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33章 神秘黑锅
    “胡说,我老人家做生意,向来童叟无欺,诚信为先,怎么会骗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找我老人家做生意呢!倒是你小子,化作这副嘴脸,恐怕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怕被中域那些级势力的传人追杀吧?”邋遢老头幸灾乐祸地看着周良。?网

    他消息很灵通,显然听说了之前周良在中域的事情。

    周良撇嘴,取出之前换到的那张地图,仔细观察。

    说实话,原本他还真的有点儿相信这神秘地图的真实性,毕竟材质和内容骗不了人,但现在知道了邋遢老头其实就是剪梅道长骗子之后,就有点儿不淡定了。

    这个骗子太诡诈,很不靠谱。

    就连他在睡觉时候说的梦话,都不能相信。

    “喂,老家伙,这地图到底是不是真的?”周良看不出真伪,这黑色神秘兽皮上的纹络,看起来煞有介事,极为神异,不似伪作。

    剪梅道长一本正经地道:“当然是真的,这是我花了很大功夫,才弄到手的。”

    “我怎么觉得你在骗人呢?”周良很怀疑。

    以剪梅道长这个骗子一毛不拔的品性,如果地图是真的,只怕他早就一个人屁颠屁颠地去偷偷找到遗迹搬宝藏了,哪里会拓印这么多份出来贩卖,让这么多人都知道地图的真实性。

    “你这是什么意思?臭小子难道你在怀疑我的人品吗?”剪梅道长愤愤地道。

    周良撇嘴不屑,心说你的人品早就没了。

    “你什么表情?要不是那遗迹周围实在是太危险,我老人家这老胳膊老腿一个人去太危险,我才不会将地图拿出来贩卖……”剪梅道长跳着脚道。

    周良这才有点儿相信了。

    “对了,关于“羽化神朝”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周良尝试套话,这个邋遢老头知道的东西很多。

    剪梅道长白了一眼,道:“如果是假的,我老头会傻乎乎的来凑热闹吗?”

    周良一想也是。

    “怎么,你小子也对这“羽化神朝”的遗迹仙藏有兴趣?”

    剪梅道长扫了一眼周良,正要再说什么,突然想到,眼前这小子运气一直都好得逆天,当初在心云宗的时候,就各种走****运,跟在他身边的人,也都机遇非凡,如果把这小子拉在身边,说不定这次探寻仙藏,自己也会交到好运。

    “我来碰碰运气。”周良笑道。

    剪梅道长拍了拍手,笑道:“这下正好,我们两个联手,一定可以拿到“羽化神朝”的遗迹仙藏,怎么样?有兴趣吗?”

    周良狐疑,道:“你刚才不是一见我就跑?”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怎么样?要不要联手?我可是还知道很多其他关于“羽化神朝”遗迹的独家信息哦!”剪梅道长笑的像是一只摇着尾巴的老狐狸。

    周良想了想,点头道:“也好。”

    虽然这剪梅道长很不靠谱,但看起来消息极为灵通的样子,而且实力高深莫测,在心云宗的时候,也算是帮了自己,有一段交情,且这老头来自于南域,也姓慕容,说不定能够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些关于南域慕容世家的消息。

    当然,最主要的是周良自己是个不认路,这茫茫原始森林之中,一望无际全部都是如碧海一般的古木树冠,一旦迷失其中,以周良的认路能力,只怕三五年走不出来都算是正常,有剪梅道长这个向导,可以避免迷路。

    剪梅道长大喜。

    两人一拍即合,商量了一番,约法三章,这才重新朝着人族修真者的营地走去。

    他们决定跟在众人的后面,不去当出头鸟,见机行事,反正那“羽化神朝”遗迹危险重重,想要进入其中,绝对困难,也不怕被别人抢了先。

    转眼之间,人族修真者营地在望。

    大老远就看到一群怒气冲冲的修真者,站在营地门口,正在搜寻着什么。

    “小兄弟,你可回来了,追到那个老骗子了吗?”一个壮汉看到周良回来,顿时一脸喜色地迎上来,正是之前出了一件极品宝器购买了一张地图的一位高手。

    “呃……”周良看了一眼身边的剪梅道长,道:“没追到,怎么了?”

