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24章 反思
    不过下一瞬间,他低头看向周良,两道金色神芒从他双瞳之中爆射出来,犹如仙剑一般,充满高高在上的轻蔑和不屑之意,无比威严傲慢地道:“不过是北域蛮民而已,你若是立刻自尽,我可让你痛快一死,且不追究你的师门亲友。天籁『小说WwW.『⒉”

    “追究你大伯,哪里来的大尾巴鹰。”

    周良大笑,突然冲天而起,一剑斩出,直接杀向浑身笼罩着金芒的罗振宇。

    “不知死活。”罗振宇怒笑,居高临下,一掌挥出。

    掌印犹如天罚,如黄金铸就,纹络清晰,每一个关节毛孔都犹如实物一般,风雷激荡,天地变色,犹如天裂。

    “落仙大掌印”!

    号称连仙人都可以击落的神通功法,一出手果然是不凡,虚空之中,隐约有仙人征伐的圣歌激荡,又有仙人陨落之时的哀嚎怒吼,动摇人的心魄。

    这是真正的神通功法,传承悠久,底蕴恐怖。

    周良去势不变,左手在虚空之中一探,破碎墨石刀出现在手中,呈现右手剑,左手刀之势,刀剑在身前各划出半圆,刀剑合璧,一个浑然天成的金银二色圆圈出现,犹如两道神龙纠缠蜿蜒一般。

    “破!”

    周良大喝一声,阴阳齐出。

    轰!

    “落仙大掌印”瞬间被再度一剖为二。

    周良身形如电,在破碎掌印的裂缝之中飙射而出,刀芒剑气,直指落罗振宇。

    “滚回去。”罗振宇一惊之后,双掌连连击出,顿时天空之中风雷大作,漫天金色掌印,仿佛是九天银河群星陨落一般,拉着长长的璀璨曳尾,无止尽地轰击下来。

    场面恐怖,仙人不甘的哀嚎咆哮之声不绝于耳,宛如大帝末日一般。

    “落仙大掌印”的可怕之处,尽显无疑。

    黄鹤楼四方,人人皆尽变色,实力不济的修真者被吓的瘫软在地,连步子都迈不开。

    就连“红怡仙子”也不由得暗中凛然。

    “落仙山”果然是中域排的上号的级势力之一,绝非在各国称霸的小门小派可比,而罗振宇也果然是“落仙山”最为优秀的传人之一,实力之强,骇人听闻,“白剑郎君”、“黑枪浪子”等人和这等天才比起来,还差的很远很远。

    但是下一瞬间,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因为战局在瞬间翻转。

    天空之中的周良,如闪电一般疾进,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眼看就要被那漫天的“落仙大掌印”轰成为碎渣,却在这个时候,漫刀刃芒和剑光冲天而起,瞬息之间,竟然将那漫天的掌印,全部都绞碎成为了碎片。

    金色的掌印残指碎片残破地飞舞。

    周良的刀芒剑锋,已经到了罗振宇的身前。

    身影交错,一闪即逝。

    周良凝滞虚空,收起刀剑。

    “好快……你……这是什么功法?”罗振宇身形周围笼罩着的金芒,逐渐散去,露出削瘦的身形,淡金色道袍,一张惨白的秀气面孔,薄嘴唇,斜长眼睛,阔鼻,口鼻溢血,死死地盯住周良。

    “自创,彩虹七式!”周良面色平静,毫无损。

    “自创?噗……”罗振宇难以置信,气的口喷鲜血,从虚空之中跌落。

    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在了脸上。

    “这种货色,就是你所谓的依仗吗?”周良扬刀,刀锋指向剩下其他六个人。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怜悯地看着“红怡仙子”,摇摇头,道:“想靠他们可不行,让他们一起来吧!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谁是棋子谁是布局者,让你看看,暴力,到底能不能破局。”

    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胸有成竹的“红怡仙子”,心中突然莫名地升起一丝恐惧。

    看着远处那少年义气飞扬的脸,那种恣意情况的神态,有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神采。

    她第一次觉得有一种男人,或许将是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预测的。

    “也许不该和他为敌?”这个念头在“红怡仙子”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被她驱赶出去。

    那个期待了许久的计划,已经展开,无法逆转,而眼前这个少年,无疑是最佳的开局契入点,何况自己今夜还有后手,绝对万无一失,任他实力滔天,绝对不可能翻盘。

    “同时挑战我们?小家伙,你有点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一个浑身缭绕着紫色光焰的身影轻声道:“对付你,并不用我们联手,击败一个不成器的罗振宇,真的以为你就可以翻天了吗?”

