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19章 腾蛇帝宫
    曾经还只是道师境界的周良,以这气势之招,活生生地压垮了李敏镐,如今周良的实力比之往日不知道强横了多少倍,营造出来的气势,媲美道尊高手,自然可以轻松压制这名被大魔王小银猴折磨的半死的杀手。天籁小说Ww『W.⒉

    杀手只觉得浑身压力消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他从身上,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晶莹玉牌,远远地丢给了周良。

    这是一枚仿若圆月的白色玉牌,浑圆古朴,只有半寸厚,上面刻着一个圆圈,在最中心有一个指尖大小的光点,不断地闪烁出丝丝亮光。

    “玉牌可以感应携带着“红怡精粉”的人的位置,那个圆圈中心代表玉牌持有者的位置,其中的光点朝着哪个方位偏移,便代表着追杀者所在的位置,在哪个方向。这个玉牌,是“怡红院”下来的,很多追杀者的手中都有。”

    杀手活动着身体,缓缓地道。

    面对着周良这种程度的高手,他心中已经惊骇到了极点,尽管恢复了自由,但还是不敢擅自逃离。

    ““怡红院”的人,现在在哪里?”周良将玉牌重新丢回去。

    杀手仔细想了想,道:““怡红院”的行踪飘忽不定,不过她们最近极为活跃,据说已经重建了九天玄女金船,据说五日之后,她们会出现在“大楚修真国”。”

    ““大楚修真国”?”

    周良略微思忖。

    他很快想到济癫留下的地图之中,有关于大楚修真国的介绍,这是一个大国,疆域面积还在林马修真国之上,是中域可以排进前二十的修真国,人才辈出,门派无数,人族修真实力极强。

    周良点点头,“好了,你走吧!回去告诉那些想要找我报仇的人,五日之后,月圆之夜,大楚修真国黄鹤楼,周良恭迎大驾,欢迎他们来报仇。”

    杀手一愣,想不到周良居然敢这么说。

    明知道有那么多的人要找他报仇,居然还敢公开自己的行踪,难道他要在黄鹤楼大开杀戒,血洗四方,以一个人的力量,挑战整个方圆百万里之内的中域修真力量?

    这也未免太疯狂了。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心生寒意。

    杀手虽然摸不准周良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也不敢在说什么,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希望这一辈子再也不想出现在这个来自于北域的魔头的眼前,身形一晃,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远处。

    “嘿,你居然真的放他走?”小银猴斜着眼睛道。

    这银猴恢复了之前懒洋洋的样子,仰面朝天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用翅膀将一团团滚烫的沙粒往自己的身上堆,美其名曰沙浴。

    “为什么不放他走呢?”周良反问。

    小银猴理所当然地道:“你现在可是“屠夫”、“恶魔”、“侩子手”咩,而身为一只所有人口中杀人不眨眼的大魔王,你应该像是传说之中的那样,冷酷无情,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绝不留一个活口才是,这样才符合中域修真者对于你的定义嘛!”

    周良没好气地道:“那身为一个魔王,我是不是应该先宰了你这只对我的行踪了若指掌的灵猴灭口。”

    小银猴嘿哈哈大笑:“猴是你的爪牙嘛!当然例外。”

    周良不再理他。

    ““红怡精粉”到底是什么东西,前辈可知道?”周良试着询问阴阳老人。

    这些天来,周良仔细检查了自己全身上下,都没有现丝毫的端倪,看来“怡红院”在自己的身上,种下的东西并不简单。

    “从未听说。”阴阳老人道。

    周良只能无语。

    从名字上来看,这种东西,应该和“红怡仙子”有关。

    这是个很可怕的女人,不但实力强横,更工于心计,到现在周良也没有弄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不过这一切谜团,对于周良来说并不是什么困惑。

    既然想不清楚,那就去问清楚。

    周良决定要去大楚修真国。

    “前辈,可有什么办法,隔绝这种“红怡精粉”的追踪?”周良试着问道。

    “隔绝自身精气气机,这种阵法我手头倒是有几个,应该可以试试,不过需要你先炼制几件小玩意儿来布阵。”阴阳老人考虑了一下,给出了答案。

    ……

    ……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几天里,一个火热的消息在方圆数百万里之内疯狂地传播着——