    “特么的,要是让我再看到那个挨千刀的老骗子,我一定打断他的狗腿,他卖的居然是假地图,我们都被他骗了!”壮汉恨得咬牙切齿。

    “假地图?”周良又看了身边的剪梅道长一眼。

    后者义愤填膺地道:“什么?那老小子卖的是假地图?这个老混蛋,一定不能饶了他。”

    壮汉恨声道:“怎么老兄你也被那混蛋给骗了?”

    “可不是咋的,那个该死的老混蛋,骗去我一件极品宝器,那可是我的老婆本啊……”剪梅道长跳着脚道。

    “老兄节哀,咱们都是同命相连啊!”壮汉心有戚戚地拍了拍剪梅道长的肩膀

    “现在整个营地都在搜寻这个老骗子,“明月山庄”和“齐天圣教”的高手经过一再确认,认定那老家伙兜售的地图,其实并不完整,缺少了一些关键部分,肯定是这老东西故意隐去了,只要找到他,就一定可以得到真正的地图。”

    剪梅道长继续义愤填膺地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行动,抓住这个老混蛋,严刑拷打啊!”

    周良一额头的黑线。

    这老家伙绝对是个坏家伙。

    “放心吧!我们已经在整个营地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这个老贼骨头出现,一定插翅难逃。”壮汉很神秘地道。

    “是什么天罗地网?”剪梅道长凑到跟前小心翼翼地问道。

    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半天,最后居然亲密的像是亲兄弟一样,剪梅道长又套了很多的消息出来,这才恋恋不舍地和壮汉等人挥手道别。

    “我怎么觉得那个老头有点儿熟悉啊!”看着剪梅道长的背影,有人若有所思地道。

    “同是天涯沦落人,也是被那老骗子给骗了的可怜人。”壮汉解释道。

    其他人都点点头。

    ……

    ……

    第二日一早,阳光不错。

    周良和剪梅道长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时候,整个营地已经人去楼空,昨夜还有数千人族修真者高手,今日几乎全部都离开了。

    “我们不能落的太远,追上去。”

    剪梅道长生怕别人占了先机,跳到一颗百米高的古木树冠,四面看了看,很快就找准了方向,朝着“骷髅森林”的深处进。

    这片原始森林的确是广袤而又神秘,处处充满了杀机。

    才贴着树冠林海疾驰了不到十多里,两人就遭到了不下二十多拨荒妖的袭击。

    “嘶嘶……”

    音波嘶叫声中,林海之中突然窜出一条数百丈长的黄金蟒蛇,犹如蛟龙一般,快如闪电,带着巨大的阴影,朝着周良两人咬来。

    这畜生浑身金鳞,张开血盆大口,喷吐毒液,金色的毒液瞬间可以将千年古墓腐蚀成为飞灰,就连岩石都被腐蚀成为了液体。

    “哟,小乖乖,正好午餐吃蛇肉。”

    邋遢老头剪梅道长不惊反喜,拿出一口黑锅,揭开锅盖,迎风一晃,一股奇异的力量卷出,将这巨大无比的黄金蟒蛇瞬间就收到了锅中。

    “戾……”

    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啸,上方有巨大阴影笼罩而下,一头翅展百米的银冠狼隼,从云层之中俯冲而下,双翅有雷电隐生,翅膀一扇,两道紫色电浆当着周良和剪梅道长的脑门劈落。

    “哈哈,小蛇炖小鸡,正好。”

    剪梅道长乐的嘴都合不拢了,揭开锅盖,用黑锅当空一晃,五色光华绽放,毫无悬念地将这头具有道皇境六七层战力的银冠狼隼收到了锅里。

    “这口锅不一般哪。”阴阳老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周良的脑海里:“找个机会把这锅弄到手,祭炼一下,能派上大用场。”

    “呃……这不太好吧?”周良有些犹豫:“毕竟朋友一场。”

    “这有什么,反正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猜这口锅,也一定是他骗来的。”阴阳老人不以为然地道。

    说话之间,前面传来了打斗之声。

    周良和剪梅道长对视一眼,加飞驰过去。

    可惜他们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在一颗万年古树的树荫之下,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尸体,都是人族修真者,肢体被撕得破破烂烂,场面极为残忍血腥,一些尸体脸上还带着极度惊恐的表情。

