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34章 荒妖吓疯
    剪梅道长的这口锅,真的是一件无价的宝贝,炖出来的兽肉,简直相当于中极灵丹一般,蕴含磅礴的元气,如果天天都吃这锅里炖出来的嫩肉,修炼度之快,简直就和坐火箭一样,尤其是对于周良这种没有修炼瓶颈的怪物来说,绝对是绝配。天籁『小说Ww『W.』⒉

    怪不得阴阳老人一再怂恿周良把这口锅骗过来。

    她应该是早就已经看出了这锅的不凡之处。

    周良运转功法,熔炼这源源不断的热力,吃下去的兽肉都化作了最为精纯的元气,这一顿饭的功夫,简直比得上是平日里十几天的苦修,经脉通道之中,道家真气愈雄浑。

    小银猴到了后来,干脆将脑袋幻化小山一般,张开嘴直接疯狂地吞咽,连嚼的过程都省了。

    这灵猴显然也现了这些炖肉的好处。

    看到这一对主仆的吃相,剪梅道长眼睛都直了,第一次遇到比自己还能吃的人,他后悔不跌,早知道不拿出来分享了,平日里哪里能收集到这么多的洪荒遗种精肉。

    就在这时——

    咻!

    三道金色箭矢,犹如暗夜死光,突然从远处的森林中爆射出来,对准了周良三人。

    箭光犹如金色蛟龙一般,掀起飓风一般的气流,地面被箭气余波犁开三条漆黑裂缝,所过之处,古木催折,巨石崩碎,草木纷飞,犹如地裂一般。

    周良三人同时急闪,避开了这石破天惊的三箭。

    轰轰轰!

    数千米之外的,远处三座相连的山峰,被这金色蛟龙一般的三箭贴着地面射中,直接爆炸粉碎,坍塌了开来,惊得方圆数十里之内的野兽哀嚎嘶吼。

    “咦,还算是有点儿本事嘛!居然能够躲开我这虬龙三箭。”

    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传来……

    接着人影闪烁,数十个身影从远处的深林飞射出来,从四面将周良三人围了起来,神色不善。

    为一个年轻人,身形强壮,肌肉隆起,黑犹如瀑布一般披散,浑身散着野性和暴戾气息,手中挽着一张金色长弓,眼眸中散着残忍的光芒,盯着周良等人。

    “想不到你们居然可以避开我三箭,有点儿本事,念在你我都是同族,也罢,今天就饶你一命,把这口黑锅拿过来,你们滚吧!”

    这黑年轻人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不容置疑地道。

    “你特么的找死!”剪梅道长气的牙疼,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暗亏,刚才差点儿就被那一箭给射中了。

    “嘿,打扰猴爷用膳的蠢货,统统都该死。”小银猴也气的牙痒痒。

    但是很快这一人一猴就顾不上说话了,因为他们现在自己说话的时候,周良已经抱着黑锅一顿猛吃,眼看着锅里的东西,都快要被周良一个人吃完了。

    “猴!”

    “臭小子你给我留点。”剪梅道长也着急了……

    今天真的是亏本了,好不容易在这“骷髅森林”中收了这么多的荒妖,烹调了一锅百兽精肉全席,却几乎全都被这两个吃货吃掉了,早知道不拿出黑锅来炫耀了。

    两人一猴围着那口大黑锅抢了起来。

    围过来的十数个高手修真者,全部都被晾在了一边。

    “你们……找死!”黑年轻人大怒,他展现了实力,走出来打劫,居然被无视,实在是太可恶了。

    “嘿,不想死就滚,爷今天吃得好心情好,不然把你们统统咬死。”小银猴用爪子剔掉了小虎牙上挂着的一块兽肉,做出了一个极为凶狠的表情。

    可是作为一只靠着外表吸引人的萌宠,这样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卖萌一样。

    一群人顿时都哈哈大笑。

    “给我宰了这只不知死活的猴妖……”黑年轻人暴怒。

    一道身影闪烁,其中一个随从模样的高手,身形如电,手中长刀,扬手一道刀芒,朝着小银猴斩下。

    周良摸了摸嘴巴,反手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烧焦了的柴火棍,看也不看挥出。

    砰!

