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30章 再遇书生
    关于身世的追查,不仅仅是周良一个人的事情,找到周迅,和周迅一起,返回地仙界,找到下落不明的周去病和凤霓裳,这些都是周良需要做的事情。??网

    “走!”

    周良带着小银猴,化作一道流光,直接离开了白头山。

    一直到他们离开之后许久,白头山周围数百里之内的生灵们,才缓缓地从恐惧之中恢复过来,尤其是那头白色的巨猴,简直就是周围野兽兽人的梦魇,这些日子实在是把他们折腾怕了。

    ……

    ……

    兰花修真国靠近南域,最大的城市为“镇南城”,距离南域疆界,也不过才一万多里而已。

    相比较中域的其他修真修真国,兰花修真国略显得贫瘠一些,因为靠近南域,大部分地区为千万年的原始森林覆盖,其中兽人纵横,盘踞着无数的上古巨妖,各种恐怖存在数不胜数,广袤的森林绵延千万里,几乎没有人族高手敢独自进去。

    “镇南城”不过才有数千年的历史,是上一次种族之战结束之后,才兴起的人族聚居城市。

    时间是正午。

    周良来到“镇南城”城下的时候,看到了大量身怀利器的修真者出入城门,数量多的有点儿不正常,许多人风尘仆仆,明显是远道而来。

    随着人流进入城内,周良不急不缓地朝着城中心走去。

    想要进入南域,必须通过“镇南城”的传送阵,这是周良来到“镇南城”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自然是想要打听一些消息,距离黄鹤楼之战结束已经三个多月,周良一直都在荒野之中,不与人世接触,也不知道后来又生了什么事情。

    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许多明显操着外地口音的彪悍修真者,浑身缭绕血煞之气,都是亡命之徒,三五成群,到处都可以看到,还有一些大型的商队、散修团以及门派势力,也都出现在了城内,这些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神情警惕,看向别人的目光之中,都带着敌意。

    “似乎有些不对劲,这些人集结在这里,到底是为何而来?”

    周良感觉到了城内有一种紧张而又焦躁的气氛。

    转眼之间,来到了一处青木高楼之前。

    这是一家酒楼,名为“食神阁”,诱人的饭菜香味从其中飘了出来,其内客人不少,生意竟是异常火爆,许多人显然都是被这异香吸引,循味而来。

    周良抽了抽鼻子,走进了酒楼。

    虽然道皇境界的高手,就算是短时间不吃不喝也没有关系,但这些日子疯狂地养伤修炼,除了喝一些小银猴带回来的山泉水之外,周良几乎是滴米未进,骤然闻到这种香味,不由得馋虫大动。

    小银猴更是一力鼓噪,想要大开吃戒了。

    酒楼的生意实在是太好,足足站着等了一盏茶的时间,周良才等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有伙计过来招呼,周良在小银猴期待的眼神中,将酒楼的各种菜肴,都点了一遍。

    令他稍稍感到意外的是,酒楼的跑堂伙计,居然都是清一色的妙龄少女。

    饭菜倒也上的很快,面对美食,一人一猴大快朵颐起来。

    酒楼大堂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大多是都是身怀利器的修真者,猜拳行令,大声喧哗,极为嘈杂,时不时还有小冲突生,口角摩擦,好在毕竟是在聚居城中,所以就算是那些脾气火爆的修真者,也表现的极为克制。

    “想不到传闻之中的“羽化神朝”遗迹,居然就在兰花修真国,哈哈,这一次不论如何,也要进去分一杯羹!”

    “不错,传说之中,“羽化神朝”可是曾经中域最强的人族门派,仅次于“腾蛇帝宫”,不知何故在数千年前神秘衰败陨落了,在这世界上神秘消失,这些年无数人都在它的遗迹,这次居然出现在了骷髅森林,哈哈,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次机会千万不能放过……”

    不远处桌子上,五六个彪形大汉边吃边喝,兴奋地大笑。

    周良心中一动。

    “羽化神朝”?

