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22章 苟咬金
    有人大喊,化作流光冲向周良,浑身闪烁着刺目的道家真气光焰,犹如一轮小太阳一般,犹如疯狂一般冲过来就要抱住周良,竟是要以自身的本命本源之力自爆,想要和周良同归于尽。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看也不看,反手一拳轰出。

    鸿蒙紫气拳焰呼啸,犹如神龙破空。

    这人还未踏足塔巅,就被这一拳轰的大口喷血,像是破沙包一样倒飞了出去,噗通一声坠落在地面,运集要自爆的道家真气,重新被打散,没有完成自爆,捡了一条命。

    “恶魔,不要你不杀我们,我们就心存感激,我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终有一日,一定要杀了你,为我父亲报仇!”

    这人挣扎着大喝。

    “蠢货。”周良冷笑,根本不放在眼里。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又有战斗生。

    总计有六十三名高手登临黄鹤楼。

    其中包括之前出大话的钟淼、白无双等人,都连一招都没有接下来,就被周良一剑击飞。

    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远。

    不管是一对一单挑还是数十个人同时围攻,都没有人能够伤及到周良丝毫,上去的都是声名显赫的高手,最终无一例外全部都败下阵来,这些高手之中,不乏道宗境界的高手,可惜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人能够正面接住周良一招。

    看着这一幕幕,无数人都在心底里冒着寒气。

    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周良使用的并非是什么高阶功法,只是普通的简单剑法,但是再普通的招式,到了他的手中,却仿佛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绽放出璀璨不可挡的威力。

    实在是有点儿不可思议。

    这来自于北域的杀人恶魔,实力高深莫测,一番残酷的车轮战下来,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够逼出他的真正实力,那六十多位高手,在这杀人狂魔面前,简直就像是幼童一般,不能造成丝毫的威胁。

    很多人心中都有一种错觉。

    若是抛开之前的残忍血案不谈,此时青黑色夜空月光照耀之下的那个青衣少年,给人一种气度不俗、风姿如玉的凡脱俗美感,尤其是那种身处万敌包围而从容不迫的冷静和潇洒,简直令人折服,犹如一代修真巅峰宗师一般。

    仅仅是这份气度气质,在场之人,无人能比。

    无数人都在惋惜,可惜啊!这样一个人中之龙般令人惊艳的绝世天才,为什么偏偏是一个道德败坏的杀人狂魔呢?

    人群之中,不少情窦初开的女孩子们,在这一刻怦然心动。

    那登临塔巅、遗世独立的英俊身影,那俯瞰仇敌、谈笑之间震慑万人的气概气魄,和她们无数次闺梦之中那个白马王子的形象,是何等的一致啊!

    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种浊世贵公子存在?

    虽然明知道那是一个杀人狂魔,可是却还是无法控制她们内心深处那一种难以而至的悸动,那个青衣如玉的身影,在这一刻深深地镌刻在了无数芳华正茂的少女的心中。

    就在这时——

    “哈哈哈,好一个无敌之姿,好一个剑光翩然,好一个杀人狂魔周良,的确是人中之龙,听闻你一剑击败“白剑郎君”,苟某前来领教!”

    晴朗的大笑声之中,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黄鹤楼塔巅。

    他身形瘦削,一袭黑衣,背负一个黑色的锦绣绸袋,气势凌人,以后如一柄锋芒毕露的黑色长枪一般,无数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旋,在他的周身缭绕旋转,连光线都要扭曲一般。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高手。

    是今晚登临黄鹤楼的所有人之中,实力最为恐怖的一个。

    这黑衣年轻人普一现身,就引起了下面一阵惊呼和欢呼声。

    下面的人群之中,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高呼着他的名字,原本沉默的人群,仿佛是看到了击败周良的希望,重新喧哗沸腾了起来。

    “周兄,我们又见面了。”黑衣年轻人面带笑意。

    这是周良的熟人。

    在楚城那夜,楚河之上的金船之中,这个年轻人是最后得到进入天厅后庭名额的五个人之一,当时他展露过实力,一柄双尖黑色长枪,惊走了许多竞争者,和“白剑郎君”刘一手一黑一白令人印象深刻。

    “你也来找我报仇?”周良面无表情。

    黑衣年轻人微微一笑,道:“非也,苟咬金并未有亲朋好友被你所杀,并无仇怨。”

    “哦,那你是亲眼看到我杀人了?”周良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调侃。

    黑衣年轻人苟咬金摇头道:“也不是,我这些日子行走荒野各国,忙于修炼,也未曾见到你大开杀戒。”

    周良点点头,道:“那你为何现身?”

