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43章 全职保姆
    “啊?是你?你是那个杀神?”

    远处一个惊骇欲绝的声音传出。网?

    就在众人还未明白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之间孤烟边缘一个犹如昊日一般刺眼璀璨的光团,骤然化作一道流光,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简直就像是在奔逃一般。

    周良一呆。

    那是一个绝对恐怖的高手,怎么突然犹如丧家之犬一般逃了?

    接下来更加诡异的事情生了。

    又有十几个人绝世高手一语不地转身就走,毫不迟疑地离开,消失在了孤烟边缘远处的“骷髅森林”更深处,仿佛是见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一样。

    “阴阳杀神?你就是那个人?”

    又有人意识到了什么,惊呼出声。

    话音未落。

    嗖嗖嗖!

    远处孤烟边缘剩下的最后二十多个人族和兽人的高手,终于明白了什么,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瞬间走的干干净净,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他们最后看向周良的目光,就像是看见了阎王一般,又惊又怕。

    周良张大了嘴巴。

    他有点儿明白了。

    这应该说的是在争夺毕方尸体的时候,自己无意之中全力催动了桃木剑之中的力量,一剑挥出,冰封了西北方向的骷髅森林的事情?

    “哈哈,小子,你现在似乎很出名啊?”

    剪梅道长也想明白了。

    周良缓缓收起桃木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哇哈哈哈,这下子实在是太好了,没想到你小子无意之中,居然闯下了这样凶名,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是突然间抱住了一根很壮的大腿啊?嘿嘿,等到了“羽化神朝”遗迹,看谁还敢惹我?到时候直接关门放周良,哇哈哈哈!”

    剪梅道长笑的一口黄牙都露了出来。

    他已经在开始畅想,扛着周良的金字招牌,所过之处,横行霸道,被人敢怒不敢言。

    到了最后,剪梅道长一脸邋遢叉腰仰天大笑了起来,嘴叉子叉到了耳朵根子下。

    “嘿哈哈哈,特么的人宠,越来越霸道了,猴喜欢。”小银猴也很兴奋,以后就算是偷吃了别人家的宝贝,也不用担心别人追杀了,“阴阳杀神”金子号牌一出,有谁还敢跳出来瞎比比?

    周良一额头黑线。

    他对这两个货简直无语了。

    天坑之中。

    那赤色的仙光氤氲几乎已经全部都没入到了小黑狗的身体之中,从表面上看起来,一时看看不出在收获了母亲的本源精华之后,小黑狗有什么其他的变化。

    周良伸出手指,在虚空之中写写画画,一个个文字道纹犹如银蝶一般翩翩飞舞出去,化作道纹锁链在天坑的周围缭绕,将小黑狗保护在了其中。

    然后他落在天坑之中,来到了“黑玄煞六兄弟”跟前。

    六人被封印在魔冰之中,无法挣脱,但看到周良过来,眼睛之中都露出了惊骇恐惧的神色。

    周良的目光,落在了为的刀疤脸壮汉的身上。

    这几人的身上,具备“黑寂灭之力”,正是地仙界之中“寂灭舰队”的阴煞魔力,这是在“黑枪浪子”苟咬金和那救了“红怡仙子”的神秘人之外,周良第三次见到,在修真界的修真者身上,具备这种力量。

    以周良的目光,早就已经看出来,这六人虽然身具高阶道宗境界的力量,但是气息驳杂不稳,明显是最近才以某种秘法提升上来,所以根基不稳,根本不具备操控与这股力量的经验和技巧。

    像是这种拔苗助长催生出来的成高手,根本无法适应暴增的力量,无法挥出真正的威力,如何是周良这种无数次在刀尖上跳舞累积丰富经验的剑道天才的对手?

