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39章 早产狗狗
    周良不敢怠慢,强忍着剧痛,抱元守一,神入‘天人合一’,运转《斗战圣法》,引动那股岩浆一般的热流,朝着肉身已经打开的经脉通道之中涌去。』天『籁小』说WwW.⒉

    这个过程漫长。

    幸好周良修炼的是《斗战圣法》这种千古奇功,又是“阴阳镜像体”,体内还融合了两枚天地至宝造化神玉,肉身强度惊人,若是换做其他人,就算是道宗巅峰级别的高手,只怕也瞬间被这精血之中蕴含着的原始真火之力给烫成了飞灰。

    在周良的努力之下,那股热流终于缓缓被朝着肉身之中运转。

    好在之前吃了一块毕方肉,周良体内有了毕方的一丝气息,与精血之中的力量,似乎有一种相互吸引的作用,渐渐地精血之力开始受周良的操控,朝着镜像丹田的汇聚度越来越快。

    周良脑海之中,一片‘天人合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精血的所有力量,都被周良融汇到了镜像丹田,缓缓地与仙火真气气旋融合。

    在最后一丝精血之力彻底融入仙火真气气旋的瞬间,周良浑身一震。

    眼前的景象突然变了——

    眼前所有的东西,都化作了漫漫无边的可怕火海,一道道火浪翻滚,连接了天地,连天空之中的云朵都是赤红色燃烧跳跃着的火焰,火灵气实在是太浓稠,一眼看去,简直犹如液体在流淌一般,可以炙烤一切。

    一尊尊天神和魔神,在无尽的火焰之中哀嚎,最终犹如雨点一般密密麻麻地坠落,被烧成了飞灰。

    突然——

    “唳!!!”

    一头巨大无比,翅膀张开看不到边际的巨形独脚异鸟,从这无尽的火海之中冲天而起,它的翅膀之上沾着燃烧的液态火焰,浑身一道道火焰瀑布坠落,在海面上溅起一道道赤红色的巨浪。

    是毕方。

    一只几乎与天空一眼庞大的巨型毕方。

    它仿佛是天地之间的霸主,无尽的火海,随着它的心意而翻滚,掀起数千米的巨浪。

    它张口一吸,无尽的仙魔被吞进了肚子里,张口一呼,可怕的火海直接从它的口中流淌,又将无数的仙魔灼烧成为灰烬。

    它振翅一冲,瞬间便是数千万里。

    火海追随着它的身影而蔓延,所过之处,赤炎千里。

    在无尽的遥远之地,居住着强横的神与魔,无尽的战舰、坚固的古城、强横的仙魔阵法、高耸入云的力量之塔,密密麻麻犹如森林,那是仙人的国度,但是在这只巨大的毕方面前,瞬间就灰飞烟灭,火海所过之处,淹没和吞噬了一切。

    这种场面实在是太可怕。

    毕方简直就像是世界的主宰一般,所过之处,仙魔易辟。

    周良在最初的震惊之后,突然明白过来,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实际上是那一滴精血之中蕴藏着的一些血脉记忆传承的碎片,隐约重现了太古时代的凄惨战争场面。

    那个时候,天地潮汐天道犹如创世之初,仙魔在世,主宰天地,而其他各种天生的洪荒原始居民,无一不是具有肩山移岳的力量,动辄可以撕碎天地山河,而毕方显然也是那个时代的霸主之一,可以比肩仙魔,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和这血脉记忆片段之中的这只恐怖毕方相比,骷髅森林被击杀的那只毕方,显然还只是处于幼年阶段,实力相差太远。

    如果那只毕方有它远古祖先神通的一百分之一,只怕那六位兽人大能和自己等人,早就成为了它火焰之下的灰烬了。

    突然,那在天空之中翱翔的毕方,仿佛是现了周良的存在,一个俯冲,在周良的视线之中越来越近。

    电光石火之间,它化作了一道流光,直接没入到了周良的身体之中。

    下一瞬间,周良只觉得脑海之中的一切幻象画面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暴虐而又戾气十足的精神力,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不可遏止地扩散弥漫了开来,正在疯狂地冲击自己的灵识,极富侵略性,简直要将自己的灵识都粉碎炼化,取而代之。