    来自于北域的杀人魔王、无情剑客周良,在吐露了数百高手之后,通过一位“杀手神朝”巅峰王级杀手之口,公开向那些受害者的亲朋好友约战,将在“大楚修真国”城中心的黄鹤楼上,月夜之中,一战了断恩仇。

    这位来自于北域的剑客,因为屠杀而名声大震。

    在过去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疯狂地杀戮,从林马修真国秦淮河之畔开始,他月夜拔剑,所过之处,犹如阎王过境,几乎都有不少在各自修真国有着不俗名气的修真高手,成为了他的剑下亡魂。

    因为这样疯狂的杀戮,这个叫做周良的北域剑客,名声大震。

    他的手段之残忍,心思之狠毒,实力之强横,让无数中域的高手震惊和愤怒,就算是一些原本与此事不相干的成名高手和门派,都义愤填膺地加入了追杀的行列。

    从北域而来,却在中域大肆杀戮,这名叫做周良的剑客,如此疯狂的行径,简直就是在挑战整个中域武林道。

    如果不能将此獠击杀,整个中域武林道的面子,将彻底被踩在脚底下。

    虽然都是同族,但也有地域之争。

    尤其是在一些势力背后推波助澜之下,越来越多的人都参与到了对周良的口诛笔伐之中,许多在各大国赫赫有名的高手,都被周良的杀戮激怒,表态将会出手为中域修真讨回面子,还有一些势力和门派,也纷纷派出了高手,四处寻找周良的踪迹。

    对于一些想要成名的中域修真者来说,这是一个机会。

    只要击败周良,他们就可以成为英雄,一夜之间名扬天才。

    “诛杀这种人族败类,我“花岗门”义不容辞,本宗已经派出了最得意的弟子,一定可以诛杀此獠!”

    “我白无双虽然已经归隐山林,但仍然心系这片热土,诛杀恶魔屠夫周良,人人有责,我的“剑三十六式”,一定可以为中域修真赢回尊严。”

    “哈哈哈,山中苦修十年无人知,正是我名扬天下的大好时机,周良的人头,我钟淼取定了!”

    “一个小小的北域剑客,就将中域这么多国闹得鸡飞狗跳,真是让人可怜,中域的高手都去哪里了?”

    每天都有人放出各种各样的话,对于击杀周良充满了信心。

    各种各样的角色扬言,周良将是他们一飞冲天的踏脚石,他们可以踩着周良的尸体,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

    可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周良却在这几天时间里,没有了踪迹。

    几天之前,很多人还可以依靠“怡红院”提供的追踪玉牌,找到周良的行踪,可是这两天以来,追踪玉牌失去了效果,无法再提供丝毫的线索,许多手持着玉牌的人,只能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各城和荒野之中寻找,可是再也找不到周良的踪迹。

    有些人猜测,周良实际上是怕了。

    他可能是见到惹了众怒,故意放出迷雾,扰乱中域修真势力的视线,实际上他已经偷偷逃离了中域。

    “很显然那个来自于北域的卑劣杂碎,见到情势不妙,就躲了起来,他夹着尾巴逃走了,根本不敢去大楚修真国黄鹤楼,除非他是真的疯了!”

    “到处都找不到他的人影,他也没有再出现,说明他已经怕了!”

    “绝对不能让这个屠夫逃离中域,我们不能被他卑劣的诡计给骗了,不能把注意力只放在黄鹤楼之约上!”