    “夜郎自大,坐井观天,搅动一点儿小风云,就膨胀的厉害。”另一个浑身青色气旋环绕,犹如一片片密密麻麻的细碎风刀护体的身影,呵呵轻笑。

    “今夜本尊就拿下你,日后让你的师长来我“齐天圣教”来领人吧!”另一人大刺刺地道。

    五人都是一方大教的传人,成名已久,威震一方。

    他们和“白剑郎君”、“黑枪浪子”只在几大国之间有一定名气不同,他们在整个中域,都是极为显赫的新生代高手,背景深厚,身后有级势力撑腰,都是人中之龙。

    而像是他们这样的人,也都爱惜羽毛,绝对不屑于一起联手对付一个前所未闻的少年人,不过却也都气势咄咄逼人,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周良,话语之间,不将周良放在眼里。

    击败罗振宇,这样的功法,似乎并不放在他们的眼里。

    “难道你们这些所谓的级势力的传人,除了站在哪里,秀那莫名其妙的可怜优越感,就不会别的了吗?”周良表现的更加嚣张,桃木剑一指,对准了这五人,道:“你们五个一起出手吧!我一剑碾压你们。”

    “不知死活的东西。”浑身笼罩着紫色光焰的身影暴怒。

    “拿着一柄泥垢斑斑的破剑,居然也敢在我等面前耀武扬威,果然是来自小地方的可怜虫,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青色气旋风刀密布全身的高手有一种皇帝被乞丐挑衅的啼笑皆非的感觉。

    “周良,你可知这五位是什么人?在他们面前放肆,你还没有资格。”“红怡仙子”面带笑意地道。

    对于这种局面,她当然乐意见到。

    今天引出这几位,花费了她不少心思,还未出言挑唆,周良的嚣张疯狂,就已经触怒了这几位中域级势力的传人,这正中她的下怀。

    “妖女,你不必挑拨,不就是想要让他们对付我吗?就让你称心如意,又能如何?”周良目光锋锐闪电一般。

    他双手握住桃木剑,缓缓地注入玄阴真气。

    原本泥垢斑斑的飞剑,骤然开始蜕变。

    一道道璀璨刺目的白色光华,从那斑驳的泥垢之下爆射出来,沛然莫御的强横气息弥漫开来,剑刃变得晶莹如雪,无暇如玉,剑身嗡嗡嗡震动,仿佛有什么绝世荒妖要从桃木剑之中挣脱出来。

    周良的手中,仿佛是握住了仙人的法器一般。

    天空之中,有一团团肉眼可见的气流旋转,以周良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云气漩涡,如同一片倒挂在天上的海洋,云气如波澜怒聚,目光所及一切都开始扭曲,光线的错乱让视线无法捕捉实物。

    真正的高手都能够感觉到,在这一瞬间,连周围的天道,似乎都开始扭曲变化了。

    “红怡仙子”面色大变,女人的第六感,让她选择了稍微往远处挪了挪。

    周良深呼吸一口气,体内的玄阴真气仿若是绝提之水一般,不可遏止地倾泻进入剑身,电光石火的瞬间,经脉通道之中的道家真气,就快要被桃木剑吸取一空。

    “想要阻我,先接我一剑?”