    刀芒粉碎,那冲过来的高手惊呼一声,被无形力量撞飞,倒飞了出去,撞碎了数十颗参天巨树,倒在地上站也站不起来了。

    黑年轻人等人吃了一惊。

    “真是看走眼了,没想到居然是个高手,不过你这点儿实力,想要拿出来卖弄,还差的太远。”黑年轻人冷笑。

    “你们是“珞珈城”的弟子吧?真不知道“珞珈城”那几个老家伙,是怎么教后辈的,这么没礼貌。”终于抢完了黑锅里的兽肉,剪梅道长折了一个牙签剔他的大黄牙,口气很大地道:“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赶紧滚吧!看在同为人族的份上,饶你们一命。”

    剪梅道长指了指身边的周良,狞笑着道:“看到没有,我身边这个满脸横肉的国字脸大汉,乃是中域有名的大杀神,杀人如割草,你们几个的小命,还不够他一刀呢!”

    十几个人听这满口黄牙的糟老头口气这么大,也有点儿愣。

    唯有那黑年轻人哈哈大笑:“老东西,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指责我“珞珈城”的师长?本来还打算留你们一命,现在都给我统统死来。”

    话音未落,他张弓,金色的大弓拉开,一支黄金一般的大箭幻化出现,对准了剪梅道长。

    黄金大箭犹如太阳真火般燃烧,迸出一股凛冽的杀意,犹如实质,令人肌肤生疼,周围的草木无声无息地崩碎化作了飞灰。

    “我靠,玩真的……”剪梅道长一缩脖子,推了一把周良,道:“你上。”

    咻!

    同一时间黑年轻人松开了弓弦。

    周良一额头黑线,手中的烧火棍如利剑一般刺出。

    一股寒冰剑之天道迸出来。

    嗤!

    透明的剑气划过,将黄金大箭连同其迸出来的杀意,一分为二。

    极寒剑之天道爆,两截黄金大箭被冻成了冰块,坠落在地面。

    周良身形一闪,鬼魅一般来到了这黑年轻人身前,五指握住弓身,微微一震,黑年轻人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爆,五指剧痛,半个胳膊都失去了知觉,眼前一花,手中的弓已经失去了踪影。

    定睛再看的时候,那国字脸大汉已经回到了原地,手中握着的,正是自己的弓。

    “你……还我神弓。”黑年轻人扶着胳膊又惊又怒。

    周良没有理会,仔细观察手中这张大弓。

    弓身是以“盘丝银沙”和“战仙铁”几种罕见的神料铸就,炼器手段也很高明,内蕴道纹,弓弦是某种异兽的腿筋,以特殊手法硝制,犹如一根思蚕一般,肉眼几乎可不见,弓身雕刻着蟠龙、白虎、朱雀和玄武的图案,内蕴一团强横的灵意,竟然是已经生成了器灵。

    是一件巅峰级别的宝器,只差半步就可以晋入帝兵级别了。

    “好东西。”周良赞叹了一句,强横的神念注入弓身之中,那原本蠢蠢欲动的器灵感受到了极大的危险,瞬间老实了下来,不再反抗。

    “想要回这张弓,让你们家的长辈来道歉吧!”周良将大弓拿在手中把玩。

    黑年轻人怒道:“你可知道我是谁?这四相神弓乃是我……”

    话音未落。

    咻!

    一支黄金大箭擦着的耳边爆射而过,射飞了他一只耳朵。

    “最讨厌你们这种打不过就拼爹的官二代了,给我滚,不然下一箭,射的就是你的心脏了。”周良缓缓地拉开长弓,第二支黄金大箭缓缓幻化出现。

    这四相神弓落在周良的手中,释放出的气息,比之前在黑年轻人的手中时,威力不知道大了多少倍,黄金大箭犹如一团炙热燃烧的太阳一般,杀机凝而不散,却更加可怕。

    “你……”黑年轻人感觉得出来,对面这个实力高的恐怖的国字脸壮汉,不是在吓唬自己,要是自己再说什么,绝对会被一箭射死。

    “你给我等着。”

    黑年轻人撂下一句狠话,最终灰溜溜地带着随从们离开。

    这可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本来看那黑锅不凡,想要找借口抢走,说知道却丢了四相神弓。

    “现在的这些后辈们,真是越来越不知道尊老爱幼了,唉,看来和平时间太长,已经让他们忘却了危机,也许一场新的种族之战,真的是必要的。”剪梅道长摇头晃脑地感叹,然后飞快地收拾着周围的东西,一副准备跑路的样子。

    “你这是干什么?”周良收起了四相神弓。

    这张弓的威力不如张猛飞手中的那把伪仙之弓,但灵巧性却更胜一筹,日后回到大燕修真国,可以送给张猛飞当礼物。

    “当然是赶紧跑路啊!”剪梅道长用一种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周良,道:“你刚才揍得的那小子,是“珞珈城”的弟子,“珞珈城”在中域可以排进前二十,城主宇文成都最是护短,揍了小的来了老的,很麻烦的,难道你要等着“珞珈城”的高手来找你算账?”