    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不过既然敢号称曾经仅次于“腾蛇帝宫”的中域人族门派,想来也是绝世恐怖的存在,不过为何衰败了?

    听到这里,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怪不得“镇南城”内出现了这么多凶神恶煞的外地修真者,只怕都是为了这个什么“羽化神朝”的遗迹而来。

    只是他们的实力,实在是一般,多半也只是能看看热闹而已,那骷髅森林是人族禁地,就算是道皇道宗修真者进去,都有陨落的可能,这些人只不过是一些先天左右的普通高手,只怕进入骷髅森林不到百里,就会被里面的野兽兽人吞噬的干干净净了、

    这绝对是一则震撼性的消息,一经传出,会引来无数高高在上的存在。

    如果这遗迹真的很罕见的话,那只怕整个中域都会被吸引,且由于兰花修真国靠近南域,估计连南域的高手,都会降临。

    周良也有了前去碰碰运气的心思。

    这也是一个见识一下南域修真势力的机会。

    不过现在得到的信息太少,还不知道那遗迹到底有什么珍贵之处,处于何方,是如何被人现,倒也不急于一时。

    周良边吃边听,倒也从周围修真者们的喧哗之中,捕捉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已经三个多月过去了,那位北域绝世天才周良,一直都没有现身,难道他离开中域了?”有人突然提起了这个话题。

    “那种神龙见不见尾的人物,一般人自然是见不到。”有人叹息着附和。

    旁边桌上的一位络腮胡大汉嘿嘿一笑,道:“说起来,那“怡红院”也是活该,惹谁不好,偏偏惹了周良这种杀神,黄鹤楼一战,“红怡仙子”身死,更是暴露出了她与兽人勾结的事实,如今“腾蛇帝宫”介入调查,一夜之间,“怡红院”从中域消失了,不少明处的分舵,被那些复仇的疯子们挑了个干干净净。”

    “可惜了那风华绝代的皮囊……唉,卿本佳人,奈何为贼啊!”有人在暗中叹息,显然十分垂涎惋惜“红怡仙子”的美色。

    周良这才知道,原来“腾蛇帝宫”已经开始对付“怡红院”。

    看来黄鹤楼一战之后,自己身上的恶名还是清洗干净了。

    这个世界,果然一切以实力说话,就算是是清白如玉,没有实力依旧是难以自保。

    自己孤身约战方圆数百万里的中域修真势力,看似危险,但这冒险还是值得的,至少从今以后,中域再要有人想要动自己,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他自己的分量了。

    就听又有人道:“黄鹤楼一战,周良当真是打下了无双的威势,如今整个中域,年青一代,隐隐之间,似乎已经默认其为第一高手了!”

    就在这时——

    “第一高手?他也配。”

    一个刺耳的声音,盖过了酒楼大堂之中嘈杂的喧哗和猜拳行令之声,清晰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众人抬头看去。

    却见一行数十个锦衣华服的年轻人,推开人群,大刺刺地走进来。

    刚才说话的,正是为一个身形削瘦、面色苍白略带病色的俊气年轻人,眉宇之间有着难以掩饰的倨傲之色,神色冰冷地看着刚才说话的人,目光如刀,冷笑道:“是你刚才说的,中域年青一代高手,都不是周良的对手?”

    刚才说话的人,是一个身形瘦弱的书生。

    这书生看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的年纪,面如冠玉,五官极为精致,粉雕玉琢,仿佛是从粉堆里滚了一圈爬出来的一般,竟是一个罕见的俊秀少年,手中握着一柄白玉折扇。

    书生闻言站起来,笑嘻嘻地道:“怎么?你不服?黄鹤楼一战,你罗振宇被周良打的像是狗一样,跑到这里来耍威风了?”

