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17章 背黑锅
    灵慧叹了口气,娓娓道来。天籁小说WwW.⒉

    原来当日她被“万灵战场”的时空裂缝传送出来,虽然距离大燕修真国远了一些,并未离开北域,只不过是到了北域最南面的一个国。

    她当时正想要通过各国的传送阵传送回,谁知道却碰到了一个自称是“红怡仙子”的女人,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像是被控制了一样,稀里糊涂地就被带到了中域,又稀里糊涂地被抽取了本源之力。

    后来那“红怡仙子”也察觉到了灵慧体内的仙人级别的佛性力量,一直都想要吞噬抽取据为己有,不过却威能得逞。

    “我一直都被“怡红院”的人控制,找不到逃脱的办法……”灵慧将自己的遭遇,详细地讲了一遍。

    周良大奇道:““怡红院”是中域的势力,北域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可“红怡仙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北域,难道“怡红院”的势力,已经无声无息地嵌入到了北域?”

    “这个势力,所谋非小。”济癫若有所思地道:“她们的势力,绝对不仅仅是表面上这一点,昨夜那个兽人实力惊人,却供她们驱策,人族势力和兽人勾结,这种犯下大忌的事情,除非是有什么惊天之利,否则一般人绝对不会去做。”

    “用女人美色来网络年轻高手为己所用,这些年来,“怡红院”的金船巡游中域大地,所得到的好处,只怕一般人想都不敢想,那“红怡仙子”应该是具有某种秘术,居然可以那么容易迷惑年轻高手的心智。”周良想起在那夜酒楼,和“红怡仙子”遥遥对视,自己的心智,居然差点儿都沉沦。

    “总是有一些野心家,不安于目前和平的现状,想通过乱世来浑水摸鱼。”济癫叹息。

    “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周良问道。

    “比想象之中的要糟糕,这种魔气很罕见,我一时无法全部将其祛除。”济癫苦笑着道:“暂时只能压制,短时之间之内,无法和人交手了。”

    这么严重?

    周良大吃一惊。

    “看来我得想办法返回极乐佛宗了。”济癫道:“灵慧想要彻底恢复实力,也需要极乐佛宗的圣僧出手,周施主,小僧只怕没有办法陪你前往南域了。”

    周良笑道:“这个无妨,我可以自己去,不过,如今大师你受了伤,灵慧师傅的实力也没有恢复,此去西域,山遥路远,一路上只怕会有不少的危险,不如我先送两位去西域?”

    “不必那么麻烦,周施主你只需要送我两人到藏经修真国,到时候自会有其他人来接应。”济癫感谢道。

    “这样越好,反正此去南域,也正好要路过藏经修真国。”周良也没有勉强,极乐佛宗是修真界的五极力量之一,势力分布一定不仅仅限于西域,看来藏经修真国应该是有极乐佛宗的力量。

    如此商议了一番,最终决定由周良送两人前往藏经修真国,然后他自己前往南域。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

    周良停止修炼,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神色一变。

    只见远处刚刚露出鱼肚白的天边,数百道流光如电,朝着这个方向疾驰而至。

    周良皱皱眉,已经猜到了什么。

    济癫和灵慧将帐篷和其他东西收拾好。

    转眼之间,这数百道流光已经到了近前,却是近百个全副武装的人族修真者,凌空包围了过来,其中一个人大吼道:“是他们,就是他们,终于找到了,封锁四面,不要让他们跑了。”

    数百人气势汹汹地为了过来,其中有道纹阵法师,挥手打出道纹法宝,在四周布置下了封印禁制。

    “恶贼,看你们还能往哪里跑。”

    这些修真者年龄不一,实力最低也在先天之上,一个个眼中都射出愤怒的光芒,仿佛是见到了杀父夺妻的仇人一般,从四面包围了过来,法器亮出来,在晨曦之中闪烁着冷酷的寒光。

    “咱们好像有点儿麻烦了。”济癫念了一声佛号,然后略带调侃地道:“周施主,看你的了。”

    这和尚好不容易正经了一晚上,现在又开始暴露本来面目了。

    周良的目光,在这些人的脸上扫过,落在其中一个头金黄、体如雄狮般的威猛老者身上,问道:“诸位气势汹汹而来,不知道是为了何事?”