    周良只是以剑之天道和剑法,就摧枯拉朽地击败了六人。

    造成这六人实力短期内暴增的原因,一定就是那“黑寂灭之力”。

    “你们体内的力量?从何而来?”周良屈指弹出一颗小火苗,落在刀疤脸壮汉的寒冰之上,将其头部的寒冰融化。

    “你……你……”刀疤脸壮汉大口大口地喘息,体内的力量依旧被魔冰完全压制,他又惊又怒地看着周良,怒吼道:“你快放了我们,“三头地狱犬”本源精华我们兄弟不要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周良目光如刀,紧紧地盯着他,赤色火焰犹如精灵般在五指之间跳跃,美丽而又致命。

    “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刀疤脸大汉咬着牙一脸狰狞。

    “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周良嘴角划起一丝弧线,跳跃在指间的小火苗分出一颗小火星,落在了刀疤脸大汉的头顶,渗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你……啊……啊……”刀疤脸大汉杀猪一般嚎叫了起来。

    那看似无害的小火星入体之后,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是被火焰点燃炙烤一般,那种自于灵魂的痛苦,远远比千刀万剐的凌迟更加煎熬。

    他很快就彻底崩溃:“饶命,我说,我说……”

    周良点点头。

    刀疤脸壮汉顿觉体内那种痛苦消失无踪,他满头冷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惊魂未定地道:“我们兄弟,原本只是克格勃修真国一个中型散修团的领,大概是在三个月之前,有人找到我们,做了一项交易……”

    “什么样的人?什么交易?”周良精神一震。

    任何事情一旦牵扯到“黑寂灭之力”,对于周良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涉及到自己的身世,还有那段尘封了无数年的恩怨。

    “那是一个以黑色斗篷披风遮去了真容的人,不过我注意到,他的右手似乎被斩掉,无法重生,以一只金钩代替,他说可以赐予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至强力量,我们需要做的是……是……”

    说到这里,刀疤脸壮汉突然张大了嘴巴,再也出不来任何的声音,像是一只离了水的鲶鱼一样,眼神涣散,瞳仁消失,一缕缕的黑色雾气从他的口鼻眼角之中喷了出来,犹如黑色的鲜血一般极为可怖。

    “不好!”

    周良心中一惊,正要出手的时候……

    砰!

    一声脆响。

    刀疤脸壮汉的脑袋像是被击爆的西瓜一样爆裂了开来,血浆脑浆溅射到了四处。

    浓郁的黑色雾气从他的脖子的断口处喷出来,转眼之间,他剩下的被冰封的身躯化作了一张干瘪的躯壳和身上的衣物。

    “死了……他的体内,被种下了极为厉害的禁制,一旦说起和那黑披风斗篷人的信息,就会直接爆炸裂了,显然那断手金钩黑披风神秘人,不想别人知道这个秘密。”

    周良叹息。

    既然刀疤脸壮汉的身体之中,被种下了这种禁制,那剩下的五个人的体内,想必也有类似的禁制。

    周良向阴阳老人请教,是否能够破解这种禁制。

    可惜接下来的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最后周良以灵识秘法强行搜寻第六个人的识海,终于隐约看到了刀疤脸壮汉所描述的那个断手金钩披风神秘人的身影,不过在同一瞬间,那身影竟然仿佛是也感觉到了周良的存在,微微抬头,一抹厉光闪过,表情狞笑,然后画面破碎,第六人的脑袋也瞬间爆裂了。

    周良叹息了一声。

    只找到了只鳞片抓的信息,线索还是太少。

    不过这六人也算是死有余辜,从搜寻这第六人的脑海记忆得知,这六人生前作恶不少,爆脑而亡,也算是恶贯满盈该有此报。

    那断手金钩神秘人,到底是谁?

    他是否来自于地仙界?

    和那位东方仙庭的那位宿敌有什么关系?

    难道地仙界的力量,已经开始渗透到了修真界?他们的目的何在?

    一个个谜团,在周良的脑海之中盘旋。

    必须找到那个断手金钩神秘人。

    他以“黑寂灭之力”催生出这种程度的高手,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目的也在“杀手神朝”遗迹?还是另有所图?

    周良突然觉得自己这次探索“羽化神朝”遗迹之行,不会那么简单了。

    “汪汪,汪汪汪!”

    耳边传来了小黑狗的叫声。

    周良低头一看,小家伙正咬着自己的袍摆,黑宝石一般的大眼睛之中满是亲昵,朝着自己撒欢儿呢!