    周良往前一步踏出,一剑斩下。

    桃木剑划空而过。

    剑式如电。

    几乎是在同时,砰砰砰一连串的闷响声之中,红光飞迸,血雾溅射。

    最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生了。

    对面那五大高手浑身缭绕的强横道家真气护体光焰,仿若骄阳一般的万丈光芒,在这一瞬间,犹如不堪一击的气泡一般被击碎,同一时间冰消瓦解,露出了五张带着相同惊骇欲绝的神情的年轻脸庞,五道血箭从口中喷出来,身形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从高空跌落……

    这一幅画面,震撼了所有人。

    所有人的脑海都是一片空白,在他们的感知之中,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也失去了声音,现实和想象的剧烈反差,让他们一时之间,失去了思维的能力,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那五个像是破碎布偶一般跌落云端的身影,真的是那五大教的传人吗?

    他们不应该是所向无敌、如战神一般不可挑衅的存在吗?

    他们不应该是随便挑选出其中一个人,都可以轻描淡写之间横扫周良这个杀人狂魔的救星吗?

    他们代表着中域真正的级势力的新生代的修真冯大刚,面对着北域这种五域最末的一域的年轻一代,不应该是可以轻松碾压吗?

    可是为什么,他们居然输了?

    被一剑击败?!

    修真界五域,以中域为尊。

    中域,最是磅礴和浩瀚,所谓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造化种天道之灵,数千万年以来,整个修真界的人族,以中域出现的级高手最多,也以中域人族的实力最强。

    这种强大不仅仅体现在整体战力,更体现在高端战力和年青一代杰出天才的出现上。

    所以中域,才被冠以仙洲之名,是为中域。

    而今日出现的这六人,所出的门派,都是中域千千万万的修真门派之中,不论是底蕴、历史还是如今的实力,都可以轻松排进前五十的级势力,他们身为这些势力的传人之一,也是这个时代人族新生代天才之中的佼佼者。

    但是,就是这样几个天才,却败了。

    如果说一开始来自于“落仙山”的传人罗振宇的战败,让所有人都对周良的实力感到震撼和吃惊的话,那么此刻其他五大传人在周良的一剑之下齐齐吐血坠落,则让黄鹤楼周围的每个人都在大脑极度空白乏力之余,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巨大羞耻和无奈。

    这几个被认为是克制这个来自于北域的杀人魔王的救星,却成为了**裸的耻辱。

    五人站在一起,居然都不能接下周良一剑。

    除了耻辱这个词之外,似乎已经没有其他语言可以形容这一幕了。

    这一刻,简直就是中域修真的灾难日。

    一直到那五个前一刻还犹如仙人一般强大的身影,坠落在地面,溅起尘土,出痛呼,巨大的轰鸣之声,才让所有陷入呆滞的人,都缓缓地明白过来,到底在刚才的那一刻,生了什么事情。

    一切,终于可以确认。

    败了!

    真的败了!

    再抬头看向天空之中那个握剑横刀的青衣身影的时候,所有的目光之中,除了畏惧还是畏惧,再也没有其他感**彩可以表达这些中域修真者们的感受。

    天地寂静。

    夜风骤然变得无比寒冷,犹如钢针一般刺痛。

    “那个家伙,难道他真的是仙吗?”

    一个念头,不约而同地在无数人的脑海之中跳出来。

    之前那些上台挑战周良的人,不管是死亡者的家属,还是一些试图通过这一战博得名气的人,此刻已经呆滞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一种自灵魂深处的庆幸侥幸感觉,难以遏制地升腾,占据了他们的全身。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真的是和这样一个存在交手过。

    而且居然还活着从黄鹤楼上下来了?

    现在看来,如果周良真的想要杀自己的话,那简直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和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自己等人之所以能活,唯一的解释就在于,周良根本就不想杀人而已。

    那些心中充满了仇恨的身穿孝服的修真者们,心中一片绝望……

    仇人的实力如此之高,简直出了他们想象的最极限,而且又是如此年轻,风华绝代,这辈子找他报仇似乎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同时他们又有些迷惑。

    以周良如此恐怖的实力,为什么会滥杀无辜,一切真的如同“怡红院”的人所说,是为了杀人灭口?

    刚刚苏醒过来的罗振宇,睁眼看到这一幕,原本想要骂的话,瞬间吞回到了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