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27章 对决红怡
    “他要杀我,谁来帮帮我……”“红怡仙子”转身奔逃,奔向下方的人群。

    她腰间的伤痕不断有鲜血涌出,白皙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完美精致的脸颊上垂着泪珠,表情柔弱清纯,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动心。

    “住手,不许伤害她。”

    “要杀她,先杀我。”

    数十个人,从人群之中疯狂地冲出来,杀向周良,他们都是神情炙热,一片疯狂之态,不顾生死。

    “这些人被那妖女的媚功给控制了。”

    “红怡仙子”的媚功无法奈何周良,但却可以控制别人来对付周良,就算不能击杀周良,却可以拖延时间。

    周良出剑如电,毫不手软。

    砰砰砰!

    这十几个人全部喷血倒飞了出去。

    周良以剑脊拍飞了他们,算是手下留情了。

    “红怡仙子”身法诡异,犹如鬼魅一般在人群之中闪烁,所过之处,香风袅袅,几乎没有人可以抵挡她的媚功,只要是她一个眼神,就自愿拼死冲出来杀向周良。

    周良身形如电,急追杀。

    只要身前有人,便是一剑拍出去,将其击飞。

    顿时人影横飞,像是沙包一样四处撞出去。

    到了最后,连罗振宇等之前被周良击败的人,也被“红怡仙子”的媚功所操控,犹如看到杀父仇人一般冲着周良杀了过来。

    解决这几人,颇为耗费了周良一些时间。

    到了后来,金色锁链罗网倒扣之下,黄鹤楼周围数千人几乎都被周良以剑背拍飞,倒在地上昏迷过去,失去了神智,自然再也无法被媚功控制。

    “你还有何伎俩?”

    周良一步步逼近。

    “红怡仙子”缓缓后退,面色瞬息万变,也终于露出了畏惧之色。

    她从来都不敢想象,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逼到了这样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次真的是失算了。

    “我们可以和解,周良,你如此天资,堪称是人中之龙,不如我们携手,整个修真界,迟早都是你我手中之物,只要你愿意,奴家愿意暖床叠被,以奴婢的身份伺候你……”

    “红怡仙子”开始服软。

    周良眼中讥诮之色更浓,身上杀机不减分毫。

    “周良,你要放开眼界,这世上,可不止修真界一处天地,和我合作,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红怡仙子”继续努力说服。

    周良心中一动。

    这个女人,似乎知道什么。

    周良自己也是从“万灵战场”的仿仙城市中心,从那金色光源的口中,知道了在修真界之外,还有地仙界的存在,这个位面绝非只有修真界这样一个世界。

    除此之外,周良所遇到过的一切人,似乎都不知道这样的事实,而是已经习惯了以修真界为唯一世界,为位面的中心。

    这妖女是第一个提起这件事情的人。

    难道她知道什么?

    周良的脚步一缓。

    “红怡仙子”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

    就是在周良分神的瞬间,她眉宇之间,突然现出一抹狠戾之色,小巧的掌心摊开,咬碎舌尖一口精血喷在掌心,就见一抹黑色光华一闪,顿时化作一道游丝一般的黑色丝线,箭矢一般地朝着周良的心脏飙射而来。

    “不好……”

    周良神色大变,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

    那黑色丝线的度实在是太快太快,在它出现的瞬间,就已经跨越数十米的距离,来到了周良右胸心脏的位置,出了道宗级别高手的反应度。

    周良那坚若精钢的肉身强度,居然不能阻挡它丝毫,瞬间就被刺破,侵入了体内。

    这黑色丝线极为诡异,恰好从周良胸骨之间穿过。

    这样一来,周良以“造化阴阳神玉”凝练的肋骨和胸骨,也无法抵挡它的入侵。

    “这是……黑色元气……寂灭舰队……”时间仿佛是在瞬间定格。

    周良的脑海之中,闪烁出了那万年之前生在地仙界上的一幕,十三帝子率领寂灭舰队伏击大皇子一战,这种黑色丝线功法出现过,乃是一种极为精纯的魔性元气精华,当时一战,十三帝子麾下寂灭舰队的高手用过这种杀招,击杀了不少大皇子的属下。

    周良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那遥远的地仙界上东方仙庭的功法,为什么会出现在修真界,难道这“红怡仙子”,真正的身份,居然是地仙界之人?而且还是自己的大仇人十三帝子的麾下?

