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35章 围攻毕方
    扑棱棱的翅膀震动声之中,天空之中黑压压的一片全都是惊慌失措的巨禽荒妖,这些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洪荒异种们,平日里相互碰头免不了一场而战,此时却只隔着数米距离只顾着逃窜。『天  籁小说WwW.⒉

    至于普通的巨妖野兽,相互踩踏,也不知道死了多少。

    “生了什么事情?”小银猴很是不安,感觉到了巨大危险要降临一般。

    “咦,你们有没有觉得空气有点儿热,着火了吗?”剪梅道长停下脚步。

    周良停在一颗巨树树冠上,远眺过去,只见远处的原始森林之中,突然冲天而起一片片红光,接着天空之中无数道赤色流光下坠,大片大片的森林和山脉顿时燃烧,原本碧绿树涛化作了一片茫茫无际的火海。

    “怎么回事?难道仙火爆了?”前方视线所及之处,全部都成了火焰。

    赤红如血一般的火焰,疯狂地蔓延燃烧,朝着周良等人的位置烧了过来。

    火焰之中,弥漫着一种暴戾凶残的气息。

    “不对,这不是仙火……是妖火?”周良察觉到了异样,这种火焰之中隐隐有一股极为可怕的荒妖的气息,仿佛是来自于远古洪荒,可以焚烧一切,连岩石都烧成了青色的粉末。

    若是普通火焰,金毛神猿和银冠狼鹰隼绝对不会畏惧。

    就在这时,突然,远处的天空之中,一道道滚滚磅礴的魔气,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犹如遮天乌云一般,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将这一片无边的火海,遮盖在了下面。

    轰隆!

    电闪雷鸣之间,天空之中下起了黑色的雨滴。

    一开始淅淅沥沥,到了后来犹如瓢泼般,狂暴的大雨仿佛是一道道的黑线,连接了天与地。

    这黑色的诡异雨水灌下,疯狂燃烧的赤色火焰火势终于开始逐渐小了下来。

    “这是妖雨,是兽人绝顶高手在施法!”邋遢老头剪梅道长扣了扣鼻子,对周良摆摆手,道:“我们赶快藏起来,哇哈哈哈,这下子有热闹看了。”

    他从怀中掏出两个银色的披风,自己披上一件,另一件交给周良。

    周良披上披风之后,顿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是化作了透明一般,竟然可以透过自己的手臂和身体,看到身后的景象,身上的一切气息,全部都收敛了起来,不露丝毫。

    一只惊慌失措的九色鹦鹉飞过来,穿透剪梅道长的身体一飞而过,就像是穿透了一缕空气一般。

    “嘿嘿,这下子就算是战神来了,也现不了我们。等着看热闹好了,说不定还能捞点儿好处呢!”剪梅道长笑的嘴叉子就裂到了耳朵根子上,露出了一嘴金灿灿的大黄牙。

    就在这时——

    “唳——!”

    一声充满了暴虐杀戮气息的鸟鸣之声,划破天地。

    火海之中,冲天而起一只山鸡大小的异鸟,朝着那漫天的乌云冲去。

    这异鸟外形近似丹顶鹤,却只有一条腿,身体为蓝色,带着红色的斑点,鸟喙为白色,鸟冠燃烧着血一般的火焰。

    “哈哈,毕方!果然是毕方,哈哈,兽人要击杀这只毕方,怪不得肯消耗本源之力来布下这雨阵,哈哈,小周良隐藏好,待会儿我们拣个便宜。”剪梅道长看到那只异鸟,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毕方?

    周良心中一凛。

    毕方乃是传说之中上古天罡三十六神兽之中,排名前十的荒妖,以吞噬火焰为生,居于木中,实力极为强大。

    在洪荒时代,毕方这一族乃是不下于仙魔的力量,即便是仙魔也要退避三舍,为上古一霸,横行数界,所到之处,火焰焚烧一切,是残暴和强横的代名词。

    到如今,因为天地潮汐变化,许多上古神兽都因为力量衰竭而死,想不到今日居然还能亲眼看到一只活着的毕方。

    这种神兽,太过于罕见,且全身上下都是宝贝。

    传说毕方的血液,蕴藏着世界上最为恐怖的火焰,若是能够得到其一滴精血,就可以化身为火神,掌控燃烧一切的火焰,有与魔神一战的力量,而毕方背部有一根纯蓝色羽毛,为其天赋真羽,可以炼制仙器。

