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42章 杀神之名
    脑海中阴阳老人还在催促。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的手,握在了桃木剑剑柄上。

    但是在就要出手的刹那,他最终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我不能做这种事情。”

    如果小黑狗是什么强大恐怖的存在,周良或许可以毫不犹豫地瞬间出手,但它偏偏却是一个没有智慧没有实力的小可怜虫,丝毫不懂这个丛林法则的世界的冰冷和危险,在朝着母亲撒欢儿的同时,还得意而又善意地朝着周良等人欢叫。

    脑海之中浮现出最开始这小家伙用那粉嫩的小舌头****自己掌心的痒痒的感觉,周良有一种心都要被融化的感觉。

    就是这样一个弱小的小家伙,那一双黑宝石一般的晶莹眼睛,那种晶莹剔透的眸光,却让握剑的手、杀伐的心,再也无法凝聚。

    自己不能剥夺一个伟大母亲最后对于子女的馈赠。

    “杀伐机缘,自有天道,这“三头地狱犬”的本源精华,不属于我。”周良摇头,做出了决定。

    话音落下的瞬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觉。

    远处。

    当最后一颗泪珠掉落,“三头地狱犬”虚影抬头,缓缓地朝着周良走来。

    在剪梅道长和小银猴诧异的目光之中,它轻轻地跪在了周良的身前,张口,一颗晶莹剔透的鲜红玉石,从口中喷出来,缓缓地悬浮在周良的身前。

    这是一颗“天道心骨”。

    蕴含着一种只属于“三头地狱犬”的神通之术。

    当初周良在“万灵战场”之中得到无数“天道心骨”神通,包括瞬移百米、三头六臂等等,但那些巨妖的心骨,如何能与“三头地狱犬”这样的太古之王的心骨相比?

    这颗“天道心骨”大小倒也正常,不过却犹如日光一般璀璨,晶莹剔透,仿若人间宝玉,夺天地造化神功,散着迷人的氤氲之光。

    “妈的,这是在托孤啊!可是它为什么选择了你?”剪梅道长明白了什么,愤愤地道:“我老人家天纵神武、英明果断,实力强横,急公好义,古道热肠……”

    用了一大堆褒义词形容自己,剪梅道长朝着“三头地狱犬”呲牙咧嘴地笑了笑,道:“喂,大狗狗,咱们打个商量,这颗“天道心骨”给我,我帮你照顾小黑狗……”

    “三头地狱犬”倒还真的看向了剪梅道长。

    “糟老头你要遭雷劈啊!居然抢我们的生意?”小银猴怒了,虽然它得不到好处,但至少周良是自己人啊!相比较之下,它还是希望周良得到“天道心骨”。

    剪梅道长嘿嘿笑道:“就是抢生意咋地……”

    话音未落,他一张脸上笑容凝固,顿时垮了下来。

    因为“三头地狱犬”虽然看了他一眼,但目光并未在他的身上停留太久,只是瞬间的一瞥,且目光之中,蕴含着浓浓的不屑,显然并未将剪梅道长放在眼里。

    它虽然只是蕴含着一缕残存神魂的本源精华,但却仿佛是真的有生命智慧一般。

    剪梅道长被这种不屑的目光给刺激了,哇哇怪叫,暴跳如雷,不过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只能流着口水,看着那块散着璀璨夺目光华的晶莹“天道心骨”。

    周良伸手,结过了“天道心骨”。

    入手温润,犹如情人肌肤一般。

    “吼——!!”

    见到周良收下心骨,“三头地狱犬”虚影出一声龙吟虎啸。

    其音中蕴含着毫不掩饰的感激和轻松,摇身一晃,化作一片赤色焰光,朝着远处剖开的椭圆形黑石旁边的小黑狗冲去,将其笼罩在其中。

    “汪汪,呜呜……”被焰光包围的小黑狗出一声声清脆的叫声。

    那大小十几米的仙气氤氲焰光,一点一点地朝着小黑狗的身躯之中挤去,最后将小黑狗巴掌大小的身躯,直接托着虚空漂浮了起来。

    “三头地狱犬”在将自己最后的本源之力,传承给后代。

    这是作为一个母亲,在自己生命最后对于子女的馈赠吧!