    “哼,他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根本不敢出现。”

    “一个跳梁小丑而已,我猜他根本不敢再现身了,他已经逃了……”

    一些自命不凡的人做出预言。

    但很快这些人的脸就被狠狠地打肿。

    因为又有新的血案生了。

    南斗修真国“地杀宗”一门上下数百人,一夜之间被人屠杀殆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连门派之中的鸡犬牲畜,都被剑剑诛绝,杀人者是一位剑术高手,且在“地杀宗”的总堂大厅影壁之上,留下血书——

    “杀人者,北域周良。”

    几乎是在第二日一早,又一则血案震撼了所有人。

    南斗修真国传承了近千年的修真世家南宫世家被血洗,包括南宫世家家主南宫亮在内,丫鬟仆人弟子共计上下六百三十余口五一侥幸,所有人都是被一剑夺命,凶手显然是一位剑术卓绝的高手,而在南宫世家祠堂的功德牌坊玉玉符龙柱上,留下血书——

    “杀人者,北域周良。”

    接着从南斗修真国一路往南,在前往大楚修真国黄鹤楼方向的路上,不断有令人震惊的可怕血案生,一个又一个驰名已久的修真势力,被骤然袭击,损失惨重,血流成河,死者无一不是所在地域极为有名的修真高手。

    几乎在每一处凶案现场,都能看到血书——

    “杀人者,北域周良。”

    这句话,简直成了阎王请帖一般的可怕存在,令所有人都心惊胆战。

    而且这些被袭击的势力、门派、世家和高手,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不久之前,他们都曾放出话来,要对付周良,并且一些人之前还参与了针对周良的追杀和搜索。

    一桩桩的血案,让方圆数百万里之内的人族,彻底陷入了愤怒狂暴之中。

    这简直就是对整个中域修真者的正面挑衅。

    这种疯狂到变态的屠杀,数千年以来,都没有生过了。

    就连一些原本并不打算介入这件事情的势力和老牌高手,也都被激怒了,这样的罪行令人指,就算是最残暴的兽人,也不会如此丧心病狂地公然进行这种**裸的杀戮。

    中域修真者们的愤怒,犹如火山一样爆。

    越来越多人,开始赶往大楚修真国黄鹤楼。

    周良如此疯狂的挑衅和屠杀,说明他根本就没有怕。

    他一路杀戮,踏着血泊前进,前往的方向正是大楚修真国黄鹤楼,很显然,他真的要在两日之后到达那里,在月圆之夜,进行一场疯狂的杀戮。

    这简直就是疯子的行径。

    许多陷入愤怒的中域修真者泣血誓,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击杀这个疯子,除掉这个恶魔。

    据传闻,中域真正的一些级门派,也开始关注这件事情,派出了各自的传人,将黄鹤楼之战,当做是一次对各自最出色传人的考验试炼。

    风起云涌。

    无数身怀不同目的的高手,千里赶往大楚修真国黄鹤楼。

    也有人在沿途路上埋伏,手持周良的画像,设下了各种哨卡和机关,想要沿途拦住这个屠夫,将其击杀,可惜一直都没有现周良的踪影。

    终于,中域最为巅峰的存在——“腾蛇帝宫”也被惊动了。

    五域有五极。

    北域为“玄武帝宫”,西域为“极乐佛宗”,而中域则为“腾蛇帝宫”。

    “腾蛇帝宫”是由人族有史以来最为卓越的修真巅峰存在之一“中域腾蛇大帝”亲手建立的中域人族最强力量,数千万年以来,都镇压和守护着中域人族的气运和命脉。

    “腾蛇帝宫”最为常见的力量是“腾蛇御卫”。

    他们相当于“玄武帝宫”的“玄武御卫”,地位卓然不群,然物外,每一个“腾蛇御卫”都是从中域千万天才修真者之中精心挑选出来的高手,分布在中域各个修真国,维持人族内部的相对和平,也用来震慑兽人。

    在黄鹤楼约战的前一天,数十位“腾蛇御卫”现身在大楚修真国城内。

    他们是来对付北域屠夫周良的。

    带队的“腾蛇御卫”领,乃是一位道尊级别的绝对高手,名为章万古,堪称是方圆数百万里之内屈指可数的巅峰存在,被这片大地上的兽人,称之为克星,以一人之力,镇压的这里的兽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样一个绝世高手,不论实力还是地位,都是真正巅峰的存在,他亲自现身对付周良,让许多人多余黄鹤楼约战的结局,都充满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