    “唳……”

    毕方狂,口中喷出无尽火焰,燃烧天空的魔气乌云。

    这可怕而又疯狂的吼叫之声震撼天地,无数只丛林荒妖巨禽被这一声鸣叫吓得屎尿气流,瘫软在地,实力稍微差一点的直接被震得肢体碎裂而死。

    周良只觉得仿佛有两只巨锤在自己的耳边各砸了一锤一般,眼前直冒金星。

    “好可怕,只是远隔数千米听到这样的声音,如果近距离的话,只怕这凶鸟一声鸣叫,直接可以震死我。”周良大骇。

    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凶悍的荒妖。

    只见那赤色火焰喷涌过处,天空之中的黑**气云层逐渐稀薄了一些,那哗啦啦犹如倾盆的大雨,也被蒸一空,停了下来,下方燃烧森林大地的火焰,却是越来越汹涌恐怖了。

    那黑**气云层之中,隐隐有五六尊磅礴如同古山一般的兽人存在,偶尔露出只鳞片爪,都仿佛是魔仙之手一般,缭绕着可怕的气息,绝对是圣级的波动,只是一个指甲,就犹如百米孤峰一般嶙峋,可怖到了窒息。

    一道道光柱犹如仙剑,在魔气云雾之中劈下,不断地斩在毕方的身边,空间都在扭曲,无数闪电划破云层,狂暴的电浆犹如暴雨一般,从四面八方笼罩向毕方。

    “孽畜,进了本座的杀阵,还不束手就擒!”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穿透云层,震荡天地。

    有兽人的大能联手,要收了这只毕方。

    这些兽人高手呼风唤雨,搅动魔气疯狂地翻滚,形成了天罗地网。

    毕方犹如流火,在空中画下一道道火焰残影,快到了无法捕捉,在火海之中时隐时现,任何兽人巨力,背它的血火一喷,顿时就会蒸干净。

    它愤怒地吼叫,有时候明明要飞出魔气云层覆盖的区域,却被一股无形之力震了回来。

    这个时候,周良才注意到,在这片森林火焰的四周,隐隐有一层无形的禁制,困住了一切,连毕方也被困在其中,一时挣扎不脱,这才了疯。

    周良心中更是骇然。

    毕方刚才那声吼叫,被这无形禁制阻挡了大部分,还震得自己眼冒金星,如果没有这一层禁制,只怕自己当场就得重伤了吧?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看起来山鸡大小的一个畜生,居然如此强悍,怪不得在洪荒时代,这种凶鸟可以比肩魔神。

    “哈哈,小家伙,被吓住了吧?”耳边传来了邋遢老头剪梅道长的声音:“放心,看这样子,至少有四五个兽人大势力联手,毕方虽然凶悍,但却被困住,伤不到我们,咱们静静地在这里坐山观虎斗,嘿嘿,河蚌相争,渔翁得利,希望毕方和兽人高手都同归于尽吧!哇哈哈哈!”

    周良静下来心来,想想的确是如此。

    这里虽然危险,但绝对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缘,如果能够得到毕方的一滴精血或者是那根天赋真羽,绝对会受益无穷。

    “小心行事。”脑海之中传来阴阳老人的声音。

    这个老怪物的言外之意,也赞同周良暂时留下来观察。

    周良点点头,把小银猴紧紧地抱在怀里,裹住了那奇异的银色披风,选择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继续观看远处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

    轰!

    一只犹如山峰一般的巨爪,从天空之中探下来,三指间布满了一根根闪烁着黑芒犹如钢矛一般的硬毛,其间闪电缭绕,对准毕方抓了下来。

    “唳……”

    毕方怒吼,张嘴喷出一道赤红色的火焰。

    这一道数十米的火焰,到了空中化作一片巨大火海,将那巨爪包裹在其中,一阵刺鼻的焦愁味道传来,然后就听得魔气云层之中一声愤怒痛苦的咆哮,那烧的像是一截黑炭一般的巨爪,缓缓地收了回去。

    显然这番交手,魔气云层之中的一位兽人大能吃了个亏。

    毕方张口,数百道相同的火焰喷射。

    空间被这可怕的高温灼烧的扭曲了起来,出滋滋滋犹如空间融化的声音,那赤色火焰化作一只只巨大无朋的火焰毕方,朝着魔气云层之中冲去。

    “吼!”

