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37章 毕方精血
    天空之中,幽蓝色的火焰疯狂地燃烧。天』籁『小说Ww』W.⒉

    毕方放出愉快而又幸灾乐祸的长鸣,澎湃着无比强大的气息。

    这一幕让周围一些藏匿在四方虚空,试图来一出黄雀在后的神秘高手和各方势力,纷纷被吓得胆寒,第一时间朝后退,生怕这上古荒妖大凶威,赶尽杀绝。

    周良也为之凛然。

    那幽蓝色的火焰实在是太可怕。

    却在这时——

    “别愣了,小子,快出手,用你最强的力量,朝西北方向斩出……快!”剪梅道长大喝一声,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犹如扑火的飞蛾一样,悍不畏死地朝着天空之中的毕方冲去。

    周良一愣。

    这老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要去送死吗?

    那毕方已经浴火重生,犹如涅槃,天赋真火几乎是秒杀了几尊圣魔,你还要冲上去?这可真的是舍命不舍财啊!

    看着剪梅道长悲壮的背影,周良想要拉回他已经来不及。

    下一瞬间,桃木剑在手,周良毫不犹豫地疯狂注入玄阴真气,催动了桃木剑之中的至尊之力,一颗颗泥垢犹如流火一般飞旋起来,只有两指宽的剑身晶莹如玉,没有丝毫的瑕疵,仿佛是用日光凝结而成一般,无与伦比的力量澎湃而出,四方震惊。

    这是桃木剑的催状态。

    以往每次周良催动桃木剑之中的禁忌之力,都会有这样的变化。

    但是这一次却有了意外。

    令周良没有想到的是,这并不算是结束。

    因为下一瞬间,桃木剑居然继续变幻,开始膨胀,最终化作了一柄半米宽、两米长的巨战之剑,晶莹的剑身之中仿佛有一个奇异的符印若隐若现,整个剑身,要比周良的身体还要庞大。

    周良一身道皇境一层的玄阴真气,几乎是在一瞬间,被一抽而空。

    “斩!”

    周良大喝,挥剑斩出。

    按照剪梅道长之前的交代,周良这一剑斩向了西北方向。

    一剑挥出,并没有以往那样可怕的力量爆出来。

    晶莹的巨战之剑犹如昊日,剑身四周缭绕着的斑斑泥垢则如繁星,划过虚空,不可思议的场面出现了——

    剑峰所指的方向,虚空之中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后玉色寒冰浮现。

    只见大半片的虚空,瞬间凝固。

    西北方向的天地,方圆百里之内,都被骤然降临的极度深寒之气冻结,虚空凝结成为了玄冰,在虚空之中的一切,以及地面无尽的森林和古树,一切生灵,都被冻结在了其中。

    这种场面,实在是太过于诡异。

    在那透明的玉色冰层的凝结之下,就仿佛是这一片天地的时间和空间,骤然凝固了一般,所有身在其中的人,都无法逃脱。

    周良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场面生。

    “为什么会这样?”

    桃木剑的威力,似乎在这一瞬间,生了某种质的变化。

    是因为自己晋升进入了道皇之境,道家真气更加雄浑,所以全力催动桃木剑之后,就会生比之前身在道王之境的时候更加可怕的力量出现吗?

    也就是说,自己之前催动的桃木剑之力,并非是这柄桃木剑真正的力量?

    或许刚才这一剑冰峰百里的威力,也还仅仅只是桃木剑力量的一部分?

    一瞬间,无数个念头在周良的脑海之中飘过。

    下一瞬间,周良只觉得无穷无尽的剧痛犹如潮水一般袭来,身体仿佛是被无数柄看不见的小刀切割一般,当下眼前一黑,身体再也不受控制,软绵绵地从天空之中往下坠落。

    他连伸动一根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

    喉头甜甜的红色液体喷出。

    “猴……”耳边传来了大魔王小银猴惊慌的叫声。

    它变幻出了庞大如山的身躯,将下坠的周良接在背上,以最快的度,朝着南方疾驰。

    在昏迷之前的最后一刻,周良隐约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狂飞出去的剪梅道长,在距离天空那只毕方不足百米的时候,突然晃了晃手中那口大黑锅,就见五色光华如同潮水一般涌出,那之前还大杀四方、击杀了两尊圣魔的天罡神兽,就真的像是一只普通的山鸡一样,连挣扎都没有来得及,被收到了黑锅之中。