    “来了又怎样?”周良不放在心上。

    “你傻啊!我们是来探寻“羽化神朝”遗迹仙藏的,又不是来打架的,再说“珞珈城”的《珞珈山真功》还是很厉害的,没必要和他们硬碰硬。”剪梅道长收拾好了东西,不由分说,拉着周良朝着“骷髅森林”深处飞奔而去。

    ……

    两人消失之后不到一刻钟。

    嗖嗖!

    两个身影落在原地。

    其中一人是灰白头的干瘦老头,皱纹如沟壑一般不满皮肤,简直就像是骷髅上面披了一张人皮一样,仿佛一阵风都可以将他吹到,浑身笼罩着一股浓郁的死亡腐朽气息,随时都要断气的样子。

    但是之前那黑年轻人却恭敬地站在这老头身边,道:“二叔,那两个抢了四相神弓的蠢贼,刚才就在这里。”

    干瘦老头似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耸动着鼻子在周围嗅了嗅。

    “已经走远了,你惹了真正的高手。”他摇摇头,“我们回去吧!”

    “难道就这么算了?”黑年轻人心有不甘。

    “你呀,大哥将你宠坏了,到处惹事,这次惹到的人,连二叔我都有些忌惮呢!才掉了一只耳朵,算你幸运。”干瘦老头扫了一眼黑年轻人。

    他的眼皮抬起的瞬间,露出了下面雪白一片的眼球,极为可怕,竟是没有瞳仁。

    干瘦老头淡淡地道:“不过,这两人也真是不知死活,敢抢我“珞珈城”的四相神弓,也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以他们的实力,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冲着“羽化神朝”遗迹,不用浪费时间去追,早晚会对上,到时候杀了他们抢回神弓,也就是了。”

    “那太好了,二叔你肯出手,那两个蠢贼,必死无疑。”黑年轻人大喜。

    ……

    ……

    周良和剪梅道长两人,一直都小心翼翼地跟在前人留下的踪迹之后,小心前进。

    骷髅森林的可怕,在这几天里,让周良也有些心惊。

    就连喜欢四处掠食打牙祭的小银猴,在差点儿被一头黄金古鳄吞掉之后,也开始乖乖地待在周良的身边,不到处乱跑了。

    周良早就没有了方向感,四周的危机,让他也不得不全力催动灵识,小心警惕,不然就有陨落的危险。

    好在剪梅道长有些神奇的本事,总是能够避开那些洪荒异种的领地,顺着前方人族和兽人高手踏过的足迹,带着周良前进。

    轰轰轰!

    前面突然传来一道道轰隆之声,可怕的元气波动,犹如潮水一般辐射而来。

    无数的凶禽荒妖哀鸣着,从远处的森林狂奔而来,犹如潮水一般,大地被踏的震荡,树木催折,各色各样的荒妖,仿佛是丧家之犬一样,从周良等人的身边急冲而过,夺路而逃,看都不看几人一眼,仿佛是丧家之犬一般。

    “怎么回事?这些荒妖好像被吓疯了……”周良惊讶。

    一头如小山一般的金毛神猿,迈开大步轰隆跳过,惊恐地怒吼着,拼命地逃,脚下踩死了不知道多少野兽,夺路而逃。

    “唳……”惊慌失措的哀鸣声之中,一只二十多米长的银冠狼隼王,扇动翅膀朝着骷髅森林外围飞去。

    扑棱棱的翅膀震动声之中,天空之中黑压压的一片全都是惊慌失措的巨禽荒妖,这些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洪荒异种们,平日里相互碰头免不了一场而战,此时却只隔着数米距离只顾着逃窜。

    至于普通的巨妖野兽,相互踩踏,也不知道死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