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23章 红怡现身
    塔巅周围的黑色雾气力量,犹如滚汤泼雪一般消失一空,而“黑枪浪子”苟咬金赖以成名的黑色长枪,也被拳劲震碎,化作了细碎的粉末飘散在空中。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依旧保持着出拳的动作。

    他的右拳,最终只挥出了一半。

    右臂还未完全伸展开来。

    如他一开始所说,的确是只用了半招,就摧枯拉朽地击败了“黑枪浪子”。

    没有人怀疑,如果周良这一拳彻底击出,那“黑枪浪子”苟咬金会不会也如同他的黑色神枪一半,早就化作齑粉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苟咬金面如死灰。

    他想到了什么,惊骇欲绝,第一时间转身就要逃。

    “现在想走?迟了!”

    周良身形一闪,瞬息拦截,后先至,一掌拍出,苟咬金伸手一挡,可怕的劲气犹如长河大浪一半涌入他的身体,骨骼噼里啪啦爆碎,顿时瘫软在塔巅,鲜血横流。

    一片惊呼声之中,周良凌空而落,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目光寒冷如刀,杀机迸射地道:“说,给你那黑色雾气魔气的人,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苟咬金口喷鲜血,目光阴狠地盯着周良。

    咔嚓!

    周良力,一脚踩断了他十几根肋骨,语气森然冷酷无情地道:“最后问你一次,不说,死。”

    “嗬嗬,你自身难保……你实力的确很强,可还远远不够……”苟咬金口中不断喷出血沫子,阴森地惨笑。

    “那你就死吧!”周良杀机大动,一脚踩下。

    就在这时——

    “够了,周良,你还想杀多少我中域的修真者?”

    清冷的女音传来,一道混沌之气如剑一般从背后袭杀而至。

    “哈哈,妖女,你终于出现了。”赤红色的桃木剑瞬间出现在周良的手中,他哈哈大笑,反手一剑,在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之中,剑花四射,劈散了那混沌之气。

    对面。

    红怡凝聚,香风袅袅。

    皎皎月光之下,一个犹如仙子一般的窈窕身影悄然屹立在虚空之中,她身形段美,红唇娇艳,星眸如光,肌肤如羊脂白玉一般,体态诱惑无暇,增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钟天地之神秀,集日月之净化,美艳无双,绝代风华,瞬间夺尽了漫天月亮的光华。

    “红怡仙子”。

    周良所等的人,终于出现了。

    “周良,快停手吧!你已经造下了无边杀孽,双手沾满了同族的鲜血,罪恶累累,难道还要杀人吗?午夜梦回,你可曾心悸难安?奴家劝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还这么年轻,有如此有才华,只要你今夜真心悔过,我可设法保你一命!”

    “红怡仙子”面色慈悲,犹如一尊玉菩萨一般,苦心劝说。

    这一番话,博得了无数人的好感。

    在黄鹤楼之下,无数人都大声地高喊着“红怡仙子”的名字,这一刻的她,简直就是完美、纯洁和善良的化身,在很多人的心中,这个女人就是世界上最无暇最纯净的存在。

    但周良却哈哈大笑。

    “哈哈哈,这可真是猴哭耗子假慈悲,妖女,真相到底如何,你心中最清楚,那些蠢货被你所惑,不分黑白,周良手中的飞剑,却从来不会怜香惜玉。”周良哈哈大笑,眼眸之中杀机迸射。

    “红怡仙子”微微一笑:“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执迷不悟,真是可惜了你一身惊世资质和才华,如果你真的恨我入骨,那不如与我一战,先放了苟少侠如何?”