    “果然是宝贝……”

    周良彻底昏迷了过去。

    黑锅真的是无比可怕,居然连毕方这种存在,都可以瞬间收掉。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剧烈的疼痛再度犹如潮水一般袭来。

    周良闷哼了一声,身体终于渐渐有了知觉。

    脸上有温暖的湿漉漉的柔软感觉传来。

    周良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一根粉红色的小舌头在自己的脸上仔细地舔着,是大魔王小银猴的舌头,这只灵猴正一脸紧张地站在自己的头边,用粉嫩的小舌头一遍遍地舔着自己,黑宝石一般的眸子里有凝重的关切。

    周良心中有些感动。

    毕竟是养了这么长时间的小伙伴,虽然平日里很不靠谱,还贪得无厌,但在自己受伤的时候,还是如此的关心自己……

    “嘿,你醒了?!”

    在周良睁开眼睛的瞬间,小银猴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样,一声惊呼,弓着身子跳起了几米高,躲到了一边。

    “小家伙,你要是再不醒的话,你身上的血,都要被这只灵猴给舔光了!”一个嘻嘻哈哈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血?

    舔光?

    周良有些疑惑,双手撑地缓缓地坐了起来。

    眼睛看东西还是有些模糊,但疼痛的感觉清晰,隐约看到,自己身上居然裂开了一道道血口子,密密麻麻极为可怖,皮肤龟裂,犹如干涸之后被暴晒了的河床一样,一条条裂纹,极为可怖,隐约有血迹从裂缝之中沁出来。

    手背,胳膊,****,腰腹,脖颈,脸上……

    周良现自己全身都是裂纹,稍微一动,就疼的呲牙咧嘴。

    不断有鲜血,从肌肤裂缝之中沁出来。

    “没说的,你小子太够意思了,我说让你挡住西北方的敌人,想不到你居然玩了一票这么大的,够义气,为了拦住那些追兵,你居然不惜耗尽自身的元气,差点儿爆体而亡了!”邋遢老头剪梅道长很认真地道。

    周良这才有点儿明白了。

    一定是自己全力催动桃木剑,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境界提升,导致桃木剑二度异变,瞬间吸干了自己腹部肉身丹田之中的全部道家真气,就连身体之中的生机之力都几乎被吸空,这才导致身体就像是一块瞬间脱了水的泥巴一样,龟裂开痕,几乎就彻底破碎。

    这真的是太危险了。

    没想到晋升道皇之境之后,居然会导致桃木剑生这样的变化,这可真的是意料之外,桃木剑的威力虽然倍增,但这后果也太严重,差点儿丢了一条命。

    之前催动桃木剑,虽然也会被吸干一身力量,但也没有这么可怕。

    缓缓地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万年玄参,像是嚼白萝卜一样大口大口地嚼掉,磅礴的生机之力涌入身体,周良忍着剧痛盘膝座下,然后运功疗伤。

    腹部肉身丹田之中的真气气旋,只有米粒大小,在周良催动下,缓缓地释放出一丝丝的道家真气之力,进入经脉,配合着万年玄参之力,修复体内外的伤势。

    两股力量就像是雨露甘霖一般,滋润周良干涸的身体。

    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之后,周良身上的龟裂血纹,终于一点点地愈合,最终彻底消失了。

    不过周良的神色却依旧有些病态,脸色略显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这一次催动桃木剑,实在是被伤到了本源,不容易那么恢复,就算是有仙药和灵丹,也需要一些时日的修炼,才能缓慢地愈合。

    看来以后再动用桃木剑,可就要小心了。

    甚至周良猜测,只怕连催动墨石刀都要小心了,当初在远古遗路之中,墨石刀可是可以和桃木剑分庭抗礼的存在,如果自己进入道皇之境以后,催动桃木剑会生变异的话,那催动墨石刀之中的至尊之力,只怕也会有异状出现。

    “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周良缓缓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四周依旧是无尽的碧绿森林,参天古木,天色正黑,隐隐有各种巨妖嘶吼之声传来。

    “当然还在“骷髅森林”中。”剪梅道长笑嘻嘻地道。

    “嘿,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小银猴有些心虚地呲牙笑道:“我都担心死了。”

    “我再不醒来,身上的血,都被你这只灵猴舔光了。”周良黑着脸,亏自己刚醒来时还有点感动,以为这灵猴舔脸是在关系自己,谁知道这货原来是在吃自己的血呢!