    苟咬金不紧不慢地从背后解下黑色锦绣绸袋,取出三截法器,很快组装成为一杆两米多长的黑色双头尖枪,握在手中,轻轻一震,双尖颤动,虚空在枪尖两侧形成漩涡,便有一阵龙吟虎啸之声。

    “听闻周兄你一剑击败“白剑郎君”,苟某和他齐名,被武林同道尊称一声“黑枪浪子”,所以今日特来领教一下周兄的剑法。”苟咬金长枪指地,面带微笑地道。

    周良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之色:“你倒是很会挑时间地点。”

    一抹尴尬之色,在苟咬金的脸上一闪而逝。

    如果是真正的修真者高手,绝对不会挑选这样的时机和地点来挑战比试,毕竟周良已经经历了数十场车轮战,他这才施施然现身,分明就是在趁人之危。

    到底怎么想的,只有苟咬金自己才清楚。

    但是周良可以肯定,他绝对不会像是表面上说的那么慷慨正义。

    伪君子一个。

    周良瞬间就对他下了定义。

    “你和“白剑郎君”齐名,明知道我一招击败他,还敢来挑战,应该是有所依仗,不过,我不太喜欢你这张虚伪的面孔,当日击败“白剑郎君”用了一招,而今日要击败你,我只用半招。”

    周良缓缓地收起了飞剑,不屑地道。

    苟咬金的脸上一抹羞怒之色一闪而逝。

    长枪一震,枪尖遥遥指向周良眉心,他冷笑道:“大言不惭,看你如何半招击败我。”

    他的眉宇之间,杀机大动。

    “看枪!”

    一点寒星袭出,随后枪出如龙。

    周良不闪不避。

    他深深地吸入一口气,右拳缓缓提起,拳心朝上,沉肘收臂,缓缓地握拳到了右腰间,一团肉眼可见的紫色气流,犹如旋风一般在他的拳头上凝聚。

    二十个神秘的紫色光团在他身后闪烁,龙吟之声破空而出,一条巨大的紫色天龙虚影,出现在了周良的身后,栩栩如生,仿佛是紫光幻化而成,龙威浩荡,气息恐怖,就仿佛是一条真龙出现在了周良的身后,将他保护在其中一般。

    这种神奇的幻象,令所有人都心神激荡。

    “那是什么功法,好可怕……”

    “神龙护体,难道是仙人功法不成?”

    “他终于要施展什么神通功法了吗?”

    “那二十个紫色光团,似乎是某种至尊道纹图案啊!这种威力实在是太可怕了,难道这杀人魔王,要施展什么至尊战法不成……他居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

    黄鹤楼周围,一片惊呼倒抽冷气的声音。

    塔巅。

    苟咬金的脸色也是瞬间大变。

    居然是如此强大的功法,周良要施展什么?

    如此气势,自己只怕真的很难挡住。

    下一瞬间,他一咬牙,最终下定了某种决心,咬破了舌尖之下的一枚黑丸,顿时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他的全身经脉弥漫开来,渗入四肢百骸,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从他的身体的毛孔之中,不断地溢出。

    “黑魔龙枪杀!”

    苟咬金大喝。

    那刺出去的黑色长枪,突然产生了变化,幻化做了一股黑色雾气之柱,气势暴涨数十倍,其内隐隐有各种嘶吼哀嚎之声传出,摄人心魄。

    “果然有古怪。”

    周良不惊反喜。

    因为自己所等待着的东西,终于现身了。

    弥漫在苟咬金身体周围的黑色雾气,犹如浓墨,充斥着邪魅之气。

    这分明和在林马城之战中,金船爆炸破碎之后追杀济癫的那黑色雾气一模一样,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是真正的高手在近距离以灵识感应的话,就会现,这黑色雾气实际上是一种异化了的魔气。

    幕后黑手,终于现出了一丝端倪。

    这就好了。

    下一瞬间,他蓄势已久的一拳,终于缓缓地压出。

    这一拳缓慢至极,就像是普通人在做一个随意的伸展动作,就算是不动修真的人,也可以清晰地看清楚周良的出拳动作。

    但就是这样缓慢的动作,造成的威势,却是令人窒息。

    一条条的紫色天空幻影,不断地从周良的拳头之上脱胎而出,犹如龙群巡游一般,朝着对面的苟咬金席卷而去。

    轰轰轰!