    “还想要假仁假义收买人心吗?我自从修真小成,纵横北域,还从未如此想杀一个女人,妖女,你就算是可以蛊惑得了天下,却难逃一剑追魂。”周良根本不为所动。

    “若是杀红怡一人,可以换回那些死在你手中的冤魂,红怡愿意一死。”“红怡仙子”面色慈悲地道。

    周良虽然神色平静,目光却如闪电一般炽烈,“杀了你一人,的确是可让那些冤魂安息,你让我放了你这条狗?也好,放了他又如何?他自甘堕落,滥用魔气,早就化作了半妖,这等虚伪卑劣之辈,杀了他,脏了我的剑。”

    话音未落。

    周良抬脚,直接将苟咬金从二十一层黄鹤楼之巅踢了下去,朝着下方的人群之中坠落。

    “你好狠的心。”“红怡仙子”脸色一变,化作一缕月光,要去接住苟咬金。

    “哈哈,怎么?怕别人从他身上,看出什么吗?”周良哈哈大笑,出手拦截,剑式如虹,杀机森然,于半空之中,阻拦了“红怡仙子”。

    “还不救人。”“红怡仙子”双手各握住一道混沌氤氲,犹如道器一般,滴水不漏,封住了周良的剑式,却也被纠缠住分不开身,同时向天空之中清喝。

    虚空之中几道虚影闪烁,朝着下坠的苟咬金抓去。

    “哈哈,妖女,你有帮手,难道我就没有帮手吗?”周良哈哈大笑,吹了一声口哨,“小懒猴,出来吧!看你的了!”

    “猴!”

    一声奇异的猴鸣之声。

    接着就看天空之中,一道快到了极限的银光一闪。

    那几个试图抓住下坠的苟咬金的身影,被这道闪电般的银光撞得痛呼倒飞出去,苟咬金重伤的身躯,最终还是掉在了地面,被下方的人群借助。

    “红怡仙子”面色一变。

    “怎么,妖女你怕了?”周良冷笑,他感知何等敏锐,一柄桃木剑如疾风骤雨一般,将她压制的无法脱身。

    “红怡仙子”咯咯咯娇笑,不再大声,而是以传音入密之术,暗中挑衅道:“周良,任你实力通天,也只是我手中的棋子而已。”

    “这么说来,那些人是你杀的吧?”周良剑式不停,同样传音。

    “咯咯咯,你是聪明人,可惜注定是失败者,注定也只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红怡仙子”传音入密回答。

    她将混沌气息化作双剑,身形优美,犹如舞蹈一般,在月色夜空之中犹如美丽精灵。

    就连周良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单单从外表气质上来说,这个女人真的是一个天生尤物,具有一种魅惑人心的能力。

    她的实力也很强,一双混沌之形化剑,居然抵挡住了周良的剑式。

    “棋子?你可别忘了,过了河的卒子,亦可翻天,妖女,你纵然蛊惑了众生,那又如何?我今日斩了你,就算是棋局犹在,也与你无关了。”周良哈哈大笑。

    他手中的剑式更急,犹如疾风骤雨,剑法之精妙,无与伦比。

    “阴阳镜像体”对于世间一切剑法都可以看透,虽然交手只是一盏茶时间,但周良早就捕捉到了“红怡仙子”剑法之中的破绽奥义,桃木剑如水银泻地,寻隙而入。

    “红怡仙子”顿时陷入被动。

    她一双妙目也露出了震惊之色,显然周良的强横和天赋,让她难以置信。

    红怡仙子惊骇。

    自己所施展的剑诀,乃是传自于那个人,并非是修真界之中的剑术,强横精妙更是难以言喻,谁知道仅仅是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周良居然就似乎是寻找到了这剑术的破绽,自己逐渐有抵挡不住的趋势。

    隐约之中,有一种感觉,仿佛任何剑法都无法克制眼前这个青衣少年。

    那那如同路边乞丐所用法器一般的桃木剑,如同活着的毒蛇一般,每一击都让她感受到了严重的死亡威胁。

    “想要过河?只怕你这个小卒子没有那个机会了,纵然你实力通天又能如何?咯咯咯,不成仙,终为蝼蚁,想要以暴力破局,无数蠢货都这么想,可惜他们最后都沦为枯骨!”“红怡仙子”咯咯娇笑,抽身而退。

    “那就看看谁才是蠢货。”周良冷笑。

    他的剑式更加急骤疯狂,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携裹而去,如影随形,丝毫不给“红怡仙子”喘息之机,桃木剑仿若跗骨之蛆,剑剑不离对手的眉心要害。

    “红怡仙子”浑身氤氲混沌之光闪烁,逐渐竟有不支之态。

    她剑式一变,化作流光要离开战圈。

    “想走,迟了?”周良今夜孤身犯险,就是为了引出“怡红院”的人,又怎么会容她逃脱,如影随形,剑光仿佛是漫天的群星坠落,将“红怡仙子”覆盖在了其中。

    “好剑法。”“红怡仙子”由衷赞叹,风华绝代的脸上不带丝毫的惊慌,轻轻地对远处招了招手。

    周良脸色一变。

    因为一道极为可怖的气息,骤然难,从自己的身后无声无息地袭杀而至。

    他舍弃了“红怡仙子”,旋身回剑,一大片冰墙凝结在身前。

    轰!