    “找死!”这带着病色的年轻人抬手一掌,一个斗大掌印横空而出,激荡风雷。

    他正是“落仙山”的传人之一罗振宇,黄鹤楼一战,当着数千人的面,被周良一剑轰飞,是他平生之大耻,被这书生揭了伤疤,心中暴怒,杀机弥漫,出手就是“落仙大掌印”。

    金色掌印所过之处,桌椅爆裂飞溅。

    沿途数十位正在吃饭的修真者,猝不及防之下,全部被击飞,惨叫连连,残肢断臂横飞。

    酒楼大堂的地面,被掌印劲气余波犁开一道数米深的沟壑,掌印如阎王镰刀,势不可挡,瞬息便到了那粉面书生的身前。

    “哈哈哈,败在周良手中,就拿别人出气,落仙山真的是好大的威风啊!”

    面对这石破天惊的恐怖一掌,粉面书生竟是没有丝毫惊慌之色。

    只见他手腕一抖,啪地一声打开折扇,轻轻一扇,一股柔和如微风一般的气流涌出,在身前形成一道透明的水晶气墙,那恐怖金色大掌印轰击而过,瞬间消失。

    这一幕极为诡异。

    就仿佛那金色的巨大掌印穿过水晶气墙之后,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一般。

    周良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动。

    因为这粉面少年书生,自己居然认识——

    正是在楚河之上,那夜“怡红院”的九天玄女金船上,天厅诸位高手之中,最终得到了进入后厅近距离接触“红怡仙子”的人,甚至在第二日早晨,特意跑到天厅之中,问了周良一句“你是不是男人”。

    这粉面书生极为神秘,实力不俗。

    周良之前以为,他应该是和“白剑郎君”、“黑枪浪子”等人一个境界,没想到今日对战罗振宇,居然是丝毫不落下风,倒是让人吃了一惊。

    不过周良此时,已经进入了“一眼万年”之境,第六感极为敏锐,已经看出,这粉面书生是一名绝色少女女扮男装,只是那一道水晶气墙,一闪即逝,周良居然看不透这到底是什么神通。

    就在这时——

    轰!

    距离“食神阁”百米之外,另一座酒楼轰隆一声爆裂,一个巨大的黄金掌印直接轰飞了酒楼的楼顶,烟尘飞溅,土石弥漫。

    ““落仙大掌印”?居然对我等出手,“落仙山”这是要向我“战狂宗”宣战吗?”

    一声怒喝,从那坍塌的酒楼之中传出来。

    数道强横无匹的气息爆,极为惊人,居然都不比罗振宇低。

    “臭小子,你找死,居然敢阴我?”罗振宇呆了呆,顿时明白怎么回事,又急又气地暴怒。

    周良也吃了一惊。

    原来刚才罗振宇的那一记“落仙大掌印”,竟然是被这粉面少女施展的水晶气墙,给传送转移到了百米之外,轰击在了那座酒楼之上……

    这等神通,真是前所未闻……

    粉面书生哈哈大笑,身形一闪,来到了周良坐着的方桌跟前,笑嘻嘻地道:“罗振宇,你不是要找周良吗?他就在这里,我帮你找到了,还不赶快谢谢我。”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凝聚在了周良的身上。

    “是他,的确是“阴阳杀神”周良。”

    有人兴奋地大呼,认出来那个和小银猴一起大吃大喝的少年,正是前段时间搅动中域风云的北域天才周良,那一袭青色道袍和俊秀的气质,别人很难模仿。

    整个酒楼之中的气氛,顿时变得炙热了起来。

    许多人哗啦啦都围了过来,想要一睹“阴阳杀神”的风采。

    罗振宇等人一愣,旋即也认出了周良。

    “你居然在这里……”罗振宇看到周良的瞬间,就一阵咬牙切齿。

    他大好威名,却在黄鹤楼一战,因为败在周良的手中而声名扫地,又被冠上了和“怡红院”有勾结的帽子,被“腾蛇帝宫”调查,还被师门尊长痛斥,如今在“落仙山”中的地位也是大跌。

    罗振宇不思自己之过,却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周良所赐,对周良恨之入骨。

    “你慢慢慢打,我先走喽。”粉面书生大笑着,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他是如何离开酒楼,居然没有人能够看得清楚,仿佛融化在了原地。

    声音袅袅,还在酒楼之中回荡。

    周良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