    当漫长的生命在冰冷的战斗之中即将结束,除了对于仇敌的愤怒之外,剩下的就是对于这个小生命的未来的担忧了吧?

    未来自己的后嗣,像是“三头地狱犬”这样高傲骄傲的存在,甚至不惜向周良下跪?

    放下尊严,为了自己的后嗣。

    用生命最后的精华和灵魂之力,想要改变后嗣的命运,哪怕因为早产和受伤,自己的后代已经成为了一只普通的小土狗!

    这,就是母爱的伟大。

    周良禁不住在心中叹息了一声,亲不自禁地又想起了地仙界上,凤霓裳和周去病拼死维护自己和妹妹的场景,场景虽不同,但却又是如此的相似。

    突然——

    焰光之中,幻化出了一幅幅奇异的图像。

    那是战斗的场面,一头身躯巨大无朋的“三头地狱犬”在和敌人战斗,周围是无尽的森林,还有一片巨大如海洋般的湖泊……

    画面闪烁,并不清晰。

    但依旧可以分辨出来,正是这头“三头地狱犬”生前最后战斗的场面,它拼死以秘法将肚子里的孩子送走,自己浑身是伤,面对疯狂的人族和兽人的高手,最终因为伤势过重身陨落,尸身被瓜分……

    一幅幅画面,记载了每一个攻击“三头地狱犬”的敌人的面目和神通。

    这些画面不断地闪烁,最终化作光焰,没入到了小黑狗的身躯之中。

    “这是记忆传承,“三头地狱犬”将仇敌的样貌和数量,以血脉记忆传承的方式,铭刻在了小黑狗的身体之中,如果有一天,小黑狗可以复苏血脉力量的话,它就可以得到这些记忆……看来“三头地狱犬”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后代能够为自己复仇。”

    剪梅道长叹息着道。

    周良也暗中点头。

    让小黑狗知道这些事情,也不知道时好时坏,它终究是先天不全,就算是后天得到了母亲的本源之力馈赠,未来也不知道可以成长到什么程度,背上这样一座仇恨的大山,或许是宿命中的一劫。

    “汪汪汪……汪!”

    果然在光焰之中传出了小黑狗高亢的叫声,声音之中隐约蕴含着愤怒和仇恨之意。

    看来它已经感应到了来自母亲神魂之中的仇恨和愤怒。

    这是一个清澈灵魂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感应到的第一缕尘垢。

    从此以后,也许这个冰冷世界天地,在它那黑宝石一般的清澈的眼睛之中,再也不会像是之前那样纯净无暇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周良心中突然有那么一点点的难过。

    就在这时——

    咻咻咻!

    十几道光华,携裹着无尽的杀意,从远处的天空之中爆射而至,朝着霞光包裹之中的小黑狗****。

    周良眸子中精芒一闪,屈指一弹。

    几缕寒冰冬剑天道幽幽划破虚空,将那几缕杀气光华尽数拦截了下来。

    下一瞬间,远处道家真气波动涌动,五六个身影瞬间即至。

    “哈哈哈,怪不得前日一战,没有人找到这地狱犬的本源精华之力,原来居然是这样,这畜生居然用了这种手段隐藏了这种力量,哈哈哈,实在是合该我们兄弟撞大运……”

    嚣张的大笑,来自于为一位刀疤脸壮汉之口。

    这几人都是散修打扮,人族高手,个个身上带着只有经历了生死搏杀才有的死灵凶煞之气,肉眼可见,仿若是黑色雾气一般缭绕在身边,幻化做各种阴森恐怖的形状,极为骇人。

    周良微微皱眉。

    这几人实力不俗,都是高阶道宗境界,不过气息驳杂不纯,境界不稳,似是修炼了某种邪功,来路不正,且在这几人的气息之中,周良还感觉到了一种极为熟悉的味道。

    “哈哈哈,这可真的是送上门的逆天机缘,要是错过,就真的可惜了!”刀疤面壮汉看着包裹小黑狗的霞光,眼中涌动着浓浓的占有之欲。

    他扫了周良和剪梅道长一眼,盛气凌人不屑地道:“本座今天心情好,给你们一个痛快,你们两个自尽吧!本座答应留你们一个全尸。”说着,对身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道:“快出手,不要被那小畜生吸收完了“三头地狱犬”的本源霞光!”

