了身前。

    砰砰砰!

    一连串爆响,无数黑影撞在了冰墙上。

    不过这些雨点一般的黑影灵活至极,前面的撞在冰墙上,后面立刻以不可思议的度和轨迹绕开了冰墙,继续朝着几人袭杀而来。

    周良冷哼一声,身体周围突然浮现一颗颗晶莹的雪花,呼啸着****而出,同样密密麻麻,犹如漫天飞矢。

    夺夺夺夺!!

    ****而出的冰晶雪花将那无数的黑影瞬间全部钉在了冰墙之上,没有漏掉哪怕是一个。

    这可真的十分考验眼力和对力量的控制,瞬间操控冰晶钉死近百飞行轨迹变幻莫测的黑影,若非是对于力量的空知道了洞察入微的境界,只是依靠强横的力量的话,绝不可能做到。

    “什么东西?”

    剪梅道长凑过去观看,被钉在冰墙上的黑影。

    这些黑影居然都是一个个指头大小的怪物,看起来像是某种毒蜂,不过小小的身躯居然长着六对羽翼,浑身漆黑,犹如墨染,身体表层是密密麻麻细小的鳞片,头部占据了整个身体的二分之一,没有眼睛,覆盖着稍大的鳞片。

    当这些鳞片张开的时候,露出了每一个鳞片下面长满了针尖一般的细碎的黑色牙齿,阴森狰狞恐怖无比。

    被钉在冰墙之上,这些怪虫其中还有不少犹未死去,疯狂地挣扎着,出猴猴猴特么的尖叫,刺人耳膜。

    “好厉害的牙齿!”

    剪梅道长将一柄道家真气匕凑到其中一只未死去的小怪物跟前,那鳞片下的小嘴瞬间高幻影般咬合,无声无息之中半截剑尖就消失不见了。

    简直就像是在啃豆腐一样。

    好凶残的小家伙。

    周良也吃了一惊。

    那可是一件法宝匕,堪比百炼精钢,居然瞬间就被咬碎,这要是咬在人身上,只怕连道宗级别高手的肉身强度,都可以被瞬间攻破。

    周良心中一动,从其中取出一个上位死去的怪虫,用力一捏,感觉就像是捏在一块精钢上面一般,足足用了三成的力量,才将其捏扁。

    这怪虫的身体强度,简直匪夷所思。

    堪比极品法宝了。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周良觉得有些恐怖,这小东西类似于食人蚁,如果有城成千上万的怪虫组合在一起成为一支大军的话,绝对是连道尊级圣级高手都要头疼的存在。

    最主要的是它们居然可以避开自己灵识的侦查,无声无息地展开袭杀,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正思忖之间,就看剪梅道长突然喜滋滋地将钉在冰墙上的怪物一个个都扣了下来,装进了自己的黑锅之中。

    “你干什么?”周良感到奇怪。

    “嘿嘿,我有一种感觉,这些小家伙煮一煮会很好吃。”邋遢老头笑的很灿烂。

    周良和小银猴大魔王同时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

    这些像是粪蛆一样的东西……能吃?

    这老小子难道什么东西都吃?

    一路继续向前。

    前方终于传出了厮杀之声。

    不过等周良等人到了跟前的时候,战斗已经分出了胜负。

    地面上徒留着一些带着血迹的残肢断臂,空气之中还残留着一些未散去魔气,只见那残肢断臂上,一点点黑影蠕动,正是之前见过的黑色怪虫,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瞬间就将这些残肢断臂吞噬掉,连一丝丝毛衣物都没有剩下。

    这种场面,诡异血腥恐怖到了极点。

    怪虫的凶狠残暴,令人不寒而栗。

    应该是几尊运气不好的宗魔境界的高手,被怪虫现且围攻,一番苦斗之后,最终难逃一死,无一例外全部都陨落了,化作了怪虫口中的血食。

    感受到周良等人的到来,那些怪虫顿时嗡嗡嗡化作了一片黑云遮天蔽日地围攻了过来。

    周良张口一喷,赤色火焰喷薄而出,瞬间将大片的黑色怪虫燎烧成为了灰烬,这是他第一次尝试融合了毕方精血之后的火焰,的确是无往不利,瞬息之间就可以将怪虫化作灰烬。

    “唉?停停停,别烧啊!你这是暴殄天物!”剪梅道长心疼地大喊:“我的美食,我的美味,快,都道我的锅里来!”

    他挥舞着黑锅,拼命地收取黑色怪虫。

    看起来只有半米直径的黑锅简直就像是个无底洞,释放出一种可怕的吸力,源源不绝地收取怪虫,到了后来,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黑色怪虫主动朝着锅里飞一样。

    短短时间之内,足有成千上万的黑色怪虫进入黑锅。

    黑色怪虫显然是具有一定智慧的,眼看无法取胜,最终轰然一声散开,消失在了周围的残垣断壁之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哎?别走啊?快到我的锅里来啊……”剪梅道长还未满足,念念叨叨地追出去。

    一路继续往前走,不知不觉,已经深入到了“羽化神朝”遗迹的深处,又见到了不少战斗场痕迹,根据周良推断,至少有四五十位人族和兽人的高手,丧命在了残垣断壁迷宫之中的黑色怪虫之口。