    这是毕方血脉记忆之中的精仙之力,要吞噬宿主的精灵识海了。

    如果周良不能抵抗这种精仙之力的侵袭,最终被吞噬的话,那最终就会丧失自我,化作一只只剩下杀戮的暴戾毕方。

    周良心中一凛,立刻运转《圣》进行反击。

    这是融化神兽精血最为危险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个阶段。

    只要能够彻底压制这股最后残存的精神力,将其炼化,就等于是降服了精血之中蕴含着的这一种族的血脉意志,就可以拥有这种神兽的天赋神通。

    周良的识海之中,两股力量展开了拉锯战。

    他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这个过程要比周良之前融合炼化“白毛水猿”的精血困难了无数倍,也危险了无数倍。

    要知道“毕方”毕竟是排名在天罡三十六神兽之中极为靠前的存在,血脉之中蕴含着的上古种族血脉意志,不知道强横了多少倍,周良简直就像是在和一只活着的毕方在进行意志力的角力一般。

    从一开始被来势汹汹的毕方血脉意志所压制,再到缓缓地扳回到均衡局面,再到最后获得了一丝丝优势,周良觉得,这个过程仿佛是进行了数个世纪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暴虐暴戾的气息,终于缓缓地被炼化,最后一丝消失。

    周良内视。

    原本金黄色的真气气旋,这个时候化作了赤红色,而且圆形的形状也生了变化,变成了双翅、独角、长尾的毕方形象,玲珑活现,仿佛是活物一般。

    这就是融合了比方精血的结果吗?

    周良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变化,不知道真气气旋化作毕方之行,会对自身的实力,有什么样的作用?

    他心中一动,催动这颗异形真气气旋。

    只见盘踞在镜像丹田之中的火焰毕方形象的真气气旋,振翅一展,无尽的道家真气之力从其中分流出来,顺着肉身通道疯狂地涌动。

    周良只觉得一种强横的力量在体内衍生。

    这力量要比之前的炎阳真气更加霸道,度更快,更加汹涌,在体内旋转,给周良心中,情不自禁地产生出一种焚尽八荒、至尊无敌的感觉。

    他睁开眼睛。

    无尽的火焰在周身缭绕,犹如一尊浴火战神一般。

    “你小子可算是醒了,再不醒来就坏了大事了!”耳边传来剪梅道长迫不及待的呼喊之声。

    周良收敛了浑身火焰,抬头看天,现一轮红日已经西垂到了天边。

    “过去了一天时间?”周良惊讶,他记得自己开始融合毕方精血的时候,时间应该是黎明时分,现在红日西陲,至少过去了十多个时辰。

    “一天?”剪梅道长夸张地怪叫道:“你开什么玩笑?都过去三天了,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只能把你收到黑锅里赶路了,我们落后了,再这样下去,“羽化神朝”遗迹之中的仙藏,都要被别人全部抢走了,我们连一根毛都抢不到了!”

    三天?

    周良大吃一惊。

    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第一时间取出一身衣服换上,周良来不及感受融合毕方精血之后的力量,在剪梅道长和小银猴的催促之下,赶紧赶路。

    本来阴阳老人还要和周良好好聊聊关于桃木剑变异的事情,现在看来又得推后了。

    周良也在逐渐体会体内的新力量。

    融合了毕方精血,只要催动《三十六变》神通,周良就可以化身毕方,具有操控火焰之力,亦可以具有毕方的飞行度,振翅千里,度快到了极点,用来赶路或者是逃命,绝对是无往不利。

    “汪汪汪!”

    突然传来一声狗叫。

    “哎?哪里来的狗狗?”周良疑惑。

    “猴新养的宠物。”小银猴得意洋洋地炫耀。

    只见它从腹部的储物空间里面,取出一只被憋得翻白眼的黑色小狗,只有巴掌大小,是那种很普通的土狗,胖乎乎的倒也是挺可爱,被小银猴抓在爪子里,胖乎乎的四肢使劲地挣扎,却挣扎不脱。

    被猴收养的小土狗?