    两道人影朝着天坑中央点射而去。

    周良屈指连续弹出。

    春夏秋冬剑气在虚空之中划出一道道光弧,轨迹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玄奥到了极点,组成了透明剑网,后先至,将小黑狗和地狱犬霞光笼罩在了其中。

    两声惊呼。

    出手的两位道宗被剑之天道所阻,一时轻敌,受了伤,顿觉一股异力竟是毫无停顿地穿透了自己的护身道家真气,直穿内腑,两人大惊之下,触电般后退。

    “恩?”刀疤脸面色一惊,旋即冷笑:“小家伙还有点儿本事,既然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本座心狠,你们两个,都给我留下来吧!”

    说着,手臂一展,浑身缭绕着的黑色煞气犹如巨蟒一般,搅动云气,朝着周良吞噬而来。

    天地异变,风云震动。

    这黑色煞气极为古怪,有一种震荡神魂的力量,有一种魔性,可以克制普通道家真气。

    “黑寂灭之力!果然是黑寂灭之力!”

    周良眼眸中闪过一缕厉色,手握桃木剑,催动道家真气,犹如闪电一般突进。

    嗤!

    一声轻响。

    黑色煞气所化巨蟒被瞬间一剑分为两半。

    周良手中的飞剑,瞬间已经到了那刀疤脸壮汉的眉心之间。

    “你……”刀疤脸壮汉大惊,以往只要祭出黑色煞气,几乎是无往不利,就算是同级别的高手,也会被瞬间擒杀,怎么这少年实力明明不及自己,居然还破了煞气巨蟒?

    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他细思。

    一点寒芒瞬间透过眉心弥漫全身,将他冰封,体内的黑煞之力,在这股寒意面前,竟是毫无抵抗之力,只觉得瞬间全身僵硬,丧失了还手之力。

    “大哥……”

    “好小子……”

    其他几人都大惊,齐齐出手,想要救下刀疤脸大汉。

    这些人都身怀黑煞之气,极为古怪阴森,专破一般修真者的道家真气,不过相比较刀疤脸大汉,却是逊色了不少。

    周良一语不,手中飞剑犹如赤色电芒,骤然炸开,化作漫天的繁星。

    他身形犹如鬼魅,在众人之间游走。

    只是瞬息的功夫,剩下五人都被寒冰封体。

    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周良的对手。

    砰砰砰!

    被冰封的六人像是下饺子一样在天空中坠落,砸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大坑。

    周良收剑而立,目光如电,射向远处,长啸一声,啸声犹如龙吟虎啸一般,悠悠不绝,激荡在天地之间,一团团龙卷风柱在远处孤烟之中激荡回旋,卷起无尽风沙。

    一啸之威,恐怖如斯。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周良对着远处大喝。

    孤烟远处,有一股股的雄浑磅礴道家真气波动时隐时现,也有一道道的滚滚如龙魔气澎湃,遮天蔽日,将远处的天空都染成了各种奇异阴森的颜色,显然还有不少的人族和兽人的高手,也被“三头地狱犬”的本源精华之力的波动吸引,来到了附近。

    “小子,怎敢如此猖狂?难道你要独霸地狱犬精华不成?”

    一个桀骜的声音,从远处虚空传来。

    “不服来战!”周良大喝,凝立虚空,犹如一尊青色道袍战神。

    远处逐渐有浑身笼罩着刺目道家真气光焰和魔气光柱的身影出现,人影逐渐增多,“三头地狱犬”本源精华之力的吸引力,绝对致命,一旦爆,足以吸引无数人前来。

    周良手握桃木剑,面色坚毅。

    哪怕是再度催动桃木剑之中的禁忌之力,今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守护小黑狗的安全。

    剪梅道长看了一眼周良的脸色,知道这小子又开始犯浑了,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然后握住黑锅的锅柄:“妈的,这小子是个惹祸精,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还要陪他打架,我真命苦啊!”

    却在这时——

    “啊?是你?你是那个杀神?”

    远处一个惊骇欲绝的声音传出。

    就在众人还未明白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之间孤烟边缘一个犹如昊日一般刺眼璀璨的光团,骤然化作一道流光,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简直就像是在奔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