    “恶贼,还我儿命来!”这老者是一尊道宗境三层境界的高手,实力不俗,目光之中的愤怒,简直想要把周良和济癫焚烧成为渣渣。

    周良略微思忖,就明白了。

    这老者的儿子,一定是昨夜有资格进入金船之中,却死于金船爆炸的过程。

    这些糊涂蛋,果然是找错了仇人啊!

    不用说,其他那些一脸吃人表情的修真者们,定然也都是昨夜在金船爆炸之中失去了亲人或者是被邀来助拳朋友了,看来事情比自己想象的更加严重,这才一夜之间,短短时间之内,自己已经被戴上了杀人者的帽子。

    那金船根本就是被“怡红院”的人自己引爆的。

    但是和这些被愤怒淹没了理智的人,根本解释不清楚。

    所以周良也懒得和他们解释。

    “走吧!”周良突然一拳轰出,数道紫色隆起拳焰喷薄而出,可怕的劲气辐射四周,顿时飞沙走石。

    包围过来的高手们顿时都大惊,第一时间后退做出防御架势,毕竟昨夜济癫和周良展现出来的实力太恐怖,他们虽然人多,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下一瞬间——

    咻!

    一道黑色闪电,冲天而起,撞碎了空中闪烁的道纹禁制,度快到不可思议,瞬间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烟尘落下。

    “该死的,又被他们跑了!”有人愤怒地大吼。

    没想到这次布置下的道纹阵法禁制,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被对手从容逃走。

    “哼,各大国的修真通缉令已经出,看他们能逃到那里去。”那金黄色头的威猛老者恨恨地道:“就算是他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找到他们,将他们剁成肉酱,为我儿报仇。”

    “恩,远处又有人来了,大家小心!”

    远处天边,一道流光一闪而至,瞬间就到了众人跟前。

    “是“红怡仙子”。”

    修真者们认出,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居然正是“怡红院”的传人红怡仙子。

    “诸位前辈,武林同道,奴家红怡,见过各位。”“红怡仙子”声音犹如天籁,落到地面,向所有人行礼,身姿曼妙,如仙子一般明艳不可方物。

    “哼!”金黄色头的威猛老者冷哼一声,不给好脸色看。

    自己的儿子若不是迷恋这个祸水,踏上金船,昨夜也不会殒命。

    “赵前辈请勿动怒,这次虽然被那两个杀人魔王逃走,不过奴家却有一个办法,让他们无处藏身,保证他们所过之处,一定会被方圆数百万里之内的武林同道追杀!”红怡仙子笑着道。

    ……

    ……

    “黑旋风”犹如闪电,四缸排气筒喷出赤色火焰,呼啸着分开云气,疯狂飚行。

    “有点儿不对劲啊!按理来说,我们昨夜已经距离“林马城”足够远,为什么这些人,还能这么准确地找到我们?”周良一边运转道家真气催动“黑旋风”,一边大声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济癫在周良的背后,道:“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或许他们有特殊的追踪秘法,也不一定。”

    灵慧坐在最后面,一直默默无语。

    这种骑行的方式,对于她来说,还有点儿不太适应,不过既然是逃命,那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周良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这才问道:“对了,哪个方向才是前往藏经修真国的方向?”

    济癫一呆:“你不知道藏经修真国的方向?朝南走啊!”

    “哦!”周良点点头,又问道:“那哪个方向才是南方呢?”

    济癫差点儿一头从“黑旋风”上栽下去,咬牙道:“难道你现在所走路线,并不是前往藏经修真国的捷径?”