    这些尸体都是残缺不全,像是被野兽撕咬掉了一般。

    “这是……兽人出手了。”剪梅道长观察了片刻,认定这些人不是死于荒妖的袭击,而是被兽人高手格杀。

    “他们肯定还在附近。”周良释放出灵识,仔细观察。

    “这一次兽人和人族都来“骷髅森林”,有这样的冲突在预料之中,如果是被人族高手截住了落单的兽人,估计也会将其击杀,这森林之中不但有洪荒荒妖,还有危险敌人,接下来会更加危险。”剪梅道长的脸上有一丝凝重。

    两人继续前行。

    一路山又遇到了不少的荒妖袭杀。

    剪梅道长表示很高兴。

    因为他的黑锅之中,又收了几十种的异种荒妖,都不是凡种,可以炖一锅百兽全席了。

    周良这时候也看出了那黑锅的不凡。

    锅身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祭炼,有一种仙灵。

    以周良在炼器方面的造诣,竟然看不出这是何等材料,不过能够引起阴阳老人的觊觎,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铸炼的手法也很是不凡,将原始道纹直接铸炼在锅身之中,与材料融为一体,犹如先天生成一般,这种手段,至少周良目前做做不到。

    锅身古朴,大巧不工,锅底布满了黑灰,和普通农家的锅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但在剪梅道长摇晃之间,会有一股磅礴伟力蓬勃而出,五彩夺目,不管是多么强大的荒妖,只要剪梅道长一晃,就可以将其收入锅中封印。

    周良有一种直觉,这口锅的神秘,远自己的想象。

    转眼一天时间过去。

    两人深入骷髅森林不过一千五百多里,不敢走的太快。

    一路上又见到了不少的战斗痕迹——

    有庞大如小山一般的荒妖的尸体,皮毛骨骼和牙齿眼珠行脏等有价值的部件都被挖空,血液凝固成了黑色的岩石,也有破烂残碎的人族尸体,生前是震慑一方的高手,死后连尸体都不能保全,还有一些兽人高手的身体,保留着办人形,被撕碎,内脏流了一地……

    夜色下点起篝火。

    “可惜了,如果再有几味阴性洪荒荒妖的血肉,这一锅百兽全席就更加完美了……来来来,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剪梅道长笑的很得意。

    他一只手闪烁黑色真火,将黑锅架在其上烹煮了一盏茶的时间,就听锅里咕嘟咕嘟响了起来,他揭开锅盖,一种难以形容的奇香弥漫了开来。

    “猴!”小银猴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一爪子捞起一段黄金蟒蛇的嫩肉,张口就吞了下去。

    周良也没有客气,第一时间摄出大块的金黄兽肉,坐在篝火旁边大快朵颐,这种味道实在是太香,吃的周良到了最后两个嘴角都开始流油,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正襟危坐,吃完一块直接伸手到锅里去捞。

    “哎,别抢啊!”剪梅道长也急了。

    没想到碰到两个吃货,风卷残云一般狼吞虎咽,转眼之间,锅里的炖肉就被吃掉了十分之一,剪梅道长立刻挽起袖子开吃,简直就是疯狂地往嘴里塞。

    月夜之下,两人一猴连说话都顾不上,全神贯注地裂开腮帮子大吃特吃。

    周良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吃了多少,粗略估计至少有四五吨的肉被他疯狂地填进了肚子里,这些都是洪荒遗种的精肉,杂质被剪梅道长催动黑锅,全部剔除,嫩的流油的肉到了喉见,立刻就会化作一团团精纯的元气,直接散入四肢百骸……

    这简直就是一种变相的修炼。

    周良真的是刮目相看。

    剪梅道长的这口锅,真的是一件无价的宝贝,炖出来的兽肉,简直相当于中极灵丹一般,蕴含磅礴的元气,如果天天都吃这锅里炖出来的嫩肉,修炼度之快,简直就和坐火箭一样,尤其是对于周良这种没有修炼瓶颈的怪物来说,绝对是绝配。

    怪不得阴阳老人一再怂恿周良把这口锅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