    “这不能怪我。”小银猴很委屈地道:“你留了那么多血,不清理干净,弄得到全身是血迹的话,符合你绝世天才的身份,再说,你在“万灵战场”吃了那么多的天才地宝,体内元气无穷,血液那可是大补的宝药啊!要是白白流掉的话,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无法原谅啊!”

    “暴殄你妹啊!”周良真的是服了这只腹黑的灵猴,简直和传功长老罗轩举有一拼。

    “不要生气嘛!我舔了你那么多的血,所以现在我的身体里,现在可是有你的骨血了。”小银猴嬉皮赖脸地道。

    周良:“……”

    “对了,那只毕方捉到了吗?”周良想起最重要的事情。

    “当然,也不看是谁出马。”剪梅道长咧嘴露出大黄金牙,很骚包地指了指面前的大黑锅,“正在锅里炖着呢!一会儿就能吃毕方肉了。”

    周良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

    毕方乃是上古天罡三十六神兽排名极为靠前的荒妖,凶威无铸,转眼之间灭杀圣魔级别的存在,居然被邋遢老头一下子就收到了锅里,这有点儿太夸张了吧!

    “哈哈,这只毕方也真的是狡猾的紧,被兽人大能算计,落入了禁制之中,实力被压制,几乎陨落,却能在最后假死,引得那几位兽人大能内讧,才被它所趁,不过,它实际上也受了重伤,看似浴火重生,实际上是装出来的样子,想要吓跑周围觊觎者,嘿嘿,动用了天赋真火,就等于是自降修为,能够瞒过别人,却怎么能够瞒住我?啊哈哈哈,咱们真的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啊!”

    剪梅道长一口黄牙,笑的满脸褶子。

    原来如此。

    周良这才有些明白,为什么剪梅道长最后那么容易可以收了毕方,真的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它死了?”周良看着黑锅,愈觉得这口锅不凡,极为神秘。

    剪梅道长点点头,道:“当然,落到我的手里,不弄死它,难道要等到它恢复了实力,来找我报仇啊?这畜生要是恢复了实力,你和我都得被追杀成狗,毕方最是记仇了。现在好了,它变成了一锅美味的鸟肉,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哈哈哈哈!”

    “呃,真的给弄死了?那毕方精血和天赋真羽呢?不会一起都给煮到锅里了吧?”周良问道。

    剪梅道长顿时很邋遢地笑了起来:“早就知道你小子会问这个,本来呢!我的计划是毕方一到手,大爷我肯定脚底抹油溜了,不过这次你小子一剑冰封数百里,为了阻挡追兵,差点儿豁出命,既然你这么够意思,我当然就不能不讲义气了。”

    说着,剪梅道长张开黑乎乎的手。

    只见他掌心一颗赤红色的圆丹滴溜溜乱转,赤红如霞,有龙眼大小,晶莹剔透,圆润无比,微微散出热量,有一种梦幻般的色彩。

    “这是……”周良讶然。

    ……

    “毕方精血啊!你以为毕方浑身的血液都是精血啊?何况这只小比方还未成年,老爷子我抽干了它身上的血液,总共就练出这么一颗。怎么样,对得起你了吧?”剪梅道长老爷子说着,扬手将精血丹朱丢给了周良。

    这么重要的一颗丹朱,如果放在外界,只怕足以令整个中域无数的修真者为之疯狂,足以引起无边的杀戮血劫,引千里白骨的凄惨战争,也足以令那些级势力都付出巨大的代价来换取。

    但是剪梅道长只是这么随手一扔,就扔给了周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