    融合母亲本源精华之力的过程已经结束。

    和之前比起来,小家伙的毛皮更加光华黝黑,简直就像是黑色的绸缎一般,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辉,原本就很是肉呼呼的小身子更加莹润圆滚,像是一个黑色的小肉球一般,四根小短腿跑起来很有喜感。

    那只恐怖的“三头地狱犬”虚影,已经彻底消失,再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嘿,小家伙,你找错人了,我才是你的主人。”小银猴很不满意地抱起小黑狗,提醒道。

    “汪汪,汪汪!”小黑狗亲昵地舔了舔小银猴的脑袋。

    “嘿,算你小子识趣,现在知道巴结我了吧!哈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小跟班了,放心吧!跟着猴爷,保证你吃神兽喝琼浆……哎?等等……猴,你小子干嘛?我是公的,我没有奶……我靠,你再舔,猴就生气了……”

    小银猴狼狈万分地逃窜。

    因为小黑狗居然将嘴巴凑到了小银猴的肚皮底下,想要吃奶。

    “哈哈哈哈……”周良和剪梅道长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

    ……

    在长途跋涉了又十日时间之后,周良和剪梅道长终于赶上了前方探索大部队。

    “羽化神朝”遗迹的外围地区,出现在了眼前。

    在茫茫“骷髅森林”之中,出现了一片罕见的绿茵草地,隐约可见金黄色的残垣断壁被藤蔓掩埋其中,倒塌的神像和城墙,还有高大石殿的基座,都被翠绿的苔藓和蕨类植物覆盖,二十多米高的高耸拱门依旧挺立,独臂的大帝雕像手中飞剑,指向了远处……

    这只是“羽化神朝”遗迹的外围。

    像是一个失落的国度一般,充满了残缺和神秘之美。

    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弥漫在遗迹的上空,类似于一种禁制,周良在踏入遗迹外围的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空间和力量天道的骤变,体内的道家真气被压制,运转缓慢下来。

    这种感觉极为熟悉,因为在“万灵战场”的仿仙城市之中,周良也遭遇过这种情况。

    “难道在这个遗迹之中,也有一个上古原始道纹阵法,将修真者的道家真气力量压制?”周良释放出灵识观察,进入这遗迹之后,道家真气力量的作用被压制,肉身之力会挥出更强的战力。

    “妈的,我讨厌这种感觉。”剪梅道长嘴里念叨,显然也察觉到了力量天道的变化。

    进入遗迹外围的瞬间,凌空飞行变得无比困难,极度消耗道家真气,两人落在地面,不得不步行。

    小银猴大魔王则完全顾不上感受这些。

    它骑在一头白色横纹母虎背上,怀里抱着呼呼大睡的小黑狗。

    这白色横纹母虎是小银猴在半道上抓来的,刚刚诞下两只小虎崽子,被小银猴大魔王里将母子三虎全部都抓了来,成了小黑狗的奶妈。

    一开始这白色横纹母虎还有点儿不乐意,它毕竟也是“骷髅森林”之中的一小霸王,实力不俗,体内含有一丝上古巨妖的血脉,不过被小银猴大魔王一通收拾,又被剪梅道长抡起黑锅一顿猛砸,最后不得不忍辱负重,认了小黑狗这个干儿子,任其吃自己的奶。

    如今小黑狗和其他两个还未满月的小虎崽子,成了奶兄奶弟了。

    而小银猴大魔王成了苦逼的全职保姆。

    一旦小黑狗睁开眼睛,它就得立刻抱着小黑狗和其他两个小虎崽子去喂奶。

    “嘿,猴好命苦……猴真傻,真的不该收养这个小魔女……”小银猴絮絮叨叨地念叨。

    周良也瞧得直乐,以小银猴不靠谱的跳脱性格,居然老老实实地照顾小黑狗和两只白虎崽子,简直就是破天荒,它没吞掉三个小家伙就算是嘴下开恩了。

    两人五兽的奇异组合,就这样闯进了“羽化神朝”外围。

    一路上看到了前行者们的留下的痕迹,有战斗痕迹和气息,被新毁坏的神像和石墙,显然不久之前有高手在这里进行过剧烈战斗,不过却没有尸和血迹,倒是隐约可见一些残碎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