    紫色龙形拳焰撞击在黑色枪焰之上。

    短暂的气流凝滞之后,可怕的爆炸冲击波在虚空之中一波接着一波爆炸开来,肉眼可见的气流汹涌暴乱,仿佛是暴怒的海洋波澜一般,电光石火之间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开来。

    “不好!”黄鹤楼附近的高手修真者们,第一时间朝后退。

    有些人反应不及,被这劲气余波冲击到,顿时一个个闷哼着倒飞了出去,口喷鲜血。

    那些在青色夜空之中闪烁着的道纹禁制,距离黄鹤楼最近的几层咔嚓咔嚓破碎,透明护罩化作一道道透明碎片飞舞,不断激荡溅射,最终泯灭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中域修真者们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苦心布置下的道纹禁制,居然根本无法抵挡这种层次战斗余波的劲气冲击。

    “不好,黄鹤楼要塌了!”

    有人突然惊叫。

    只见紫色和黑色的劲气不断地撞击,余波的辐射之下,两人脚下的黄鹤楼开始微微颤抖,有金色的瓦片掉落,楼的整体构架颤抖,龙骨出阵阵哀鸣,内柱晃动,显然已经无法再承受这种可怕的力量撞击,仿佛随时都要倒塌了一般。

    黄鹤楼在大楚修真国城内屹立数千年,若是就此毁于一旦,着实有些可惜。

    却在这时——

    “巍巍长城,不动如山……定!”

    周良清喝一声。

    他的脚下,突然飞出一个个金色的文字道纹,犹如神异金蝶一般,化作一道道纹络,以周良为中心蔓延开来,很快就将整个黄鹤楼都包裹在其中,居然瞬间就轻而易举地抵消了那可怕的力量撞击。

    夜色之下,黄鹤楼停止了颤抖,稳如泰山。

    “天啊!这种层次的战斗,他还有余力!”

    “那是什么道纹?怎么从未见过?难道这个杀人狂魔,还是一个天才炼器师不成?”

    四周人群像是炸了锅一样惊呼。

    原本以为“黑枪浪子”苟咬金的突然爆,逼出了这个来自于北域的杀人狂魔的真正实力,谁知道人家根本就和闹着玩一样,激战之中,还能够分出余力来保护脚下的黄鹤楼。

    今夜一战,这个北域剑客,一次次地刷新了他们的心理底限。

    “你……”“黑枪浪子”苟咬金也惊怒地大吼,对手犹有余力,犹如玩耍一般,但是他此时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周良的右拳,才缓缓地挥出不到一半而已。

    ““双杀·暗影魔杀枪”!”苟咬金愤怒地咆哮。

    他一口精血喷在长枪之上,一张原本就黝黑的脸潮红如同流血一般,黑色长枪突然从中间折为两段,另一侧枪尖化作一道黑色雾气支柱轰出,攻击力增加了一倍不止。

    周良摇摇头:“就算是借助兽人的力量,你还是差的太远……滚!”

    他决定不再纠缠,右拳骤然加,挥出到了一半距离。

    轰!

    漫天龙吟之声。

    肉眼可见那两道黑色雾气之柱,在紫色龙炎的撞击之下一寸一寸地湮灭消失,露出了其中的黑色长枪,而那以罕见神料打造的宝器长枪也一点点地裂开化作齑粉消失!

    整个过程说时迟那时快,兔起鹘落之间,胜负已分。

    塔巅周围的黑色雾气力量,犹如滚汤泼雪一般消失一空,而“黑枪浪子”苟咬金赖以成名的黑色长枪,也被拳劲震碎,化作了细碎的粉末飘散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