    一瞬间,有些谜团突然变得清晰。

    曾经在金船爆碎之后追杀济癫,以及之前“黑枪浪子”苟咬金爆之后使用的黑色雾气,乃是融合了部分这种黑色元气的魔气,怪不得当初周良就觉得有些眼熟。

    在电光石火的瞬间,那黑色丝线就已经刺穿了周良的心脏。

    道王境界的心脏就算是破碎,也不是致命之伤,但是这黑色丝线有一种极为恐怖的腐蚀之力,竟然在刺破周良心脏的瞬间,就开始朝着四面腐蚀,不仅仅是腐蚀筋骨血肉,连神魂都可以腐蚀。

    周良大惊之下,运转《圣》镇压伤势,谁知道效果甚微,可怕的腐蚀之力以心脏为中心,迅地弥漫了开来。

    前所未有的虚弱,笼罩了周良。

    对面。

    “红怡仙子”脸上也未见得意之色。

    这一抹黑色“寂灭之力”,乃是她最后的底牌,一经消耗,不可能再有。

    眼前这个少年,实在是她生平所遇到的最可怕的对手,她从未在一个男人的手中吃过这样的大亏,不论是武力还是智力,都落在了下风,今天要不是没有办法,她实在是不想通过这种方法袭杀周良,只有正面击倒这个少年,才能消弭她道心上的缺憾。

    可惜,若不是这少年一意与自己为敌,这样的一个天才,真的陨落了还真的有点儿令人惋惜呢!

    “红怡仙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周良一脸不甘的神色,缓缓地倒了下去,跌落虚空。

    陨落了。

    这个梦魇一般的少年,终于陨落了。

    “寂灭之力,乃是真正的灭绝之力,就算是道尊道圣,都难以抵挡,可惜了!”

    “红怡仙子”叹息了一声,也不怕再出意外。

    她整个人终于轻松了下来。

    “这也算是今日最好的结局了,击杀了周良,接下来的计划,完全可以施展开来,至于这些人……”“红怡仙子”的目光,落在下面之前被周良以剑背拍的昏死过去的数千个修真者,白皙如玉的精致面容上,闪过一丝狠辣拒绝之色,混沌氤氲重新化作了双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杀了他们,然后再嫁祸到我的身上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红怡仙子”一呆,瞬间亡魂大冒,心底里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觉得心头一凉,低头看时,一截滴血的泥垢剑尖,已经从胸口冒了出来。

    她一脸惊恐缓缓地扭头。

    “你……你居然……没死?这……怎么可能?”巨大的震惊,让这个美丽无暇的尤物,脸上表情看起来有些狰狞。

    对面。

    周良毫无伤地凝滞虚空,缓缓地抽回了桃木剑。

    啪嗒!

    一滴滴殷红血迹坠落地面。

    “红怡仙子”手捂住胸口,鲜血像是喷泉一般止不住地涌出,四道可怕的破坏之力在她体内肆虐破坏蔓延,她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那足以瞬间灭杀一名道圣巅峰级别高手的“寂灭之力”,居然没有能够杀死周良。

    周良没有说话。

    他有些心痛地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个陶瓷人偶,已经破碎成为碎渣,最终在周良的手中化为一团粉末。