    一个金色巨掌犹如仙人之手一般,轰碎了冰墙,携着无匹的气势,朝着周良捏了过来,像是要捏死蚂蚁一般,嚣张至极。

    “那是……是“落仙山”的镇教神通“仙人手印”……”

    “天啊!“落仙山”的传人出手了吗?”

    “太好了,这下子杀人狂魔必死无疑!”

    “哈哈,真正的高手出现了,“落仙山”乃是中域可以排进前二十的级势力,是真正在中域具有话语权的门派,不可小觑!”

    ““落仙大手印”号称连仙人都可以击落,神妙无穷,可是排名“中域奇功武典榜”的功法,那狂魔如何能挡?”

    那嚣张至极的金手印一出现,顿时引得周围无数人纷纷惊呼。

    黄鹤楼周围聚集了无数的修真者散修,其中不乏一些虽然实力一般,但是见识绝对广博的人士,一眼认出,那袭向周良的巨大金色手印,乃是一门极为可怕的神通。

    周良横剑当胸,右手握剑柄,左手按住剑刃,缓缓推出。

    嗤!

    轻响声之中,桃木剑将那金色掌印从正中间斩开,一分为二,剖成了两片。

    就像是一剑斩开了一片脆弱不堪的幻影一般。

    成为两片的掌印,颜色顿时黯淡下来,擦着周良的身体轰鸣而过,又正好擦着黄鹤楼轰过,震天巨响声之中,黄鹤楼后侧数百米之内的建筑物瞬间被残碎的掌印轰成了飞灰,烟尘冲天,地面上出现了两个清晰的巨大凹陷,呈现出掌印之状。

    “啊……”

    “不……”

    一些刚才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的人,猝不及防,瞬间被碾压成为血泥。

    与此同时,黄鹤楼上空,突然涌现出了五六道极为强横的气息。

    这些恐怖的道家真气波动犹如有形之物一般澎湃扩散开来,肉眼清晰可见,空气之中出现了透明的涟漪,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暗,仿佛是有一片可怕的古山峦覆压在了虚空之中一般。

    六个犹如仙人一般的身影,出现在天空。

    这可怕的气息,正是从他们的身上散出来。

    刺目的光焰在他们的周身闪烁缭绕,让人看不清楚他们的面目,氤氲遮盖之下的身影魁梧伟岸,对于普通修真者来说,心底里不可遏止地产生了一种不可逼视的错觉,仿佛连抬头看一眼的勇气,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就像是臣子在战战兢兢地面对高高在上的君王一般。

    “多谢诸位援手,这杀人狂魔的确是实力不俗,奴家差点儿受伤了。”“红怡仙子”娇滴滴地笑着,来到了那六个身影的身边,并肩而立。

    “仙子太过善良,心有不忍,所以才会被他占了先机,若是全力出手,他不是你的对手。”六个人影之中,一位浑身笼罩着金芒的身影笑着道,声音清脆,听起来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这人浑身笼罩着的气息,和之前“落仙大手印”的气息相似,显然刚才正是他出手,袭击周良。

    “罗道兄见笑了。”“红怡仙子”行礼,道:“刚才若不是罗道兄施展神技,红怡还真的应付不下来了,这杀人狂魔不简单,罗道兄要小心。”

    “呵呵,跳梁小丑一个而已,也敢逞凶,真的以为我中域无人了吗?”罗振宇微微一笑,语气温柔。

    不过下一瞬间,他低头看向周良,两道金色神芒从他双瞳之中爆射出来,犹如仙剑一般,充满高高在上的轻蔑和不屑之意,无比威严傲慢地道:“不过是北域蛮民而已,你若是立刻自尽,我可让你痛快一死,且不追究你的师门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