    “嘿,可爱吧?”小银猴很得意。

    周良黑着脸,觉得自己这只小灵猴越来越没谱了,猴狗不是老冤家吗?有谁听说过哪里的猴居然养一只狗做宠物的?这简直比它之前叫嚣着样收人宠更加变态。

    “汪汪,汪汪……”小黑狗拼命地挣扎,想要从小银猴的魔爪中挣脱,射出紫色的舌头,耷拉的老长,吭哧吭哧地拼命喘气。

    “哪里来的?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养狗?”周良大为奇怪。

    “就在你练功的时候,在营地旁边捡的,谁知道它从哪里来……”小银猴漫不经心地道。

    周良无语,不过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对了,你刚才把它关在空间袋里?”

    “是猴,有什么不可以吗?”小银猴像是捏一团泥巴一样揉捏着小黑狗。

    “……”周良:“空间袋里只能装死物,活物装在里面会闷死。”

    那空间袋是他亲手炼制,储存量很大,但那是周良的练手之作,所用的材料也不是很珍罕,所以并不算是高端空间容器,内部没有空气,有生命的物体,被装进去以后,时间一长绝对会被活活憋死。

    “谁说的?我把它丢在里面整整两天了,不还是好好的?”小银猴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周良一愣,旋即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刚才这只小黑狗被关在空间袋里,为什么它的叫声居然还能够穿透空间袋传出来?

    难道……

    周良心中一动,一招手将这小黑狗从小银猴的爪子里摄过来。

    “嘿,别抢我的玩具……”小银猴愤愤地冲过来,却被周良释放一股道家真气,震飞了出去。

    “汪汪,汪!”小黑狗蹲在周良的掌心,清脆响亮地叫着,将周良看成是将自己从小银猴的魔爪之中解救出来的救星,紫色的小舌头极为亲昵地舔周良的手掌,黑色的小尾巴摇的像是风车一样。

    虽然外表只是普通的小黑狗,但那一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睛,却晶莹的像是一泓深秋山清人静的山涧清泉一样,四十五度角斜视有一种让人心碎的清纯,犹如阳光照射之下的水晶一般,让人一看之下,顿生好感。

    周良释放出灵识,在小黑狗的体内观察了一番,却没有现什么异常。

    的确是一只很普通的小土狗。

    难道猜错了。

    可是这样一只看起来像是刚出生的家伙,怎么会出现在“骷髅森林”这样危险丛生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可怖的地方,就算是一只蚂蚁,也可能将它茶盏功夫就吃成一堆狗皮。

    “让我看看。”高飞行赶路之中,剪梅道长极为严肃地将小黑狗接了过去。

    他很是仔细地前前后后观察了一遍,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恩,果然是如此。”

    周良心中一喜,道:“前辈现了什么?”

    “恩。”剪梅道长表情罕见地严肃,道:“的确是有所现。”

    “到底现了什么?”周良迫切地道,难道这小黑狗真的是什么洪荒异种不成?

    剪梅道长嘿嘿一笑:“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地告诉你,它是一只早产狗。”

    “啊?”周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早产你不明白啊?就是它妈把它生早了,在娘胎里还没有生长完全呢!”剪梅道长用一种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周良。

    “我……”周良差点儿一头栽进脚下无边碧绿林海之中。

    早产我当然懂,可是你观察了半天,就得出这样一个没有丝毫营养的结论,难道剪梅道长你也是早产的吗?

    仿佛是一眼看透了周良的心思,剪梅道长继续用很鄙夷的口吻道:“这你都不明白啊!这小狗或许来历不凡,或许有着极为尊贵的血脉,否则它也不可能出现在这恐怖的“骷髅森林”之中,但因为某种原因早产了,它并没有得到先天完全的育,以至于它根本就没有继承到丝毫的种族血脉,导致先天不足,注定成为一个可怜的弱者而已。”

    周良这才明白了剪梅道长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