    “吼吼……”

    魔气云层之中,一声声巨妖般的咆哮,兽人大能们也现出了本体,各自施展神通,五色神光从云层之中泛出,与那火焰毕方虚影搅在了一起,犹如野兽一般的撕咬。

    周良在远处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种程度的战斗,真的是前所未见。

    这毕方凶悍无匹,张口一喷,便有道道火焰幻化的毕方虚影飞出,每一个都是圣级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而魔气云层之中若隐若现的兽人大能们,喷吐魔气,施展了本命神通,那魔气浓郁的犹如液体,可以操控风雨雷电,不断地将火焰毕方虚影磨灭。

    周良只觉得心驰神摇。

    如果不是前方有兽人设下的禁制阻挡,说不定他武疯子的性子上来,直接就要尝试靠近战场去感受那种磅礴元气和天道之力的变换,不死也得脱层皮。

    “哈秋……哼哼哼……”

    耳边突然传来打呼噜的声音。

    邋遢老头剪梅道长居然睡着了,正在美滋滋地打鼾。

    周良顿时无语。

    也就只有这个无利不起早的老家伙,会对这种精彩绝伦的圣级战斗无动于衷,也许只有等到双方都两败俱伤了,他才会精神百倍地冲上去抢东西。

    接着怀中传来打呼噜的声音。

    大魔王小银猴也酣睡了。

    周良摇摇头,继续观看远处的战斗。

    这种场面的对决,简直就像是大破灭的神话场景一般,光怪6离,许多神通威力,简直越了周良所能想象的极限。

    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是半天时间过去。

    远处毕方和兽人之间的战斗,也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周良突然想到,这种惊天动地的战斗,居然没有引起进入“骷髅森林”之中的其他势力的到来,难道是兽人之前就做了一些准备,还是还有许多人,和自己一样,也隐身在暗处,等待这场恶战快要结束的时候,才去做那最后得利的黄雀?

    想到这里,他惊了一身冷汗,尽最大程度将灵识释放了出去。

    如今周良的《圣》进入“一眼万年”之境,强横无匹,且润物细无声,缓缓地蔓延出去,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可以辐射到周围十里范围。

    很快,周良脸上就出现了一丝警惕。

    果然有人隐身在暗处,蓄势待。

    周良的灵识,至少察觉到了四五拨隐晦的力量波动。

    这些人的实力极为强横,隐身匿形的手段神通也很精妙,周良的灵识也只能隐隐感觉到他们的大体位置,却并不能够分清楚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看来想要得到这毕方身上的宝贝,还真的很不容易呢!”

    周良小心地计划。

    他缓缓地挪动身形,有剪梅道长的银色披风在,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存在,灵识不断地在周围的天地之间搜索,花费了两三个时辰的时间,将这场战场禁制周围的空间都搜寻了一遍。

    结果让他心惊。

    至少有数十波的势力在周围隐藏,蓄势待,其中有兽人也有人族,都是极为强横的存在,在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午夜时分。

    远处禁制之中的战斗,到了最疯狂的时候。

    毕方被打掉了半身的羽毛,张口的时候,有天蓝色的液体从嘴角溢出,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喷出的火焰没有之前那么强横,气息萎靡了不少,似乎是逐渐落入了下风。

    而与此同时,天空之中的魔气云层也稀薄了很多。

    这时候周良已经可以透过妖云,看清楚藏身在其中的兽人大能的本体了。

    一共有六尊山岳一般的大兽人。

    有一只浑身雪白的穿山甲,还有两头身有斑纹的巨角青牛,一颗巨大无比的焦黑古树,一只双头蛟龙和一头可怕的赤红色血蚁,这些都是大兽人的本体。

    六尊大兽人一个个犹如史前巨妖一般,浑身魔气缭绕,各自占据一方,操控着不同的力量,组合成为了一个奇异的阵法,不断地消耗,想要将这只毕方活活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