    终于顺利走出断壁迷宫,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一眼看不到边,大的有些不可思议,很难想象,在森林之中,居然会有这样一片场地。

    周良觉得自己有点儿幸运。

    若不是跟着剪梅道长,只怕自己早就迷失在了这个残垣断壁迷宫中。

    他现在可以肯定,被困在迷宫之中的各方高手,绝对不少。

    真正走出来这片迷宫的人,只怕还不到一半。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广场以金色岩石铺就,古朴大方,一直延伸到了地平线的尽头。

    每隔数百米,就会有一根金色龙柱处理,金光璀璨,仿佛是以黄金铸成一般,一直高耸插入云霄,看不到顶端,且每一根龙柱的造型都不一样,或为人物,或为兽人,栩栩如生,仿佛真的是一尊尊的上古高手仙魔降临在了这片无尽广场之上一般。

    “怎么会有这么广阔的广场,有些不正常,这应该是某种空间阵法吧?”

    周良暗暗猜测。

    “这应该就是一百零八魔神广场了,传说之中“羽化神朝”曾经建造过这样一个古战场,这些黄金通天龙柱,用来囚禁当时中域一百零八位绝世高手的神魂……”剪梅道长看着手中的地图,若有所思地道。

    周良朝着最近的一根通天龙柱走去。

    谁知道眼看就在五六十米距离的龙柱,周良大步走去,居然越走越远。

    身边人影一闪,就看剪梅道长身形不动,就到了那龙柱跟前。

    “哈哈哈,在广场上度是相反的,脚步越慢,移动越快……”剪梅道长哈哈大笑。

    周良一愣,放慢了脚步。

    果然下一瞬间,自己和黄金龙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这应该是某种天道之力的逆转?”

    周良倒吸了一口冷气。

    真的难以想象,这遗迹居然可以做到这一点?

    难道说当年的“羽化神朝”已经具备了逆转天道之力的能力?这可是只有道尊级巅峰存在才具有的神通啊!如果“羽化神朝”当年有道尊高手坐镇的话,不至于那么轻易就被中域腾蛇大帝覆灭,莫非传说有误?”

    周良暗暗心惊。

    传说不一定为真,历史的尘埃湮没了一切。

    谁不能确认当年在“羽化神朝”这个级势力的身上,到底生了什么样恐怖的巨变。

    “快走,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了,再耽搁下去,遗迹仙藏都被人开了,别人吃肉我们连喝汤都赶不上了……”剪梅道长在尝试将金色通天龙柱装进黑锅失败之后,就变得急躁了起来,立刻催促了起来,着急赶路。

    周良只能放弃继续观察这通天龙柱,继续向前。

    几人像是散步一样,以闪电般的度前行。

    足足约半天的时间,才走完了这片广场。

    一路上竟是再也没有见到人。

    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片连绵不绝的琼楼玉宇,庚金之色的飞廊长榭、假山石亭以及恢弘的神殿神像,一直连往天边,远远看去就像是这恢弘的古建筑一直从地面连接到了天外之上一般,仿佛是一片仙人殿宇。

    当真是犹如梦境一般,令人震撼。

    “哈哈哈,飞阁接天,玉宇垂地,琅邪美奂,人间极境,这是当初古人形容“羽化神朝”的特殊,眼前这一幕,毫无好差,哈哈,这一定就是传说之中的“幽冥幻境”了,哈哈,这一定就是“羽化神朝”的外城了,哈哈,果然是真的“羽化神朝”遗迹,这回我们要了。”

    剪梅道长哈哈大笑。

    周良也不禁一阵赞叹,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眼前这一片琼楼玉宇古建筑虽然蒙尘,但依旧无比的震撼人心,犹如仙宫,仿佛其中住着仙人仙人,可以想象,在当年辉煌鼎盛时期,它们到底有多么的恢弘,别说是心云宗的山门,就算是北域“末日剑宗”这样的门派驻地“黑日之城”,也远远无法和眼前这片废墟的规模相比。

    前方终于可以看到无数人影闪动。

    数千米之外,至少有数万人围聚在这片琼楼玉宇的外围,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恩?看起来这些家伙,还没有公开遗迹外围的防御阵法啊!哈哈,咱们还来得及……”剪梅道长很兴奋地大笑,然后换上了一身白色道袍,面部肌肉奇异地游走,一头蓬乱灰白的头也彻底变成了银白如雪,最后居然化身成为一个道骨仙风的老人。

    “喂,你小子愣着干什么?赶紧换个面目,我们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样的场合,浑水摸鱼才是最好的选择……”仙风道骨的剪梅道长催促周良。

    这老小子绝对是怕自己之前卖假地图的事情东窗事吧?

    居然还照这么多的理由。

    周良表示鄙视。

    以阴阳老人所传授的小技巧改变了身形,成为了一个身高两米多的巨汉,又换上了一身黑色玄铁道袍,戴上头盔,鬼脸面甲遮去了真面目,犹如一座黑色铁塔一般,煞气逼人,仿佛是一尊杀戮机器一般。

    就算是再熟悉的人,站在身边,也不可能认出来这个铁塔壮汉是周良。

    换完了行头,周良扭头看向小银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