    这个“代死玩偶”乃是周良当初击杀了“通天剑派”传人王朔的时候,得到的一个宝贝,当时被王朔用过了一次,人偶已经破碎,其上的天道之力只存下来一点点。

    周良得到那些碎片之后,重新将它们粘合在一起,成为了新的神偶,又在阴阳老人的指导之下,以秘法用自身精血温润神偶,逐渐恢复了它的一些能力,可以替死半次。

    这神偶妙用无穷,可以替主人死一次的逆天功能,等于是让周良又有了一条命,是无价之宝,周良原不想这么轻易就用了它。

    谁想刚才却被“红怡仙子”设计以“寂灭之力”击碎心脏,“代死玩偶”主动挥功效,代替周良死了半次,最终彻底化作了粉末,再也没有了修复的可能。

    由于是不完全的“代死玩偶”,所以功能有限,此时的周良,并未完全恢复,体内依旧残存着那可怕的寂灭之力,伤势不轻。

    “红怡仙子”这妖女真的是狡猾无比,今日周良一番设计,原本占据了优势,想不到最终还是差点儿阴沟里翻船。

    若不是她太过于迷信“寂灭之力”的威力,也不至于太过放松,被周良一击得手。

    “你……你……”“红怡仙子”抬手指着周良,脸上依旧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

    春夏秋冬四剑之天道在她体内疯狂地暴虐开来,让她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喷血,剑之天道乃是剑之极致,不仅伤及肉身,亦可重创神魂,药石罔效,这种伤势,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轰!

    天空突然一阵嗡嗡爆响。

    周良霍然一惊,抬头看去。

    只见一股赤黑色的妖云激荡,正在疯狂地击打自己布下的道纹锁链阵法,只是数击之下,漫天的金色锁链罗网就彻底崩溃,化作一个个不完整的破碎特殊,溃散开来……

    “啊……”

    一个痛苦而又愤怒的恐怖咆哮遮天蔽日地激荡而来。

    赤黑色浓郁妖雾仿佛是倒悬在天空之中的暴风汪洋一般,不可遏止地倾泻了下来,其中一股犹如手掌一般,将虚空之中缓缓坠落的“红怡仙子”接住,包裹在其中。

    “不,我不许你死!”一个尖锐的嘶吼从黑色妖雾中传出。

    隐约可见,一个瘦削的人形身影出现,在黑色妖雾之中,状若疯狂地紧紧地抱住了浑身浴血的“红怡仙子”,一只手搭在她的背后,显然是想要驱逐“红怡仙子”之中的剑之天道。

    “没用的,剑之天道入体,爆开来,就算你是仙人,也别想让这妖女重生!”周良大喝。

    妖雾之中,那瘦削的人形身影,霍然回头,模糊不清的面部,一双瞳孔犹如一对血池一般,猩红可怖,没有瞳仁和眼球,刺目的红光爆射,盯住了周良。

    霎时间,一股远古洪荒毁灭世界一般的杀意,将周良笼罩。

    天地之间回荡其一道分恨欲狂的暴怒嘶吼之声,蕴含着一种撕心裂肺刻骨铭心的仇恨,犹如飓风一般在虚空之中激荡出来。

    那血目人形身影朝着周良冲了过来。

    漫天的赤黑色妖雾也犹如翻滚的岩浆一般,四面八方朝着周良携裹而来,要将他彻底淹没一般,可怕的消融摧毁之力,使得周围的空间都变得如同粘稠的沼泽。

    这是绝对越道宗的力量。

    太过于恐怖。

    周良毫不怀疑,如果真的被这黑色妖雾包裹的话,那自己瞬间就会被融化成为一滩血水,只能剩下那四十根被“造化阴阳神玉”和“造化紫薇神玉”融合改造的白骨。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握住墨石刀,镜像丹田和镜像之中的炎阳真气疯狂地注入其中。

    嗡嗡嗡!

    破碎的墨石刀以肉眼难辨的频率震荡起来。

    刀身原本模糊不清的血色符号闪亮,脱体飞舞。

    一股难以形容的沧桑荒凉暴虐之意从破碎的刀身之中弥漫开来,金黄色的火焰在刀刃上迸出来,组成刀身的每一个碎片都开始膨胀,转眼之间,整个墨石刀膨胀扩大了三四倍不止,幻化成为了一柄完美无缺、沧桑古意盎然的巨型战刀。

    刀身上一个个红色原始符号,殷红如流淌的血液一般。

    至尊禁忌之力,再度出现。

    周良挥刀。

    数百丈的刀芒在虚空之中一划而过。

    那赤黑色的妖雾在这刀芒之前,犹如利刃切过豆腐一般,整齐地一分为二,成为了两片,且以断裂缝隙处为中心,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暗淡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