    “捷径?有捷径吗?快告诉我。”周良大喜。

    济癫默默无语,强忍住了将周良掐死的冲动。

    这一路狂飙,周良操控着“黑旋风”一直都朝着西南方向前进,济癫还以为周良知道某个前往藏经修真国的捷径呢!毕竟前往藏经修真国要经过一些兽人级势力的地域,需要绕到也是经常的事情,所以他心中虽然奇怪,却也没有说什么。

    谁知道原来这厮根本就不知道方向,这半天都是在乱飞啊!

    济癫有气无力地指了指南方。

    周良立刻调转了“黑旋风”的方向。

    灵慧脸上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

    这才是那个她所认识的周良,资质无双,实力卓绝,但有的时候,却傻乎乎的像个呆子。

    ……

    ……

    半个月之后。

    “恶魔,哪里走?”

    天空之中划过无数道急骤的流光,呼啸破空之声连绵不绝,白色的云层像是瞬间被巨型剪刀扯碎一般分开一道道轨迹,四五十个人族高手,全力催动道家真气一路急追。

    前方,一道黑色闪电正在疯狂飚行。

    “妈的,有完没完了,这群笨蛋。”周良咬牙切齿。

    这种被人到处追杀的滋味,真是一点儿都不好玩。

    十天之前,周良将济癫和灵慧送到了藏经修真国,那里果然有极乐佛宗的势力,最终两人被几位势力深不可测的僧人带走,和周良告别,踏上了前往西域的道路。

    临幸之前,济癫特意给了周良一张几位详尽的地图。

    通过后来的接触,济癫终于肯定周良之前并非是在装疯卖傻,而是因为他的确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不认路,惊讶感叹之余,就为周良准备了这个地图,可以保证周良一路正确地到达南域。

    除此之外,济癫还给周良许多关于南域慕容氏的线索。

    而周良送走了这两人之后,计划赶往南域,谁知道却在这个时候,不妙的事情生了。

    周良一次次被那些阴魂不散的疯狂愤怒的人族修真者现,一路追杀,一开始只有四五拨,后来越来越多,足足有数千人数百拨修真者高手,不断地追杀周良,这些人简直就像是愤怒的小鸟一样,明的暗的使出各种方式来对付周良。

    周良用了不少办法,甚至以阴阳老人所传的一个小法门,略微改变自己的容貌气质,或者是主驱镜像丹田,以炎之刀客的形象示人,居然都无法摆脱这些无孔不入的追杀者们。

    “有些奇怪啊!他们到底是靠什么找到我的?”

    周良绞尽脑汁,也没有现端倪。

    追杀依旧一次次不期而至,每一次摆脱,追杀者们总能第一时间现他。

    好在“黑旋风”经过了周良的数次改良之后,度已经极快,一阵疯狂的飚行之后,这一次和之前很多次一样,终于摆脱了这些疯狂的追杀者。

    周良在一片山脉森林中的一座湖泊跟前,停了下来。

    “呼,休息一下,虽然这些人的实力不足以对自己造成威胁,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周良坐在湖边的沙滩上,看着碧波荡漾,心中也有些烦。

    这些天,在那些追杀者的口中,自己的名号一变再变。

    一开始是“恶贼”,后来变成了“凶手”,再后来变成了“屠夫”,最后是“恶魔”,仿佛随着追杀进行,自己的罪孽越来越深重一般,那些追杀者分恨欲狂的表情,就如同自己真的杀他全家一样。

    “事情有些不对啊!应该生了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周良皱眉。

    “必须像个办法问清楚了,总是这样逃下去,也不是办法,就算是最终到达南域,只怕也会将这些追杀者引到南域,自己是去找妹妹的,可是这样的话,就算是找到了,只怕连妹妹都会拖累了。

    胡乱想了一阵,周良脱去衣服,跳进湖水里游泳。

    先放松一下再说。

    银猴小银猴早就咋里面游得欢畅,这厮不知道从哪里捉来一只水生兽人,应该是古鳄的变种,有王魔级别的修为,看起来是这片湖泊的霸主,却被小银猴套上了缰绳,骑在背上玩的正欢。